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桃花酿酒 春水煎茶

 偷看红尘中 2016-01-18

 
不是假装沉默,只是以同一种姿态,端坐千年,已然顾不了许多。
想要承接一些温暖的故事,时间久了,都成了凉薄。
想要转载几段美丽的缘分,流年匆匆,都成了过客。
花还在开,已不是唐时的花,我还在,却还是当年的我。
 
 
是离人眼中的胭脂泪,是红颜心头的朱砂,是一盒尘封已久的年华。
每一次开启,都是因为向往世间无边的繁华,每一次合上,都是割舍不下红尘难了的牵挂。
那一夜挑尽灯花,依旧有那么多来不及诉说的情话,那一天落花还在,人已天涯。



 
一把陈壶,装上二月的新绿,
岁月的炉火,烹煮云水生涯,
日子在茶中,过得波澜不惊。
桃花酿酒,春水煎茶,
多么诗意,多么风雅。
我真的不忍心告诉你,
我人生的杯盏里,
淌着的永远是一杯无味的白水。
 
我总算还是明白,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
姹紫嫣红的春色,也只是韶光一现。
其实我们都会有被岁月老去红颜的那一天。
既然年华将你我抛闪,又何须为几片泛黄的回忆,痴心留恋。
永远有人问,为什么美好的总是在昨天。
那是因为,
我们都不知不觉地爱上一个词,叫怀念。



 
后来才知道,这些雕琢的纹络,都只是为了见证一段久远的过去。
多年以前,我已完成了使命,如今的存在,是为了装帧别人的回忆。
那些习惯怀旧的人,是因为还没有参悟生活的禅意。
那些轻言别离的人,都因为早已懂得人生是一场折子戏。

曾经一个我,曾经一个你,曾经那么刻骨地相遇。
到如今,我们都学会了从容安静,学会了种月耕云。
只是当寂寞来临的时候,
依旧想穿过命运似血的痕迹,
去追寻前世设下的谜底。
往日的尘缘早已记不起,
不要去追问当初是谁先道出别离,
时间过得太久,我们都要学会忘记。



 
也曾有过去,也曾相逢在最深的红尘里。
在花开之前,我已明白,人生不过是一场萍聚。
没有谁,要去为一段如莲的往事,做着毫无意义的沉迷。
也曾有回忆,也曾有过漫不经心的别离。
在花落之前,我早已把一盏茶喝到无味。
经卷里写着三世的轮回,可我们,还是无法参透宿命的玄机。
 
时光是一支初绿的笔,用如流的水墨,写着岁月策划好的书籍。
从唐风宋韵到明清烟雨,从春花到秋月,
我们在不同的故事中,演绎着相同的主题。
时光是一支散步千年的笔,
从开始到结局,看似花团锦簇的人生,
却不知从何说起。


 
已记不清这是第几个落花天气,
繁华一场,云水千年,
换来的是片片无言的叹息。
都说人生是一样棋局,如若可以,让我赌你一生的相依。
哪怕典当过往所有的情感,变卖从前所有的记忆,
都在所不惜。
无须询问我的前生留下什么印记,
隔了一世的光阴,
我命定的人,还是你。
 
是时候了,在该来的时候来,在该去的时候去。
关于那些有情的过往,我早已忘记。
关于那些未知的将来,我是多么地无谓。
时光如水潺潺流去,
那些来不及言说的故事,
散落成淡淡的墨迹。
你看到的是一枝华丽,却读不懂我孤单的心语。
转身的刹那,如果惊扰你的人生,请相信我本无意。
无论何时,我们都要禁得起别离,
因为,有缘还会相聚。


 
不要问,一个小小青瓷茶碗,装得下多少缘分的深浅。
不要问,这一枝春桃,又会探看到谁的窗前。
尝过了花香云片,方知人生有许多邂逅,是妙处难与君言。
其实我和你,错过的也只是一段狭窄的时间。
此后,我品尝我的清欢,你绽放你的笑颜。
 
是一块挂在佛前的老玉,听惯了多少晨钟暮鼓,
又被多少经卷檀香滋养得这般古雅温润。
深厚的底蕴,雕刻着浮生过往的记忆,
含蓄的温柔,带着一份对尘世的清醒和迷离。
也曾有红颜在生命中来来去去,
也曾梦想拥有一场江南的杏花烟雨。
光阴往返交替,我所能做的,
只是平静地等待,岁月早已安排好的结局。


 
一张雕花的桌子,
一盏凉却的清茶,
一剪娴静的光阴,
还有一个被遗落在红尘,独尝寂寞的人。
那些如桃花的往事早已纷洒成烟云,
只留下一瓣心香,
在瓷碗里安静无声。
我们坚信的誓言,是五月残缺的花絮。
我们期待的缘分,早已忘记的前因。
如果真的回不到过去,
就让我们捧着一盏白水的记忆,
走失在故园的梦里。
 
那个手执禅杖、芒鞋破钵的僧者,云游去了哪里?
那段千年的白蛇故事,到如今,徒留一地落花的叹息。
如若可以相聚,纵算是孽缘也值得用心去珍惜。
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的轮回,尝尽了人世诸般滋味,
再不想计较,那一次断桥的想会,是悲剧还是喜剧。
多少人一往情深地来到西湖,会发觉,追寻的其实只是一出古老的戏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