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dedoc910 / 红楼梦迷 / 王熙凤不容尤二姐之先兆

   

王熙凤不容尤二姐之先兆

2016-02-02  wodedoc910

 

            《风语红楼》之一千二百五十

              风之子原创

 

    要说尤二姐这个人,也着实木讷了。第六十五回,兴儿向她介绍贾府的情况,屡屡提及王熙凤的心狠手辣,不可招惹,她偏偏当耳旁风,当笑话,没有听进去。

    所谓“奶奶的心腹我们不敢惹,爷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提起我们奶奶来,心里歹毒,口里尖快。”这是第一次警告。尤二姐的胆气,无非来自贾琏的宠溺。但是兴儿已经把形势分析得很透彻了,王熙凤的心腹是可以欺负贾琏的心腹的,其实也就是在房里王熙凤是力压贾琏一头的。

    所谓“我告诉奶奶,一辈子别见他才好。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只怕三姨的这张嘴还说他不过。好,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那里是他的对手!”

    这是第二次警告。尤二姐和王熙凤,尚未交锋,连兴儿这样的小厮都看得出来,强弱悬殊,尤二姐根本不是对手。设若尤二姐听进去了,就该重新审视当前的情形才是,包括贾琏贾珍贾蓉的话,是否作数,如何不与凤姐正面交锋,可惜,尤二姐迂腐之极,一句“我只以礼待他,他敢怎么样!”就足见其幼稚可笑了。

    兴儿似乎感觉到了尤二姐的盲目乐观,提出了第三次警告。所谓“二爷原有两个,谁知他来了没半年,都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

     原来凤姐未嫁之前,贾琏身边是有两个侍妾的,类似于薛蟠未娶夏金桂之前有了香菱。可是,王熙凤嫁过来之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将贾琏的两个侍妾硬生生赶走了。平儿是掩人耳目又信得过才放了给贾琏做侍妾的。王熙凤之为人,由此可见。前车之鉴,种种凶兆,可惜尤二姐居然充耳不闻。

      这三次警告,侧重点都不同。第一次是告诉尤二姐,你的后台贾琏本来就是被凤姐打压的。第二次警告是告诉尤二姐,单挑论阴谋算计你不是凤姐的对手。第三次警告,是要尤二姐知道,贾琏的侍妾都没有一个好下场。可以说,三次警告,已经帮尤二姐算清楚盘面了,尤二姐不仅不占优势,而且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所以第六十五回,小说详写尤二姐询问兴儿贾府之种种,就是要表现王熙凤于尤二姐势成水火不容缓和之势,也是对尤二姐面临的危机多次提出警告。可惜,尤二姐,一个花为肠肚,雪作肌肤之人,却也是为执念迷了眼之人,正如她将死时所说“况且我也要一心进来,方成个体统,”就是这个体统害了尤二姐。

     小三想要名分,居然也是一个千古悖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