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首都国医名师的独门绝活

 今夕何夕00 2016-01-26

北京市卫生局、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决定授予孔光一等30名老中医药专家第二届“首都国医名师”称号,记者依“首都国医名师”榜单深入采访,报道他们的独门绝活,希望给网友提供一份中医就医参考。

孔光一:擅治疑难杂症的圣手

专家简介:孔光一,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擅长治疗:感染性发热病,及内、妇、儿科等疑难杂症;出诊时间: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周二下午、周五下午(当天门诊挂号,不预约)。

孔老用药轻灵平和,擅长用清热法辨治内科、妇科、儿科等常见病与疑难杂病。感染性疾病也是他的拿手绝活。

感染性疾病在中医里属于温病范畴,中医认为温病是温邪所引起的一类外感急性热病的总称。常有一些久久不愈的顽固性发热患者,经很多医生诊治无效后,经孔老几服药下去往往就热退康复。

在国医堂孔光一的诊室里,孔老坐在一张旧式八仙桌后,身边三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面孔,一边听他诊断一边记录药方。

“孔老,你说我还能好吗?”一位流产两个星期一直发烧的女患者问道,眼泪哗哗地就流了出来。孔光一利落地拍拍她的肩,像训女儿一样:“哭什么,好好吃药,好好休养,当然能好了!”

隔着镂空的屏风,外面等待的患者们有一丝等待的烦躁。一位来自北京的大姐笑着说:“孔老看病很慢,一个患者起码要花上半个小时,不过这也是我信他的原因,看诊仔细。现在哪有医生会花半个小时给你看病啊!”孔老每天只看十几个患者,这也让他有时间对每一个患者详细地问诊,往往看完诊都已晚上7点半了。

孔光一的诊室门口贴着“因孔老年事已高,每次出诊不能正常下班,故每天只看当日挂号的十名患者。”这个“当日挂号”难坏了很多患者。“孔老出诊当天,我前一天半夜来国医堂等着,看到有人比我还早。”一个带孩子来看病的患者说,“我年轻时候病就是孔老看好的,所以对他非常信赖,这是我愿意等待的原因。”

晁恩祥:顽固性咳嗽的克星

专家简介:晁恩祥,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内科首席专家;擅长治疗:哮喘、咳嗽型哮喘及多种慢性咳嗽、慢阻肺、肺间质病变等疾病诊治;出诊时间:中日友好医院每周二、周五上午。

说起晁老的绝技,患者都不约而同地称赞——针对顽固性咳喘的“从风论治”。 晁老擅长领域是中医内科,尤以诊治呼吸科疑难病,如肺间质纤维化、难治性咳喘病等为主。

走进晁老的门诊,记者遇见各地来京求医的患者。一位多年患慢性支气管炎的老年女性患者告诉记者。“那时候我几乎天天憋喘,上气不接下气一直折磨我。跑了几家大医院,都没有明显好转,是晁大夫一步步把我从疾病的泥潭里拉出来。”

晁老对哮喘等肺系疑难病和消化系统疾病有丰富的经验。通过多年的临床细致观察,他对一些哮喘咳嗽首次提出“风咳”、“风哮”的病证名,得出“风”是某些慢性咳嗽的重要致病因素,也是某些过敏性哮喘发病原因之一,并创立了独特的治疗原则和方法。

对于这位患者,晁老当时分析她主要是内有痰饮、外受风邪引起咳嗽、喘息和咯痰的加重,所以在治疗当中除了疏风、止咳之外,还对病人进行祛痰平喘。如今,大妈的病情基本控制稳定,几年未曾大犯咳喘。

根据“从风论治”的原则,晁老制定了“疏风宣肺、止咳利咽”的治疗方法;独创了苏黄止咳胶囊,确定了“疏风解痉、降气平喘”的黄龙汤治疗风哮,取得显著疗效。目前,“风咳”、“风哮”病证被行业标准和指南采用。

翁维良:享誉京城的膏方大拿

专家简介:翁维良,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西苑医院心血管科研究员;擅长治疗:冠心病、心律失常、高血压、心肌病;出诊时间:西苑医院周四上午(挂号费14元)、周四下午(特需,挂号费200元)。

翁维良善用膏方。西苑医院是京城最早开膏方的医院,而翁老是医院率先开展膏方老中医之一。

“南方人讲究吃膏方,我从五六岁开始吃膏方,从冬季吃到开春,一家老少都吃,我们就是用膏方养起来的。后来来到北京发现,北京人没有吃膏方的习惯,但还是有些病人有吃膏方的要求,于是二十年前我就在医院门诊开展了膏方。”翁老回忆起了当年的场景。由于当时北京药店尚未开展膏方配制业务,就教病人自制膏方。

现在很多人认为膏方主要是滋补调理,只适合冬天吃,但在翁老看来,膏方不仅冬天可用,其他秊节也可用,只是目的不同,用药不同,因此称为四季膏方。翁老也教病人自己做四季膏方,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夏天也不用担心上火。

