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吴畏选今人旧体三百首

 栀子雪321 2016-01-19

  辉儿姑娘(一首)
  打了瓶香水感作
  失手水晶碎,忽然芳气侵。柠檬青入骨,菡萏睡于心。
  渐去三分醉,萦回一味深。相逢即离别,何故久沉吟。
  江南人家(一首)
  盛世危言
  唐宋元明清白红,世代旧家风。我心祖国三千岁,不是人夸六十翁。、
  金鱼(三十首)
  即景
  瓜多缘架结,花少傍墙开。风过衣绳静,蜻蜓落一排。
  拟闺怨
  镜里青青发,自君别后留。年华流水去,已过我肩头。
  旧书
  静卧仓房岁月堆,深蓝封面满尘灰。一只纸鹤页中夹,忘是当年折给谁。
  整理旧衣箱有作
  樟丸已化味依稀,笑比当年小衬衣。一本失书箱底现,《皮皮鲁与鲁西西》。
  数流星
  露台夜坐望天空,几点逝光一瞬明。心愿当时未出口:今生伴你数流星。
  如梦令?六一前参观某幼儿园作

  小板凳、排排坐。小脸蛋、红苹果。拍手唱儿歌:哆米米发来索。花朵,花朵。恍有昨天的我。
  民工吟
  又逢三九夜,工地雪纷纷。想起村前女,应该已嫁人。
  我如何做猪的思想工作
  为国为民捐热血,勇于奉献最光荣!如何我未供刀俎?革命分工有不同。
  看落花
  一开一落即生涯,流水泥尘原是家。教我如何忍说与,风中最后那枝花。
  乡下六章之二
  老太婆翻菜园土,小孩子跳垄前沟。泥房欲倒无人管,阿爸城中去盖楼。
  生查子?雨夜?印象
  冰凉雨夜中,一个人游荡。泥水与霓虹,交换着模样。
  迷宫般路街,无数之方向。灯火在身旁,虚构出天亮。
  清平乐?烟花
  天台并坐,夜色还沉默。几点流光天际过,摇落一天星火。
  如今各自天涯,熟悉多少繁华。偶尔可还怀念,那年那场烟花?

  鹧鸪天?寄儿时好友
  记得窗前槐树吗?几回树下过家家。泥巴盘子泥巴碗,塑料摇车塑料娃。
  儿时梦,散如沙,谁知转瞬即天涯。老房拆了树还在,一到夏天开白花。
  买排骨
  摊床拥挤肉如山,心肺肝肠码两边。一样寻常肋条骨,脊梁抽去便值钱。
  关于自杀的N种猜想之二
  海子我心爱,此时还附庸。野风吹大地,远轨接苍穹。
  夜外千重黑,人间一抹红。飞翔之诱惑,去去自从容。
  浣溪沙?雪娃娃
  飘去飘来白雪花,堆成一个雪娃娃。冬天不过不回家。
  他站窗前来看我,我拿苹果去陪他。叫他不要想妈妈。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常记插队开大会,会场内外皆标语。阶级斗争育青年,从来思甜需忆苦。有农有农台上坐,言曾长工事地主。农忙收稻真辛劳,镰刀挥酸汗如雨。辛劳却换饭菜香,如今多年不复尝。小豆干饭真筋道,兔肉豆腐尽油汤。书记急咳忙摇手,剥削实例可曾有?老农一愣复开口:“地主有酒我没酒。”猛见书记白眼翻,又一老农忙上前。“新社会,就是好,旧社会,真万恶。我在旧社会受苦,快赶六零年挨饿。”

  菩萨蛮
  繁华梦住高楼里,陌生人海中推挤。世界像霓虹,表情时不同。
  离奇之故事,看惯无一字。遗忘的村庄,亮着灯的窗。
  青门饮?意象
  薄弱星光,陌生城堡,离奇线索,孤独寻找。古老油灯,逆光蜥蜴,吸血蝙蝠尖叫。“谁会陪谁老”,灰尘下,残缺诗稿。拐角之右,无头雕像,忽然扑倒。
  被转移的圈套!风信子迷失,鞋跟奔跑。腐烂台阶,崭新油画,怪异上扬唇角。谁在轻声笑,壁炉前,回音缥缈。钥匙跌落,呼吸压韵,结局猜到。
  狼人传说
  泥径崎岖夜霜落,中天无月风瑟瑟。我贪行路忘投宿,独向深山做行客。硕影何物现路旁,彻体密耸毛发长。利爪獠牙面狰狞,半类人形半类狼。我一见之心栗栗,口不能呼手足僵。狼人向我缓摇手,目光灼灼竟开口:“贸见实无相害心,因有一事欲求君。”悄然携我入密林,密林深处有新坟。厚爪轻抚坟上草,未曾回首语低沉:“我本寻常一猎户,家在林西村中住。茅屋两间风雨遮,新妻贤淑女尚乳。挑灯昏暗长补衣,扶手蹒跚每学步。朝备粮水轻唤夫,暮守寒窗犹盼父。戴月而出披星归,平安不复论辛苦。森林东方有王族,金栏玉砌连高屋。村人收获半供奉,朱门酒肉犹未足。时时侵扰入村来,东南西北任隳突。一日村路遇我妻,恶语调辱兽心迷。追随狞笑踢门入,挥手撕扯裂裙衣。小女坠地啼声剧,一足踏过无声息。质弱岂有力相阻,吞舌未许受凌辱。清泪凝血唇边冷,似望苍天不合目。我时出猎未还家,我还家时见尸骨。空自张口哭无声,额血斑斑染黄土。手曳猎叉意如疯,村人皆泪苦拦拥。寡众大仇安得报?此去直与送死同。”至此哽咽不能连,沉默久矣复开言:“林西有谷称鬼域,行猎近此皆回避。传说误入成怪兽,生啖活人力无比。我心日夜思复仇,九死孤身踏禁地。行斩荆棘见山洞,洞内哀哀阴风起。千丝黑雾透肌肤,万枚钢针同穿体。默忍浑忘多少日,腹饥就地捉虫蚁。逐渐果然形状变,粗毛盘身獠牙利。水影似鬼多于人,仰天一声笑如泣。蝙蝠惊飞出深渊,那夜月亮分外圆。月光惨淡照新雪,双足已踏王宫前。人鬼神,挡者死!仇恨燃燃裂眸子。杀气到处血云飞,肢体纷纷碎如纸。钢爪刺腹剜五脏,要看心肠黑何似!王人四散争哭叫,华灯高烛次第倒。烈火宫殿照天烧,手提头颅对月啸。归来匿迹返深山,妻女尸骨葬林间。心渐难控思嗜血,每欲杀人月圆夜。熬煎未忍伤无辜,况无留恋于世界。团圆此去伴妻女,一死求君葬同穴。”言罢挥刃刺心房,热血喷溅貌安详。忽然毛发俱褪尽,复见平凡少年郎。我闻其言泪婆娑,我抚其尸泪滂沱。狼人狼人狼胜人,已为世间写传说。

