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文心 / 伍瑜小说丨一纸关系

0 0

   

伍瑜小说丨一纸关系

2016-02-15  圆角望


文丨伍 瑜

原载丨《当代》2015.03

伍瑜,女,20世纪70年代出生。昆士兰大学MBA。外企工作多年。著有长篇小说《所有的日子都值得》等。



穿着红色格子呢裙的索菲娅在零下5度的空气里微微地抖着。她的车尾号是1,今天停驶。在紧张的上班时间,每次打车都像买彩票,要碰运气。这不,她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人快冻僵了不说,眼看就要迟到了,可拥挤的车流里一点希望也看不到,她伸直的一只胳膊,茫然伸向尚且不知在何处的出租车。


一辆灰色的奥迪A6在她跟前停下了。


车窗摇了下来。


“小姐,您去哪里?”赵默同志粉墨登场。


索菲娅有点犹豫,她为什么要告诉他?“嗯……建国门。”


“上车吧,我也去那边。”


“嗯……我还是等出租车吧。”


“我不是坏人。只是顺路。”


看上去倒不像是坏人。索菲娅飞速地判断。在这样拥挤的车河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再有,除了要迟到不说,她也快冻坏了。


“好吧。”她开门坐了上来。


赵默轻轻地松了一口气。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做,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普通的怜香惜玉。当然,他只搭女孩,大多都是漂亮的女孩。


索菲娅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她第一次搭陌生人的车,有点担心但又觉得没什么可担心的,在北京城繁华路段的早晨,想有点不良企图也不那么容易吧?想到这里,她看了一眼赵默。


赵默先开了口:“看我不像坏人吧?”


索菲娅被他一问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女孩搭车是要小心,不过要看搭谁的车。”


车堵得厉害。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他打开CD机,王菲的一曲《传奇》飘了出来。“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空灵的声音让车里的小世界立时美好宁静。


因为好听的歌曲,堵车的路途似乎也变得短了许多。到了地方,索菲娅下车,赵默没主动要她的联系方式。虽然内心隐隐希望每一次搭车都是一场艳遇,但他不愿意露出明显的企图。那样,他会看低自己。他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日行一善。


他很快发现了副驾驶座位上的二十元钱。一定是那个女孩留下来的。他觉得很不合适,给人搭车他是从不收钱的。这事弄的……他心里嘀咕着。怎么没注意她什么时候放下的呢?下次遇见一定得还给她。


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在同一个北京城,遇见不容易,遇见第二次就更不容易。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赵默每天早晨都在同样的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上。但是守株待兔,“兔子”一直也没出现,他再见到她的念头没有打消,反倒更加强烈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十一天,他看见了索菲娅。


一辆出租车正停到索菲娅跟前。十米开外的地方,赵默看到了她。他赶紧踩了刹车,摇下窗对着正要上车的索菲娅大喊,哎!哎!哎!他才发现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路边所有人都在看他,旁边有人对索菲娅说了句,有人叫你。她回过头,看到赵默正努力向她招手。


上了车,赵默立刻把二十元钱递给她。“搭车不收费的。上次我没发现,这些日子一直想还你。”


索菲娅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感动。虽然她是美人,周边不少人上赶着帮她的忙,可像赵默这样帮忙帮得连姓名都不留一个的,真少。


“打车也是要花钱的,你不肯收,我也不好意思搭你车啊。”


“没事,我是顺路,不是提倡环保吗?我一个人开车也要占路,多搭一个就多省一点。平常也给人搭车的,不过有时候人家也不敢搭。”


“我也很少搭车。上次是头一回搭陌生人的车。”


“你不是总打车吧?”


“我平常开车,周一限行,我又懒得去挤地铁,所以……”


“是吗?那以后周一我过来搭你吧,反正也是顺路。”


索菲娅对这样的热情稍有惊讶,看了看赵默那张敦厚的脸,于是说:“收钱才行。”周一的


停驶让索菲娅常常迟到,为此她已经得到了老板的口头警告,而打车的艰难也着实让她头痛。公交车她试过,被挤下来好几回。不是没辙,她才不会这样开口。


“收钱你让我多没面子啊,请我吃饭吧。一个月一次。”赵默真心没打算把自己当出租司机。


“好吧,那也行。”索菲娅心想那请大餐吧,不欠人情才好。


这时候该自己主动些。赵默一手扶方向盘,一手从口袋里摸出名片夹,递给索菲娅:“自己拿。”


索菲娅取出一张名片。“科长?”索菲娅的声音里带了点疑惑,科长都开奥迪了?