翁维良教授还有一个绝活,就是看嘴唇判断血瘀,病人坐在他面前,就能大概判断出心脏病人的血瘀情况。

一位老人看病前拿出了自己记录的“心绞痛自评表”给翁老看。翁老接过来一看,满意地说,“记得非常好,心绞痛发作的诱因、时间、症状都有,可以让医生准确了解病情。”他又问病人走路的情况,病人说“走上坡路不行,一走就难受。”翁老又给出了建议,“走路前含一颗硝酸甘油或速效救心丸吧,能帮助您改善心脏供血,这样比较安全,也舒服些。”

陈彤云:治痤疮闻名全国

专家简介:陈彤云,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擅长治疗:痤疮、黄褐斑、酒渣鼻、脂溢性皮炎、斑秃、带状疱疹及其后遗神经痛等皮肤病;出诊时间:北京中医医院周三上午。

陈老的专长是皮肤病,她常戏称自己是治“痤疮”和“黄褐斑”的专业户。她认为,皮肤病不仅是皮毛之疾,与脏腑气血、环境气候乃至人的情绪都有很大关系。

其中,痤疮等颜面炎症性皮肤病多由热邪作祟,所以对痤疮等皮肤病的治疗中,她常采用以清热解毒药如银翘散、泻心汤、黄连解毒汤等为主,再佐以凉血、除湿、理气的方法进行治疗。

黄褐斑主要与肝、脾、肾三脏功能失调有关,导致气血瘀滞,而气血不能上升于面自然就会产生疾患。她提出“无瘀不成斑,有斑必有瘀”,开创了在色素增加性皮肤病的治疗中,根据脏腑辨证以滋补肝肾、舒肝解郁、健脾益气为主的治疗方法。

耄耋之年的陈彤云还根据现代日化工业的发展和美容皮肤病治疗的需要,研制了如“祛斑增白面膜”、“祛斑霜”、“痤疮面膜”、“痤疮霜”以及“陈彤云消痤嫩肤全效组合精华”等,使传统中药外用制剂既改变了粗糙、油污、色深、味重的缺点,又保持了中药特有的疗效。

每周三上午是陈老最忙碌的时间。诊室里,老人家略施粉黛,皮肤白里透红,说起话来更是轻声慢语。她对患者非常地尊重、和善,言必称“您”、“请”。为让这些病人了解痤疮的病因和护理之道,她还自费印了许多痤疮日常护理常识表,免费发放给痤疮患者。

王嘉麟:中医治痔疮第一人

专家简介:王嘉麟,北京中医医院肛肠科主任医师;擅长治疗:复杂肛瘘、环状混合痔、慢性溃疡性结肠炎、便秘等疑难病证;出诊时间:北京中医医院肛肠科周二、四上午(特需门诊)

“肝胆泰斗”关幼波先生曾这样说,“既懂大方脉,又懂痔瘘疾者,王嘉麟算一位。”足见王老在中医治痔瘘疾方面的地位。

对于必须手术的患者,王老一般采取枯痔法、结扎法。内痔为主的痔疮,采用枯痔术,即在痔疮处撒上枯痔散,以前古人所用的枯痔散含有砒霜,现在可用明矾和甘油代替,用消痔灵注射。混合痔先结扎,在核里注射消痔灵,使其萎缩脱落。

“现在平均每天接待十几个病人,其中不乏因后遗症来看病的患者。”王老说,别小看痔疮,如果手术不成功,会造成肛门狭窄、疼痛出血等。因此,手术也有讲究,环形混合痔做手术,痔与痔之间一定要保留肛门原来皮肤,使用“梯形结扎法”,各组痔核不要在一个平面,减少后遗症。

痔疮手术术后也有可能复发。王老解释说,医生技术好,患者原位复发情况较少,但有可能在其他部位长出新的痔疮。建议痔疮患者平时要保持大便畅通,没事多运动,生活规律点,饮食节制点。

危北海:国内脾胃学说开创人

专家简介:危北海,北京中医医院中医内科主任医师;擅长治疗:脾胃病、肝胆病、老年消化系统疾病、病毒性肝炎、慢性萎缩性胃炎、胃癌前病变;出诊时间:北京中医医院周五上午

“吃饭咋样?”、“饮食规律吗?”、“口干吗?”“我看看舌苔”,危老观察后心中已很明了,迅速开出药方子,叮嘱患者注意事项。

脾胃病、肝胆病及老年消化系统疾病是危老的擅长。危老把脾胃病致病因素归为三个方面:饮食不节、情志不畅、逆四时。孩子为何会得胃病?其实就是饮食不节,喜欢喝冰饮料,过食生冷、肥甘之品皆可伤脾胃!

而情志对胃的影响更不可忽略。“胃是情绪晴雨表”,情绪不好,胃必然会受影响。一位男患者,两年前和妻子生气后出现食欲不振、胃脘胀满、身体消瘦的情况。经多地就诊,效果也不显著。这位患者就是典型的情志失调、肝失条达,影响脾胃健运,以致饮食停滞,出现胃脘不适、嗳气、便溏等症状。

而提到逆四时,是更容易被患者忽视的致病之因。比如春天是生发季节,肝旺,如果这个时候天天吃酸性食物,甚至动物肝脏,就会使肝旺上加旺,肝旺的时候脾胃肯定是虚弱的。

王宝恩:肝脏纤维化的攻坚手

专家简介:王宝恩,北京友谊医院名誉院长,北京友谊医院肝病中心主任医师,我国著名内科、消化病及肝脏病学专家;擅长治疗:消化系统疾病、肝病、重症感染多脏器功能衰竭等;出诊时间:已停诊

