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遥远 / 画廊浏览 / 解读克劳德·莫奈的印象之魂

0 0

   

解读克劳德·莫奈的印象之魂

2016-02-07  海上遥远

迷人的光与色—解读克劳德·莫奈的印象之魂 

2015-03-25 23:32:58   

从 17世纪始,法国的皇家美术学院每一年或两三年不定期地举办艺术作品展览,由于在长达100多年的时间里,展览都在卢浮宫的方形客厅举行,所以被称为“沙 龙”(“沙龙”出自法语salon,意为“客厅”)。

到了19世纪,才变为每年举办一次。艺术家们通过在沙龙展出作品,向公众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并且能够 引起批评家们的注意,从而使获得官方订件和荣誉的机会更多。 

 对许多艺术家来讲,沙龙从来就是名利场,谁不想在这儿占用一席之地!沙龙同时也是是非之地,随着要求参展的艺术家和作品越来越多,围绕着谁能入选和展出作 品,主办者和艺术家之间、评论家和艺术家之间以及不同审美倾向的艺术家之间的矛盾从来就没有平息,而且愈演愈烈,人们对评判的标准、欣赏的趣味、艺术的追 求等问题争论不休。                                                              

 从1857年起,沙龙这一全国性的美展移至位于香榭丽舍大道上的万国博览会,展出场地的扩大并没能缓解参展者众多的矛盾,每年仍有相当数量的艺术家落选。 为了缓和矛盾,在1863年经拿破仑三世批准,为落选者提供了一个展示他们作品的“落选者沙龙”,不少后来的印象派画家都参加了这个展览。

由于拿破仑三世 夫妇在参观了这次落选者作品之后印象极差,“落选者沙龙”只举办了一次,尽管后来又有不少艺术家请求官方举办新的“落选者沙龙”,均未获批准。在这种局面 下,1874年4月15日,“独立沙龙”应运而生。                              

实际上是一个对抗官方沙龙的展览,艺术家们试图通过这种形式来表明自己存在的意图。参加第一次展览的共有30人,共展出了165件作品。       
                                                                                                               图片
《日 出-印象》1873年 布面油画                                                                                                                            
 莫奈的《日出-印象》(上 图)就出现在这次展览中。那是两年前他在少年时代所生活的港口城市勒阿弗尔所画的一幅风景。

在这幅作品中,海面泛起晨雾,太阳刚刚升起,影影绰绰的起重 机、烟囱等依稀可辨,离前景最近的小船和船上的人亦仅是一抹剪影……灰色、带灰的橙色、浅紫色、黄白色的颜料铺满了画面,将东方日出、朝霞满天、水面上雾 气蒸腾的景象以“印象”的手法表达,令“瞬间”变为“永恒”,莫奈新鲜的尝试令人耳目一新。 

然而当时大多数观众并不能欣赏他的作品。有个叫路易.勒鲁瓦的记者在谈到《日出-印象》时 说道:“毛坯的糊墙纸也比这海景更完整。”并且用“印象主义者”来称呼参展的画家—这就是此画派名称的由来。

然而这个带有嘲讽性质的名称却得到了画家们的 自我认同,雷诺阿的一个朋友在一篇文章中以简练的语言摡括了这个画派的特点:“依据其调子而不依据题材本身来处理一个题材,这就是印象主义者之所以区别其 他画家们的地方。”  

图片
《荷兰花田》1880年 布面油画

图片
《《亚嘉杜巡礼》》1880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翁弗勒的冬天》1878-1879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站在圣阿德雷斯花园中的珍妮·玛格丽特》1867年 布面油画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 1840—1926)出生在巴黎,五岁那年全家迁往北部的勒阿弗尔,在那儿成长。他属于那种天生就要成为画家的人,十几岁就以一手精妙的漫画名震乡邻,并 且以此取得不簿的收入。父亲虽然不喜欢儿子学习绘画,但是还是同意19岁的莫奈去巴黎学习绘画。