“什么科长,小土豆一个。”赵默注意到她疑惑的表情,“我们虽然是国企,但绩效考核还算公平,这车是我前两年超额完成销售任务,单位奖励的。”


原来如此。索菲娅把赵默的名片收起来,礼尚往来,也把自己名片留在了驾驶台上。


赵默拿过来看了一眼,外企公司的销售经理。他心想,外企可够狡猾的,用这样的美色做销售,完全是糖衣炮弹嘛。



索菲娅是冷静且挑剔的,加上做销售的人,八面玲珑不说,什么形形色色的客户没见过。帅的丑的聪明的圆滑的老实的说话满嘴跑火车的外行充内行瞎指挥的,见的人越多,越有免疫力。一般人入不了她的法眼,想让她动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老妈看她年逾二十八还没有男朋友,不禁忧心忡忡:“没我的责任啊,把你生得不难看,你要是嫁不掉可别怪我。”老妈是个很特别的人,外婆家的独生女,就怕承担责任。老爸不那么想:“什么话! 我女儿,如花似玉,能干又聪明,嫁不掉?怎么可能!”回过头对她说:“闺女,咱可别挑花了眼啊。”


一般这个时候,索菲娅就会微笑着频频点头,然后赶紧溜进书房。书房里两张书桌两台电脑,旁边一溜书柜,透着有学问的家庭背景,可实际上这一家都是游戏迷,两台电脑大部分时间被不同的游戏占领。


家里的氛围是如此轻松,80后的索菲娅也不慌不忙,车到山前必有路。这种事,急有什么用。对她而言最重要的是努力工作,有一个好的工作前景。女人嘛,得有经济基础,不然哪有底气单身。她的努力得到回报,一年一升职,薪水也涨得颇为可观,买了这三居室和父母同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此这般夫复何求!


这样情形的索菲娅被赵默同志收归己有,实在有些莫名。不是吗?


赵默是那种外表厚道内心敏感的人。他结过婚离过婚,这样的经历让他对新的感情有期待没勇气。他深知婚姻即是围城,再美的女人也有相看两厌时。有心无力的他很稳得住,不急不慌的心态反倒增添了从容的魅力。


当然要归功于他的前妻,米佳慧。


米佳慧是他的大学同学,初恋女友。气质优雅,韵味独特。出身于书香门第,饱览群书,每每课堂发言都令人耳目一新,实为百分百的才女。追求者趋之如鹜,而米佳慧却单单看上了赵默。不为别的,只为他两年如一日的早餐。


那时候是真爱。赵默每每想起,就觉得一个人有过那样的感觉,一辈子不婚也值得。为了给她买早餐,他可以每天早起一个小时,无论冬夏。只要递上早餐时能看到她的微笑,他一天的快乐就有了着落。


甜言蜜语,抵不上这实实在在的关心;小恩小惠,比不了变换花样送到手边的早餐。大三在众多追求者当中,赵默靠着坚持不懈的小米粥加糖油饼赢得了美人的心。毕了业,他赶紧和米佳慧领了结婚证。


世上本没有女神,捧的人多了才造就了女神。浓情蜜意的日子过后,他被爱情冲昏的头脑渐渐清醒了过来。女神也不过如此。米佳慧优雅气质的背后和平常人并无两样,就像每天海参鲍翅也会习以为常。新鲜劲儿一过,赵默就没那么上心了。


倘若说生活的琐碎尚可容忍,那么精神层面的要求则令赵默难以承受。才女对各式文化的精通和评判总要有观众的,可赵默是过小


日子的人,论挣钱他有恒心耐心狠心,可是论学识,他对文化政治经济这些事显然没那么热心。从前米佳慧的渊博学识在他眼中也渐渐沦为坐而论道的不切实际,加上女神很少染指家务,赵默只好家里家外一肩挑,挑得久了,自然有累的时候,于是不由得心生悔意。本以为在古董店左挑右选费尽心机从众人手里抢了一宝贝,暗自窃喜,却不料仔细把玩之后,发现是个有硬伤的物件儿。丢,丢不得,捧,又懒得捧了。米佳慧更是满心悔意,从小家里把她当宝贝,她也一向以女神自居,挑来选去的只为找一个死心塌地爱自己的人,没想到真正生活在一起,细节几乎无法合拍,而赵默那种安于现状的状态更令心高气傲的她无法忍受。


