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鸣在荫 / 峦头知识 / 九星中最难辨认的星

分享

   

九星中最难辨认的星

2016-02-18  鹤鸣在荫

左辅星第八

左辅正形如幞头,前高后低大小球。

注;此节言左辅正形,动案中华古今注幞头本名上巾,亦名折角,但以三尺皂罗后裹发盖,庶人之常服,沿至后周武帝裁为四角,名曰幞头,至唐侍中马周更兴罗代绢又合重紧前后以相二仪,两边各为三撮,取法三才。百官及士庶为常服。又按唐书车服志,唐太宗尚以幞头起于后周便武事者也,方今天下偃兵,採古制为翼,善冠自服之。

伸舒腰长如杖鼓,后大前小驼峰侔。

注;动案元吏礼乐志,杖鼓制以木为匡细腰以皮冒之,上施五彩绣带,右击以杖,左排以手

下有两脚平行去,或在武曲左右游。

此龙如何近武曲,自是分宗为伯叔。

注;动案辅星形丽于天兴武曲比肩并立,其星常见,所以气行于地,武曲两旁必生辅,地与上应天象,故曰为伯叔也。

分宗定做两贵龙,此与他星事不同。

武曲两傍必生辅,不使他星变形去。

左辅自有左辅形,方峰之下如卓釜。

注;方峰;武曲也。卓斧左辅也。动案方峰系武曲正形,左辅幞头生在武曲两旁,前高后低,肩顶微圆,其下无两足,平排卫护,方峰行龙出脉,故曰方峰之下如卓斧。此亦武曲方峰之一,确证也

此是武曲辅星形,若是真辅不如此。

真辅自作贵龙身,幞头横眠高低去。

注;高低而字乃前高后低或前低后高也,非脚有高低,万勿错会

高顶高峰园落峰,低处低落肩项园。

注;高顶;高山左辅。低处乃低平左辅

忽然堆起如螺卵,又如梨栗堆簇繁。

山上累累山结顶,断定前头深如垣。

注;时俗所谓天反及双金扛水,凹脑天才之类。皆左辅也,俗师既改武曲为巨门,又以如此左辅硬类入巨门庸妄极也。

寇注;此辨左辅正形幞头,头高头低大小球状,其顶之圆,中腰必短,杖鼓中长入驼峰状。其中腰之长,肩顶必圆,辅正形抵此腰短,腰长但下有两脚平排,而不曲拳,不直夹耳。在天门下出身,是入坛大龙在楼殿下,出身是分宗大龙,或楼殿下与武曲同出身,亦是分宗各成贵龙,与他星出身辅星为之护卫者形自不同,如武曲行龙两旁亦必生辅,而其状入卓斧,此则武曲辅卫之辅,而非幞头正形。盖左辅袛高低大小球,而两脚横平高低去,高处则似幞头,低处则如辊球,其肩顶总圆,是即行真中也,尚行度处忽然山顶堆起螺卵梨栗等形,圆细而多,此又左辅高露隐微本象前去如坛,可以决其必深矣

要知此星名侍卫,如到垣中最为贵。

注;此以下皆言入坛左辅

东华西华门水横,水外四围列峰位。

此是垣前执法星,却分左右为兵卫。注;此言太微坛

方正之垣号太微,垣有四门号天市。

紫微垣外前后门,华盖三台前后卫。

中有过水名御沟,抱城屈曲中间流。注;此言紫微坛

紫薇垣内星辰足,天市大微少全局。

朝迎未必皆真形,朝海拱辰势如簇。

千山万水皆大朝,入到怀中九回曲。

入垣辅弼形微细,隐隐微微在平地。

右卫左卫星傍罗,辅在垣中为近侍。

注;此言左辅入坛则为最贵近侍,如太微坛之左右执法,非左辅也。又言太微方正,天市有四门,虽皆有帝座,而星辰未能全具。独紫微坛前后有门,华盖七星在后,三台六星在前,御沟中间,抱城屈曲,而东西两坛十五星,居坛四方,天乙太乙在坛南畔,两两对立,北辰一星正临天门亥地,四面环列,如万脉之朝海,众星之拱辰,其余千山万水皆暗暗朝拱,九回九曲此最尊之局。然三坛皆有辅弼为帝近侍,而其形甚隐微,非若兵卫显然旁罗也。

右弼一星本无形,是以名为隐曜星。

随龙剥换隐迹去,脉迹便是隐曜行。

只缘飞宫有九曜,因此强名右弼星。

注;此因辅弼并称,论辅而兼论弼也,右弼无形,袛星辰剥剥处,看脉迹之行则知隐曜随之而行矣。

天下寻辅知几处,河北河南只三四。

更有终南泰华龙,出没为垣尽如此。

南来莫错认南岳,虽有辅星垣气弱。

却有回龙辅大江,水口三峰卓如削。

北冀燕云多辅星,又随寨垣入沙漠。注;杨公未至燕云此其明证。

两京嵩山最难寻,已被前人曾妄作。

东西垣局并长江,中有黄河入水长。

后山屏障如负扆,不瞰秦淮枕水乡

辅弼隐曜入大梁,却是英雄古战场

大河九曲曲中有,辅弼九曲分入首。

夫人识得左辅星,识得之时莫开口。

寻龙寻入坛左辅龙,非寻隐微之辅也,如河南北合坛者只三四,五岳大龙出没亦正无多。唯以东西两京所结坛局并长江之建康较其襟带所入之水与黄河等,后山屏帐有如负扆,下瞰秦淮,诸水辐辏,昔人谓与洛阳坛局同,而形胜过之,但气多泄,城中又经掘断,同流秦淮河水是为可惜耳,大梁滨河虽有辅弼,只是用武之地,或谓大河千里他曲九曲之中有帝坛大局,然只在入首一处,即使识得亦当闭口莫开,敢妄希非分乎。