然而,在巴黎的学习没有延续太长的时间,莫奈就被征召入伍 当上轻骑兵,被派到了阿尔及利亚服兵役。非洲明媚的阳光和阳光下艳丽的景物给年轻的莫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写信给朋友说:“我在阿尔及利亚度过了很美好 的两年。我不断地见到一些新事物,在有空的时候,我很想把我所见的画下来。你不能想象我的知识已增加到什么程度了,我从那里得到了许多见闻。开头我不能十 分理解它。在那里对光与色的印象直到后来才能分类;它们里面包含着我未来的研究的胚胎。”                                                                                                                                                            
少年时代的莫奈曾经跟从欧仁.布丹(Eugene Boudin,1824—1898)学画,布丹鼓励莫奈多到户外写生,培养了莫奈辨认阳光下景色的锐利感觉。莫奈后来不无深情地回忆道:“我的眼睛终于打 开了,我真正地认识了自然。同时我也学会了热爱自然。”

图片
《阿让特伊的铁路桥》1873年 布面油画

图片
《在普尔维尔海边漫步的人》 1882年 布面油画

图片
《阿让特伊的铁路桥》1873-1874年 布面油画

图片
《亚尔嘉杜之桥》1874年 布面油画

图片
《阿让特伊的铁路桥》1874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盛开的花丛,维特依》1881年 布面油画

图片
《大岩门》1883年 布面油画

图片
《埃特勒塔西部的大岩门》1885年  布面油画

因为患病的缘故,莫奈从军不到两年,就从非洲退役回国。1862年莫奈再度回到巴黎,进入格莱尔(Charles Gleyre,1808—1874)画室学习。虽然对老师的风格及教学方式并不认同,但是,正是在这里,莫奈与日后印象派同道的巴齐依、雷诺阿和西斯莱等 人结为好友。其中,出身富贵家庭的巴齐依与莫奈关系最为密切,他经常在经济上接济莫奈,还买下了许多莫奈的作品,后来还做了莫奈长子的教父。

图片
《亚嘉杜的罂粟花田》1881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科顿港口的金字塔》1886年 布面油画

图片
《嘉布遣大道》1873年 布面油画

1864年,莫奈与巴齐依等朋友一道去勒阿弗尔附近的翁弗勒画画。这儿的一切都是那么入画:草地、树木、悠闲自在的牛羊和马、宽阔的塞纳河口和迷人的悬 崖……,真的太令人兴奋了!后来,莫奈写信告诉有事先行离开的巴齐依说:“每天我都发现愈来愈多美丽的东西;这够让一个人发疯了,我有去画每样东西的渴 望……”。他在另一封信中表达了对朋友不在身边的遗憾:“你不在这里,我很引以为憾,因为在这样一些同伴当中可以学到许多东西,而大自然开始变得美丽起来 了;草木都变黄了,更加多变化了;总之,很美妙……” 追逐着阳光、追逐着美景。

第二年,莫奈在翁弗勒画的两幅塞纳河风景入选了官方的沙龙,使得他和朋友们都受到了鼓舞。以后他们又多次到翁弗勒作画,冬天,还 画了一些漂亮的雪景。 冬天的雪景是印象派画家们所珍爱的主题。究其原因,除了积雪本身晶莹洁白的美丽,还在于雪景能够让他们在画布上探究阴影的色彩问题。他们发现,阴影下的物体并不是没有颜色,也并非比处于亮处的部分深一点那么简单,只是没有那么亮而已。阴影的色彩往往是与天空色彩以及周围环境等因素所决定的。

图片《翁弗勒雪地上的马车》1867年 布面油画                                                                                                                                                                          
《翁弗勒雪地上的马车》(上图)是描绘翁弗勒冬天景致的作品。积雪覆盖着路面,一驾马车在雪路上行走,路边同样被厚厚的积雪掩埋的房屋是 圣西门农场的农舍。圣西门农场是艺术家们作画和消磨时光的好地方,布丹和库尔贝都曾经在这里逗留,这里的农舍盛载了艺术家们多少温馨的记忆。青灰带黄色调 的运用和正在行走的马车为画面增添了一丝暖意,景物中曳动的树木减弱了寒冬的肃杀之感。在这幅作品中,天空的色彩主宰了画面,有雪霁初开的气韵。

图片 《圣阿德雷斯的阳台》1866-1867年 布面油画画                                                                                                     
在1866至1867年之间,莫奈还画了一幅相当著名的画作《圣阿德雷斯的阳台》(上 图),是在勒阿弗尔的海边创作的。在这幅画中,丽日蓝天下阔大的海边平台上姹紫嫣红开遍,几位衣冠楚楚的绅士和淑女享受着海风和阳光。远处海面上船帆点 点,平台上旗帜飘扬,美丽的景色给庸俗而平常的世俗生活增添了些许诗意。

