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门神

2016-02-14  虚无1314

《门神 开门见喜》/原题

《北京》杂志/原载

刘冲/作者

中华五千年文化源远流长。其中最为新奇又最为历代世人所津津乐道的,非神怪文化莫属。人们数千年来的奇思妙想汇聚在一起,创造出各式各样的神仙故事,可谓浩如烟海。人们为他们建庙立传,供奉香火。遇到祭祀,更是顶礼膜拜,五体投地。然而在这些神仙里,有一个神位却显得相当另类。他们人数众多,甚至多到了数也数不清的地步。但是他们却没有庙宇,没有香火,没有传记。人们只是把他们画成画像贴在大门上,让他们守卫门户,任凭风吹日晒雨淋,直到他们从光鲜艳丽到残破不堪也没有人理会。最后,他们斑驳凋零,随风而逝,直到新的一年开始之时,他们又会被贴在门上,这就是门神。

门神鼻祖是老虎

说到门神,就不能不说门。自古以来,门作为房子的出入口,也是保护人们起居安全的最后一道屏障,受到中国人高度重视。中国很多地区在建房的时候,上门这道工序讲究颇多。甚至自古以来木匠行都有“宁造十座坟,不上一道门”的说法。很多地区建房上门不仅要遵很多规矩,避很多禁忌,而且还要焚香烧纸,祭祀神鬼。

门上完之后,使用期间也颇多讲究。在中国民间,现在还流传着很多种关于门的风俗和禁忌。如在门前插芝麻秸,称为“藏鬼秸”;除夕在门窗贴红纸葫芦,叫“收疫鬼”。山西临汾一带,除夕门上贴招财纸,“以朱抹马形,曰财神所乘”。广西《灵川县志》记桂林地区除夕贴“岁符”:“各户以红纸条横粘钱纸中腰,遍贴门户。”旧时在河南一些地方,用红纸裹木炭两根,立门框两旁,称为“拦门炭”,贫穷人家则以木棍一条,放在门槛外,称为“拦门杠”等等。然而,其中流传最广的还要算在门上贴门神。

门神鼻祖是老虎

“门神”二字,始见《礼记·丧服大记》。据郑玄著:“释菜,礼门神也。”《礼记·祭法》王、诸侯、大夫、士等四阶人士皆祭祀门神,可见自先秦以来,统治阶级皆崇拜门神。

《礼记·月令》又载“孟秋之月其祀门。”这些记载反映了秦以前的各种文明礼仪。当时帝王将相高于一切,所谓“门第者”,不仅高门大厦,更要在门上绘以图画。所画何物?传为周公旦所著的《周礼·地官·师氏》记载,师氏“居虎门之左,司王朝”。师氏是周朝的官名,掌三德、三行,虎门即路寝门,也就是周天子每天办公理政的地方。在这么重要的地方画虎,除显示天子威严,威慑庶民百姓外,尚存有以虎防虫兽侵害的原始俗信之意。这恐怕就是最初的门神概念,不过那时候的门神还没有具体的形象。而且在以后从春秋战国到西汉的很长时间里,除了秦时曾有铜人立于宫门之说外,门神的形象都只是更多的以富有象征意义和抽象形象存在,没有具体的人物形象出现。

神荼郁垒是桃人

门神真正以神的形象出现是在汉代。据《山海经》所著:在苍茫大海之中有一座度朔之山,山上有一颗大桃树,枝干蜿蜒三千里。桃枝的东北有一个万鬼出入的鬼门,门有上两个神人,一个叫神荼,一个叫郁垒,他们把守鬼门,专门监视那些害人的鬼,一旦发现便用芦苇做的绳索把鬼捆起来,扔到山下喂老虎。于是黄帝向他们敬之以礼,岁时祀奉,在门上画神荼、郁垒和老虎的像,并挂上芦苇绳,若有凶鬼出现,二神即抓之喂虎。这里的门神仍有老虎存在,可能是受早期周天子虎门的影响。

再后来有记载的门神,是用桃木雕刻成的两个“桃人”。由于鬼门和神荼、郁垒都是在桃树上,人们相信桃木为五木之精,而桃人就是远古时期神荼与郁垒的化身,可以用以驱邪避鬼。