  生查子?我心
  我心一座碑,矗立无人岛。字迹覆青苔,只辨君、荒、老。
  久临沧海风,偶落黄昏鸟。直待某春天,淹没于高草。
  生查子?对镜
  清清一镜前,坐对双维我。喜怒乐哀愁,一切临摹我。
  君为虚幻君,我是真实我?谁又四维中,正对三维我。
  生查子?遇某诗词协会活动
  有花插满台,有菜陪红酒。有党致长辞,有众齐拍手。
  有哥头套新,有姐旗袍瘦。何必论诗人,这个真没有。
  闻官员裸死异性家中
  来日本坦荡,去时还赤条。知君不瞑目,党费未及交。
  一幕某国特色的微型剧
  台下坐师生,台上坐领导。和谐之礼堂,共戴三块表。谁人恶作剧,楼壁画一“拆”。威武拆迁办,铲车隆隆来。大楼无钢筋,闻声颤已频。惊乍各逃命,情绪尚稳定。一师擅跑跑,光速脱身早。一官硕腹迟,哭骂敏感词。一仆急高吼:让领导先走。一生答未慌:我爸叫李刚。

  小碗
  窗外雨离离,街角小吃店。午后食客少,沉沉灯数盏。面碗阔如盆,额前香气幻。店主倚门坐,目光时一闪。忽询我名姓,笑容露微赧。自言是故人,君貌未多变。疑惑久相视,眉目依稀辨。蒙尘之记忆,一一心头现。儿时邻家女,体弱臂如秆。饭量可论盅,人皆唤“小碗”。白裙布娃鞋,黄毛麻花辫。畏与群童戏,每独依墙站。喜我故事多,仰首睁大眼。听闻好人死,涕泪抹小脸。某日举家迁,从此消息断。焉知二十载,于此重相见。争问彼此事,生活可如愿?为添花生米,对坐言缓缓。父母皆下岗,那岁乌云黯。南国有亲戚,相投为饱暖。难分双亲忧,抱柴学烧饭。翌年遇车祸,阴阳家人散。揽于父母怀,只身得幸免。肢体落微残,一足不灵便。从此离学校,衣厂学织线。十九即婚嫁,一任人包办。丈夫脾性恶,酒牌皆得染。抵债到家具,四壁无复简。买醉拳脚加,身心俱伤倦。分手方解脱,婚姻二年短。旧囊返故乡,故乡人事换。昔日游戏地,今作按摩院。打工遇某君,人生始初恋。唯怜心上人,不辞手中茧。日日共辛劳,幸福本平淡。某日人忽别,消失及存款。相查知已婚,一瞬眼中暗。吞药助安眠,餐刀自割腕。如此偏不死,孕测十周半。欲弃还欲留,思之痛肝胆。几番近诊所,恍如千绳绊。终于产期至,平安一女诞。托臂久相望,希望心重满。女子虽弱者,为母强无限。布带系小女,扶车街中转。热水与热汤,面饼与面片。抽费避街氓,砸货避城管。小女渐长大,积蓄兑餐馆。近闻欲拆迁,都市擅重建。未来虽茫茫,有女偎身畔。希望究竟在,由它世艰险。忽然门轻开,小女学校返。眉目颇熟悉,似母童年版。未肯唤生人,一笑犹腼腆。何时雨已住,迎门风吹面。斜照长长影,阳光未曾远。

  生查子?五月
  傍桥开野花,落日沾如锈。树是岸睫毛,漪是河伤口。
  我于河岸停,倒影鱼穿透。五月不成诗,静待时光朽。
  生查子?六月
  时光轻若何,遥远之香气。一朵未名花,开在悬崖底。
  已薄蝉蜕中,渐远船歌里。六月是离人,脚印风吹起。
  速写
  愤青多壮士,壮士勇如何。可焚弱女衣,可砸草民车。
  侠气思澎湃,肾腺感滂沱。结队散却罢,不敢扶老伯。

4楼 回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