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观察—黄金告诉你世界真相

2016-02-15  cntagu

宏观观察黄金告诉你世界真相

首先允许笔者意淫一下,周日凌晨在春节长假结束开盘前一夜,笔者在朋友圈和专栏微信群中对节后市场作了分析和预测,几乎全部蒙对。直接复制原文,算是对节日期间市场作一个总结:

 

“七天长假结束,明天就要开工了,所有NB的公众号都对国际市场这七天的形势作了分析,对节后股市、汇率、大宗商品开盘走势作了预测,很多是万字雄文。本人自叹不如,别说写看完都很累。

这里本号也简单讲一下观点,猜一下开盘走势。国际市场总结起来是风险资产(主要是亚洲欧洲股市)集中抛售,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科技股泡沫再次破裂,黄金、发达国家国债、日元等避险资产上涨,日元负利率仅三天,股市便暴跌,日元暴涨,全球2011年以来的央行效应失效了。

对节后市场观点如下:避险总是短暂的,资本不能总躲起来,黄金原油比价到了100多年峰值,从较长周期看必然要向均值回归。现在金价过高,油价过低,不可持续。全球利率还将不断走低(高债务决定)。国内股市先于外盘崩跌,恐慌期已过,明天低开高走概率较大,中期弱势振荡,继续修复估值。大宗商品底部振荡,难有下跌趋势出现。”

 

  春节长假大量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分析报告出炉,不过开盘第一个交易日,全球风向就彻底反转,人民币戏剧性的完成了由贬值到升值的逆转,在岸、离岸人民币双双创十年来最大单日升值幅度。避险资产遭抛售,风险资产暴涨,真是写报告的速度赶不上撕报告的速度。

而这一切根本的原因是2016年市场本质是“动荡”而非“崩盘”。是货币太多,而能赚钱的资产、项目、企业太少,导致资本四处流窜,市场风险偏好快速转换。如果被市场牵着鼻子走,很快就会晕头转向。在动荡的环境中我们需要一个标尺来认识世界的真相,这个标尺就是黄金。当前市场混乱的根本原因是市场价值体系极度混乱,而价值体系混乱又是因为衡量价值的尺度“货币”体系混乱。当信用货币价值体系不稳时,黄金就成为终极价值衡量尺度。具体来说黄金集中反映了世界的“和平与战乱、债务与通胀、资产泡沫与技术进步”。

现在全球经济是已经坏到极点,要慢慢向好处转变了,还是真正的苦难才刚刚开始,后面会越来越差,这是个大问题。对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代表着不同的战略投资取向,而从黄金入手追踪市场表现可以看到更真实的世界。能够让黄金上涨的因素只有两个:一是避险;二是通胀。避险包括战争、国际金融动荡、资产泡沫破裂。而通胀又分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形:第一种是经济过热导致的通胀(繁荣期);二是货币信用崩溃或衰退型的滞涨(衰退期)。避险因素都是短暂的,因为避险是阶段性的,资本本质是逐利的,不可能长期躲藏起来。只有通胀才可以让黄金走入长期牛市无论是繁荣期还是衰退期,而通胀与债务密切相关,通胀只是债务马甲。

国际金价从2015年12月初至今共上涨了11周了,这次上涨幅度是自2011年见顶转势以来最大的,不可等闲视之。必须搞清推动金价上涨的根本动力是什么,才能对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进行定性。这次黄金上涨市场大多将其视为避险因素推动,包括国际股市集中暴跌、和朝鲜半岛核危机。如果仅仅是避险,黄金上涨将是短暂的。但我们注意到本轮黄金上涨的起动时间与美联储加息时间相吻合(2015年12月17日美联储加息后黄金启动涨势),所以怀疑在避险的背后,推动黄金上涨的力量可能有通胀因素。因为决定美联储加息的核心数据就是通胀,包括名义通胀和核心通胀(工资与就业水平),加息代表着美联储对美国通胀的确认。而从历史上看美联储的加息阶段,也往往是黄金的上周期。背后的逻辑就是加息与通胀关系。如果美国的通胀因素是真实存在的,那么黄金的上涨就很可能是长期的。