王宝恩教授虽已不出诊了,但这位著名内科学专家在消化系统疾病、慢性肝病、肝纤维化逆转及急救医学等取得的一系列国际前沿研究成果,至今仍在造福患者。

过去,国内外医学界一致认为,硬化了的肝组织不可能恢复原性状,一旦肝硬化,无异于被判了无期徒刑。王宝恩一味味地筛选中药,调制配方,最后研制出以丹参、黄芪等10味中药复方提取液为主要成分的“复方861合剂”,有效阻断乃至逆转了肝脏纤维化及早期肝硬化,逆转率达75%~82%,治疗效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并在国际上首先提出并证明中医中药能阻断及逆转早期肝硬化。

重症感染多脏器衰竭的问题也是王宝恩的攻坚对象。拿重症感染来说,很多人认为,中医清热解毒哪能比得上抗生素、手术刀啊?但王宝恩研制的“泻热汤”疗效出奇的好,从此成了友谊医院重症病房的常备药。此后他应用活血化淤及解毒通腑法,使多脏器功能不全的病死率及多脏器衰竭率下降,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钱英:擅退黄疸的肝病大家

专家简介:钱英,北京同仁堂中医医院主任医师;擅长治疗:肝胆病、肾病,其中肝病方面最为突出,如各类急慢性肝炎、肝硬化及腹水、肝癌等;出诊时间:北京同仁堂中医医院周四上午

钱老认为,慢性肝炎病人虚证为多,其病程越长,脾胃受害越严重。治肝病之决窍,如治疗慢性肝炎,钱老常从补中健脾入手,重视肝、脾、肾三脏气血的盛衰,扶正治本,在用药上好用黄芪补气健中。但在服药上,钱老说,是药三分毒,中药长服对肝肾也有损害,他倡导以“和血”法为治疗准则,常嘱咐患者2天服1副或服2日间隔1日的方法进行调补。

各种慢性肝病易并发黄疸,中医辨证有阳黄、阴黄、瘀血发黄、急黄之分。治法也有区别,但经过长期临床实践,钱老认为,黄疸仅靠辨阴阳、瘀血或急黄过于笼统,不利于具体施治。况且,一个黄疸病,特别是慢性重症肝病的黄疸,病机常错综复杂,痰瘀、毒邪、正虚多共同存在,又有主次之分,辨证要仔细,准确,才能做到切中病机。黄疸早期多瘀热,采用赤芍、紫草、茜草等凉血活血;黄疸中期多因虚至瘀,可用川芎、三七、泽兰等养血活血;黄疸晚期多沉寒痼瘀,可用桂枝、苏木、鸡血藤等温通活血。

薛伯寿:治持续高热

专家简介:薛伯寿,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教授;擅长治疗:发热性疾病,内、妇、儿科疑难病;出诊时间:广安门医院周二、五上午, 北京博爱堂中医医院魏公村馆周日上午(隔周),南站馆周二下午(隔周)

薛老辨治百病,从发热、虚劳、忧郁、失眠,到内、妇、儿疑难病证皆诊,许多别的医生没办法的疑难杂症到了他那里,都能药到病除。一位70多岁的老人患下消化道大量出血,输血3800毫升,始终不能止。薛老会诊后,取用阿胶、甘草、炮姜炭等六味药煎出的水煮上药,药到血止。

薛老尤其擅长热病,曾有一名7岁的男孩游泳训练后发热,治疗17天高热仍未退,送至薛老处就诊时,体温高达40℃,薛老仔细诊断,发现患儿表现是发热,本质却是素体阳虚,冬游致使寒湿之邪侵入,郁闭体内。

薛老以热制热,用麻黄附子细辛汤、麻杏苡甘汤温阳化湿气宣闭,1剂药下去,孩子体温大降,药进3剂,孩子体温正常了。另一名7岁女孩被诊断为病毒性脑炎,体温超过40℃,阵发性癫痫样发作,多种抗病毒治疗无效。薛老会诊发现是邪热内闭,热极生风,于是施以羚羊钩藤汤凉肝熄风,逐秽解毒,服用一剂体温见降,抽搐渐减少,两剂体温基本正常。薛老辨证明晰,注重患者具体情况,结合经方、时方,复方而施,因此能使重症化险为夷。

薛老的特点是用药极其简单,花费也很少。不仅告诉病人怎么吃药对症,还喜欢跟病人聊上一会儿,说一些养生之道。

陈文伯:擅治男性不育症

专家简介:陈文伯,北京鼓楼中医医院原院长,主任医师,教授;擅长治疗:男性不育症、男性性功能障碍、前列腺疾病等;出诊时间:陈士伯已停诊,其大儿子陈红在北京鼓楼中医院男科周一、五全天出诊。

陈文伯擅长治疗男性不育症、男性性功能障碍、前列腺疾病等男科疾患。除了传统的中医诊断方法外,陈文伯尤擅长从闲聊中找出病因病机的蛛丝马迹。

他看病有两件事很出名:一是看病慢,半天的出诊时间只有20~30个病人,但看到下午两点吃不上饭是常事;二是爱唠嗑,天南地北、有关无关都能聊,患者有时都感觉不出来是在看病。在陈文伯看来,男科疾病病因很多,至少能划分为二十几种,治疗的前提便是细细找出原因。