尽管两个年轻人对彼此的热情直线下降,但米佳慧还是实实在在地怀了孕。她的脾气比肚子长得还快。孩子没生下来,赵默已经快忍无可忍了。他发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无知幼稚,上赶着侍候美女加才女,自然要付出双倍的代价。而本性懒惰的自己,没有恋爱高烧的支撑,忍耐和宽让的底线也实在有限。


孩子一落地,赵默的心软了。他爱上这个柔软的肉嘟嘟粉嫩嫩的儿子,他愿意为他妥协,做牛做马做孙子都行。可他愿意没用,人家米佳慧死活都不要跟他过了。这里头的原委不便细说,总而言之,米佳慧觉得赵默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让往东就往东让往西就往西对她言听计从爱得五体投地的人了。她当初的下嫁,为的是有个人死心塌地爱她呵护她,既然并非如此,她放弃。


年轻气盛的两个人,说离就离了。婚结了不够两年,还不如赵默给米佳慧送早餐的时间长。世事变幻,人生难料。想当初,赵默爱到非她不娶,再看眼前,他才发觉爱情童话编织得再美好,也有被现实叫醒的那一天。


对赵默而言,那是一场梦。



除了离异这一点劣势,赵默还有两个姐姐。他比索菲娅大了十来岁,出生在那个生育不受限制的年代。


索菲娅不是个保守的人,在她看来,年龄不是问题。三四十岁正是男人有魅力的时候,加上赵默爱运动,黝黑的皮肤掩盖了一部分事实的真相。离异不是问题。只要她喜欢,旁人的看法也不见得对她有什么影响。毕竟是两个人的日子。不做他的第一个,做最后一个也行。


可家庭关系这事非同小可。要知道,什么都可以成为一纸空文,而血缘关系永远无法改变。


赵默这两个姐姐一个赛一个的厉害。大姐是律师,二姐是公务员,混到了副局。更厉害的是,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经济基础,她们靠的全是自己的能力。


赵默是混得最差的一个,这要归功于父母对他从小的宠爱以及姐姐们超乎寻常的能干。连赵默的工作也是二姐帮忙安排的。在姐姐们的压迫下,赵默的性格不得不温顺如羊。他从小的愿望就是离开家,呼吸自由的空气,因此毕业结婚是他心心向往的一件事,可惜米佳慧也是个强势的人,有了自己的家他非但没有获得自由,反倒更压抑了。


净身出户的赵默一心扑在工作上。感情的事谁也不敢说付出就有回报,可工作不一样,它是那么公平,只要你吃苦耐劳勤奋肯干兢兢业业,自然有那么一份成绩会摆在那里。年终时分赵默一个人的业绩超出了全办公室其他人的总和,单位兑现了年初承诺的奖金。


拿到奖金的赵默去买了一辆奥迪A6。老爸说他太高调太不成熟,他才不管。他就想开奥迪,他有这个经济实力,凭什么就不能和局长开一样的车!


开了奥迪的他果然有了不同的感受。出来进去的时候平添了一份底气。那些检查严格见人就问的门卫,看见奥迪大手一挥就让他长驱直入畅通无阻了。姑娘们看他的眼光也颇有不同。也难怪,在人们心里,开好车的人,不是当官,就是有钱。平民老百姓,没事出门代步,谁舍得花那个钱?


要是赵默一早汇报了他的婚史,估计索菲娅根本不会和他开始。老到的赵默当然不会那么做。在和索菲娅确定关系后他才汇报这段经历。他轻描淡写地说那是个错误。彼时


索菲娅周围的朋友和家人都认可了赵默,加上他无微不至的体贴关怀像是毒品,让索菲娅渐渐上了瘾,既成事实的过去已经画了句号,她还能怎样?只能遮住自己的眼睛假装看不见。


索菲娅其实对婚姻这事没什么期待。要不是日渐增长的年龄和老爸老妈以及周边熟人时常流露出的担忧,她没觉得自己有结婚的必要。赵默和她起初只是搭车的关系,她没放在心上,她只是享受有个人在她的车限行的那天来接她,有个人时常关心她惦记她,当然,有个人能减轻周边人给她的婚姻压力也是极好的事情,这里的重点是“有个人”,这个人是赵默或是其他人,对她而言无关紧要。她心里不存人也不存事,常常是回到家,坐在电脑前,游戏开始,就把白日遇见的人和事全忘在脑后。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的发生仿佛是命中注定。索菲娅的婚姻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脚。