校补;此节通论天下如坛真辅不可多得,河北指平阳薄坡安邑而言,河南指洛阳大梁而言,河北河南虽系历代建都之所,而考其入坛真辅成星合格者亦不过三四处而已,终南山在陕西西安府南五十里,脉其昆仑尾嵌嵩岳,钟灵疏秀宏丽瑰奇,作都邑之南屏为雍梁之巨障,泰华山在陕西华阴县南十里,三峰品立,有如削成翼带河滨,控临关险,壮都邑之形,胜据雍豫之噤喉,此二句言长安之脉发之终南,洛阳之脉发之西华山。出则为辅,没则为弼,虽各成坛局,然真辅正形亦属罕见。南岳衡山在湖南衡山县西北三十里。湘中记'遥望衡山如阵云’,沿湘千里九向九背,这不复见,其脉自骑田岭分枝,盘旋八百余里至,望岳峰起顶过峡,特起南岳衡山高耸四千余丈,凡七十二峰祝融最高,其至秀者芙蓉紫盖天柱三峰是也。本山大绿存成体,正脉辞楼下殿入首落平变化弼星,开一宽平阳窝,可容万马千军,隐隐隆隆形止气蓄,左右砂揖水环,现出梳齿大象寿涧元辰水,由东北绕过面前屈曲缠护,而西南以匪于湘,局紧气宽,藏形隐脉,此弼星大作也,坐壬向丙,位镇离宫火乡,地与上合天象,惜四面星峰虽多半系破禄参错,无真辅正形入首坛气因之多弱,杨公所以教人莫错认也。大江为天下南條干水,源流迂万千,东南半壁灵秀尽莘此间,干龙行至镇江府属,回龙作辅起为北固山,三面临江过岭斗绝余气崩洪渡水起为金山焦山并峙,杨子江心尖削高卓,与北固同为京口三山,关锁大江正气,胜概甲于东南,惜下游门户不古,大江坛气多亏,或曰小孤与金焦为大江水口三峰,故存其说以备考。北冀统燕云十六州而言,广与记直隶为山前曰燕大同为山后曰云同为和阗北干正脉绵互蔓延,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前带黄河,后控沙漠,正脉结为冀州天市坛局,又随塞坛逶迤东行,直至辽东抵海,高文良公云,杨公避唐末兵乱隐居南唐未至大河以北,故于北干入外域者,约略言之诚不虚也,两京指长安洛阳皆唐代建都之地,结成太微紫微坛局,形势具祥下二节,嵩山形方气厚,居中而高为两京望山,历代迁建都城鉴伤颇重,入坛真辅亦最难寻,秦淮在江南上元县治东南三百里,晋阳秋秦始皇东游,望气者云;五百年后金陵有天子气,于是使朱衣三千鑿方山为读通大江以断地脉或云本龙藏浦也,南干正龙由黄山天目起顶降势东北分行数百里至镇江府绕转逆行沂江而上,行二百余里耸起钟山而结金陵作回龙顾祖之局,襟长江而带黄河,控苏常而引杨淮后山开帐列屏,有如负扆,古人所谓石城虎踞之险,钟山龙盘之雄,形胜与两京并峙,惜城内秦淮河挖伤地脉,下游罗城宽阔半枕水乡,又为辅弼佐助以荫龙胎,长江坛局不全,天工人力各有所亏也。大梁当河南河北冲要为古战场川原平坦,四达无通,八星断处隐脉藏形全凭蛛丝马迹,辨认入坛真辅,盖平地行龙多随隐曜剥换,此大梁形势所以辅弼并称也,大河九曲其说出河图像纬河道,昆仑山名地首,上为权势星一曲也,东流千里至归其山名地契,上为钜楼星二曲也,颁南千里至积石山名地肩,上为别符星三曲也,颁南千里入陇首间抵龙门首名地根,上为营石星,四曲也,南流千里抵龙首至卷重山名地咽上为卷舌星五曲也,东流贯砥柱,触关流山名地喉上为区星以运七政六曲也。西距卷重山千里东至洛会名地神,上为地神七曲也。东流至大坯山名地宏上为辅星八曲也。东流过泽水千里至大陆名地腹上为虚星九曲也。尔雅释水河出昆仑墟,百里一小曲,千里一曲一直。公羊府云;河曲流河千里一曲一直也。此二句当指河曲而言,盖大河自壶口南下至浦州折而东流,其灵秀所钟均在河曲之内,故尧帝平阳,舜帝浦坂,禹都安邑同为太行山所结,入首之处均有辅弼变化,卫护入坛正龙。朱子云尧都中原风水极佳。杨公云冀州壶口落低平,盖缘辅弼为坛马。皆指此也。或谓大河九曲,曲曲皆有辅弼同行,故黄河清则圣人出,此又关系五百年间气所钟,未可沾沾然徒拘于形势也。合而言之辅星在天为丞相,所以佐斗成功,故气行于地,七星行龙均资辅弼相助,如名辰梁将相夹辅王室不离左右。凡形势结成帝都星坛均有真辅同行,然分辨袛重在入首一节,经曰;辅在坛中为近侍此之谓也。如何识得左辅星,次第生峰无杂形。