我们用两副长期图表来分析黄金与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关系,一是黄金原油比价,它代表黄金与实物商品的价值关系;二是道指与黄金比价,它代表黄金与金融资产的关系。

图1:黄金原油比价图(1865年—2016年)

 

首先看黄金与原油的关系。自1865年以来的150年里,黄金与原油维持着稳定的比价关系,在5:1至40:1之间,这个周期里包含了二次世界大战、二次工业革命、三次全球经济长周期繁荣、70年代布林顿森林体系崩溃、全球大滞涨、中国加入WTO成为世界工厂、及近30年来历次金融危机。除非以下两种情况发生:一是美元信用彻底崩溃退出历史舞台;二是原油的历史地位改变。否则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比价关系会继续维持下去。而每次黄金原油比价飚升至历史高位都会发生金融危机。由这副图我们推断:如果黄金上涨是长期性的,那么原油必然已经见底,而且未来“金、油比价”有所回归是大概率事件,即从长周期看油价涨幅超过金价是大概率事件。这种结果意味着美元实际利率的长期低迷(注意不是美联储制定的短期利率)世界经济会慢慢转好。

如果你的分析框架结论是原油长期弱势,那么黄金就不应该是长期上涨,除非美元或原油的历史地位改变。这个结果意味着美元实际利率会上升,全球实体经济继续衰退。

如果金油比价突破历史区间大幅向上,那就是美元信用彻底丧失,美股、美债全部崩溃,经济低迷所以油价低迷,美元信用崩溃资金抢购黄金避险所以黄金大涨,所以金油比价破150年区间大幅向上。(这种可能基本可以排除)。

   

图2:道指黄金比价图(1950年—2016年)

 

 再来看道指与黄金的关系,从概念上讲这个比值表示的是“以黄金标价的美股走势”;从逻辑上讲其刻划的是全球风险资产与避险资产的轮动周期。在市场风险偏好的上升周期,股票强于黄金该比价上升;反之在市场风险偏好的下降周期,黄金强于股票该比价下降。“道指/黄金”比价的周期漫长且稳定,过去80多年的历史显示其上升周期通常在20--30年左右;而下降周期则在10—15年左右。“道指/黄金”比价周期与全球经济长波周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互为因果,前者是后者的周期变异--即周期起始时间点的前后移动。

在“道指/黄金”比价的上升周期总是伴随着人类重大技术创新,如二战之后以电气、内燃机、石油化学代表表的二次工业革命;1980—2000年的电子计算机、互联网信息技术等;反之在“道指/黄金”比价下降周期—黄金的牛市阶段也即全球高通胀期,很难有重大的技术突破。于是可以反推出低通胀是重大技术进步必要条件。原因可能是高通胀情况下,资本追逐的是资产价格飚升带来的暴利,只有在长期低通胀条件下资本缺乏投机机会,才会甘心投向成功率极低的技术创新领域,追求长远效益。

2011年8月“道指/黄金”的比价在周期规律上符合历史性底部的时间窗口要求,而春节期间美国科技股泡沫破裂是否代表以页岩油为代表的新能源技术革命落幕呢?道指黄金的比价图周期规律并不支持这一结论,2011年开始的技术革命应该是人类历史上一个较长周期的技术进步阶段,如果这一结论不成立,全球经济的前景将异常暗淡。笔者是乐观派,相信人类的前途是光明的。

 

从这两副图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全球经济能够转好,从10年期的时间维度看黄金既跑不赢原油(金油比价需要回归),也跑不赢美股(长的技术进步周期)。但我们仍然关注黄金是否有长期上涨的机会,因为黄金具备原油和股市都没有的优势,那就是在全球继续衰退,信用货币崩溃时黄金仍会暴涨。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