“看男科病,先不能把患者当病人,得当做朋友聊,没关系的事儿也可以聊。”陈老的儿子陈新曾说,原因有两个,人心安了,脉才静,把脉才准;患男科病,还得知道心病在哪儿,中医治疗也有一部分是心理治疗,可辅助治疗疾病本身。

“诊”需要“治”的配合,针对男科疾病,陈文伯研制了“生精赞育”系列药10余种,“阳痿灵胶囊”、“振阳丸”、“参茸壮阳丸”等,还享有国家专利。

余瀛鳌:通治方享誉京城

专家简介:余瀛鳌,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擅长治疗:肝病、肾病、糖尿病、癫痫病、脑血管病等内科疑难病;出诊信息:北京鼓楼中医医院名医馆周五上午;中国中医科学院门诊部周三上午。

余瀛鳌治肝病、肾病、糖尿病、癫痫、脑血管病可以用各自的通治方。生地连栀汤、润腑通幽丸等通治方,疗效经得起验证,已被收于《名医名方录》、《当代名医证治汇萃》等书,而这些妙方是经验的传承,更是中西医背景的他在各种古籍里寻觅良方的成果。这些方子在他的诊室里已经应用了多年,经余老精准细致的辨证论治后,加减药量即可达到对症奇效。

忙碌的诊室外座无虚席。“康复快,用药稳。”一位长期找余老看病的北京阿姨这样评价。已白发苍苍的余老诊病特别细致,患者陈述后细细追问“睡眠好不好,排便怎么样”,事无巨细。临走时,患者的病历本上已经写得满满的,余老还要再用放大镜细细检查一遍病情描述和处方,才让患者拿去抓药。

余老的方子不保密,对于一些外地来的患者,病情如果不复杂,他会叮嘱吃完药后在患者当地继续开药再来北京复查。余老的号很难求,名医馆的号曾被号贩子最高炒到1500元。

许建中:治呼吸病闻名全国

专家简介:许建中,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擅长治疗:急慢性上呼吸道感染、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呼吸系统重危病症、咳喘等;出诊时间: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周三、六上午。

“这药您得按时吃,生活方面得规律,慢慢把体质调养好,就没什么问题了。”许主任正在叮嘱的一位来自云南的复诊患者,他因过敏性哮喘多次前来就诊,经过许主任治疗哮喘后已经有多年未发病。

许建中主任认为,哮喘病大多是因宿痰内伏于肺,遭受外邪,加之饮食不当,冷暖失宜,情绪不畅等诱因引发,与肺、脾、肾三脏有密切关系。而哮喘患者也大多有不同程度的肺、脾、肾三脏亏损不足,尤其是慢性反复发作性哮喘患者则更为明显。

许老会根据患者的体质情况,在成方基础上进行加减,达到益气养阴、补肺健脾、固肾纳气的功效,从而抑制炎性细胞、炎性介质释放,缓解哮喘发作。

许老特别建议,老年人在饮食结构中适量增加大枣、芋头、山药、红薯、白木耳、薏米和莲子等,用这些粗食煮粥或者做成小食品,不仅能使饮食多样化,还可以起到润肺、调节机体免疫力的作用。

许彭龄:舌诊脾胃病是一绝

专家简介:北京护国寺中医医院主任医师、教授;擅长治疗:脾胃病,如萎缩性胃炎、浅表性胃炎、胃窦炎等,对心血管病也有独到经验;出诊时间:北京市护国寺中医医院周二上午、周五上午。

舌诊各种脾胃病可算是许氏医学的一绝,许彭龄的父亲便是赫赫有名的名医许公岩。许老自幼随父学医,从医已有50余年,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之后,许老精于辨证,尤其擅长舌诊,通过观察舌形、舌质、舌苔来判断脾胃病的性质、邪气的深浅、正气的盛衰,以及疾病的预后与转归。

在用药方面,许老继承和发展了其父许公岩的用药策略——方剂大大精简,少则一、二味,多则七、八味,且配伍巧妙,疗效显著。

许老今年已经80岁高龄了,多家媒体邀请其上节目宣传,他都婉言谢绝。但在工作上,许老可一点也不含糊,为了避免堵车,许老常年坚持早上六点出门、七点到医院、很快开诊的习惯。

许老的号特别火爆,每次出诊20个号,七点一刻放号时很快便一扫而空,很多患者都要早早排队等候。

“快别宣传了,到时候老患者挂号就更难了。”一位经常来找许老诊治的中年女士这样跟记者抱怨。

田从豁:亦灸亦药治百病

专家简介:田从豁,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主任;擅长治疗:胃肠病、哮喘、中风后遗症、精神紧张症、风湿症、男女性功能减退、不孕症、小儿厌食症等;出诊时间: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特需门诊周五上午。挂号费300元,每天30个号。

田老主张当针则针,当药则药或针药并用,以及中西医结合治疗,以病人为本,主动与被动治疗相配合。他采用不同的针刺、灸疗方法治疗各种难治性疾病,如傍针治疗偏头痛,齐刺大椎治疗复发性抑郁症,水沟、百会加电针治疗精神分裂症等等。在临床上常针灸结合中药治疗湿疹,从而祛风除湿、清热燥湿、凉血活血;脾肾亏虚者,健脾温肾,标本同治论治。