注;此以下言左辅自结坛地者

天门上头生宝殿,宝殿引出龙楼横。

注;天门即左辅之别名,非亥方也,观经言天门上头生宝殿则为左辅为应星行龙矣。

龙楼横;开帐也。楼上千万寻池水,水是真龙楼上气。

两池夹出龙脊高,池若倾崩非大地。

注;即廉贞篇所谓天汉天潢入阁道也

池中石是辅弼星,袛分有迹与无形,注;此言天池之左辅。

有形便是真左辅,无迹便是隐曜行。注;池中无迹者是弼星

纵然不大也节钺,巨浪重重不堪说。

注;节旌属钺【yue】斧属旌幢【chuang】卓斧之形。此即坛星也

巨浪有帐帐有杠,杠曲生峰巧如玦。

注;似即俗所云金牛转车之脉

杠星便是华盖柄,曲处生峰来作证。

注;曲出生峰即是破军篇所谓文曲六星如偃月穿排,六星似环玦【jue】是也

证出贪巨禄文廉,武破周而复始定。

天门直指破军路,此是天门龙出序。

注;自左辅而剥入贪巨禄文廉武破也

若出天门是正龙,不出天门形不具。

一形不具便减力,次第排来君莫误。

自贪至破为次第,颠倒乱行名失序。

一剥一换寻断处,断处两傍生拥护。

注;此处看星峰,看其自贪至破也

旌幢行有盖天旗,旗似破军或斜去。

注;此四句言破军之下出左辅之状也

看他横带入巨浪,浪滚一峰名出帐,

星辰具备入垣时,怪怪奇奇合天象。

注;凡结坛局形势自然上合天象。

欲识入坛左辅大龙,先看龙起处,紫微帝座所向为天门,破军为北斗之杓,随帝星所向而指其处左辅出身在破军下,故龙起处为天门,次第生峰即下子贪至破,天门之上楼殿池水与他星祖山同,其辨认左辅行龙入坛处在两池夹出龙脊而一边有石形,虽不大亦如节钺,钺即斧也,是为左辅。一边无石者为右弼,此即左辅行龙入坛之一徵也,此下行去即重重开大帐,帐中有杠即华盖,七星之柄其形曲折,即于其曲处生峰自贪至破次第川排虽不必如六府在一处然相去不远以其在杠台之上,穿排如玦【jue】也。作证者此处七星即后面剥换之证也,从楼殿天池下即巨浪叠叠则帐开四五重矣,帐中杠脊便具七星之形,则与他星辞楼下殿异矣。此下辨别、便是左辅大龙顿起幞头,出身处从破军下生出为天门正龙也。杠上穿排之峰七星步全具即为不出天门,七星具而颠倒乱行则为失序,此又左辅行龙入坛之一徵也,此后再看剥换断处两边为旌为幢【chuang】六者或有盖天旗斜去似破军以作拥护到绩处又看他横开大帐,其中间滚浪出帐之大峰峦则必仍然自贪至破为次第也,至入如帐出帐之脉必是穿心中行,到七星博换具备之后又必顿起幞头大星辰以为远应,如是延缓渐变螺卵梨栗堆起山顶,知前去如坛,坛内外星辰必上合天象矣,然三坛大龙切戒妄求又案星经载华盖七星,杠合九星所以覆蔽帝座,明正泽吉。步天歌云;杠作柄象盖伞形。杠上七星相去不远,以下是左辅大龙出身,后面剥换仍然自贪至破到幞头螺卵等形,则必落平而剥换仍以七星为序,虽曰周而复始,初不拘定节数,俗本十间,则曰一星有十二盘屈少亦九盘屈几星一周方变一星,是中间自巨至弼皆居变星之首,而次第不无颠倒矣,且必一百八变或八十一变方始入坛。天下山川大势果有如此之变法耶,其为庸术伪托不变自明矣。我到京师验前说,帝垣果有星罗列。

南北虽短东西长,东华水绕西华冈。

水从阙口复来朝,九曲九回朝帝阙

注;此上言长安是太微坛

前星俨若在南上,周召到此观天象。

上了南冈望北冈,圣人卜宅分阴阳。

北冈峙立天门上,分作长垣在两傍。

垣上两边分九个,两垣夹帝中央座。

要识垣上有帝星,皇都坐定甚分明。

注;此上言洛阳是紫微坛

君若要识左辅星,请入皇都辩垣局。

重重围绕八九重,九重之外尤重复。

重山复岭看辅星,高山顶上幞头形。

低处恰似千官入,戴弁横班如覆笠。

仔细观来真不同,应是帝垣皆府局。

注;凡结富贵大地亦各有小小坛局,不必尽如三坛之完备也。

杨公言长安是太微坛局,洛阳是紫微坛局。京师指长安。前星段指洛阳,引此二处以验左辅大龙入坛也,然大坛不可忘干,则但看远坛八九重,高处之幞头,低处之覆笠,虽是羽翼皇都而分得入坛大龙之气,傍城借主皆大富贵局也,此教人于坛外辅星成局处寻龙穴,非辨坛中近侍也

辅为上相弼次相,破禄宿卫廉次将。

文曲分明是后宫,巨门贪狼帝星样。

更有武曲最尊贵,唤作极星事非诳。

注;极下四星为四辅方正如屏

三垣各有垣内星,凡是星峰皆内向。

注;内向;开面环抱也

垣星本不许人知,若不明言恐世迷。

只到京师君便识,重重外卫内垣平。

此龙不许时人识,留与皇朝镇家国。

请从九曜寻剥龙,剥尽粗龙寻细迹。

注;此以北斗七星分配,紫微坛内星宿,望气关形以类相聚,其星皆向内环抱,重重卫绕天市太微,其义亦犹是也,然此皆帝都禁穴,吾为小人,但从九星剥鹿抽嫩处细寻阴阳二宅以承福荫,末而句不啻【chi】金针普度也。

