庸庸学馆 / 学习资料 / 秉持“日减”之心

分享

   

秉持“日减”之心

2016-01-12  庸庸学馆

秉持“日减”之心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李自强

关于如何做学问,我们的理解很多,比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又如“学习是个积累的过程”,古语也有“勤学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概括起来就是,每天有所收获,量变终会达到质变。我们是这样认同的,也一贯是这样践行的。

但在五百年前的明代,王阳明则提出了富含哲理的观点。

王阳明的弟子蔡希渊曾产生过疑惑,在他看来,每个人的身份、力量、才学各有高下之别,最终取得的成就也有高低,即使是像伯夷、伊尹这样的人,相比较于孔子,才能也是有所不同的,但孟子却统称他们为圣人。对此,蔡希渊向王阳明请教如何做学问,以达圣人之道。

王阳明回答:“吾辈用功,只求日减,不求日增。减得一分人欲,便是复得一分天理。”用功学习是必要的,但目的一定要清楚,不是学着增加什么,而是要学着减少什么。

在王阳明看来,首先要明白圣人之所以为圣,不在于才识的多寡,而在于内心的纯粹,有一颗合乎天道而没有私欲的心。就像纯金之所以是纯金,是因为它没有掺杂任何杂质,成色很足,即使分量不同,也都属于纯金的范畴。我们做学问追求的是质量,是成色,而不是看数量的多少。如果都是纯金的话,万镒的尧舜、九千镒的孔子与只有一镒的凡夫俗子相比,是没有区别的。圣人之学,不在其术,而在其道。因此,即便是普通人,只要愿意做学问,让自己的心纯然合乎天理,同样可以成为成色十足的纯金,而不必在意分量的高低。孟子说“人皆可以为尧舜”,就是这个道理。

弄清了圣人之学的要旨,便明白“日减”的涵义了。做学问的过程便是修养身心的过程。修身的功夫就在于,用“本体至善之初心”去拒斥自己在行为过程中受到的外界物欲的影响。越是简单的人,才越是纯粹的人,能够达到至善的境界。我们说的“大道至简”、“无欲则刚”,就是心性的最高境界。在复杂的环境中,每个人的心灵难免要沾惹灰尘,使灵性被掩盖,明智的人能够省察自己,每天减除外界沾染给心灵的浮躁和物欲。

说白了,秉持“日减”之心便是对心性的磨炼。但现实中,一些人做学问却存在误区,只专注于技能的学习,以为只要把圣人的知识全学会就可以了,而忽视了心性的磨炼:让心合乎天理。他们不从修养身心上下功夫,而是费尽精力钻研书本、考寻名物,甚至争奇猎怪、逞强斗胜。如此学习之法,显然是舍本逐末。就像看见别人拥有万镒的纯金,自己只贪图在分量上赶超别人,却把一些铜铁灰土等杂质掺入进去,而不肯用修养心性的方法冶炼自己的成色。最终虽然增加了分量,成色却非常低下,“知识愈广而人欲愈滋,才力愈多而天理愈蔽”,爬得越高摔得越重,最终在人生道路上迷失。早在宋代的司马光就已有“德才论”:德为才之帅,才为德之资。“德才论”与磨炼心性有异曲同工之理,道出圣人的标志不在外在的才能和学问,而在于内心纯正,持守天理,心无杂念,行为端正。据此而言,我们要修养自己的德行,不应该只在知识和见闻上下功夫,还应该克制自己的私欲,在这方面“只求日减,不求日增”,不要求自己的德行每天都增加,而是省察克治自己的内心,使私欲每天都有所减少,那么就相当于自己的德行得到了增加。

心性磨炼不纯,就会陷入各种诱惑、迷惘中不能自拔,也难以享受到生命中最本真的快乐。作家杨绛先生有一篇散文叫做《洗澡》,文中的内容很特别,她说的洗澡不是沐浴,而是给心灵洗澡,也就是净化和荡涤身心。生活在现代文明之中的人,拼命地追求富裕的物质生活,想尽一切办法拔高自己,却任由心灵陷入空前严重的饥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越来越烦乱、迷惘。我们亟需把习惯于向外追逐的眼睛转回来,审视一下被放逐已久的心灵是否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物欲尘垢。正如孟子所说:“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洗去心灵的尘垢,就能够以一种轻松纯粹的心态去直面现实。

人生在世间,如同时刻行走于欲望陷阱之间,处处隐藏着危险。只有不动妄心,心如止水,才能使自己的行为不偏颇,从而有效规避风险。但减除非分之念是一个长期的艰难的过程,面对利益诱惑时,人们往往失去理性。奥格·曼狄诺说:“最普遍的和最具破坏性的倾向之一就是集中精力于我们所想要的,而不是我们所拥有的。”我们总是不断地扩充自己的欲望名单,但是对已经拥有的东西不以为意,欲望一旦成为现实,又会追求下一个欲望,无限循环下去。常人的心向外求,对私利的获取抱有太多妄想,脱离了天理的轨迹,于是离圣人渐行渐远;甚至逆天理行事,明知是圈套,却因为心性迷失,抵御不住诱惑而落入陷阱,成为历史的罪人。相当多的一些落马官员在忏悔录中反思自己的人生轨迹时,无不哀叹:自己最初也是一名好干部,准备把党的宗旨作为自己的修身立命之道坚守终生,但随着权力的增大,越来越多的欲望逐渐迷失了最初的立场,又没有及时用党性修养这座熔炉来剔除内心掺杂的杂质,最终,纯金蜕变为劣金,人生滑向罪恶深渊。

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与内心有着密切的关系。只有秉持“日减”之心,把内心的问题解决好,才能做好外在的事情。从这一层面看,“日减”真可谓达到目标的一种好手段。当初意大利著名的雕塑大师米开朗基罗完成一件绝妙的圣像,整个世界的人为之疯狂。有人问雕塑的诀窍是什么,米开朗基罗淡然地说,圣像本来就在那里,我要做的只是把它多余的边边角角去掉而已。圣像本已存在于米开朗基罗的心中,他所说的“边边角角”,其实就是需要“减”掉的心灵杂念。如此,才能认清哪部分是精华,哪部分是糟粕,把精华保留住,把糟粕抛弃掉,完美的作品就水到渠成了。我们在做学问做事业时,与雕塑不外乎是一个道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完美的圣像,以及夹杂在圣像之外的“边边角角”,需要做的就是去掉裹在圣像外面的杂质,洗净心外蒙着的尘垢,不受外界物欲的纷扰,达到清静、轻松的境界,圣贤之精神自然就会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李自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