历史上记载神荼、郁垒的古籍极多。除《山海经》记载外,汉代诸书皆有记载。如《重修纬书集成》卷六《河图括地象》中即说:桃都山有一棵大桃树,枝干盘曲三千里,树上有一只金鸡,太阳出来的时候就叫鸣。树下有二神,一个名叫荼,一个名叫垒,均拿着苇索,看守那些不祥之鬼,一旦捉住便杀之。应劭《风俗通义》卷八则称荼与垒是兄弟二人,生性能够捉鬼,他们常在度朔山上的桃树下,检查百鬼,凡发现有祸害人类的就逮捕喂虎。于是县老爷常常在腊月到除夕,刻一个桃人拿着苇索挂在门上,并在门上画一只虎,这都是仿效古人的作法。道教吸收了这种信仰,如晋代葛洪《枕中书》即将郁垒列入道教神谱,称为东方鬼帝之一。其《元始上真众仙记》中亦云:“今人正朝,作两桃人立门旁,以雄鸡毛置索中,盖遣勇也。”此后,二神一直被人们所信仰,如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说:用桃木板做门,叫做仙木,画两位神贴在上面,左扇门上叫神荼,右扇门上叫郁垒,汉族民间称他们为门神。隋朝杜台卿《玉烛宝典》引《括地图》称神荼、郁垒于桃都山大桃树下,为门神。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卷五中还专门有《辩蒂垒》一条,称人们常于正旦书桃符,上刻郁垒、神荼。《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中有一幅画,画中即有二神的肖像。二神位于桃树下,坦胸露乳,黑髯虬须,眉发互耸,头生两角,手执桃木剑与苇索,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难怪鬼见了都害怕。

门神近人为钟馗

如果说神荼、郁垒只是作为驱邪避鬼的形象出现,那么到了唐代,门神就开始有了生命。他游走于阴阳两界天地之间,不但捉鬼,而且吃鬼,相当于官府巡捕的角色。这个门神就是钟馗。

相比神荼、郁垒,钟馗的形象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就丰满多了。他不仅有前世,而且有今生,不但有家眷,还有官职。人们给钟馗编出很多故事,让他更接近于普通人。人们常在除夕之夜或端午节将钟馗图像贴在门上,用来驱邪辟鬼。

门神钟馗用来驱邪辟鬼

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称:“每至端阳,市肆间用尺幅黄纸盖以朱印,或绘天师钟馗之像,或绘五毒符咒之形,悬而售之,都人士争相购买,粘之中门以避崇恶。”其形象是豹头虬髯,目如环,鼻如钩,耳如钟,头戴乌纱帽,脚著黑朝鞋,身穿大红袍,右手执剑,左手捉鬼,怒目而视,一副威风凛凛,正气凛然的模样。据说他捉鬼的本领及威望要比神荼、郁垒高得多。至于其来历,据《补笔谈》卷三、《天中记》卷四、《历代神仙通鉴》卷一四等书记载,钟馗原来是陕西终南山人,少时即才华出众,唐武德(618~626年)中赴长安参加武举考试,仅因为相貌丑陋没有中举,于是恼羞成怒撞死在殿阶上,唐高祖听说后特别赐给红官袍予以安葬。后来唐玄宗偶患脾病,请了许多名医诊治,但效果不佳,宫廷上下都很着急。一天晚上唐玄宗睡着后,忽然梦见一小鬼偷窃宫中财物后沿着殿墙边逃跑,唐玄宗急忙喊叫捉拿,只见一位相貌魁伟的大丈夫跑上殿来,捉住小鬼,刳目而吃之。玄宗问他是什么人时,他回答说是“武举不中进士钟馗”。唐玄宗醒来后,第二天病就好了,于是请来画匠吴道子将钟馗的像画了下来。所画之像与玄宗梦中所见一模一样,玄宗大悦,将之挂于宫门之上,作为门神。后来道教吸收了这种信仰,常将钟馗视作祛恶逐鬼的判官,于是钟馗便成了道教驱鬼捉鬼的神将。此外,钟馗在汉族民间亦广为流传,汉族民间流传有钟馗嫁妹、钟馗捉鬼、钟馗夜猎的故事。

秦琼敬德尽人知

钟馗的形象虽然被世人所熟悉,但是却无从考证。极有可能与神荼、郁垒一样,是人们想象出来的虚构人物。门神第一次被真人取代,或者说,历史人物被封为门神是在元代。第一对登上门神宝座的人,是人们熟知的唐朝大将秦琼(秦叔宝)和尉迟恭(尉迟敬德)。这在明《正统道藏》中的《搜神记》和《三教搜神大全》中都有记载。

相传唐太宗身体不太好,夜晚经常听到寝宫门外有恶鬼嚎叫,整夜都不得安宁。太宗无奈,聚众臣商讨对策。秦琼上奏:“臣平生杀人如摧枯,积尸如聚蚁,何惧小鬼乎!愿同敬德戎装以伺。”太宗准奏,夜晚让二人立于宫门两侧,果然平安无事。天长日久,太宗觉得整夜让二人守于宫门实在辛苦,于是命画工高手画二人像。画中两人戎装怒发,手执玉斧,一如平时。太宗令将两人画像悬挂在两扇宫门上,从此恶鬼得以平息。