莫奈在绘画技法上,对人和物体的深重的阴影描绘,使用了他极少用的黑色,特别能凸 现露天底下强烈的光照,使观众似乎亲身感受到浴日的幸福。在色彩的运用上,他把不加混合的颜色用短而小的笔触点在画布上,那些绿叶上的红花犹如跳跃的精 灵,在明亮中获得显著突出的效果。我们从这幅画里,可以看到莫奈用色彩捕捉空气中跳跃的光线的超凡能力。                                                                                                                                      
在户外创作,是贯穿莫奈一生的艺术理念和作画宗旨。莫奈矢去不渝地追寻着大自然中光线瞬息的变化,有时画布太大,他就在地下挖一条沟以便安放画框;有时遇 上刮风,他也会用重物稳住画架,挥动画笔描绘风云突变的戏剧性场 面。                                                                                                                                                     
其实“面向自然,对景写生”这一艺术信条从英国风景画大师约翰.康斯太布尔开始,影响到19世纪40年代的法国巴比松画派的画家群体;其中,伟大的风景 画家柯罗更是户外写生的信奉者。   
                                                
莫奈从前辈画家的经验和自身的实践中体味着户外作画带来的新鲜感和给作品注入的生命力,他曾对一位年轻的美国画家朋友说:“在户外作画时,要尽量忘掉你 面前的对象,一颗树、一座房屋、一片田地或什么的。要忘掉这些。你只需要想,这里是个小正方形蓝色块,那里是一个粉红色的长方形,这里是一片黄色。你就这 样画,好像对象原本就是这样的色彩和形体,直到画面使你对于面前的景致获得一种自己的纯真印象。”

图片《蒙 特戈伊大街》1878年 布面油画                                                                                                            
读懂了莫奈的这段话,再来看他的《蒙特戈伊大街,1878年》(上 图)就不难了解什么是景物给予画家的“纯真印象”。这幅作品的副标题是“6月30日的节日”。

节日里街道上的人流、两旁的建筑物和飘扬着的国旗,画家都以 不同的色块、点状或条状的笔触来刻画的,这也是特定的场景给人带来的视觉冲击,与纯正的“自然主义”不可同日而语。人们在斑斓的画面上,很容易捕捉画家灵 动飘逸的笔触和才思,从而获得新鲜刺激的读画体验。

图片
《花园中的女子》1866—1867年  布面油画                                                                                                       
《花园中的女子》据 说是印象派画作中尺度最大的作品。这幅尺幅巨大(255X205cm)的画作,仍然是在室外完成的。这是莫奈早年的作品,人物轮廓还比较清晰。莫奈让他心爱的未婚妻卡米尔不时变幻发型和换上各色衣裙,为图中几个不同动态的女子做模特。                                                                                                             

画面上描绘的是四位美艳如蝴蝶的女子,翩然出没在花园茂密的林木间。太阳从林荫间泻落下来,女子的衣裙白得耀眼,光和影切分出的景象真切、奇妙,单纯的色 调让春日的明媚扑面而来。莫奈执着于辨认光线下色彩的变化的习惯常常不易让人理解,甚至包括写实主义大师库尔贝。

在画《花园中的女子》时, 库尔贝常来看莫奈作画,有一次他觉得很奇怪,莫奈为什么整天呆着,并不作画,莫奈解释说在等太阳,库尔贝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你可以先画背景嘛”。我们应 该知道物体本身没有颜色,只是因为有了光照,是光的反射才让物体产生色彩。但在十九世纪时很少有人明白这一点,除了印象派的画家们;因而莫奈坚持即使在背 阴处也要捕捉特定时间的光照变化

正如《花园中的女子》这幅绿阴浓密的画面,虽然太阳只是射进了一角,但是那光照下的路径和裙子、阳伞,却令观者能够真切 地感受到娇阳的明亮和炫目。                                                                    

《花园中的女子》被1867年沙龙的评委会拒绝了。莫奈的生活此时更为困窘:女友卡米尔怀孕了,但莫奈的父亲不认这个准儿媳妇,甚至断了儿子的金钱援助。这时,在格莱尔画室的同学巴齐依为了帮助困境中的好友,出2500法郎的高价买下了这幅画,但是他无法一次付清全部画款,只能从生活费中每月拿出50法郎给莫奈。而莫奈也与卡米尔在1870年终成眷属。                                                                                                                   
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马奈、雷诺阿和巴齐依都参军入伍;年仅29岁的巴齐依在战斗中阵亡了。和许多画家朋友一样,为了逃避兵役,莫奈和毕沙罗来到了伦敦。在伦敦,莫奈等人的作品仍然不受英国观众欢迎。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大家仍然可以画画,还可以 去博物馆欣赏英国绘画大师的作品,其中透纳和康斯泰布尔的水彩和油画风景对他们有所启发。                                                                                                        
1871年底,战争结束,巴黎公社也平息了,莫奈回到巴黎,在郊外的阿尔让特依住了下来。

