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tdrhg / 1、钱币/票证/... / 珍邮洋红色1分票

0 0

   

珍邮洋红色1分票

2016-02-09  老刘tdrhg
邮票名称:洋红色1分帆船邮票

    发行国:英属圭亚那

    发行时间:1856年

    邮票综合评价:

珍邮编号

珍品类型 

票品

存世量(枚)

化石珍邮指数

标价

(人民币元)

Dgy1

洋红色1分票

1

A1++

——

 

    “圭亚那洋红色1分邮票”,是世界十大珍贵邮票之一,传世仅一枚。这枚邮票是英属圭亚那1856年发行的,面值1分,底色洋红,黑色图案,画面既不美观,图案又很简单粗糙,一点儿艺术价值也没有,而且被人剪去了四个角,四角形变成了八角形,是一张“残疾”的珍贵邮票。

圭亚那洋红色帆船1分票 圭亚那洋红色帆船1分票
图1.圭亚那桃红色1分票(左:原票;右:仿真图)

    1873年是邮票问世后的第33年,当时世界各国已发行了近一万种邮票。在欧洲从1860年的首次“集邮热”开始,邮票风糜了世界!自1862年出现几本最早的集邮目录之后,集邮刊物和集邮簿也相继问世。此后有关集邮的浪漫故事开始流行,又出现大量的短篇小说,甚至还出现集邮剧、集邮乐曲和标准舞曲。因为人们迷上了这些有艺术特色的纸片,认为它们教人以历史和地理,是一种使人保持热情的消遣,使身世各异的人共享乐趣;又是有益的投资手段,是一项严肃的、有组织的、有识别力的成人参与的爱好。1869年4月10日,伦敦集邮协会成立,把英国的集邮活动推向新高潮。此时“世界第一珍邮”、被称为“红1分”的英属圭亚那1856年发行的邮票也在英国被发现了。

    这枚最珍贵的邮票是由英国小学生波恩发现的。在当年英国的集邮热中,大部分青少年学生都参加了这种有益的收藏活动,1873年,13岁的小学生弗农·波恩随家人来到英属圭亚那。他也是一个集邮爱好者,常在家里寻找邮票。一天,他在外祖父家里阁楼上的旧信盒内,发现有几个旧信封,其中一个贴有一枚洋红色邮票,主图案是用线条组成的铅印帆船,制版简单而易被仿造,船的上下用最小号铅字印下“必先付出,才问收入”的拉丁格言,加上地名“英属圭亚那,邮资1分。一共是五十个字母。这种邮票本来应该是长方形的,却被沿着图案框线剪成八角形!他自称是他把这枚邮票从信封上弄下来,但是否就是他把邮票剪掉边框或用橡皮擦坏背面已无法知道。可以肯定的是,波恩觉得这枚圭亚那洋红色一分邮票的样子十分肮脏。所以不喜欢它,于是就把这枚邮票以半英镑的价格售给了邮商尼尔·麦金农先生。当年这120便士是个熟练工人两个月的工资。麦金农收集有英属圭亚那全部邮票近一百种,当时已算齐全,却没见过这种邮票!当看到这“红1分”邮票上的邮戳是1856年4月4日时,还是疑问重重。英属圭亚那1850年开始使用当地自已印的邮票,此后自1852年开始在伦敦印制邮票,但1856年发现小面值邮票缺乏,到英国领取是远水不能救近火,当地邮政局便决定在当地报馆赶印一批以供急需,但当时梅德拉拉报馆印刷的三种邮票虽有一种和“红1分”同样用洋红色纸印的,图案也相同,但它们都是4分面值,从没听说过有这种1分面值,它是不是假冒的呢?其实关于这枚“红1分”是否真实存在,到现在还一直都有争论,而这种争论与同时发行的“红4分”密不可分,问题是法国最伟大的集邮家巴勒斯提出的。巴勒斯1882年生于圣·克鲁瓦·米内,二十岁开始承继祖传的烟草买卖,发财以后收藏有大量瓷器和古籍。由于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反德斗争有功,战后补选为国会下院议员在法国从政多年而影响巨大。他七岁开始集邮,后来广游天下并到处购买珍贵邮票,在1921年开始的费拉里邮品拍卖中,他因得地利而十四次都到场,购买8056项邮品中的1200多项,付出近三十万美元。这位“邮坛巨星”一直声称:“红1分”邮票是用1856年洋红色纸4分伪造的!