要识真龙真辅相,只看高低幞头样。

若是辅星自作龙,隐行不识真气象。

若还三吉去作龙,随龙变形却不同。

贪狼厌尖品字立,武方巨圆三个峰。

三峰节节随身转,中有一峰是正面。

两傍夹者是辅弼,大小尖园要君辩。

此龙初发在高山,高处生峰亦生瓣。

有瓣须明似幞头,滚滚低来是辊球。

平行鲤鲫露脊背,有脚横排入覆笠。

若是降楼并下殿,节节入楼下剥换。

贪下剥换入抛球,尖处带脚如龟浮。

此是下岭方如此,上岭逆行推覆舟。

尖园若是品字立,世人误作三台求。

禄存剥换蜈蚣节,微微短脚身边列。

文曲梭中带线行,曲曲飞梭巧藏迹。

廉下变为梳齿形,梳齿中央引龙出。

武曲幞头无改换,行到平中断复断。

破军之下夹两枪,若作天戈如走电。

乱行失序出头来,又似虎狼行带剑。

缠多便作吉龙断,若是无缠为道院。

注;此上二句通七星剥辅星而言,看此节尖圆言贪巨,三言绿存四言文曲,五言廉贞六言武曲七言破军。明明指出九星,次序俗师妄改巨门为方,弼特名实相,乖拟且语无伦次亦。

此详辨左辅形状名,目真龙;三坛大龙,真辅相高起则为幞头,地处则如覆笠此入坛左辅,辅自行龙则于分宗处顿起幞头渐低渐细而无本来面目,初出在高山即分宗处生峰生瓣者幞头高起,下面有脚如瓣而肩顶皆圆乃为真辅,渐低乃为辊球,滚滚不一而足也落平,则但露背脊如覆笠,形其与文曲右弼异者,彼蛾眉形直串无脚,此左辅正形。高顶上之螺卵梨栗,其两脚亦是如此,他若天池中之钺形武曲傍之,卓斧虽具左辅之形而下无两脚,与三吉品字行龙左辅虽正身变象以其在左右两傍疆名之曰辅,非真辅也。至七星楼下剥换,或微具左辅之形,或微兼左辅之气,亦必得硬以左辅曰之,贪剥辅如抛球,头尖身圆而有脚横排,故又以浮龟形之,恐其混于辅破也,然是下岭剥换若上岭,又如推覆舟而有脚,覆舟无脚推之必有脚,尚三峰品立或尖或圆此又贪狼夹辅之辅,而世人误认三台也,绿存剥辅则如蜈蚣节,而两边多短脚,文曲剥辅梭形曲折之串,与东西隐显之横飞不同,带线又与三两牵连平行之无线者不同而其线藏迹甚巧也,廉贞头多歧出剥辅则脚尖排列若梳齿直行其中出者是龙也。武剥辅幞头无改换,惟下无两脚落平则断而又断也,破剥辅头身是辅形尖夹两枪则破云脚也,若单独作天戈【ge】形则如走电斜曲尚枝脚散乱而多,又似虎狼带箭形状。凡此七星剥换吉龙固吉,凶龙缠多亦作吉断,以其剥辅也无缠则暮鼓辰钟之地矣。总之左辅大龙入坛结三坛大局不必觊【ji】觎【yu】非分,其分宗自行龙皆接燕巢挂灯等穴,正结也。其次则附坛之局如斯而已,七星剥辅结穴仍从其本星与左辅无涉,即从缠多无误认为左辅正结也。

总论;动案辅星居斗杓之左,与右弼佐斗成功,地道法天。所以七星行龙到头均剥辅星,但形体穴星各肖本龙骨气如剥出浮龟抛球,仍似贪狼尖圆为上而乳头穴形亦露矣,剥出梭印侧月,仍以巨门钟高釜低矮而圆窝穴形亦露矣,剥出蜈蚣短节,仍以绿存枝脚纷乱而梳齿穴形亦露矣,剥出飞梭带线仍以文曲平地蛇形,而坪裹掌心穴形亦露矣,剥出梳齿引龙仍以廉贞伞折裂丝,而犁尖穴形亦露矣剥出幞头无改仍似武曲方冈两角,而钗钳穴形亦露矣,剥出天戈走电,仍似破军走旗托尾而戈矛穴形亦露矣。若分宗出身处随武曲左右同行,自是形如卓斧,龙体尊贵可以自立穴仍结于燕巢挂灯不因武曲同行,而改为钗钳之局,巨门篇所谓形神大小随龙宗是也,由是观之七星行龙结穴,他星或有兼带或无兼带,惟辅星断不可缺,然亦须于分宗出身处辨认,剥辅随龙与真辅自行而已,夫所谓自行龙者,自辅上列星坛为帝近侍,言辅而弼在其中亦,以九星分配论之,辅为上相比为次相,以楼殿天池论之有石为辅无形为弼,其象应紫微坛,其形如节钺【yue】,出身在天门破军下,天乙太乙夹辅远有三台六府照耀,近有杠台华盖穿排,次第生峰高低行去,山上则驼峰杖鼓大小园球低处则带笄覆笠,千官排班,旌幢【chuang】巨浪出帐穿心重重围绕,外坛四面星峰内向,水城屈曲朝海拱辰夹坐中央,到此细观天象,此真辅行龙入坛之大概也,吾即小人何敢妄观非分,因论辅星出身行度而引伸其说,不过为辨认剥辅随龙与真辅自行者,立一标准而已,经曰;请从九曜寻剥龙剥尽鹿龙寻细迹。旨哉言乎。 

左辅正形只腰短腰长两种,其下总有两脚平排,此星行龙穴再见双峰主双妻双喜,平列者主兄弟同榜,头低主父子叔侄同科。 右弼星第九

弼星本来无正形,形随八星高低生。

要识弼星正形处,八星断处隐藏形。

注;落脉过脉之平处皆弼星也

隐藏是形名隐曜,此是弼星真要妙。

抛梭马迹线如丝,蜘蛛过水上滩鱼。

惊蛇入草失行踪,断脉断迹寻来无。

每自随星作过脉,脉是尊星名右弼。

左为辅星右弼星,左右随龙身上行。

行龙之时有辅弼,变换随龙看踪迹。

君如识得右弼星,每到垣中多失踪。

剥龙失脉失踪时,地上朱弦琴背觅。

若识弼星隐曜宫,处处观来皆是吉。

此星多吉少傍凶,盖为藏形本无质。

可悟耸峻之山断脉过度变为平坦,即剥入弼星凶气化吉气矣。

无正形;无星象也,其要妙总随八星断脉断迹之前,高高低低隐约而行,然无平面峰峦可指,左辅篇脉迹便是隐曜行。言脉迹尽处正隐曜流行之形也。如抛梭马迹,过水蜘蛛,上滩鱼,入草蛇其忽见忽隐之丝皆脉也。脉是八星储精育英之名,右弼是八星行度剥吉之星,未可疆同,如龙行三峰品立,此右护龙之右弼与左辅随龙变换而非隐藏者之无形矣。地上朱丝即脉,琴背即失脉失迹处,脉从地中暗来,不速起脊而动汤容与消磨凶气也。识此则知八星断处非即弼,必脉迹之断而将绩处乃真弼,故处处观来皆吉也

