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斋阁 / VWXYZ / 吴广水小楷:进骨入髓 宽绰雍容

分享

   

吴广水小楷:进骨入髓 宽绰雍容

2016-01-27  闲庭斋阁

书法家吴广水

吴广水临《灵飞经》

吴广水书法作品

■本报记者李仁虎

夫吴广水者,安徽无为人氏,年五十有三,中青年书法家翘楚也。习书40载,众采百家,寒窗默案,日月不辍,以小楷见长,终初显广水之象。书法家崔寒柏谓之:沉着古穆,内涵丰富。

习小楷又习大楷

夫吴广水,出自富裕之家,父乃中医,常开药方,写一手好字,远近闻名,祖父书法更佳,笔力遒劲。家学传承,耳濡目染,且天资聪颖,年幼握笔练字,于书法先人一步。

习书之初,一汪姓老师即以严苛。小学作文,皆用毛笔,字需端正,不得出格,整篇洁净,不得涂改有误,有一处错皆整篇重写。及至初中,遇良师丁以任,教以笔、墨、宣纸、笔画,始知字体,正规写字,方知写好不易,更是倍加勤奋,终日以写字为趣。至80年代,广水订阅书法报章,又入上海书法函授中心,颇有收获,字已远近皆知,乃只身斗胆拜谒著名书家林散之。林老赞其“悟性超拔”,谆谆以告:临摹当临王羲之《乐毅论》《曹娥碑》,不宜临当代。而广水恰以临当代为重,不解林老之真意,嗣读何道州《晋唐小楷》,知《曹娥》全是分书意度,化篆分入楷,遒厚精古,遂臻至妙,方知林老之高,如醍醐灌顶,倍学古人。

小楷生于汉末三国,成熟于两晋,唐至巅峰。广水习小楷,初于唐钟绍京《灵飞经》用功最深,“此完美之至,为天下第一小楷。”“需先深谙其结构,再细察点画粗细偃仰向背变化,了然于胸,拄以大力而为之。”于楷书鼻祖钟繇之《贺捷表》下功亦深。继又于赵之谦、祝允明、文征明讨笔法,盖因结字凡近,笔法单陋,皆属精细一路,为矫偏嗜,转以《季直》《乐毅》《曹娥》,药其平易单薄。

数载而越,其于王雅宜《送陈子龄会试三首》、赵之谦《书扬州吴让之印稿》及《章安杂说》用功颇多。尤喜王雅宜会试三首,“寒俭微弱,如怨如慕,独善转深,呵之如白璧无瑕。抚之、爱之、怜之、恻隐之,是吾性近寒微耶?”《章安杂说》全是心性,老暮持重,筋浓血老,化篆分于跳掷缠绕中,十藏十出,十缓五急,精气内敛。“世人皆不以小楷视之,余以小楷法书之。变通作如是观,可乎?”

习小楷又习大楷,大小楷穿插而习。大楷乃临王羲之《十七帖》、李邕《法华寺碑》、孙过庭《书谱》,于颜真卿大楷亦孽乳浸多,及至董其昌、赵之谦诸家。大字能促令其为小,由大到小,复由小到大,交替反复徜徉于巨细间,点画结撰各臻其妙。其间,亦习草书,草书乃取苏东坡、黄庭坚、文征明之法,极喜黄庭坚《诸上座帖》,因其“墨华缤纷,如长袖舞女,撩人眼乱,纵横捭阖,诡谲不可方物。”亦把赵之谦草书之妙,提转而成楷书之法。

遍研名家之帖

夫广水习书,以临帖为法。经年累月,日复一日,临帖不辍,如醉如痴,云:若以百年分身,则60年临摹。实乃终身临帖,如今仍日日临帖,“近两年,3000字的《灵飞经》临逾50遍。每临一遍皆有收获。”谚云:临像三家自成一家。年少壮时,常悬臂练字,一气写五六小时。大风之日,拿伞如握笔,顶风练臂力。在县剧团专事灯幕书写放映,狭窄玻璃纸矮而滑,广水需一笔一画端楷写上,偶急赶剧本,须一两日数千字上万字,经幻灯放大,几倍至几十倍,长短优劣暴露无遗,丑不能丢于众人面,故而加倍用心用功书写。