求婚赵默费了点心思。他三十八了,认识索菲娅这一年,他去相过亲,见过四五个年轻女孩,都不够漂亮。别看赵默人长得掉到人堆里看不见,他找老婆还就一个要求,漂亮。从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


离了婚他跟着父母过,虽然有父母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可他这个结过婚的人总觉得那不是自己的家。他盘算了一下,周边同事、朋友、来来往往见过的女人,也就索菲娅是个合适的人选,人漂亮,又是典型大大咧咧的北京妞,工作也还行,将来过日子不至于斤斤计较。算好了,他就拿出男朋友的范儿,衣食住行无微不至关怀体贴。到了认识一年的日子,他去买了一个钻戒,把索菲娅送到家门口后,他装作漫不经心地给了她一个牛皮纸袋子,里面有她喜欢的奶油炸糕:“上去再拆。” 


袋子里除了奶油炸糕还有一枚钻戒和一个U盘。U盘里是赵默自己做的PPT(演示文稿)。从第一次开始把每次见面一一记录在案,最后是赵默自己的录像,他对着镜头说:我一定不是你身边最优秀的人,但我一定是那个最想和你共度余生的人;我一定不是最有才的人,但我一定是每天愿意给你做一桌好菜等你的人;我一定是个不帅的哥,但我一定是永远不会嫌你老的人……索菲娅,我们结婚吧。


索菲娅看过之后有点感动。转年她就三十了,是该成家的年纪,周边相干不相干的人常问她何时结婚,她总是顺口答道:明年。明年复明年,明年何其多。她有点压力,身边也有其他跟她暧昧的人,但他们都没有赵默肯于付出,仿佛只有等待她上赶着明确关系才能有所表现。像赵默这么直接表明心意,认真对待她的竟然没有,想来想去……这个懒惰的索菲娅终于倦了,就他吧。不就是结婚吗?不为别的,就为父母,总可以做出点牺牲吧。



婚礼没办。两个人一个是独生女,一个是家里的独子,都是懒人,能省事则省事,领了证,跑去海岛玩了一趟算是交代。


赵默本想租房单住,但索菲娅舍不得离开自己家,租人家住过的房子,不划算又不舒服,因此就让赵默搬来了自己家。索菲娅的父母挺大度。他们当然也舍不得女儿走。赵默家从小惯着儿子,他要怎样就怎样,更何况他们有两个能干的女儿可指望,这个儿子只要他自己过得好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起初索菲娅没觉得结婚有什么不同,还在自己家住,还和爸妈在一起。但时间一长,发现真不是一回事。每个周末他们必须回到赵默父母家,和父母姐姐们一起吃顿饭,起初索菲娅还觉得有趣,她是独生女,没试过大家庭的生活,觉得热闹好玩。为了演好儿媳妇的角色,她还假装很勤快地去厨房帮忙,饭后还假装客套地申请洗碗,不过没人觉得她是在扮演媳妇的角色,她的申请立刻被批准立刻习以为常。她不得不为自己的“假装”付出了代价,以至于后来她一想起周末刷碗这件事情,立时觉得周末已然不能成为美好的日子。


这些体力上的辛苦尚可忍受,更难熬的是饭桌上的时光。她才发现赵默在家里是个没地位的宝贝。他的两个姐姐,虽然不一定每周都露面,但每次露面必然以教育赵默开始,教育赵默结束,中间间或夹杂着一些对自己的良好评价。饭桌上这样的谈话结构周而复始,赵默习以为常地听着,时不常还点点头。有一次他当律师的大姐说:“赵默,你这个年纪,除了


一辆每年都在贬值的奥迪,你还有什么?”


索菲娅惊讶地看了一眼赵默,这也太伤自尊了。她心想。可是赵默像没事人似的慢吞吞地反驳:“我住着大三居,有漂亮的老婆。工作又轻松,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身体搞好,让老婆大人满意。”他对索菲娅眨眨眼睛。


索菲娅知道他心有所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婆婆顺口问道:“你们是不是要个孩子啊?”赵默赶紧接过来:“不急。听老婆的。”


索菲娅一听这话立刻黑了脸:你行不行你自己没数啊,我的意思管什么用!


