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基因缺三样东西:逻辑、科学、民主(黑白先生) 为什么国人发明了麻将,西方人却发明了扑克? 人有两次生命的诞生,一次肉体出生,一次灵魂觉醒!...

2016-01-18  飞享天下

  中国文化基因缺三样东西:逻辑、科学、民主(黑白先生)

  一、传统文化之逻辑与科学

  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过程是这样的:无知→恐惧→敬畏→神学→思考→哲学→逻辑→科学。从敬畏到神学,传统文化只进行到一半的路程。就断裂了,缺乏信仰的国人社会发展的路径基本就是打打杀杀的改朝换代,无法用理性去建立一个不断改良的社会。怎么断裂呢?就是独尊儒术的结果。比如春秋时代的墨子提出“天志”和“明鬼”主张,他说,“如果所有人都能相信鬼神可以施福降灾,赏善罚恶,从而为全社会产生一种共同的约束力,就能达到天下大治。”可惜墨子被独尊儒术淹没了。他的理论就是脱离人治,建立宗教信仰的雏形。

  现代文明,为什么必须跨过“神学”这道坎呢?因为神学是人类的大脑思维通向宇宙的阶梯。人生天地间,面对三大关系: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身(独立思考)。什么是科学?神学与科学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西方基督教文化氛围下科学研究的诚实态度、求真精神、创新思想、荣神益人的动机等等,只有建立其宗教神学,人类的思考才会有这样的高度和广阔。可是我们的传统文化由于缺乏宗教神学,思维井底之蛙。偏重实用的技术而忽视科学,四大发明即是实例。没有人与然,没有人与自身,只有人与人的实用处世哲学的思考。行为靠本能、直觉、情绪、利益、经验、占卜、偶然、盲从。

  人对宇宙的认识目前来看好像是一只狗狗看待人类一样,狗狗的理解能力有限,它们虽然能够看懂人的一些行为动作,比如走路,吃饭,抚摸,说话,但狗狗是无法理解人类怎么有汽车,怎么会看电视等等。因为狗狗没有逻辑推理。它不会理解人类复杂的行为,所以他的理解范围只能靠眼睛。只相信眼睛看到的事物。如果人类缺乏逻辑推理同样也会犯狗的错误,以前我的微博经常写历史段子,然后加上自己的思考。经常有人这样回复,“你胡说八道,你造谣,你亲眼看到了?”

  写这样的文章很不容易,必须翻很多书。打开木心文学回忆录,木心说:中国文化五千年,三千年…几乎没有哲学家,没有正式的大自然科学家。诸子百家是热心于王、霸的伦理学家、权术家,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哲学吗?兵家、法家、杂家,都在权术范畴。什么是哲学?是思考宇宙,思考人在宇宙的位置,思考生命意义,无功利可言。中国哲学家只有老子一个,庄子半个。

  黑格尔说:“逻辑到中国就玩不转了”。爱因斯坦也认为,中国没有西方科学两个基础,即形式逻辑和通过系统实验找出因果。中国传统文化,起于阴阳五行巫祝,落于玄学。都是感性积累,自然科学的实证、证伪、求真还原等思维无法成长,面对现代文明所以只会山寨。

  中国文化基本就是个经验文化,如同“狗狗看人类”,缺乏思维论证,没有一个结构严密的逻辑体系,逻辑基本空缺。所以缺乏科学传统,缺乏科学精神,是我们文化中的一个重大缺陷,中国人不喜欢探求人与自然的关系,而喜欢探求人与人的关系,要建设成高度文明的国家,必须突破传统文化的束缚。缺乏科学没有逻辑导致政治和科技都落后于人。

  科学是建立在逻辑与实证基础上认知世界的方法,人类总是通过不断的探索、自我质疑、自我证伪来持续发展以及完善的,而从来就缺乏逻辑、实证的中华文化,自董仲舒提出“独尊儒术”之后,早已褪变为一种建立在崇古、敬祖基础上,不求上进、不求甚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狭隘文化。