图片
阿尔让特依的风光》1872年 布面油画

图片
《阿让特伊的红帆船》1875年 布面油画

图片
《亚尔嘉杜之桥》1874年 布面油画

图片《塞 纳河风光》1872年 布面油画                                                                                                                         
阿尔让特依是一个美丽的小镇,塞纳河从这里流过,莫奈在这里一直住到1878年。 阿尔让特依有宽阔的河流,河水流经的地方有桥梁,还有那些在河里航行的船只。这里的一草一木、丽日蓝天下的流水、围绕着小镇周围的风光,都给了莫奈创作的 灵感,都为莫奈提供了作画的好题材。 

 在阿尔让特依作画之余,莫奈还认识了一位名叫古斯塔夫.卡耶伯特的邻居,他生于富裕家庭,除了非常爱好绘画之外,还会造船。卡耶伯特和之前的巴齐依一样, 慷慨而热情地在经济上帮助贫穷的莫奈。他还帮莫奈造了一条用做画室的小船。 喜欢在户外作画的“巴比松派”画家杜比尼拥有一条用做画室的小船,莫奈此举无疑受其启发。

图片
《水上画室》1876年

图片
《水上画室》1876年

莫奈的小船在阿尔让特依河流里游弋的大大小小的船只中十分显眼。它有漂亮的蓝色船舱,船舱外的甲板上,支着彩色条纹帆布做的船篷,在船蓬下安好画架,就成 了船上的工作室,这只可爱的小船成了莫奈的流动画室。莫奈常常随波逐流,细心地观察着水中波光的变化,探寻着“从一个薄暮到另一个薄暮的效果”。

和那些从历史、神话、宗教主题寻找题材的学院派画家不同,印象派画家乐于从日常生活中选取入画的场景。莫奈的许多画作往往是他和家人日常生活的记录和美好的 回忆。 
                                                                       图片  《阿尔让特依的家》1875年 布面油画                                                                                                                                                                               
作于1875年的《阿尔让特依的家》(上图)是一幅绿意盎然的作品。屋子的墙面上爬满了植物,庭院里的大树和花槽里的植物茂密而有生机,门前一溜儿大缸里也种着各种花草;儿子在空地上玩转环,妻子倚门而望,好一幅幸福的家居情景。现实生活的困顿消解于平凡的田园景致,一切都融入在温馨而美好的氛围之中了。

迷人的光与色—解读克劳德·莫奈的印象之魂 - 拉斐尔的粉丝 - 拉斐尔的粉丝的博客
  《野 罂粟花田》 1873年 布面油画                                                                                                                       
描写家人快乐生活场景的另一幅《野罂粟花田,1873年》(上 图)是莫奈参加第一次“独立沙龙”的作品。画面望过去就是一大片花海、云海,左边前景中的一对母子被淹没在花海里;仔细再看,右边树丛前有另一对母子,也 仅是现出半个影子,这两组母子,莫奈都是以妻子和儿子为模特的。近处的花色和远处的草色营选出画面的纵深感,若隐若现的人物呈现出动感,与树丛掩映下的静 态房屋形成有趣的对照。

图片
《持太阳伞的妇人:莫奈夫人和她的儿子》1875年 布面油画

图片
《撑 阳伞的女人》1886年 布面油画                                                                                                                       
将人物置身于大自然中作为绘画的题材,是莫奈喜爱的手法。他有好几幅作品描绘了年轻女性撑着阳伞站在草地上的作品。天上的流云、飞扬的草丛和女人的围巾都充满动感,而且越到后来,画家对人物的面部特征越不重视,画于1886年的那一幅《撑阳伞的女人》(上图),罩着面纱的女子只剩下一个飘忽的身影。整幅作品全然舍弃了多余的细节描绘,也没有细腻的情感表达,但是那简约奔放的色彩和笔触画出的“印象”却令人惊叹。