记者在田老的诊室看到,来自内蒙古通辽的一家三口在田老诊室外等候,妈妈颈椎总疼,爸爸患痛风,十七岁的女儿患湿疹。“我河北的一个朋友向我介绍的田老。”所以,这位爸爸慕名找田老看病。

这家人进了诊室,田老先认真记录下病人症状,接着把脉、看舌象,为女孩开了中药,告诉患者回家后去药店抓方子。在女孩妈妈的后背上扎针刺穴,动作麻利,手法娴熟,待一切就绪后,才开始针对女孩爸爸的情况开药、针灸。一切过程井然有序,84岁高龄的田老步子迈得慢,扎针手法却又快又准。

凌玉是追随田老七年的徒弟,她介绍说:“今天田老感冒很严重,早上来医院时还发着烧,我们劝他休息别出诊了,但他还要坚持来。”田老开的药都非常便宜,这主要是为患者减轻负担。

周霭祥:中西结合治血液病

专家简介:周霭祥,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擅长治疗: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及血液系统疾病。出诊时间:西苑医院周一、三、四上午,周二下午(特需门诊)。

88岁高龄的周霭祥至今每周坚持出诊四天,作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院西苑医院血液科创始人之一,周霭祥与血液病打了40多年交道。从某种意义上说,周老称得上是中西医结合治疗血液病的第一人。

中医认为再生障碍性贫血,就是骨髓不能造血,病在骨髓。周老就用补肾的方法来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特别是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取得了效果的突破。

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患者,很小的时候就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当时被家人抬到医院时,脸色苍白,血色素只有2.5克,已经不能站立。当时周老采取了中西医结合方法连续为她治疗了几个月,竟然奇迹般地将她的生命从死亡的边缘线上给拉了回来。

对于再生障碍性贫血,不巩固治疗容易复发,所以这位患者多年来一直坚持来门诊复查和治疗,每年她都要把自家种的特产挑选一些给周大夫,“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感谢都不能表达我内心的感激。”

赵冠英:分期辨证施治心梗

专家简介:赵冠英,解放军总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给周恩来总理治过病,当过彭德怀等5位开国元帅的保健医。擅长治疗:心血管病、糖尿病等疑难病症;出诊时间:解放军总医院周二上午(特需,挂号费300元)。

赵冠英教授创立了分期辨证施治的治法,让急性心梗治愈率明显提高。为了提高脉诊和舌诊的诊断价值,他采用脉象仪、微循环显微镜、生理记录仪、超声心动图和血流变仪等检测手段,对照正常人和病人,初步建立了正常脉相图形和数据,解决了“心中易了,指下难明”的弊端。

赵老虽已年近90,但大多数老病号一进门,他就能对上号,亲切地和患者打招呼,“来啦,最近怎么样?吃饭怎么样?睡觉好些了吗?”他也喜欢和病人拉家常,有意识地开导患者。一位女患者一进门就苦恼地说,“我心里不舒服,心慌,做过很多检查,心脏也没问题。可总是胸闷。”赵老把完脉,看完舌像说,“你这属于心肾两虚,开点中药调理,但心态一定要好。”

一位抑郁症的患者第一次来赵老的门诊,在诉说病史时情绪激动,赵老耐心地听她说了半小时,才给她开药方,还不忘补上了情绪方,“情绪很关键,思虑多会损伤心脾,别老一个人在家呆着,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

许润三:擅用经方治妇科杂症

专家简介:许润三,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擅长治疗:不孕症、输卵管不通、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肌瘤、闭经、更年期综合征等;出诊时间:中日友好医院周五上午特需门诊,兆麟堂中医门诊部周三下午

许润三18岁时浑身水肿,高烧不退,在床上昏迷了两天两夜,被中医治好后,许润三就跟中医结下了不解之缘。临床内、妇、儿、外都很擅长,尤以善用经方治疗妇科疑难重症著称,特别善于运用中药治输卵管不通,免除患者手术之苦。

一般情况下,输卵管不通的治疗,3个月治愈率达到67%,6个月治愈率达到70%~80%。他临床上若遇到妇科病伴有脾胃功能低下或抵抗力低、易感冒、体质虚弱者,以调理脾胃为先。他借鉴《伤寒》、《金匮》方药,以桂枝茯苓丸加丹参、三七治疗卵巢囊肿;以黄芪建中汤加当归、三七治疗经久不愈的慢性盆腔炎,都是成功经验。

许润三给患者开的药方里大多都有鹿茸,他说这个药有帮助促排卵的作用,能改善子宫内膜的环境,有保胎的作用。他忧心地说,女性不孕症跟人工流产刮宫有关,刮宫后会造成盆腔炎等妇科疾病,导致输卵管不通而不孕,根据他的统计,刮宫一次导致输卵管不通达到70%。

吕仁和:258分型治糖尿病

专家简介:吕仁和,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肾病糖尿病研究室主任。擅长治疗:糖尿病、肾病及疑难杂症。出诊时间: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特需门诊(暂停出诊)。