    麦金农得到“红1分”后,为了验证其真假,马上写信到英属圭亚那的首府德梅拉拉(Demerara)邮局查问。邮局回信告知:这枚制版简单的邮票确实是该局当年在当地报馆印制的,由于怕被仿造,便由邮局里的三位职员逐枚签字为证,此“红1分”邮票签名(缩写)的E.B.,是局长助理怀特。麦金农非常满意地保存这封邮政公事函,因为它是这枚破旧邮票的身份证。可惜这件邮局回信没有告知麦金农一个最重要的信息:不知是什么原因,才过了十几年这批邮票居然一枚也没留在邮局,连档案和印刷样品都没有。1878年10月2日,麦金农的全部英属圭亚那邮票共十七套一百种,其中也包括“红1分”,以120英镑卖给利物浦的邮商托马斯·里德帕思,这笔钱今天看来似乎不是大事,但在当年是一个工人二十年的工资。麦金农本来是要卖给伦敦最早的邮商爱德华·彭伯顿的,但他还价115英镑而未能成交。这时候“世界邮票大王”费拉里已经注视着这枚邮票,因为里德帕思收到珍贵邮票时经常卖给他。他也经常跨海到英国各地购买邮票,而且多次表示他敬慕英国,认为是他的第二故乡。当从德梅拉拉(现称乔治敦,是圭亚那的首都)邮局了解到这枚邮票的孤品身份后,便希望邮商能把这枚其貎不扬的小小邮票卖给他。

    里德帕思虽然是当时英国的著名邮商,而且具有非凡邮识,但显然对“红1分”的孤品身份一无所知而且讨厌它那四角被剪去,后背被擦伤的破相模样,愿以六百美元(一百五十英镑)卖给费拉里。邮商认为只售出一枚破旧邮票就能得到整部邮集和三十英镑,确实可算发了横财。何况与麦金农买邮集的钱是向伯明翰的富翁詹姆斯·博特利借的,这位同样是集邮者的债主要购进邮集,希望能从速归还。但据说后来邮商却因没有与慷慨的“世界邮票大王”信口开价而抱恨终生。因为费拉里后来说过原是想用五千美元买下“红1分”邮票的,但未明真况的里德帕思只开了小小的价格。这枚残破邮票一旦进入巴黎瓦内街那得用三间房子才容纳得下的费拉里邮集时,便确立了鹤立鸡群的位置,并在几条凶恶狼狗的守卫下度过近四十年的光阴。由于费拉里极少让人欣赏他的邮集,就是有机会也不在邮展上展出他的藏品,所以他喜爱的“红1分”珍邮也“养在深闰人未识”。但它却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邮票,其历史和出身在邮票世界广为流传而且无人不晓。它虽然本身并无突出之处,却成为“世界邮票大王”王冠上的宝石,有的集邮文献还称它在费拉里邮集中的地位有如“一支舰队的旗舰”。1917年,费拉里去世,遗嘱写明把他的全部邮集捐赠给德国邮政博物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政府把邮政博物馆的邮票充作战争赔款的一部分移交法国。法国政府于1921~1925年间委托巴黎邮票市场公开拍卖这批邮票。

    与此同时,巴勒斯在1922年开始在邮刊上发表文章并向报界发表谈话,说他在“红1分”珍邮拍卖前夕,曾到拍卖协会会长吉尔伯特的办公室仔细看过这件邮品,目的在于核实真伪。巴勒斯说他在高倍放大镜下发现“红1分”的纸纹在面值处模糊。它是把4分票上单词FOUR中的F抹掉,把UR擦掉后重新的植上NE,从而产生出“ONE”,此外CENTS中的S被处理掉,又植上句点取代。明显的证据是:ONE中的N和E与CENT中的N和E在印刷特点和风格上都有差异。这重大发现真是石破惊天!

