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农看天下 / ★历史博览★ /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分享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2016-01-21  老农看天下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理县·岷江水系杂谷脑河·甘堡藏寨碉楼(灾后重建)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理县·岷江水系杂谷脑河·桃坪羌寨·碉楼
  
    古代东女国有一条贯通东西汉蕃古道,西接道孚,东接杂谷脑镇,即现在的理县,唐代时理县为吐蕃所辖,开始有历史记载,当今G317国道横贯在这条茶马古道上。南北向四姑娘山的长坪沟,经过祖山姥姥山,翻过4644米的垭口,是杂谷脑河上游支流的毕棚沟,穿越全程需要三天的时间。毕棚沟外有杂谷脑河谷的甘堡藏寨,再走几公里则是桃坪羌寨。古代东女国由此南北道与东西向茶马古道纵横相接,上联松潘,后人称为唐柏古道
    桃坪羌寨的羌族与嘉绒藏族一样,同为古羌后裔,直到近代羌族婚俗与嘉绒藏族大相径庭,甚至有些另类。100多公里外的东女国,在苯教吹出的左旋海螺声没有传到之前,继承了古羌冉马龙部落最具特色的建筑——“邛笼”(《后汉书·南蛮西面夷传》)的衣钵,今天称之为碉楼,并将其发挥到极致。东女国的女王、女大臣们用碉楼重新划分了性的权力,成为女儿国的地理标签。依照弗洛伊德的观点,母系社会对碉楼建筑形态的崇拜,乃自我平衡。虽然文明改变了人,但风雨洗刷后的碉楼依旧傲立冷兵器时代石头垒起刚强的碉楼,里面包裹着肉眼难见的柔美,那句经典的爱情对白:“我很坚强,但很温柔。”是碉楼最完整的写照。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小金县沃日乡沃日河的沃日土司官寨经楼和碉楼,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1705年,民国时修缮。碉楼高19米,经楼为石木结构、五层三重檐、四角攒尖顶式、汉和嘉绒风格相结合的建筑。沃日河是大渡河水系小金川上游的一级支流,发源于长坪沟姥姥山脚下。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左为经楼,右为碉楼,宗教与图腾建筑的结合体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门上牛头、人鹰一体的图腾,是雍仲苯教中的“琼鸟”,发源于象雄文化。由西藏琼部传到嘉绒。因此,有学者认为碉楼起源与苯教中的“琼鸟”和“天神”崇拜有关。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沃日河畔无名碉楼,碉楼上画着苯教(黑教)的卐字符。离这里不远的四姑娘山长坪沟中喇嘛寺在现代转变成了黄教(格鲁派)。吐蕃强盛时影响东女国,尽管黄教在卫藏盛行天下时,苯教在东女国的领地沿存了漫长的岁月。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丹巴县城东南,大渡河西岸上的碉楼,这里的民居多用山泉,少用江河水。不遵循“近水而居”的原则,房屋多建在半山腰以上的山坡台地上。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隔岸相望的梭坡碉楼,翻过这座山,就是中路碉楼。碉楼林立,密度标志出东女国的核心。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渡河畔·梭坡碉楼·现存碉楼大部分建于元代至清代间·有东女国碉楼遗址28座
    丹巴县梭坡乡是中国境内碉楼密度最高的地方之一,每平方公里有70座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引进版的碉楼画册《喜马拉雅的神秘碉楼》,1992年法国人弗德里克·达瑞根在川西的一次旅行中见到了碉楼独特建筑形式,因无资料可查,1998年,达瑞根重返中国川西,开始长达六年对中国古碉楼的研究和调查。2003年美国《探索频道》买下了达瑞根的记录片,冠名为《喜马拉雅的神秘碉楼》。《探索频道》沿用一些学者的观点,认为碉楼起源于喜马拉雅,在西藏的措美至洛扎,也有一条遍布碉楼的峡谷,是西藏通往不丹的古道,不过这些碉楼多为夯土,只在雅鲁藏布江沿岸有少量石碉楼存在。在不丹,至今有保留有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的婚俗。
    汉文献记载最早出现碉楼的地方是元鼎六年的汶山郡。近年的考古发现,在丹巴中路乡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了七座石砌碉楼方形建筑房基,由大小石块叠压错接垒砌,这一发现要早于苯教传入东女国的时间,因此,碉楼起源于喜马拉雅的说法显得不那么可靠,碉楼的实质是农耕文明的产物,其传播的足迹恰好与苯教的传播路径相反。西方最早与碉楼接触的恰巧也是一位女性,她是伊莎贝拉·露西·伯德·毕晓普(Isabella Lucy Bird Bishop)于1898年拍摄的维关碉楼。
 