图片
《圣拉扎尔火车站》1876年 布面油画

图片
《圣拉扎尔火车站》1877年 布面油画

茣奈大概画了十来幅《圣拉扎尔火车站》。 这个车站是阿尔让特依线到巴黎的终点站,莫奈一定经常在这儿乘车,这是他熟悉的地方。车站有高大的玻璃顶棚,铁轨穿行在中间,是当时先进的工业和科技产 物。蒸汽和烟雾在光线下的漂浮翻滚应该是让莫奈最着迷的地 方。                                                                            

当天光穿越透明的玻璃顶棚,与蒸汽和火车烟囱里冒出的烟雾相融合之时,在画家眼里真有着云蒸霞蔚般的绚丽。钢铁支架的顶棚、 站台旁的建筑物、弯曲的铁轨、大力喷吐着烟雾的火车头,所有这些具有坚硬特质的,容易令人感到枯燥、冷漠的事物,在彩色的雾气中都被罩上了一层质朴的诗 意,而点缀在画面上的旅客仅仅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色点。这种独特的印象派手法得到许多人的赞赏,因为它既有时代的记录性,又以迷离的美丽悦人心目,是迷人的 都市风景。作家左拉在观看这系列《圣拉扎尔火车站》作品后评 论道:“甚于那些在森林和河流中看到诗意的前辈,今天的画家在火车站发现了诗意。”                                                                                     

 在整个八十年代里,莫奈的经济状况仍然没有得到改善。这期间,他不断接收友人的帮助,特别是马奈的经济方面的缓助。                                                                                                                                                        
 1883年,莫奈一家搬到了吉维尼的一所大宅子里,卡米尔早在八年前就不幸去世了,现在和他在一起的是相恋多年的爱丽丝。虽然她1892年才正式成为莫奈 的妻子,但当时她一直和莫奈共同抚养着他们两人的八个孩子。 吉维尼位于巴黎沿塞纳河到卢昂的中途,这里的河道和郊野景色十分入画。七年后,莫奈终于有钱把房屋买了下来,当做自己永久的居所来经营。1893年,莫奈 又买下了邻近一块有水塘的土地,建造了一个带有莲池的花园,莲池上有一架小小的日式拱桥。后来这儿亦成为美术史的一个胜迹。                                                          

随着印象派的宗旨逐渐为人所认识,经常性的展出也确实培养出了一批印象派的爱好者。莫奈等人的作品行情也逐渐上涨。当然,其中与莫奈等印象派群体合作的画 商功不可没。

图片
《早晨的干草垛》 1889年 布面油画

图片
《干草垛,黄昏》1891年 布面油画

图片《在阳光和雪景下的干草垛》1891年 布面油画                                                                                                  
九十年代初期,莫奈创作了一批有名的《干草垛》(上 图)。                                                                             
莫奈原先只想这个题材画两幅,一幅阴天,一幅晴天。然而画着画着,他觉得对于瞬息万变的光线,两幅画绝对不够。于是他画了一系列的干草垛,每一幅表现一种 特定的光线效果,“这样就可以获得自然的某一方面的真实印象,而不是一幅由人工组成的图画”。 

 1891年,画商杜朗?吕尔的画店展出了15幅莫奈的《干草垛》。干草垛,这一农村常见的景象事物竟能有如此美妙的色彩,真的让普通观众大开眼界。人们热情追捧看这些美妙而神奇的作品,在三天时间内,15幅画全部卖光,每一幅的价格高达3000到4000法郎。

图片 《埃 普特河的白杨树》1900年 布面油画                                                                                                               
类似系列画还有《白杨树》(上图)。在吉 维尼附近塞纳河支流的小河边,莫奈在自己的小船上画下了河岸上那一排排白杨树的倩影。他画白杨被艳阳染红的树梢,他画白杨在水中的倒影,他画白杨高直的树 干和灿若云霞的叶片……。                                                                                                                     
教堂也是莫奈喜爱的题材,他画过许多地方的小教堂,但都与信仰无关,他只是被教堂那独特的建筑形式所吸引,喜爱它们在各种光线下的效果。早期在维特依的时 候,他就画了许多当地的大大小小的教堂。
                 