吕仁和教授对肾病、糖尿病及其神经血管并发症治疗,在上前辈名老中医的基础上,总结出了“2、5、8”糖尿病及其并发症防治方案。

“2”指长寿、健康两个治疗目标,“5”指的是血压、血脂、体重、临床症状以及血糖、尿糖5种指标。经过治疗,这5种指标逐步趋向正常或基本正常。“8”指的是饮食、心理治疗、运动治疗、口服降糖药等8项治疗措施。

吕仁和认为,对5种指标应有全局观,因为临床上常有很多病人为了使血糖降低,大量食用牛奶、鸡蛋、鸡鸭鱼肉等,但却少吃主食,这样血糖虽降了,但血脂却高了,从而导致心、脑、肾等血管并发症过早出现。也有的患者为了使血糖降低而严格限食,使得体重和体质不断下降,这都是不对的。

此外,吕老在治疗糖尿病及其并发症上还研制出了“止消通脉宁”等系列中药制剂,并擅用“六对论治方法”对肾病综合征、前列腺炎、内分泌失调等疑难杂症。

许心如:泻肺利水疗法治心衰

专家简介:许心如,北京中医医院心血管科主任医师。擅长治疗:冠心病、心绞痛、慢性心力衰竭、心肌炎、心肌病、心律失常、高血压、脑动脉硬化、脑供血不全等。出诊时间:北京中医院周二上午(特需门诊,挂号费300元)

冠心病患者大多高龄,同时伴随疾病的情况较多,所以都有不同程度的脏腑功能虚损,气血不足的症候。

针对这些特殊情况,许老提出了益气养阴、活血通脉治疗冠心病的学术思想。研发出组方三参通脉合剂,每日分两次服用,每次10~20毫升,能有效缓解患者胸闷、胸痛、乏力气短等症状,甚至可以减少使用硝酸甘油的频率。

此外,许老在研读古代文献的基础上,在国内首创了泻肺利水法治疗心力衰竭,以《金匮要略》中的葶苈大枣泻肺汤为主方,组成了心衰合剂系列方剂,每日服1剂,分两次服用,心衰症状可明显改善。

曾经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来就诊,进门落座后第一句话就是,“你要是能说出我的三样病来,我就佩服你”。许老没有生气,照常耐心看病,一直笑眯眯地为他诊疗、咨询、开方。老爷子非常诧异许老的医术。

等老爷子走了,许老对学生说,“其实,这位患者的主要症状是头晕,这个症状不太要紧,但最要紧的是由于他曾做过直肠癌手术,因此产生烦躁、忧郁的情绪,看病时不能对病人带情绪,不管病大病小,都不能忽视从精神上对患者进行安抚。”

王子瑜:活血化瘀治子宫内膜异位

专家简介:王子瑜,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妇科教授、主任医师;擅长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不育症、功能性子宫出血、盆腔炎、经期头痛、产后身痛等;出诊时间:暂停诊

作为著名中医妇科专家,王子瑜对于子宫内膜异位症、功能性子宫出血、盆腔炎等病都有独到的见解,许多妇科的疑难杂症到了他那里都迎刃而解。

据王老介绍,他曾经治疗过一位子宫内膜异位症的患者,在卵巢两侧都长有8厘米大的巧克力囊肿,一般这种情况应该做手术,但在王老对其进行一段时间的中药调理后,不仅疼痛消失了,巧克力囊肿也大大缩小,这在当时被称为一个奇迹。

对此,王老解释:“这位患者属于肾虚,有瘀血,治疗时要重点补肾、活血化瘀止痛。一般月经来的第一天、二天,痛得厉害的时候,采取活血化瘀的方法来行气止痛,能够达到治标的效果。等月经过去以后,虽然不太疼了,但巧克力囊肿还在,此时还要通过活血化瘀来消除,效果很好,没有副作用,病人也容易接受。”

用药少而精是王老的一大特点,他开的药方中一般不超过十一二味药,且在具体的用药时,他也非常强调要根据妇女的生理特点随时进行药味药量的调整。

此外,王老出身于中医世家,从事中医妇科临床60余年,自制有更年妇康合剂、姜桂乌珀丸等院内制剂,广受好评。其自行研制的异位痛经丸(乌丹丸),对于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有很好的疗效,被列为全国重点科研项目之一。

郁仁存:调治内虚来抗癌

专家简介:郁仁存,北京中医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导;擅长治疗:肺癌、胃肠癌、乳癌、恶性淋巴瘤、肝癌及小儿肿瘤等;出诊时间:北京中医医院杏林苑周四上午

去医院找郁老,护士告诉我,“排队最多的那个屋就是!”

