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在前进 / 待分类 / 我那自出损招毁坏的婚姻残局

0 0

   

我那自出损招毁坏的婚姻残局

2016-01-22  朕在前进

  韩燕出生在某市一个工人家庭。高考落榜后,她接父亲的班进了一家橡胶厂工作。几年后,她经人介绍认识了在当地一家大型机械厂任技术员的王权,他比她大3岁,个子不高,只有1.68米。她还在单位分了一套120多平方米的房子,那时的韩燕特别满足。可后来随着时间推移,韩燕的内心渐渐有了变化。

  那时她和丈夫的收入加起来有近4000元,但孩子每月花销很大,还要赡养双方老人,所以常常捉襟见肘。起初韩燕盼着丈夫好好干,能升个一官半职,让她也风光风光。可王权老实本分,在社会上根本吃不开,让她恨铁不成钢。

  在这种情况下,韩燕认识了肖方。他们因为工作相识,他是附近一家职工医院的药剂师。他趁她旁边的同事不在,悄悄对韩燕说:“今晚我想请你去喝咖啡,肯赏光吗?”韩燕内心深处像早有期待似的,脸当即就红了。那晚,韩燕对丈夫说自己单位有事,可能晚回去。随后,她修饰了一番,如约赶到约定地点。他们谈得很投机。她和肖方约会越来越多,每次一接到他的电话,心就狂跳不已。约会地点不断变换,从先前的咖啡厅、舞厅再到野外郊游,她体味到了从未有过的新鲜和快乐。

  此后,韩燕和肖方的交往有了质的飞跃。激情过后,肖方抱紧韩燕说,他老婆由于身体原因,生了孩子后一直无法上节育环,所以每次做爱他都要采取措施,闹得他现在一看见那东西就没感觉了。初次的激情燃烧带给了他们美好的回味,此后他们再也难以抑制自己。韩燕经常对丈夫说单位工作越来越忙,常常得加班。实际上她一有时间就往肖方那里跑。两人干脆在离单位不远的城区租了间民房,那里成了他们演绎婚外情、挥洒性快乐的温室。两人都被对方深深迷住了。

  为了更方便幽会,肖方掏出一个药瓶递给了她:“这是治疗男人XX疾病的药,它跟普通的药片没什么两样,但里面含有雌性激素。你可以让他每天吃一些,不会有太大的事。如果想更安全,还可以给他掺少量的安眠药。那样你就可以随时摆脱他了。”到家后,韩燕按肖方的嘱咐,先把那个写有XX药名的药瓶给换了,把药倒进了一个原来装维生素的旧瓶里。第一次给丈夫吃药时,她心里还犹豫过一阵,但肖方的身影和话语最终促使她下了决心。每次在丈夫吃了激素和悄悄掺入的安眠药后困顿不堪时,韩燕便找个借口出去赴肖方的约会。那阵子两人重又找回了当初的感觉,兴奋狂热,好像每一根神经都被点着了,不知疲倦地品尝着。可没想到,肖方很快就厌倦了。他还是逃避着韩燕,韩燕痛苦不堪。

  有一天深夜,她梦见丈夫的单位搞体检,在检查血和尿时,医生发现丈夫的生理指数偏高,就让他进一步检测,事情一下子就败露了。韩燕被自己的梦吓得从床上一跃而起,脸色灰白地大口喘着粗气,心脏急剧跳动,丈夫也被她搞得从梦中惊醒,直问她发生了什么。那些日子韩燕一有机会就忏悔,但这仍洗脱不了她身上的丑陋和罪恶感。近两个月,韩燕心慌、失眠、头晕、耳鸣,一看见药瓶就浑身打颤,她觉得这是老天在惩罚她,因为她做了违背人性的恶事。韩燕的经历再次告诉人们:过度的情欲是一个恶魔,一旦把它从匣子里放出来,便是罪恶的开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