文明的冲突和融合:杂谷脑河畔桃坪羌寨
    伊莎贝拉·露西·伯德·毕晓普先后两次来到中国,19世纪行摄中国的知名摄影师之一,由此成为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第一位女性成员,1894年出版了《在西藏》(Among the Tibetans)、1899年出版了《长江流域及其腹地》(The Yangtze Valley and Beyond),维关碉楼就在这本画册中。维关碉楼与梭坡土司碉楼有相同的建筑结构,但它是羌族碉楼。明清起羌族碉楼的建筑风格明显影响了其他地方的碉楼建筑形式,典型特征是碉楼与民居融合。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喜马拉雅的神秘碉楼》画册中航拍的梭坡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梭坡碉楼群中土司碉楼,与住宅连成一体。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梭坡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中路“藏寨”最高的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丹巴县·大金川河畔·中路碉楼·前面的断墙残壁为东女国碉楼遗址
    丹巴县中路乡,是中国境内碉楼密度最高的地方,平均每平方公里有碉楼81座。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中路碉楼之一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中路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中路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中路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中路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甲居藏寨山脚下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美人谷·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丹巴县巴底乡邛山村·美人谷·邛山土司官寨碉楼·世界上现存最早模块化设计的建筑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中路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大金川·美人谷·拐脚碉楼(身影子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丹巴县巴底乡美人谷口,碉楼与民宅完全合二为一的建筑,外墙经过粉平,要爬进如此高的窗户找美人(爬房子),三级攀岩技术以下免试。如果美人有心,在厚墙预设的圆孔中,配合着伸出圆木让你踏脚,就不必那么辛苦了。当然,如果她讨厌你了,把圆木往回一拉,飞檐走壁的爱情将惨不忍睹。分明不是走婚,而是选婚。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丹巴·边耳沟·大桑藏寨·八角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 
    从丹巴沿大雪山,穿过雅拉雪山下宽广的塔公草原,是典型的牧区,碉楼开始消失。从新都桥往南大雪山南部的九龙,是古代木雅王国所称的下木雅。历史上“嘉绒九部”中的霍尔道孚部、木雅部和瓦部三部就在甘孜州的康定、泸定、道孚、丹巴四县地区,即“嘉绒十八土司”所属的明正土司、丹东革什咱土司、鱼通土司、冷边土司、沈边土司、巴底土司等,明正土司为最大,而明正土司所辖地区占丹巴碉楼的60-70%。从嘉绒语系差异形态,与青藏高原东部山河相间的地理地貌一致,呈南北向线型切割分布。这个特征与碉楼和分布和走向极其相似。在河谷狭窄、山地褶皱大的地貌,农耕和游牧的方向性选择受到限制,使一妻多夫偶婚制在这一地区有了温床。一方面,一妻多夫制使部落生产资料不易流失,消除内部矛盾,走婚同时缓冲了民族走廊上的土地纷争;另一方面,窄河谷的高山地貌,土地资源稀少,农牧基础限制人口发展,人口稀少使联姻的部落种群之间血缘关系混合,民族走廊流动的外来基因成为备选。这种独特地理地貌改变人类婚俗,所产生特殊的群体行为,成为人类婚俗历史的奇葩,碉楼也在那些地貌特征相似的地方有了足迹
-------------------------------------------------------------------------------------------------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木雅藏族建筑是典型的嘉绒藏族建筑和汉式建筑的结合体,屋顶为汉式建筑的歇山顶。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所称木雅的地方,大片的平地没有成为牧场,而是耕地。多是半农半牧形式。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康定县朋布西乡,雅砻江水系一级支流力邱河畔,日根旦八角碉楼,又称朋布西古碉,被誉为“东方金字塔”,始建于元十七年,此双碉收录于《喜马拉雅的的神秘古碉》封面。这里是木雅王国的领地,称木雅人,东部基本汉化,目前西部有12000人说独特的木雅语,相传为西夏党项后裔。党项婚俗记载:一夫一妻和一夫多妻收继婚原始婚俗,迁徙至“东女国”,木雅人多了截然相反的婚俗:一妻多夫偶婚制,且在这一地区长期并存,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一妻多夫和一夫多妻偶婚制、包括收继婚制开始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朋布西双碉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雅砻江流域碉楼
    

 
 
撩开女儿国的面纱·碉楼的足迹
 
    力邱河流域纬度最南的八角古碉,在雅哈垭口以北。也大致反映《新唐书.东女国传》所载东女国的范围:“东与茂州党项接,东南与雅州接,界隔罗女蛮及白狼夷,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20日行。


茶马古道(五十一)走进雅鲁藏布
 
    西藏·米林·雅鲁藏布中游·碉楼
 
 
秘境雅鲁藏布江(二十四)游牧·建筑
 
    西藏·萨嘎县·雅鲁藏布江上游支流·碉楼·苯教的发源地

    在离东女国遥远的地方,苯教反馈了一妻多夫偶婚制的婚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