    后来巴勒斯又提出:十三岁小孩弗农·波恩1873年在阁楼上的旧箱里发现“红1分”邮票,并声称它是从一封信上泡下来的,而按面值说,它只是邮寄报纸用的,如果是寄信,那另外的三枚呢?还有,德梅拉拉报社的约瑟夫·包姆和威廉·达拉斯两位经办人,当初也参与印制英属圭亚那首套邮票,都是1850年和1851年“棉纱卷”珍邮的负责人。他们在几年前已知道应该用不同颜色的纸印不同面值的邮票为何几年后反而糊涂起来,竟用同样的纸张来印不同面值的邮票?加上无论是英属圭亚那政府和邮局的档案和文件,都看不到有关“红1分”邮票的发行消息、有关指示、费用和单据!也没有能证明这种票为官方所印的证据。

    基于这种认识,加上有些巴黎邮商对其真伪存在疑问。主拍人吉尔伯特后来也透露说他并不认同“红1分”的完全属实身份,所以才在1922年4月5日的费拉里遗集第三次拍卖前,不顾有识之士的强烈抗议,在拍卖时再三宣布“照原样出售”。在此前提下拍出的邮品不能退换,因为对其真实性并没有保证。但巴勒斯仍然参加了这次拍卖会。

    由于英国的“皇家邮集”只缺这枚英国及其属地的邮票,故英国国王乔治五世也派代表参加这枚珍贵邮票的拍卖,但他虽对购买这枚头号珍邮确有兴趣,可是对能否成功拍获也没有百分百的信心。因为竞拍这枚邮票的对手不但有挥金如土的美国富翁阿瑟·欣德,还有豪气迫人的阿尔萨斯烟草大王莫尔斯·巴勒斯。一些较早的出价人,包括乔治五世的代表里德在内,在喊到二十万法郎后纷纷退出,只剩下莫尔斯·巴勒斯和欣德的代表格里伯特两人在进行激烈的争夺,当两人都喊到三十万法郎的创记录高价时,整个大厅都鸦雀无声,但拍卖鎚却没敲下去,由于双方都声称买到这枚邮票,主拍人只好请他们协商解决,结果彬彬有礼的巴勒斯向决不退让的格里伯特作了谦让。阿瑟·欣德的代理人用27360美元买下这枚邮票,因为当时一法郎值9.12美分。“红1分”珍邮继续保持着1878年那次交易以来的世界单枚邮票最高售价达一个多世纪!而由于要付还法国政府17.5%手续费,故总共用去32148美元。但阿瑟·欣德后来声称本来准备用六万美元购进的,只花出一半多一点使他非常满意。而巴勒斯事后却说他在拍卖前听到欣德的代表格里伯特在与朋友说:欣德给他对“红1分”的最高限价定为三十万法郎。所以当拍价上升到二十万法郎时,看到对手纷纷退出,为了使美国富翁多花十万法朗,他便施了这个小计。而他本人并未真的想收藏这枚邮票,因为他始终认为这是个伪品。

    巴黎的报纸和邮刊也互相呼应:“同样异乎寻常和令人不解的是,这枚邮票从1856年印制到1873年被发现,居然经过十七年,此间从没有发现过同类邮票。这肯定是史无前例的。而巴勒斯先生在1922年与1935年为何不购买这枚邮票?显然是觉察到它是伪品!”到1936年法国集邮界似乎普遍支持这个看法,故使海峡对岸的皇家集邮协会的专家们十分懊恼。

    《伦敦集邮家》杂志发表邮学家约翰·威尔逊的文章,当时是1936年巴黎已成定论时,提出英国方面的反驳,指出“红1分”珍邮在1935年10月30日于伦敦哈默与鲁克公司拍卖前,曾送交皇家集邮协会的专家委员会检验,十六位专家在高倍放大镜下逐个字母进行查验,并没发现这枚邮票有整容的可疑,因为该票原有的红色有光表面没有受到任何方式的磨损,而且《泰唔士报》也刊出当时为查验而拍摄的照片为证。

    巴勒斯方面并不妥协,他在米罗出版的《选摘》中撰文反驳,对威尔逊的看法提出异议,认为费拉里声称“宁愿买进百枚伪品,也不让一枚珍邮错过!”,所以经常上当受骗。“红1分”虽有明确的出身证明,但文献根据也有人为伪造的先例,这与真伪问题并不相干。而且“红1分”的洋红色有光纸表面是能补上光浆的。而对票面上两处字母N和E的字型不同,为何不作解释?伦敦方面居然公布英属圭亚那政府的调查报告:由于德梅拉拉当年是落后的乡镇,报馆并未配备一流印刷机,所以“红1分”票面上的铅字有可能不是同一副,自然两个N和E会有区别。这个争论实质也是对集邮世界领导权的争夺,“红1分”只不过是这场争夺中的一件武器。只要皇家集邮协会还称霸一天,在法国众望所归的巴勒斯就要设法夺权。可是“红1分”居然在这场真假之争中提高了知名度。