藏形之时形藏煞,却是地中暗来脉。

北地平洋千百程,不然彼地都是弼。

坪中还有水流坡,高水一寸即是阿。

只为时师眼力浅,到彼茫然无奈何。

便云无处寻踪迹,直到有山方认得。

如此之人岂可言,有穴在平原自失。

只来山上觅龙虎,又要公头始云吉。注;公头者;大八字也。

不知山穷落平处,穴在平中贵无敌。

痴师误了几多人,要道葬埋要卑湿。

不如穴在水中者,更是难凭怕泉积。

盖缘水涨在中央,水退即同干地方。

注;水涨在中央究是穴。高如水非水低眼也

且土两淮平似掌,也有军州落巢沥。

也有英雄在彼中,岂无坟墓玉宫室。

只将水注与水流,两水夹流是龙脊。

注;水注者乃死气洼下之地,水夹流者乃为正龙,平洋以水为主,欲验龙之行止,须观水之注流,杨公平阳要诀一语道破矣。

弼虽无形然气自地中暗来弼亦自有真也,而世谓八星断处凡平坦者皆弼,是北地千百程平洋,不及无星辰乎,顾平原非无弼也,结穴之是所,两边低处是界水干流坡也。中略高处是阿,即于其阿中寻脉处之右弼以作穴,随无龙虎无公头,穴自贵于山龙,疑师以为卑湿而弃之,有即如同两滨河最是卑下而军州或在巢窟淋漓之中,其地钟灵淑秀,岂无阴阳二宅乎。但宜分别水注水流以论龙之行止,盖北地平原袛两边低一寸者便是水,有两水道异见即所以界龙气也。而水不注则气不止,须行到干龙聚会之地,中吐薄唇,傍有弦绫方始剥弼落穴之所,皆非有洪沟巨侵也,若南方水龙,则又不如此论矣。非惟弼曜在其中,八曜入平皆有踪。注;平中八曜皆可辨认。

前篇有时说平处,平里贪狼皆一同。注;举贪以例其余。

时师识尽真龙脉,方知富贵与兴隆

注;平中非独有弼也,八星入平,皆有全体大象,但须步履便到,徒步其颠以辨其顶,然后周回详视,以辨其枝脚,乃得本星真形。若但谓罠倒星辰竖起看,是犹书饼也耳,识尽八星真形,真脉乃知结穴巨富显贵,北方千里程,何当都是弼乎,总之弼无峰峦,故无龙法而八星跌断处必剥弼,即弼之龙法也,弼为龙法故无穴场,而八星落穴处必剥弼,则凡穴处皆弼也,弼无形而在行龙右生者,三吉各类其主,星坛近侍,只微微起顶,五吉弼梭直行而无脚,两脚横布则为弼破。然皆非隐曜本形,弼亦有有罗罠者是也,此弼星大概如此,神明作用,亦视乎,人之目力何如耳。

    总论,动案右弼在天无形,名为隐曜,弼过与左辅同为帝坛赞化而已。所以流行在地无正形而拟,无穴法可乘。随龙剥换隐迹藏形。凡八星关峡断迹及入首落穴处,脉从地中潜过而忽见忽隐之迹,正右弼流行之气,鹿看则无,细看则有,如蛛过水丝从水中暗渡,如鱼上滩尾从水中暗摆,如蛇入草蛇在草中暗动。皆喻阳脉,如显若微之象,如抛梭有线而攸东攸西,如马驹有迹而欲断不断,皆喻阴脉,若起若伏之状,以弼为正形而略之,凡七星剥辅成胎皆赖弼入穴含容,所以贪有弼而断迹潜行,巨有弼而厚薄随助,绿有弼而梭面忽起,文有弼而蛾眉变形,廉有弼而出身显梭。武有弼而高岭住龙,破有弼而平行跃鲤,辅有弼而微细入坛。经曰;处处观来皆是吉,正谓此也,总之无伦高山平地凡离丛断迹皆系脉从地中暗来,弼无形故脉亦无形也,世之昧于审脉者,盖不识弼星要妙,所以冥行索凃,遇有真龙正穴,没多当面错过,失其一并失其二矣。合观九星行龙,剥换处顿起星峰,种类即殊,形象各别,贪笋峰,巨覆钟,武顿芴,绿顿鼓,廉尖炎,星体皆从正面辨认,方绕移步便自换形,若文曲侧面生峰,破军托尾走旗,,左辅头高头低,星体皆从侧面辨认,不过于正面看其如何降势,如何出脉而已,,惟右弼随高地辨形则须从断迹处前后左右审察,若浅见鹿心泛泛看去亦犹观天象者,翘首斗坛,竟不知弼星丽于何宫,躔于何度,名曰隐曜弼亦宜乎。圆龙忽然拖长脚,恐是鬼龙如覆杓。

注;出脉之龙,骨节紧蔟精神丛敬,此言后起圆峰前托长脚,骨节精神是鬼非龙矣,长托脚三自细玩,即得长则无神托无力,脚则无脉三字已具认龙法言。

覆箕覆掌是鬼龙,漫来此处说真踪。

请君细看前头穴,莫要参前失后空。

注;覆杓覆萁覆掌面多饱凸,所以为龟龙,其正穴必结在前头,故教人细看也。

此戒人于鬼龙上觅穴,覆杓而饱而脚长,覆箕覆掌而凸饱无面,皆鬼龙也,穴在前面无畏后空,后空有鬼则有力,,但须细认真宗,切勿参前,大低而使鬼亲无力,盖覆杓覆箕覆掌皆纯阴带煞,上弼开面下又托脚,虽起圆峰终为正龙作乐,俗师不识感龙要妙,每于鬼身圆峰上乱觅穴场,宜乎参前空后顾此而失彼也。                                                                                                                                    

问君如何知我落,看他尾后园峰作。

问君如何知我行,尾星摇动不曾停。

前官后鬼须细辨,鬼克我身居后面。

官星克我在前朝,此是龙家官鬼现。

真龙落处阴阳乱,五行官鬼无相战。

坎山来龙作午丁,却把地罗差似转。

此是阴阳论五行,不似龙家官鬼辨。

龙家不要论五行,且从龙上看分踭。

踭龙夺脉是鬼气,鬼气不归龙尚行。

注;此即鬼气之归不归以辨龙之行止,因言前官后鬼,但当就其形状以论龙之夺气与否而克我之说在所不取,盖真龙落头鬼峙于后,官托于前,阴阳分劈。似乎散乱不收然总须于本穴绝无争夺之气,方是真官真鬼。非五行家官鬼不宜相战之谓也,其法如坎龙剥午丁入首作子向,则水龙克火穴,在后为鬼水向克山。在前为官地罗于五行论生克,非龙家官鬼正义也,龙家袛就龙上看分睜之处,鬼虽夺气之物然在后撑住则气聚于龙。鬼为阴助之用,而穴落在后摇动,则气不归穴而龙尚行矣。