门神秦琼敬德尽人知

同样的故事,放在吴承恩的小说《西游记》中则是另外一种讲法。《西游记》载:长安附近的泾河老龙与一个算命先生打赌,犯了天条,玉帝派魏征在午时三刻监斩老龙。老龙于前一天恳求唐太宗为他说情,唐太宗满口答应。第二天,唐太宗宣魏征入朝,并把魏征留下来,同他下棋。不料正值午时三刻,魏征打起了瞌睡,梦斩老龙。老龙怨恨唐太宗言而无信。阴魂不散,天天到皇宫里来闹,闹得唐太宗六神不安。魏征知道皇上受惊,就派了秦琼、尉迟恭两员大将守在宫门保驾,果然,老龙就不敢来闹了。唐太宗体念他们夜晚守门辛苦,就叫画家画了两人之像贴在宫门口,结果照样管用。于是,此举也开始在汉族民间流传,秦琼与尉迟恭便成了门神。

老龙王冤魂虽不敢从两画像前走过,但转至皇宫的后宰门,砸砖碎瓦。徐茂公请旨,让魏征夜守后宰门,龙王鬼魂才退去。魏征在《隋唐演义》中本是一文臣,最早当道长,被汉族民间奉为门神后,其像也仗剑怒目,一派英武气概。后被人们尊为专贴在后门的门神。因为后门一般多为单扇门,所以只有一位。

在很多人看来,这种将秦琼、尉迟敬德像贴在门户上做门神的作法从唐代就开始流传到了民间,但是实际历史上直到明清时期才有人们沿袭这种做法。此前虽然也曾有过类似的记载,但均未说明是此二人,如南宋佚名氏《枫窗小椟》曰:“靖康以前,汴中家户门神多番样,戴虎头盔,而王公之门,至以浑金饰之。”宋赵与时《宾退录》云:“除夕用镇殿将军二人,甲胄装。”直到明清以后,书中记载才明确为秦琼、尉迟恭二人,如清顾禄《清嘉录·门神》中云:“夜分易门神。俗画秦叔宝尉迟敬德之像,彩印于纸,小户贴之。”清李调元《新搜神记·神考》:“今世惜相沿,正月元旦,或画文臣,或书神荼、郁垒,或画武将,以为唐太宗寝疾,令尉迟恭秦琼守门,疾连愈。”

各路门神乱人眼

门神发展到后期,可能是受明清两代小说戏曲繁荣的影响,门神呈现出一种井喷的状态。各种各样的门神纷至沓来,让人眼花缭乱。这些门神随着时间、地区、个人喜好的不同而多种多样。除了秦琼、尉迟敬德之外,如河南人所供奉的门神为三国时期蜀国的赵云和马超,河北人供奉的门神是马超、马岱,冀西北则供奉唐朝时期的薛仁贵和盖苏文,陕西人供奉孙膑和庞涓,黄三太和杨香武,重庆人供奉明朝末期“白杆军”著名女帅秦良玉,而汉中一带张贴的多是孟良、焦赞这两条莽汉子。另外,也有一些地区以赵云、赵公明或孙膑、庞涓为门神。

除此之外还有《水浒传》里的解珍、解宝或吕方、郭盛,《封神演义》里的哼哈二将、关羽与关平、徐延昭与杨波、裴元庆和李元霸、岳飞和温琼(或韩世忠)、岳云和狄雷(或何元庆、陆文龙)、赵匡胤和杨衮、胡大海和常遇春,甚至刘胡兰与赵一曼、董存瑞与黄继光等等。最有趣的是京北密云一带供奉的门神竟是夫妻二人——杨宗保与穆桂英。

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意识形态的变化,人们对门神的要求已不仅是辟邪免灾,还希望从他们那里获得功名利禄等。至迟在明代,武士门神像上已常添画“爵、鹿、蝠、喜、宝、马、瓶、鞍、皆取美名,以迎祥址”。以后更取消门神的祛邪作用,专事祈福,于是汉族民间又形成天官、状元、福禄寿星、和合、财神等为门神的风气。这样一来,门神里又进行了细分。有捉鬼类,祈福类,文官类,武将类,宗教类等。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门神文化并不是如同很多文化更替一样的喜新厌旧。千百年来,中国的门神虽演变成各种各样的版本,但都有人供奉。就连早已被很多人淡忘的神荼和郁垒两位最初的门神,也仍有地方奉为神灵。他们不仅给过年增添了喜气,更表现了人们的美好愿望。如果有人把中国几千年来所有的门神整理成册,会是一本丰富的历史画卷。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