  科学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神学的尽头是精神,精神创造一切!离开精神就不是人类。而人类的精神层面脱不了爱,自由,渴求真理。没有对真理的抗争,人类是不会有所作为的,没有对生命的尊重和对死亡的理解,人类也不会反省!西方的勇敢来自于对信仰的坚持,美国诗人雅各·拉塞尔·罗威尔(James Russell Lowell)说:“真理总在绞刑架上,谬误却端居宝座。然而,绞刑架管着将来,在未知的朦胧中,上帝站着,在暗影中,看顾属他的人”。没有信仰的国人,人生浑浑噩噩,只能用“活着”两个字来形容。周作人说:“当灾难来临时,只有跪下来顺服的没有站起来抗争的,当灾难过去后,只有站起来控诉的没有跪下来忏悔的。这大概也是我们民族特点吧。”

  ~~~~~~~~~~~~

  为什么国人发明了麻将,西方人却发明了扑克? (黑白先生)

  西方的扑克牌(poker),源自意大利的塔罗牌。除了大小鬼两张副牌外,共有52张正牌,分成四个花色。每一张扑克牌都只有一张并各不相同。另外,除了1-10等数字牌外,还有K、Q、J三种人头牌。12张牌里的人物在西方历史文化中也是各有出处,分别代表了历史上某个人物。其中K代表King(国王),Q代表Queen(王后),J代表Jack(勇士、贵族)

  国人发明的麻将,粤港澳地区俗称麻雀,一般用竹子、骨头或塑料制成的小长方块,牌式主要有“饼(文钱)”、“条(索子)”、“万(万贯)”等。每副136张,四人博戏,麻将的玩法简单,容易上手,但其中变化又极多,搭配组合因人而异,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一种最能吸引人的博戏形式之一。

  比如,林语堂,梁启超,胡适等等大师都热爱麻将,梁启超还说过一句名言:“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麻将,只有打麻将可以忘记读书。有人说,打麻将看人品,确实不假。钱钟书在《围城》里就有描述,把钱算得清清楚楚并斤斤计较的人,生活中一定不大度;爱碎碎念的人,格局不大;手气不好就发火的人,心眼小、输不起。牌不如意就怪上怪下怪对家的人,善于推卸责任、没担当。

  为什么国人发明了麻将,西方人却发明了扑克? 这是中、西文化基因决定的,古希腊的城邦治理和公民权,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哲学思想,都充满了民主的气息;中华文明从周朝开始奠基,后来占主导地位的儒家文化,注重君臣父子等伦理关系,其根本的性质是一种围绕皇帝与官的文化,是一种强烈的实用主义加机会主义的人生哲学。

  比如,麻将重在变通,适合我的才是最好的,九万,九柄,九条并不比一万,一柄,一条要大,合理搭配才能赢。扑克重在制衡,根据传统,K与Q是并立而治,与Jack(贵族)一同互相制衡,以避免王国因专制昏庸而走向末途。

  麻将重在经营,扑克重在冒险,麻将,策略是胜利的关键,扑克在玩弄技巧的同时,更崇尚勇气!是农耕文明造就了东方人乐于经营步步为营的气质,是游牧文明給与了西方人挑战未知,勇于冒险的性格!

  扑克重在程序,巧妙运用规则,则可清白,哪怕本身是个荒诞的结果,根据程序即合理;麻将重在结果,只要结果,这种就算平时再小心翼翼,一旦中招,哪怕不白之冤都很难洗清。

  扑克重在团队合作,扑克牌是叫就自己或者和伙伴一同赢。最后失败者只有一个。麻将重在吃独食,我好不好不要紧,你们三个都不能先好了。玩麻将的人都在想方设法阻止别人成功,最后成功者只有一个。

  总结:通过扑克与麻将,对比一个西方人和国人比,肯定不如国人聪明能干;可是一群国人和西方人比,肯定不如西方人。为何?麻将的人际关系,人与人之互不帮忙,即使自己输也不让别人赢,个个强调自我、不按理出牌、个人随意性很强,人人都觉得自己很厉害。 西方发明的扑克、注重规则,有一套严格的流程和规则,做事有标准。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忙,互相促进,互相成长,利己利人。

