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底鱼帽儿头 / 京剧知识 / 【唱念做打】赵荣琛:程派唱念遵循“湖广...

0 0

   

【唱念做打】赵荣琛:程派唱念遵循“湖广音”

2016-01-22  水底鱼帽...


程砚秋《荒山泪》


赵荣琛谈程派唱腔(一)


程派唱念遵循“湖广音”


程派唱腔的形成与京剧老生唱腔所本的某些法则有着密切关连。程砚秋老师生前,曾多次向我谈起余叔岩先生。他非常钦佩、推崇余派唱腔, 认为余派唱腔不尚花哨, 新腔不多, 以质朴见长, 但在音韵上极为考究, 吐字、发音、四声准确, 严格遵循京剧字韵声腔的规律, 韵味隽永、醇厚, 令人心醉。程师说, 老生的唱念, 在四声、音韵上那么讲究, 旦角的唱念难道不能这样讲究一下吗?

探索一下程派唱腔, 就会发现它有一个鲜明的特点: 非常讲究字的四声音韵, 严格遵循以字行腔、字正腔圆的规范。这点很近似于老生中的余( 叔岩) 和言( 菊朋)

京剧虽然在北京地区形成并发展开来,但究其源流, 是从南方的徽剧和汉调融会发展而成。因而, 京剧唱念的字音韵律, 一直沿用湖广及中州音韵, 仍基于徽、汉的传统和影响, 字的音韵与唱腔风格在艺术上是和谐统一的。有人说, 京剧应该是京字京韵,其实不尽然。一直到现在, 京剧舞台上的唱念, 主要仍是依循湖广、中州音韵。即使是现代戏, 也不可能完全摆脱这个传统。例如《沙家浜》中, 刁德一唱“阿庆嫂真是不寻常”这一句, 基本上仍是以湖广韵为基础的京剧唱腔规律来处理的, 尤其是其中的“嫂”字( 上声) 和“寻常”( 阳平) 二字的唱法, 更为鲜明。如果按京字京韵来安排, 这句完全可以这么唱:


这样唱, 字完全正, 可是观众就可能不会承认这是京剧了。

京剧老生的演唱艺术, 比旦角发展得早些, 也更成熟些。从程长庚、余三胜到谭鑫培、余叔岩, 都非常讲究字的四声音韵, 严格遵循湖广、中州音韵的规律, 在此基础上丰富发展了京剧老生声腔艺术。相对讲, 早期的京剧旦角的唱腔, 在字的四声音韵上,要求就不太严格。

程师有鉴于此, 决心在自己的唱腔中,严格讲求字的四声音韵, 以声韵准确为基础, 在旦角的唱念艺术上创出一条新路。唱腔风格的迥异, 是不同艺术流派的主要标志。各个流派在唱念的艺术处理上, 也就是声腔和音韵的掌握上, 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 从而形成各自的艺术风格。程派唱腔就非常强调字的四声音韵, 严格遵循京剧这方面的规律, 以字行腔, 以腔达意, 字易腔变, 一丝不苟, 要求在字正的基础上, 寻求腔圆和韵味。无论是久经锤炼的传统老戏,还是新编初排的程派新戏, 一经程师演唱,在唱念上都鲜明地具有这样的特点。例如:

《坐宫》是过去常演的生旦对儿戏。铁镜公主上场唱四句〔西皮摇板〕, 头一句“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 , 一般是这么唱:


芍药”二字, 按北京音读shao  yao , 属“摇条”, 收声u 音是半张口音。这两个字高唱, 易响堂, 又是人物,出场第一句唱,往往很有效果。但是, 按湖广韵, 芍”字应发sho , 药”字应发yo , 归“梭波”, 无须另行收声, 两者都是入声字,宜低而短地唱。所以, 程师的唱法, 不同于一般:


程师舍高腔而低唱, 显然是遵循京剧以字行腔, 决不因腔害字的法则。“芍药”二字, 在音节上虽不能象高唱那样响亮, 易获效果, 却以低腔处理, 字正腔圆, 别具韵味。人物一出场, 就显出独特的演唱风格。

之后铁镜公主的〔西皮导板〕“夫妻们打坐在皇宫院” , 程师这么唱:


一般唱法“妻”字唱“ 1 , 程师提高了一个音唱“ 2 。因为“妻”字是阴平,应高唱, 若唱“ 1 , 发音成了“齐” , 字音欠准。“妻”字发“ 2 音高唱, 们”字阳平放低, 前高后低, 映衬得有阴有阳,音节分明, 比之一般唱法把“们”字随“妻”都唱“ 1 音的处理效果要好得多。同样, 皇”字阳平应低唱, 字才能正。若按一般唱法:


皇”' 2 , 成了“荒”; “宫”字也变阴平而成阳平了。程师不怕非议, 毅然改腔, 坚持自己的艺术见解。

在程派名剧中, 一般说, 程师非常注意按四声音韵以字行腔的原则。但, 也难免偶然判断疏误。程师一经发现, 不管唱腔如何优美动听、成熟定型, 也坚决按字改腔, 决不迁就。如《碧玉替> 中的〔南梆子〕里面一句“他虽是待奴家十分薄幸”的“虽”,多年来程师一直这么唱:


程师把“虽”字按阳平低唱, 行了个曲折动听的腔, 很有特色。解放前夕, 有位晚辈向程师问艺, 指出虽”字应发阴平音, 低唱恐怕不大合适。程师极为重视, 查找韵书,实“虽”字确为阴平, 是自己处理不当,立即研究改腔, 改成:


并以这种改法是否得当, 诚恳地就商于这位晚辈, 一起反复推敲, 表现出程师既坚持以字行腔的艺术法则, 又虚怀若谷, 从善如流的艺术家品德。

有些程派艺术爱好者、演唱者, 单纯在腔上花费很大功夫, 力求低回婉转, 维妙维肖, 对于字音韵律, 却有所忽视, 不太讲究, 甚或出现音错、字倒的现象。这恰恰违反了程师的一向注重字韵的夙旨。字一倒,韵和味也就谈不上, 甚至听来竟不知所云。即便腔调如何动听, 也是枉然。

所谓倒字, 就是在字的声韵上违反了京剧的要求, 具体说, 也就是违反了湖广韵的规律。有时, 一个字的发音, 按北京语韵是对的, 按湖广韵要求却是倒字。倒字势必与唱腔发生矛盾, 绝不能做到字正腔圆。

当然, 京剧艺术正在不断革新发展, 在字的读音上也会有所变化, 逐渐向北京语音体系靠拢。但是, 在字的声韵上, 则不能以北京地区的四声音韵, 套用在以湖广韵为基础发展形成的京剧传统声腔上边, 否则就会破坏我们语言的体系而使唱腔和语音自相矛盾。我们谈的是程派。程派是过去历史时代的产物, 它在声腔艺术上, 是有其遵循法则和追求目标的, 我们只能循此加以考察研究。

 

戏曲艺术     1980-04


阅读本文,您可以写下您的感受和点评

(将鼠标往下拉,在右下角点击“写留言”)

您的留言会出现在文章下方,与所有观看这篇文章的朋友分享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