    而当时中国集邮家也在注视着1922年这次意义非凡的拍卖,著名集邮家姜治方在《集邮六十年》书中谈及:拍卖结果,巨富无名氏以总是高出英国人愿意的任何价钱购得,使乔治五世的意愿成为终身遗憾。”在《集邮和我的生活道路》书中说到:“英王专门派人去巴黎争购。当这枚邮票的拍卖价抬到二十万法郎时,连英国国王的代表也嗫嚅退缩了。最后,富有的美国集邮家海音德(注:就是欣德)以三十五万法郎的高价购得,使英王乔治五世终身遗恨。”周今觉后来也在《邮乘》改刊的《邮讯》上发表评论:“若以重量或体积计之,则世界上无有一物能贵至如此程度,较之最稀有之镭,尚贵至百倍之外,无论钻石、珠宝矣!”因为这笔钱当年能买到黄金1600多两!

    阿瑟·欣德(中国早期邮刊译为海音得)1856年生于英国的布雷德福,是儿童妇女服装制造商的儿子,后来他合家移居到纽约州尤蒂卡附近的克拉克米尔。由于福特汽车公司对坐垫的急需而使他发了横财。他在1891年开始集邮,1903年开始三次周游世界以购买大型邮集,当1922年在巴黎买到头号珍邮之前,他已经拥有美国最大邮集之一而名噪美洲了。“红1分”珍邮的到手使阿瑟·欣德洋洋得意,据说他曾提出将头号珍邮作为礼物送给英国国王,但被国王大度地谢绝,因为他不接受贵重礼品。当皇家集邮协会的专家们知道这件事后,便义愤膺胸地认捐出一笔巨款,派哈里·康怀泽与小威廉·肯尼迪专程到纽约州找欣德协商,购买这枚珍邮作为国王以前在集邮协会工作的酬劳。可是欣德却无意割让珍宝,推说“红1分”早要奉献,无奈国王不肯接受云云,不但两位热心人无功而返,而且皇家集邮协会诸君也十分扫兴。

    富翁买这枚邮票用去32148美元,加上付给格里伯特的代办费、运输费和保险费,一共付出五万美元以上,他把买来的邮票按其原色逼真地复制到灰色卡片纸上,这种也是八角形的硬纸卡上还印有说明:“世界上最珍贵的邮票——1856年英属圭亚那1分票孤品。1922年于巴黎拍卖会上竞拍得7343英镑。邮票主人阿瑟·欣德(签名)1924年敬赠于纽约州尤蒂卡”。这种世界最早的纪念张今已价值不菲,1971年在纽约的西格尔公司拍卖会上,其中一枚拍卖得一千多美元。

    早在欣德买到这枚邮票之前,由于“皇家邮集”独缺“红1分”珍邮,故另一些这种邮票被发现的说法便流传于集邮界。1907年便传说发现第二枚“红1分”,结果很多集邮家作了徒劳无功的搜寻。两年后又说它在希腊首都雅典露面,票主艾德里安·帕纳里洛声称是从一位要好的船长处得到它,他把像片寄给费拉里,希望卖得高价。费拉里委托法国集邮协会的专家们鉴定真伪,马脚立刻露出来:假票上图案里拉丁格言中大写字母Q变成小写,还有一个苏伊士的销票戳,这都证明是伪造品。希腊票主马上销声匿迹。但美国集邮协会会刊在1928年首发表一封没有署名的信,是寄给主编奥古斯特·迪茨的。写信人说他也有一枚“红1分”珍邮。当年他在尤蒂卡会见欣德,富翁用一笔巨款买下这枚比头号珍邮品相更好的邮票,然后“轻松地坐在椅子里抽起烟,划了一根火柴把第二枚英属圭亚那邮票烧掉,同时宣称,现在世界上只有一枚圭亚那洋红色1分票了。