大抵真龙无鬼山,有鬼不出半里间。

横龙出穴必有鬼,送跳翻身穴后环。

鬼星若长夺我气,鬼短贴身如抱拦。

问君如何谓之鬼,主山背后撑者是。

分枝劈脉不回头,夺我正身少全气。

真龙穴后如有鬼,山短枝长为雉尾。

此是真龙穴后星,星辰也有尖园体。

正龙穴后若有鬼,双双回头来护卫。

注;正龙穴后之枝脚皆要报向前也

若不回头卫本身,此是空亡歇灭地。

注;正落之龙若穴后枝脚反背即是假穴。

问君何者是空亡,穴后卷空仰瓦势

便从鬼上细寻觅,鬼山星峰少收拾。

真龙身上护卫多,山山多情来拱揖。

护卫贴体不敢离,中有泉池暗流入。注;以水界则气止

要识真龙鬼山短,缘有缠龙在后段。

即有缠龙贴护身,不许鬼山空散漫。

鬼山直去投江河,此龙缠护散乱多。

如戈如矛乱走去,包裹无由奈他何。

注;辨九星但认一端看星辰,看鬼星,看随龙之辅星之正情皆从此发露。

此又即鬼之长短回抱以辨真伪,盖穴后分去者皆鬼也,其要总在鬼外有缠则鬼有收拾,正龙正出多无主峰,故穴后要鬼然总贵短而贴身,只只回抱,若反卷成仰瓦势,便是空亡龙,太长而弼回头则拽太重【俗称孝顺鬼即此类也】。然细看鬼无收拾由龙身少贴体缠龙也。龙若无缠又无送,纵有真龙不堪用。

护缠多爱到穴前,三重五重福绵延。

一重护卫一代富,护卫十重宰相地。

两重也作典专城,一重只出承辅尉。

注;此因上鬼要缠而言,龙尤贵缠重数且以多为上也,护卫十里聚气深厚,故出宰辅典专城,如今之郡守主一城之事,丞薄尉即今之县丞薄,汉官仪大县两尉,长安四尉分左右部。五代时尉皆军校为之,建隆间诏诸县置尉一员在主薄下。观此节所言,可见真龙正结其发福大小全视乎护卫厚薄以为断验,安得谓砂枝奴体无关重轻,而遂不加意审察耶。

鬼山亦自有真形,形随三吉辅弼生。

九星皆有鬼形样,不类本身不入相。

贪狼鬼星必尖小,巨门鬼星枝叶少。

多作园峰覆勺形,撑住在后最为妙。

巨为坠珠玉枕形,贪作天梯背后生。

一层一级渐低小,虽然有脚无横行。

武曲多为小横岭,托后如屏玉几正。

注;圆峰是巨门鬼,玉几是武曲鬼,此亦巨圆武方之确证也。

弼星作鬼如围屏,或从龙虎后横生。

横生瓜瓠抱穴后,金斗玉印盘龙形。

辅星多为独节鬼,三对平如写王字。

三对两对相并行,曲转护身皆有意。

破禄廉文本是鬼,不必问他穴后尾。

注;此不变化之四凶即不结作,何必又问鬼星耶。

此详鬼星形状,言如三吉两边之辅弼必与本星相类也,故九星行龙鬼各类其本象,但圆峰覆杓之体,撑住在后较多耳,如贪尖故天梯鬼亦渐低尖小,巨圆故坠珠玉枕圆,武少枝而方故横岭在后如屏如几,穴山钗形也。弼无形何以有鬼,然行龙跌断失脉处多时剥弼形,则龙以多者为主,其鬼或从后圆如围屏或从左右横生,回抱穴后或带金斗玉印曜气或作盘龙屈曲,皆吉体也。高公谓弼星鬼平地结穴如此,即八曜入平皆有丛之谓也,独节一节独撑亦如天池之节,三对则平如王字,然无论三对两对平排之脚必有曲转护穴,乃为有情,此五吉鬼形相类也。四凶总是鬼者言结穴之山如具四凶形象,则本身即是鬼形更不必问其穴后之尾,非四凶不变化,即是鬼龙之谓,四凶不变化即是不结穴,则绿鬼披发廉贞鬼梭拦,破鬼如戈矛亦有凶无吉矣。破禄廉文多作关,近关大阔为散关。

注;大局用大关,小局用小关,局大关小,局小关大恐所寻之穴必不真实,然无论大局小局近关总不宜大屌。

关门定局有大小,破禄二星多外拦。

禄存无禄作神坛,破军不破为近关。

善论大地论关局,关局大小水口山。

注;看水口星辰之大小,即可知观局之大小矣。

此因论四凶而及关局,,一局之山水交度为近关,罗城两边之山水交度为大关,虽有远近之分总要重重锁结,内气方固。若近关太阔,内气便多走泄,故以散关名之,绿存枝脚反多,破军头面高卓,水口关拦,其形最称然必无绿存,不破军方得为我取用也。鬼山多向横龙作,正龙多是平地落。

注;正龙更不回头直作地,其龙勇猛多是落平方能脱尽刚气

平地多如蜈蚣行,脚长便如桡棹行。

停棹向前穴即近,拨棹向后龙未停。

桡棹向前忽峰起,定有真龙居此地。

注;亲。此峰起在正龙前头,降势出脉非桡卓上另有峰起也。平地不起峰而但起顶两边桡卓向前者亦一例同

袛看护托回转时,朝揖在前拜真气。

注;此因论鬼而及桡卓,即于桡卓护托上看穴,正龙落平脚短者如蜈蚣,脚长者如桡棹。停棹穴近,拨棹穴远。即此可辨龙之行之。按蜈蚣脚桡棹形皆状,其脚之多也。桡棹向前起峰贵砂也,但看护托一转,前面又有贵砂朝揖,则真气凝聚而为穴,但横排之脚外面护托,又要报转也。