她看了赵默一眼,赵默赶紧转了头,眼光放在别处。


“瞧你这点出息!”大姐对赵默总是不屑一顾。


“你有出息,你还不结婚,你就有八套房子有什么用啊。将来还不是得靠我给你养老。”赵默不服气。


“我不结婚是因为我不想结,我要是想结,分分钟就能结。我靠你养老,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再说我有八套房还用靠你养老!”


父母听话听音儿,老妈立刻问:“分分钟结,跟谁啊?条件怎么样啊?”


“妈,她那么一说,您就当真?”


老爸爱大女儿,“你姐那么优秀,当然想结就结了。老大,说说什么情况。”


大姐看着老爸老妈的认真劲儿哭笑不得。


索菲娅开始觉得这样的对话很有趣。时间长了,发现不过是各自拿着自己的长处和别人的短处比,各种的得意和看不起,实际上谁的短都够短,嘲笑和讥讽送给别人和留给自己的分量基本一致。何苦来?只有老人家对这种家庭戏百看不厌,时不时还敲敲边鼓。而索菲娅对这样的琐碎只觉得无味。


她开始拒绝周末回婆婆家。


赵默是个好说话的人,他觉得自己现在吃老婆的住老婆的,新的家庭生活挺安逸滋润,他没必要较真。不回就不回。他不觉得是个问题。可是姐姐们不这么认为,这分明是在表达对家里不满。一回两回,赵默没放在心上,三回五回赵默听进去一点。他觉得索菲娅不够爱他,至少和米佳慧比,她差得远。他们之间不是爱,顶多是喜欢。而且,还是他赵默喜欢索菲娅多一点。


想到这里他有点心痛。年少的他曾经是那么那么投入地爱米佳慧,只要见到她的笑靥,他的世界就充满阳光。那时他什么都没有,就靠着两年的早餐,美人就嫁了他,就给他生了儿子,每个周末陪他回家还毫无怨言,这么一想,自己真是混蛋,这么好的媳妇怎么就说离就离呢。想到这儿,他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真他妈的贱!


他忘了一件事。离婚是米佳慧提的,她决定了的事情他是改变不了的。


在周末的黄昏中他开始怀念过去日子的美好。他想起前妻种种的好,她的学识、见解、各样的才华,都令人欣赏甚至着迷,比较起来,索菲娅虽然人算聪明,却断断不能算在才女之流,除了工作和游戏,她什么也不放心上。她那么爱打游戏,一想起她专心打游戏的样子,他就由衷地烦恼。哪像个结了婚的女人!


幸好他有儿子,所以和前妻联络总归不会显得尴尬,在细细回味了美好又仓促的青春时光后,他终于有天忍不住发短信给前妻:想你,想儿子,想念过去的日子。半天米佳慧回:孩子要学钢琴,你买好吧。


用的是句号不是问号,赵默顿时觉得头上被浇了盆冷水,立时清醒起来。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感情,错过了便不再,人还是同样的人,但心境早就不同步了。算了,该干吗干吗。即使站在原地,他也等不回他的朱丽叶,那个楚楚动人的美丽小姐早已被生活历练成了花木兰。



赵默回家和索菲娅委婉地转达了姐姐们的意思。索菲娅冷笑道:“这么说我就更不去了。”


“你去是给我面子……”


“谁给我面子?每回去你们家我还得洗碗,凭什么啊?什么年代了,还以为儿媳妇跟使唤丫头似的,我要是一分钱不挣,我认。我在自己家什么都不干,回你们家还得装勤快,我演够了,我不干了。”


句句在理,赵默赌气地说:“算了,不去就


不去。”


这两年赵默的业绩不行,自拿过那次奖金,赵默再也没赚过那么多。业务难做,有些客户平时好得像是亲兄弟,到真正签单的时候又涌出各种小心思,单位的公关费不多,没把握的生意赵默又不愿意自己掏,于是有些事本来有影儿,稍微慷慨点也许就搞得定,结果被赵默的反复犹豫琢磨给耽误了。每月的工资,除了养他那辆装门面的车,再减掉孩子的抚养费和各种教育费,他赵默其实并没有什么余钱给现在这个家。因此他自觉说话没有底气,日子还算舒服,他不没事找事。