世人多以小楷易,其实实不易。小楷易飘、易结、易窝,笔力不到,一放大缺点尽露。小楷之难,难在一厚重、二饱满、三宽博。广水以力度增厚重,以精微添饱满,以大字之法显宽博,云:“小楷若能放大作大字推敲,便可过结字关也,古人仿大字作小楷,故不苟且,《麻姑仙坛记》是也;仿小字作大书,方见力量,《东方朔画赞》是也;凡作大字者必作小字端楷。董玄宰缩《瘗鹤铭》为小楷,风神格调具在;王觉斯以八尺屏临古帖,以小展大,锋芒精神毕现无遗也。”遂广水于小楷有三得:一曰愈静愈古,愈古愈妙。古则厚,可扪可揭,珠圆玉润,清腴如小儿目睛,愈奇愈拙愈得趣。二曰打得开勿窝结。得线易而得面难,顺锋下笔不宜多,多则尖,尖则乱。三曰圆融藏锋为正途。

凡小楷,须习其书,知其源,解其论,辨长短,识优劣,方得真知灼见,笔下有自我。凡古人书论,每自必读,读而思,思而悟。凡古人书帖,必仔细琢磨,识其长,知其短。赵宦光《寒山帚谈》云:真书挑剔,多不如少,少不如无……真书务于洁净精微,省一笔,一笔功,少一曲,一曲功。广水以为至论,遍研名家之帖而后曰:赵孟頫得面,然点画太实太匀;文征明太密,去晋唐高韵远甚;倪云林萧散古淡,然尖锐刻薄,未免于俗;刘石庵拙中藏巧,微润饱满,醇厚有芯。

广水好理论,亦喜文学,尤爱诗词,诵之、咏之、书之,乃曰:增诗文以养吾字。览书法报刊,以扩视野;观书法大展,以增见识。常有感而作诗文,《首博观王铎书法》云:不绝连绵势,万象缤纷雨,提携纵折山,鸟惊忽去去。闲来无事,亦给书法报章,撰文多篇,乃有《崇尚细节与精致》《心摹手追为学日益》等篇。

“不因酬答损篇章”

嗟夫,广水偏于一寓而不偏狭,职微薄而业勤勉。文化站、县剧团、县文联,凡30年平淡如一,每每习书而自乐,以擅书而赢尊重。20出头名闻全县,乃成巢湖市特殊人才,当选市书协副主席。不惑之年独闯北京,后扎根宋庄,与众书画家为邻,书法造诣更进一尺。

今人爱书画,多以大者论,不以小者可,实乃偏误。今人书小楷,非能寂寞而不可为。广水云:小楷之难在于篇幅,枯坐如炼狱参禅,今人皆避难就易,多不为也。凡作小楷,必正襟危坐,如对至尊,绝虑凝神,气定神闲,一笔一画皆不苟且,一行一章皆无轻慢。郑板桥有诗云:“蝇头小楷太停匀,常恐工书损性灵。”广水以“端坐敬持如参七,小修不妨漫抄经”接之释然。端写小楷,须静心神绝喧闹。别人视之苦,广水习之甜。小楷近于叙述之书,正合广水宁静淡远之心性,于他孤独并快乐着。

凡成书法之大家者,天资、勤奋、阅历三者缺一不可。广水三者备矣。余观夫广水书司马迁《报任少卿书》,悬于书堂之上,粟米之字,精美如玉,体态雍容,结构宽绰,篇章典雅,巍巍呼,气吞万里任从容;荡荡乎,心如止水笔如刀。再观那长幅《灵飞经》,黑纸金字,庄严古穆,清迈如玉树临风,端秀如玉兔守月。

广水小楷多面而纵深,质朴而神奇,简约又宽绰,古典又雍容。书法家赵成建说:“以庖丁解牛观先生字,字字珠玑,无一懈笔,精到典雅至血液、至骨髓”。书法家孟会祥说:“广水先生粟米之字,放之如核桃,精!放之如拳,精!放之满屏,尤精!满纸千百字,无一丝一毫遗憾”。原中国书协副主席、楷书委员会主任王家新曰:“广水兄小字得此器宇,于今足可高丘独步。”书法家崔寒柏云广水:几十年研习浸润到经典深处,寂寞之苦苦探索确确罕见。而今已登堂入室,前途一片光明。

至于广水,虽身为中国书协会员,多次获中国书法大奖,出版两本作品集,然无自得之意,无傲然之色,仍淡于酬酢,疏于世情,与名利无争,与浮躁乃绝,寂寂然于寒舍“九如堂”,终日习书,自得其乐。静守之广水亦重情义,念及恩师,如叙依依;朋友临舍,慷以赠字。近日读书,录下沈尹默一诗:自写情怀自较量,不因酬答损篇章,平生语少江湖气,怕与世流竞短长。广水抚浓发笑言:此最表吾之心情。

嗟夫,广水生为小楷,意追高古,志在成我,曰:人生若以百年计,则60年临摹,30年磨合,后10年人书俱老、天人合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