大抵九星皆有鬼,相类相如各有四。

四九三十六鬼形,识鬼便是识龙精。

注;可惜杨公未全说出,后人以大华经,实之非杨公之说也,动案九星横龙结穴,各有四种鬼形从穴山背后托出者,贪天梯,巨坠珠,武玉几,辅独节,弼圆屏,各随五吉正形变生,从龙砂生出者谓之持芴样,从虎砂生出者谓之鱼袋形,此三者皆吉鬼也,四凶剥出五吉亦各有鬼星随类变生,惟长托直去而穴后卷空仰瓦者,则为空亡凶鬼,故曰相类相如戈有四也。

问君如何谓之鬼,主山后面有余气。

问君如何谓之官,朝山背后逆拖山。

此是朝山有余气,与我穴后鬼一般。

官星在前鬼在后,官要回头鬼要就。

官不回头鬼不就,只是虚抛无落首。

龙虎背后有衣裙,此是关拦拜舞袖。

虽然有袖穴不见,官不离乡任何受。

注;形势向外故主出仕外乡或主离乡大发,必龙真穴的有此应验,否则一例观也。

此因论鬼而并及官与龙虎余气朝山,中堂近朝,朝外仍有外堂,故朝后必有托去之是山撑住,回头抱朝乃为真朝官朝之于气也,其官又宜端正对穴乃为贵证,若托去者各自背驰则朝山之气不归穴,本山必不落头,世袛于案背论官,不知朝在案外,袛看起止开面无托官之说,又有所谓现世官者亦非杨公语,只是高大远朝,若无朝山而指当面托出者为倒地观星,则更是其义矣,龙虎关索穴气者也,北后托出衣裙飞扬拜舞,有似凡去之状,然古人正以飞扬为上,贴贯次之,为其气发越有大小,此乃龙虎余气亦如主山之鬼,朝山之官各自流露,正见本龙力量之大,然龙虎之头必要弯抱向内,则关气已足,此北后托出者,任其飞扬反去,又必隐隐有折纹抱进或层层石纹裹转是仍回抱主山也,若龙虎头先反向外及正身太短小者此具无穴,世指拜舞袖为曜气误矣,曜有明暗,古人谓圆者为禄,尖者为曜,如带蛛小园墩如珠带库,小园阔墩如库带印,小方墩微圆带如印带芴,形方而长鱼袋,平薄而方带剑,尖利如剑牙刀,对排如刀,总之皆曜也,在龙虎外穴上不见者为暗曜,在龙虎前龙虎内穴上见者为明曜,然皆小巧端正,古人又谓皆贵爵之品物非顺流之走砂是也,何得以衣裙当之,又刀剑而者头尖利而斜相外乃真明曜,大抵不尖不贵,不圆不富,若尖处入堂射穴则形砂,圆墩逼近穴下恐是病眼坠胎,宜辨至。龙虎背后托出小山固为立曜星,然非能顿起高大之峰也,顿起高峰则不是曜,穴恐误矣。官不离乡。杨公借以破庸人之义,非指此为离乡砂也,所谓离乡者必砂头湾抱过穴,穴中见其向外走去,则主离乡,外面有山关,离乡富贵而归,无山关则不归矣。此与拜舞袖甚绝,而可混为而一之乎。若外砂入当面之山有脚直出,顺流而下,绝不回头亦主离乡不归,此真立乡砂也,尚砂头砂身绝不顾穴一概反去,穴必不真。无徒籍口离乡富贵,而疆下无护无抱之穴也,盖曜者龙之匹气,至穴前后左右发露贵徵也,近穴而出身者真龙上枝脚,左右外砂下关水口带出者非大小宜与穴山龙虎相称,太长大者非。石尖为贵,上尖托长者龙穴真。为进田笔或主离乡,龙穴假则为退田笔,不论顺水逆水,尖托顺水者真曜,尖射入穴者即形煞,明堂水中石曜,其应更速此又不可不知者也。真气聚处看明堂,明堂里面要平阳

明堂里面停住水,第一宽平始为贵。

侧裂倾摧撞射面,急泻崩腾非吉地。

注;此横堂也,是外面大明堂,看者看明堂之端正,真与不真也,其法水注左取左,注右取右注中取中,盖即水之聚处求真气之所聚也,或方似棋盘或圆如明镜,总要宽平如铺纸,,方足停住众水,侧者水城偏于边侧而斜飞者是也,裂者两边皆有出口即破城也,倾者水横过而倾跌,催者方过堂而当面直出如摧之使去也,撞者撞胸直冲,射者左右尖射,急泄者当面徒泻,奔腾者左右本流,八者皆不吉之水,然总由明堂不宽不平之故,所以须容万马也。

明堂里面分公位,公位真在明堂里。

请君未断左右山,先向明堂观水势。

明堂也有如锅底,横号金船龙虎里。

直号天心曲御街,焉蹄直兮有曲势。

注;外堂只横直两种,此五种又是内堂以其在龙虎里面也,左右山是关束外堂之山未看外堂先看内堂,锅地是正园之形,金船是横长而中宽,天心方正而平之,御街曲折即龙虎交牙,马蹟半园而有弦稜,总是左右团聚有情,故能收住本身元辰水,不必有池沼田源也,初年专取内堂生气,几抱窝聚合元迁向立旺下财,此救贫第一法也。

明堂要似莲花水,荡归左位长公起。

荡归右位小公兴,若居中心诸位贵。

注;此又指外堂水宽平,则八方来朝,故似莲花而水聚中心则房房皆发,注左发长注右旺少,然正不必泥,穴真局正,自然房房皆发,然亦间有偏枯偏荣者,则又视乎栽培何如,未可拘拘于方位耳

大抵明堂横为贵,其次之元关锁是。

荡荡直去不回头,虽似御街非吉地。

明堂要似衣领会,左钮右缋方为贵。

或是田堘与山脚,如此关拦真可喜。

忽然前面无关拦,水劫风吹非吉利。

注;回头开面是看明堂法,人人皆知然往往错认者,盖绿袛看水之湾转而不分别宽平徒泻,只石砂脚之内湾不分别砂脚之外,凡袛看一节之偶转不分别大势之不归是以往往多错,学者不可不慎也。