郁老治肿瘤独有一套,他创立了内虚学说、平衡学说、身心同治的学术思想。郁老认为,“内虚”是疾病发生、发展的关键,当人体的免疫功能低下时,各种致癌物便在人体内“作祟”,此时再有外界的刺激和诱因,就会引发肿瘤。

怎么治?他以健脾补肾法为基础纠正“内虚”,根据病情创立健脾补肾方(生黄芪、党参、茯苓、白术、女贞子、枸杞子、菟丝子、鸡血藤、山萸肉、焦三仙、鸡内金、砂仁),调节脏腑功能失调,恢复患者的免疫功能。

针对癌症晚期患者的治疗也是如此。郁老告诉记者,“癌症晚期患者,他的身体已经出现很严重的不平衡状态了,如果这个时候你再给他用(进行)这个放疗、化疗,有时候反而加重了失衡。因此我们在治疗晚期肿瘤的过程中,始终以平衡的观点为指导,既能够延长患者带瘤生存的时间,又能让治疗后患者的生活质量比较好。”

聂惠民:“合方论治”巧用药

专家简介:聂惠民,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擅长治疗:擅长运用经方治疗内、外、妇、儿科疑难杂病,尤以治疗消化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病见长;出诊时间:已停诊

对中医“伤寒论”的深入研究和运用,是聂惠民教授成就之一。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聂惠民来到了黑龙江中医学院伤寒教研室工作,偶然一次机会,她用《伤寒论》里的理论治好了一位被尿频困扰多年的女性。  调回北京中医药大学之后,她和著名中医刘渡舟先生共同主持伤寒教研室的工作。她在原有经方的基础上,灵活变通,又提出了“合方论治”的原则,也就是将两个方子放在一起论治,比如,把小柴胡汤和白虎汤放在一起,组成柴胡白虎汤,既能和解少阳之热,又可清阳明里热。合方论治,是聂惠民的一个重要成就。

儿科方面,聂教授对儿科时令外感、厌食、疳积等病有其独特的治疗方法,其研制的纯中药制剂“健脾金丹”、“爽胃饮”对于小儿厌食、慢性胃炎、萎缩性胃炎等;“咳喘宁”对于支气管哮喘、过敏性哮喘等皆有显著疗效。

廖家桢:益气活血治心血管病

专家简介:廖家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心血管科主任医师、北京中医药大学内科教授;擅长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冠心病、急性心肌梗塞等;出诊时间:已停诊

廖家桢教授在国内率先提出气虚血瘀是心血管疾病的基本病机,认为益气活血是治疗心血管疾病的根本方法。

他用中医药治疗心血管疾病,涉及多个领域,比如冠心病,他认为,从中医角度讲,冠心病主要是两大方面:一是正虚,多数以心气虚或肾气虚为主,另外是邪实,血淤是普遍存在的病理特点。在治疗心力衰竭方面,廖家桢教授也有自己的独特见解,他认为,补气圣药黄芪有增强病人心脏功能的作用。

有些患者做完支架后,血管往往容易再狭窄,针对这个问题,从2004年开始,廖家桢教授指导北京东方医院心血管科以凉血生肌中医药方对一些冠心病患者进行防治再狭窄的随机、对照临床干预,结果显示效果不错。

朴炳奎:益肺清化治肺癌

专家简介:朴炳奎,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肿瘤科主任医师;擅长治疗:各种中晚期肿瘤;出诊时间: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特需门诊周三、四上午

朴炳奎治肺癌很有一套。他认为,中医治肿瘤的特色并不在于直接攻伐肿瘤,扶正与解毒抗癌可以双管齐下。比如肺癌,作为一种全身性的疾病,既有正虚——气阴两虚,又有邪实——瘀毒内侵,治疗时既要重视攻邪,解毒抗癌消灭肿瘤,又要重视扶正,益气养阴提高抗癌能力。

针对晚期肺癌患者,朴老研制出益气养阴、清热解毒之剂——益肺清化膏(益肺清化颗粒前身),获得中国中医研究院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成果奖。临床试验表明,此药对肺癌患者有改善症状,增强体质、提高生存质量、延缓肿瘤病灶发展、延长生存期的作用;与化疗配合使用还可增强化疗效果,减轻化疗对消化道、造血系统及肝、肾功能的损伤。

找朴老看病的患者,患各种肿瘤的都有,很多人都是受不了放化疗的副作用,来找朴老调理的。“第一次来北京找朴医生看病的时候,发现跟我一样慕名过来的病人挤满了走廊。”门诊处一位来自河南农村的患者家属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在河南老家被确诊为肺部低分化鳞癌,因为发现得晚,老家医院告诉他没有希望了,建议化疗维持生命。“就在绝望的时候我们听说朴医生治肿瘤很厉害,就找过来了。去年在这儿开完中药回家调养,父亲身体状况改善了很多。”

王沛:擅用虫类药治肿瘤

专家简介:王沛,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主任医师;擅长治疗:肺癌、肝癌、食道癌、胰腺癌、结肠癌等实体瘤及妇科肿瘤;出诊时间: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周二、五上午

王老善用虫类药治疗肿瘤,他认为,肿瘤总属阴毒聚集,可用僵蚕、蟾皮、白花蛇、穿山甲、蜈蚣、壁虎等虫类来活血化瘀,他的处方60%都含虫类药。

癌症患者情绪上一般也比较低沉。王老非常重视给他们调理情志,为患者开一些疏肝解郁、调心安神的药。他认为,养正则积自除,正气不足是肿瘤的关键原因,因此治疗时,应该以“扶正培本”为主,用沙参、天冬、麦冬及五味子益气养阴,用茯苓、猪苓、女贞子、补骨脂、首乌等健脾益肾。同时辅以清热化痰、化瘀解毒、软坚散结等方法。