  ~~~~~~~~~~~~~
人有两次生命的诞生,一次肉体出生,一次灵魂觉醒!(黑白先生)

人有两个自我,简单描述为肉体的自我和精神的自我。肉体的自我是本我,精神的自我是超我,本我活在现实,而超我活在现实之外的思维世界,本我活在当下,超我改变未来。

也可以说,肉体的自我是清晨的自我。精神的自我是深夜的自我。深夜的自我是内省的,是沉静的,是好幻想的;清晨的自我是世俗的,是功利的,是红尘中的。

清晨的自我到世界上去奋斗,去追求,也许凯旋,也许败归。深夜的自我便含着宁静的微笑,把这遍体汗水和血迹的哭着笑着的自我迎回家来。

肉体的自我体验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喜怒哀惧,功名利禄,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其实每个人的肉体存在的意义是体验各种人生经验,最后发现真正的精神的自我,并与真正的自己合一,也就是觉醒(觉悟,解脱,自由)...

所以,人有两次生命的诞生,一次是你肉体出生,一次是你灵魂觉醒。儿时,幸福是一件实物。长大以后,幸福是一种状态。然后有一天,我们才发现,幸福既不是实物,也不是状态。幸福是一种领悟。

我们曾经以为的幸福,我们曾经死命保住的幸福,原来都不再是幸福。如果我的心灵没有领悟,幸福也永远不会升华。幸福是灵魂的觉醒,我们的心澄明清澈。

那么我们如何升华灵魂呢?周国平在《觉醒的力量》一书里说,精神(灵魂)的觉醒有两个途径:一是信仰;二是智慧。

信仰:灵魂是基督教用语,用来指称人的精神性自我。在基督教看来,这个“魂”应该有一个神圣的来源,就是上帝。《圣经》里说,上帝是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的。其实上帝是没有形象的,完全是“灵”。所以,“魂”是从“灵”来的。可是,在进入肉体之后,“魂”忘记了自己的来源,因此必须和“灵”重建联系,这就是信仰。通过信仰,“灵”把“魂”照亮,人才真正有了“灵魂”。

智慧:“菩提”佛教用语,就意为“觉悟”“智慧”,佛教认为人的灵魂就是神。贪欢和苦难都是升华灵魂刺激人的神性觉醒的路径。能不能做到只能看你的悟性和机缘了。

人生有两种,清晨与黑夜,其实就是入世和出世,就是存在和虚无,就是基督教和佛教。史铁生有一篇文章,是关于信仰的,名为《昼信基督夜信佛》,说的是白天可以用基督的信仰积极面对生;而到了夜晚用佛法的信仰完好地应对死。

史铁生写道,大抵白天都是及他的,要以基督的爱的精神即入世之心态对待世人。意在积极应对这世上的苦难,携手建立起爱的天国;夜晚,而大抵黑夜都是及己的,是独自疗伤的时候。

人生真的是及其痛苦的,亲情、爱情给人真的是很大的折磨,所以佛祖叫我们芸芸众生要去掉七情6欲,也是摆脱痛苦的一种方式。 因此可以用佛法的出世智慧独自理伤。

细想之下,昼信基督夜信佛,及是。觉得此法最为理想可行。如此一来既不执著于此信仰又不执著于彼信仰;既不得罪上帝又不得罪众佛。自然既没辜负白天的“我”,也没忽悠夜晚的“我”。

白天(以及生)充满了及他之事,故而强调爱。黑夜(以及死)则完全属于个人,所以更要强调智慧。白天把万事万物区分得清晰,黑夜却使一颗孤弱的心连接起浩瀚的寂静与神秘,连接起存在的无限与永恒。白天是这个世界的幻象,晚上才是自己的真相。

史铁生说,以前认为,孤独是世界上只剩自己一个人。现在认为,孤独是自己居然就成了一个世界。
~~~~~~~~~~~~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