   横堂宽平潴水,故为贵其次则直堂之元关锁去水局也,盖水流大转大折之,略曲略顺为元,虽似御街然必砂脚双双回头向内,则水虽去而仍留,其象如衣领之交会,左纽向右,右绩向左,不论田腾山脚有此便是关束,若水虽出而砂脚大势向外,关锁不固,则水既劫去穴气,又从水去处进来,非吉地矣,且恐是下流朝水之元局,最宜细认。请君来此细消详,更分后鬼与前官。

左胁生来执笏样,右胁生来鱼袋形。

方长为象短为木,小乃是金肥是银。

看此样形寻局势,中间乳穴是为真。

注;此句不可泥煞,杨公盖谓若外面之形局如此则中间之结穴必真,不可竟以为必结乳头穴也。

   细消详者既辨明堂审关束,更于官鬼上验其真假,再证以曜气,曜气云何左右肋下灵生砂形,不然定是本身龙虎从左肋生来者为折笏,方长者为象笏,短为木笏。从右肋生出者为鱼袋,小巧平薄者金鱼袋,肥厚者银鱼袋。唐制恩遇之隆方得赐此,皆穴之贵证,即所谓明曜也,不止此,特举一二为例耳。乳头穴本身无龙虎全仗外砂抱护,凡折笏鱼袋明曜多从左右肋生出,然必有真形真势方可论曜,消详何等细密。

   校补;动案礼玉澡,凡有指尽于君前用笏,造受命于君前,则书于笏,天子以球玉,诸侯以象,大夫以鱼,须文竹士本象可也,与服杂事,五代以来,惟八座尚书执笏,以笔缀手版头,紫囊裹之,其余王公卿士但执手板,示主敬不执笔,市非记事官也,明制四品以上用象牙,五品以下用木以粉饰之,又按唐书车服制,初罢归带,复给以鱼,金史与服志,亲王佩玉鱼,一品至四品佩金鱼,以下佩银鱼,此节辨论贵龙所带吉曜从左肋生者为笏,从右肋生者为鱼,然此等明曜惟乳头更真,盖乳头两肋分张外砂抱来作龙虎,中间常带曜气,即俗所谓金箱玉印之属,要在穴上看见为是,两边俱有更贵,凡执器尚左手,设佩尚右象形取义,亦视乎龙气尊贵方得有此佐证耳。赐带鬼形如瓜瓠,二条连移左转去。注;赐带笏形从龙砂生来。

回头贴来侍从官,前案横交金玉盘。

玉盘赐将金盘相,左右是人心眼上。

重数如多赐亦多,一重未许金犀磨。

二重是犀三金带,横转穴前官转大。

子孙三代垂鱼袋,右上三鱼虎身外。注;鱼袋从虎砂生来。

三代子孙袋赐金,三重横盘龙外寻。

四重既是赐金玉,重数如多福泽深。

注;若从龙砂外生而横交案前者,三重为金盘,四重为玉盘

此是龙家赐带鬼,莫将龙向左边临。

玉几方屏武曲形,身后是几几外屏。

几屏须要问先后,未有屏先几后生。

几屏如在后头托,此是公侯将相庭。

注;此节弼之赐带武之玉屏,以微贵应则贪之天梯,巨之坠珠玉枕,辅之独节王字,贵可知也矣,弼星横生瓜瓢,有专向穴后者,有横交案前者,二条即犀带回头,带头回向穴,紧紧贴身也,三重为金带,四重为玉带,盘盘龙形也。左右在人心思之巧,目力之具,不拘左转也,重数愈多则固气愈紧,故赐亦多,此以重数多者为贵,子孙三代赐鱼袋,则必龙虎外有三鱼袋形,此又以曜气多者为贵也。莫向左临但看袋在右穴即挨右,在左又挨左,无定位也,几屏固分先后,然曰讬其形必与本身相称,若高大串脉直来即是主山,不得为鬼,横结而本身后分去另起高大之形则必稍远方可指为乐讬太近而高大则不宜,所谓鬼窥穴也。

   总论;动案此数段杂论官鬼龙虎,桡棹护托,关局明堂,笏鱼曜气,皆穴场前后左右最关紧要者也,大反真龙横结穴后必有拖鬼尾,取其贴身环抱撑住在后阴地相助,故以鬼名之,切忌长托直去劫夺龙身正气。官者;本身余枝前去作朝,魏然对峙,背后余气直托,穴上不见者是,亦须回头撑住不致分夺朝山正气。所谓官鬼皆克我者也,今人见穴前近朝轮以官星呼之误矣,龙虎所以收束内气,必先湾换抱穴,其背后余气带转如人拜舞衣秀飞扬,龙虎外所带圆墩石块如印如笏,皆为曜气鬼徵,以上三者皆真龙余气发越,有此愈见力量宏大,桡棹系龙身左右枝脚,向后作迎穴尚远,向前作送穴即近,此从枝脚辨龙之行止也,枝脚在后平环为托,在两边抱缠为护托,取其盖穴有情,护取其贴身紧束,均要开面相向,重数愈多愈贵,明堂有内外之分,在龙虎内者为内明堂,在取其团聚有情收束内气,在案外者为外明堂,取其八方水朝能容万马二者均以宽平为上关者,所以关住局气在明堂内,会山水两两交度者为近关,在近关外会山水两两交度者为大关,重数愈多龙气愈厚。局大则关大,局小则关小。其去水总口两边峙立如旗鼓狮象者为水口山,其屹立水中或枕水横卧为罗星,有水口以锁关局又有罗星以锁水口,所谓截住江河不许流,龙在城中聚气者此也,杨公著书立言,始终本未包括无遗,此数段原在巨门篇内,寇氏以砂为龙身奴体,不宜与正旨相混杂因移附右弼篇末,庶学者知所先后,今从之。亦聊以免歧趋云耳。

 

此平处一线正脉微有痕也,阴脉。

 

 

此平处毛脊时隐时现亦阴脉也。

 此两边起弦中间一路曲折微凹也,阳脉。

 

 

三者皆纯阴无面疆托之一代即绝,若托长脚尽处顶煞而下,主遭凶祸败绝更速。

 覆箕覆掌再露微足变是死鳖背托之祸,皆同世所谓龟肩穴者,肩下必有天然窝压即开阳也,动处必脉气俱道外护整齐正自不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