感情的事,只要不沾钱的边,一点儿事没有。沾了钱,就不一样了。以前赵默的工资卡是上交给米佳慧的。现在他不想。


索菲娅不太会理财,工资常常半年不取,每月刷信用卡还信用卡。结了婚,她没想改变。


那会儿刚好赶上理财产品的收益不错,赵默建议索菲娅买点理财,索菲娅是个怕麻烦的人,觉得既然已经是一家人,索性把网银的密码告诉了赵默,让他帮忙打理。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可没过多久老岳母就发现,这个女婿除了会甜言蜜语地哄人,对这个家并没有太多的奉献。除了逢年过节拿回来单位发的那点东西,平时的家用半毛钱也不出。有天赵默不在家,母亲终于忍不住悄悄问索菲娅:“赵默有没有交钱给你啊?”


索菲娅正在玩游戏,心不在焉地回答:“没有。您别看他开奥迪,其实没多少钱。”


“你们各花各的?”


“嗯。妈,您管那么多干吗啊。”


“那把你的钱交给我吧。我给你存着。万一有点什么事,你要分给人家一半的。”


索菲娅有点不耐烦:“您盼我点儿好行不行?我不结婚,您盼着我结,我结了,您又计划着我离,您给我个准话儿,我照您说的办。”


父亲在旁边听到母女俩的对话,也觉得女儿说得对:“就是就是,他们两个过日子,不要管那么多。”


母亲觉得父女两个都傻得可以:“你懂什么?我是怕孩子吃亏。咱们女儿一分不给我也没问题,可他赵默成了家,按理说他得养家糊口,哪有他这样住在这里白吃白喝,一分也不花,在哪也说不通吧?索菲娅,以后你们俩每月交两千块给家里。”


于是这天晚上索菲娅把妈妈的话传达给赵默:“妈让咱们叫伙食费,每月两千元。”赵默的第一反应是怎么这么多,但是老到如他当然没说什么,他用问询的眼光看着索菲娅。索菲娅是个要面子的人,她特别不习惯赤裸裸地谈钱,因此她绝不肯说出让赵默付这个钱:“一人一千。到时候我们各自取出来交给妈。”赵默点点头,心里觉得公平。


关于钱,两个人没多说,他们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可心里的生分却渐渐长出来。


夜里赵默越来越多地梦到米佳慧。也许是初恋太让人难以忘怀了,他这样解释给自己。索菲娅虽然美,却是没有热情的冷美人,和她一起,那件事他常常半途而废,而她,每次顶多那么微微一笑,转身睡去。这笑让他更加泄气,让他充满沮丧,她甚至不说一句埋怨的话,连自嘲的机会都不留给他。他想念米佳慧,想念她的柔情似水,想念她的热情似火,甚至想念她的抱怨,他懊恼地想,人为什么总是失去后才觉得宝贵?


他忘了,那时候米佳慧的热情似火曾一度被他定义为需索无度。


很多时候,失去,不过是让人更容易记起旧日的好而已。



从结婚伊始,索菲娅就明白这不是一个充满爱的婚姻。她常常安慰自己,她是孝顺女儿,这个婚多半是为了父母亲戚朋友结的,只有这样她对他们才有个交代。赵默性格不错,人也算老实,差不多,差不多就得了。


委屈我一个,幸福全家人,索菲娅想。幸好爱过。


一个人的时候她会翻翻旧日记。想念一下爱的感觉。那个时候,没有钱,却有很多快乐,两个人可以手拉手在长安街上走到半夜,也可以在冬日里一起坐末班地铁,还可以拿一罐啤酒一起在广场等日落降旗……有时候她


很庆幸没有和那个人走在一起。因为,爱情是用来体验的,它像是一块美味蛋糕,尝过,然后一辈子记住那个味道。可爱情禁不起婚姻的消磨。再美味的蛋糕,天天吃,也有吃够的时候。 


浅尝辄止。她的爱情。


她的业余时间大部分放在游戏上。联网打游戏,她是高手。游戏能让她从工作压力中抽离出来,扮演完全不同的角色,彻底放松。但赵默最反感的就是她这一点。每次看到她戴着耳机,在电脑前手指翻飞沉迷的样子,他的心里就充满了不屑。简直就是没长大的孩子,而且还是没有自制力的孩子。开始他还劝她,后来发现岳父岳母也是游戏迷,他就不再劝了。基因,劝得过来吗?