王老的一位老患者告诉记者,“王医生不会随便开药,只有很严重的病人才会开一些包含虫草、蜈蚣等活物的高价药,一般情况开的药都比较便宜,也很有效果”。

温振英:长于小儿脾胃病

专家简介:温振英,北京中医医院儿科主任医师、教授;擅长治疗:儿童反复呼吸道感染、脾胃病、血液病等疑难杂症;出诊时间:北京中医医院每周四上午会诊,一般只看5个号,需预约。

“温奶奶是我遇到过的最权威、最耐心、最细心、最温和的好大夫”,被患者们亲切地称为“温奶奶”的温老,看病有一大特点——快速、准确、有效,很多在别的地方反复治不好,甚至找不到病因的患者,经她问诊,一般都能轻松诊断。

温老擅长通过观察患者舌、面部的特征来辨认过敏性体质。对于正在发育的小儿来讲,脾胃功能也很重要。温老重视“脾为后天之本”,从脾胃入手治疗多种疾病。她说,“小儿的脾胃就如同小树的树根一样,脾胃功能强健,小儿才能健康成长。”她研制的健脾益气合剂、养阴益气合剂系列制剂,临床应用20多年,对改善小儿体质效果显著,“这些制剂,一般人平时要是少量服用,能起到提高免疫力的作用,要是多次、大量服用,则具有消炎、抗病毒的作用。”

儿童反复呼吸道感染、血液病等疑难杂症的防治与保健等都是她的拿手活。

陈昭定:四步疗法治霰粒肿

专家简介:陈昭定,北京儿童医院中医科原主任;擅长治疗:小儿消化道疾病;出诊时间:北京儿童医院特需门诊,周三上午;北京同仁堂中医医院专家门诊周六下午;北京同仁堂名医馆门诊周日上午

“来,和爷爷握握手。”儿科门诊最怕孩子哭,每次摸脉,陈老总是先微笑着和孩子说说话,让他放松。摸完诊,再看看喉咙,问问家长,孩子病情基本上就掌握了。

陈老擅治各种小儿消化道疾病。他开的药单里有很多“制剂”或“合剂”,这些都是儿童医院的内部制剂,如治疗小儿胃病的“温胃合剂”及治疗小儿支气管炎、肺炎的“肺炎合剂”,均获得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科学技术进步奖。

他担任中医科科主任期间,北京儿童医院在国内率先成立了小儿妇科专业,并研制了治疗小儿外阴阴道炎的“洁童阴洗液”、治疗女童性早熟的“复幼合剂”。

除了研制中药方子,陈老还擅长针灸麻醉。1976年援非期间,曾在几内亚主持针麻切除甲状腺瘤手术,取得成功,这是西非地区的首例。

现在有霰粒肿的孩子特多,大都是手术治疗,见效快,但孩子受罪还易反复,“有个孩子前后做过12次手术。”陈老说,吃中药是苦些慢些,但复发少。他总结的“中药治疗霰粒肿四步法”:煎服—熏眼—热敷—抹药,效果好,深受欢迎。

周耀庭:擅治小儿温病

专家简介:周耀庭,北京鼓楼中医医院主任医师;擅长治疗:感染性疾病、免疫性疾病,尤专于治疗长期高热、低热、慢性腹泻、病毒性心肌炎等症;出诊时间:北京鼓楼中医医院周五上午(特需门诊)

周耀庭擅治小儿温病,可什么是温病呢?

记者来到周老先生的诊室外面,看到的也是一些长期发烧、过敏性紫癜、哮喘、胃炎、甚至血液病的患者。周耀庭介绍:“中医里温病可不对应西医里的一个病,而是一组疾病。”

他认为温热病主要是温热病邪引起,相当于感染性疾病,理应用寒凉的方法来治疗。现在温热病发病率最高的感染性疾病就是呼吸系统感染,如说感冒、咳嗽、支气管炎、肺炎等。呼吸系统疾病在所有疾病总死亡率中排名第四,仅次于缺血性心脏病、脑意外和肿瘤。

最近咳嗽的人特别多,周老特地给大家准备了用芦根、梨和藕制作的三汁饮。将芦根煎汤,然后将雪梨和藕打碎取汁兑入芦根汤中。

梨和藕都是甘寒的,有滋阴生津的作用。芦根有祛邪清热生津的作用。能很好地生津养阴,治疗咳嗽。

林兰:中医治疗糖尿病

专家简介:林兰,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擅长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糖尿病及并发的血管病变、甲状腺疾病为 主的内分泌疾病。

中医治疗糖尿病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最有特色的优势之一,而多数患者来到这儿,就是冲着林兰去的。

目前,林兰的号极为难挂,被号贩子炒到了3000元,而且还要往后拖延两个月。

柴松岩:被尊称子孙奶奶

专家简介:柴松岩,北京中医医院妇科主任医师,八十四岁,国家级名老中医。因为擅长诊治各种类型的闭经、崩漏、痛经、月经稀发量少、不孕等妇科疾病,被患者称为“子孙奶奶”。虽然在多个地方出诊,但仍然是一号难求。仅凭去医院排队,预约等方式很难挂上号,在挂号公司那里已经开价到3000元,且仅能保证两个月后能挂到。擅长诊治各种妇科病,尤其对于闭经、不孕、崩漏等的疑难病证,强调审因辨证论治。

(来源:健康时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