图片
《卢昂大教堂·清晨》1894年 布面油画

图片
《卢昂大教堂·日落》1894年 布面油画

从1892年起,莫奈的眼光被卢昂大教堂吸引,这座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从此成为他艺术实践新的载体。莫奈大概画了20幅《卢昂大教堂》(上 图),他很少画教堂的全景,而是截取立面的某一部分来画,特别是西立面。这有点像人们用照相机把建筑物拉近了来看,然而拉近来又不为了看清楚墙面上那繁复 的细部,反而以色彩弱化了教堂的轮廓。

如此一来,大教堂在光线包裏下,呈现出完全异于一般人观念中固有的色彩,成为绚丽多彩的辉煌载体,具有扑朔迷离的特 质,给人的视觉带来巨大的冲击。 在画家的笔下,卢昂大教堂这一高耸的建筑变得多么的丰富多姿;在晨曦中,大教堂呈现出带灰色调的白;大教堂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即在蓝天下映衬出黄色;灰 暗的天气里,大教堂有阴霾的笼罩;日出时分,朝霞把橙红与和谐的蓝色洒在大教堂石头的墙面上。而大教堂所呈现出来的棕色调,大概属于较为常见的和谐色彩。 此时的轮廓亦比较清晰。巨大的石块在耀动的光线和大气中失去了坚固的特质,演化成行云流水般的瞬息万变。

图片
《伦敦国会大厦》1904年 布面油画

图片
《伦敦国会大厦》1904年 布面油画

图片
《滑铁卢桥》1903年 布面油画

1901 年,莫奈重访伦敦。这时他已是享有声誉的大师了。这个时候伦敦因工业革命兴起,空气污染严重,总是雾蒙蒙的,故被称为“雾都”。但是这云障雾霾的天气正合 莫奈口味,他在泰晤士河边画了一系列写生,阳光穿破浓雾的奇幻景色令人惊艳。 奇妙莫测的色彩和光线,狂舞、栖居在莫奈的艺术世界里。在他绚烂瑰丽的画幅中,无论是天空还是大地,无论是河流还是草场,抑或是城市的现代景观,满幅流布 的是大气、光耀的无垠王国。                                                                                                                                                                    
莫奈一生爱花。“我会成为画家,也许是拜花所赐”,从中可以读出花卉在他生活中的意义。在那些贫困艰难的日子里,他的居所也没有缺少花的环绕。 晚年的莫奈,在自己的寓所里经营了一样大花园,并且按照自己的设计在花园中建造了一个大画室。整个花园里的桥、莲池成了莫奈艺术追求的最后寄托,他以极度 的热情来创作“睡莲”组画,睡莲组画印证了莫奈顽强的生命力度。在这片由浓烈的色彩构成的缤纷世界里,睡莲成为色彩的魔幻载体,那些短暂的生命获得了永 恒。 

莫奈年轻的时候就患有眼疾,常年累月地在日光下作画更是对本来就不健康的眼睛造成极大的伤害。莫奈在晚年患了严重的白内障,在眼睛接近失明的情况下也没有 放弃作画,并且画出气势磅礴的《睡莲》(下图)组画。

图片
《睡莲与日本桥》1899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1905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与日本桥》1899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与日本桥》1899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与日本桥》1899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与日本桥》1900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池》1904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池》1906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池》1916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池》1917-1919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池反射的云彩》1920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与日本式小桥》1900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与日本式小桥》1899年 布面油画

图片
《睡莲池》1905年 布面油画

莫奈的睡莲组画挑战了人的视觉经验,他每幅作品运用的色彩和笔法都不尽相同,因而可以说每一幅《睡莲》都有其独特的生命。在这一系列的作品中,如果说那一池 浓绿还属于“有法可依” 的话,而那些漂浮在蓝绿色之上的鲜艳的黄色、紫色、红色就绝对是超经验主义的结晶。 晚年的莫奈常常一个人在大花园里 一呆就是半天,当他睁着浑浊的双眼,久久地坐在水边观看那一池心爱的植物时,他已然获得了这些水上精灵的整体“印象”,这些“印象”仿佛与他的生命融为一 体 ,获得了永生。                                                                                      

1926年,莫奈以86岁高龄去世。他是亲眼看到印象派胜利并享受到印象派成果的人;同时,他一定也感受到某种痛苦,那就是印象派画家经过多年奋斗才得到 社会承认的艺术理想,在他有生之年已然被年轻一代艺术家所抛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