    阿瑟·欣德虽然有一部最全的美国珍邮全集,但是在巴黎拍卖得到的费拉里一些美国临时局长邮票补充后,才得到1928年蒙特卡洛国际邮展大奖。可是他固执已见,愤世嫉俗而且刚愎自用,不大听取集邮界或实业界同行的意见,处事即小心谨慎而且满腹狐疑,觉得“每个人都可能有阴谋和欺诈”。有时他也表现出非常狂妄。如1923年他应英国国王乔治五世邀请访问白金汉宫时,曾一再向谦逊的主人指出:就珍品而言,“皇家邮集”不如他的邮集。当国王把毛里求斯“邮局”珍邮拿出来给他看时,他马上声称有一套。

    77岁的欣德在1935年死于肺炎。遗嘱中申明将财产大部给予亲戚,而其妻仅能继承“房屋、家具、绘画、但不包括我的邮集”。遗孀马上到法院投诉,幸好1930年的新州法规定她能继承遗产的三分之一。虽然她声称“红1分”珍邮是亡夫生前赠予的礼物,但在家里掘地三尺也未见这枚珍邮的踪影。她只好马上急电向欧洲各大邮商查询,因为欣德不久前曾说要把它卖掉。在使她提心吊胆的多天后,邮票终于在一个不显眼的挂号信封里找到。该枚信封是从参加的国际邮展退回后,欣德顺手把它乱扔的。

    富翁的遗孀决心把“红1分”卖掉,她找到纽约著名邮商克莱因。行家建议把它送到@belgium@的布鲁塞尔美术宫参加国际邮展以扩大影响。由于头号珍邮参展,布鲁塞尔国际邮展空前轰动。乔治五世向邮展发了贺电,欣德遗孀和克莱因一看火候已到,便在劳埃德公司买了一万英镑的保险,托哈默公司于10月30日在伦敦拍卖。选中伦敦拍卖“红1分”珍邮是明智的,当时乔治五世还在位,十四年前在巴黎拍卖场的往事使英国人感到羞辱,如今送上门来,岂有拒于门外之理?拍卖行的专家们估计它的价格将达到创记录的七万美元,为十四年前两倍!可惜却忽略重要的因素:由于1930年开始的国际经济危机影响,世界邮票市场不景气,贵重邮票不易脱手!果然,头号珍邮在拍卖场遭受冷遇,皇室的代表毫无表示,最早出价仅7500英镑。这个讽刺性数字只比十四年前多一点点,但实际价值要减少一半,因为当年一两黄金只值20.67美元,而1935是35美元。由于没有达到四万美元的保留价,“红1分”被退回原主。

    对这件事,皇家集邮协会觉得不能再沉默下去,因为头号珍邮的身价直接关系到英国和英属地邮票的声誉,当然也涉及到集邮家的切身利益。经过研究和表决,再来一次认捐,如果收入不足便由会费补充,凑足四万美元寄交克莱因,一定要把“红1分”买来送给乔治五世,作为他登基25周年的银喜献礼。欣德遗孀当时已经改嫁,称为科斯塔太太。在克莱因说服下,眼看大势已去,也同意以四万美元成交。这一场交易看来已成定局,那知乔治五世坚决不要:“国家多难,不宜为好玩之物而浪掷千金。为朕谢诸君!”虽然功败垂成,但由于布鲁塞尔展出的影响,住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堡的澳大利亚收藏家弗雷德里克·斯莫尔在1940年8月7日,委托麦西公司悄悄地用4.2万美元买下这枚邮票,连同佣金代付出4.9万美元。

    欣德巨大的邮集从1933年11月20日开始,至1936年7月17日,经十三次拍卖,终于烟飞云散。1970年3月斯莫尔将此票出让给了美国集邮家威因伯格。从此,这枚“残疾”珍邮就留在了美国。1980年4月5日,威因伯格在一次世界珍邮拍卖中,以创纪录的价格280000美元卖出,十年之后,在纽约华尔街道夫大饭店拍卖时,这枚邮票被一名要求对其姓名保密的人士以850000美元的高价买走。至于这枚珍邮现在究竟属于谁,还是一个未揭开的谜。

    2009年《斯科特邮票目录》对这枚珍邮做了收录,但未标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