但是谁承想,游戏也能玩出事。


周末,索菲娅正玩游戏,赵默过来喊她吃饭,一个对话刚好展开:老婆,该你了。


赵默看着索菲娅。


“叫着玩的。”索菲娅想随手把对话框关掉,赵默抓住她的手,拿过鼠标,打开对话记录,他看到他们之间一直以老公老婆相称。他气得啪的一下把鼠标摔在桌上。声音立时高了八度:“有这么玩的吗?!”扬起手,恨不得一巴掌打到索菲娅脸上。


索菲娅反应快,立刻攥住他的手腕:“你想怎样?要打出去打,这是我爸妈家!”


“我还是不是你老公?”


“当然。”


“这怎么算?”赵默指着电脑屏幕。


“这算什么,我们做了两年搭档,随便叫叫你也当回事?”


“我要在网上管别人叫老婆呢?”


“你随便,我绝对不管。你是不是老古董啊,你和我是不是有代沟啊?”索菲娅觉得赵默简直不可理喻。


赵默觉得她无可救药:“你都三十了,玩游戏玩到出轨,你还好意思!”


索菲娅也不高兴了,拿起桌上的鼠标又狠狠地摔了一遍:“你们家管这个叫出轨?!再说,要真是出轨,也有一半是你的问题!”


“我的问题?我什么问题?你说!”


“别人不清楚你自己还不清楚?”索菲娅冷笑了一声。


赵默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


索爸爸黑着脸走过来:“吵什么,不像样子!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这顿饭吃得挺安静。平时负责洗碗的索妈妈第一个吃完饭,拿着自己的碗去厨房洗干净直接去了书房。索爸爸负责做饭但从不洗碗,他吃完饭把碗放在桌上,然后坐在沙发里心不在焉地打开了电视机。索菲娅是不干家务活的,碗一推径直去了书房接着玩游戏。赵默本来就生气,饭没扒拉两口,还得收拾碗筷,他心里的小火苗渐渐燃了起来。他忽然有了寄人篱下的感觉,他一个奔四十的人,怎么混到这步田地?


收拾完毕他走出了家门,从附近小卖部买了瓶二锅头,在小区公园的角落里坐了下来。正是晚饭过后的散步时分,三三两两的情侣,带小孩的一家人,相依相伴的老夫老妻,在路灯下,在树影中,到处都是幸福的身影。赵默咬开瓶盖,一口气喝了半瓶,很快就觉得小晕,充满怒气的心也似乎放松了下来。


他有那么失败吗?他毕业就娶了班里的美女,美女很快就给他生了漂亮的儿子,他离婚,他再婚,老婆漂亮又能干,还有房有车,他怎么能算是失败呢?他就是再离,照样还能娶个漂亮的黄花闺女!想到这里,赵默忽然笑了,有什么可气的?大不了离呗,又不是没离过。他一仰脖把剩下的酒喝掉,转头回了家。


这一夜他睡得很踏实。


倒是索菲娅一夜无眠。虽然她和网友之间的称呼是随便又随便的,虽然她从未当真过,而且她的原则是从不和网友见面,她知道自己除了过过嘴瘾,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出轨,但让赵默撞见,她还是觉得有点歉疚。她是个嘴硬的人,心里知道错了,怎么也难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


她玩了一晚上游戏,输了一晚上,连她的搭档都察觉到她的不对头。酝酿了一晚,她打算鼓足勇气对赵默说对不起。但当她看到一身酒气倒头便睡的赵默,“对不起”三个字又放下了。他有什么好?他离过婚,长相一


般,工作一般,赚钱不多,家里两个姐姐一个赛一个厉害……当初要不是为了给家人交代,怎么可能嫁给他呢。


她和衣而睡。想到自己也许就这样终老,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索爸爸和索妈妈是知识分子,他们的原则是不管孩子的事情。即使站在女儿这边,也不会依仗长辈的身份说些什么,毕竟人家是上门女婿,小两口有问题尽量自己解决,要是他们出来说话,未免不公。女儿女婿都不是小孩子,感情的事他们自会处理。


(点击阅读原文,看《一纸关系》(下))


▽点击阅读原文,看《一纸关系》(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