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难为丰 / 科研知识 / 大学里社会科学各个学科是如何形成的

分享

   

大学里社会科学各个学科是如何形成的

2016-02-23  克难为丰


范式转变:西方现代社会科学的形成过程


  西方现代社会科学的形成一直被认为是模仿自然科学的产物,其实并不仅仅如此。忽视这一点,将导致对一些重要问题认识不清。这里尤其应考察社会科学形成过程中所依赖的不同范式(paradigm)的转变。


  正如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所言:我们能够对人类的本性、人类彼此之间的关系、人类与各种精神力量的关系以及他们所创造并生活于其间的社会制度进行理智的反思,这一想法至少同有记载的历史一样古老。由此形成的知识除了神学、哲学之外,剩下的部分被命名为“科学”(science)。


1.“人的科学”阶段

  

  科学即知识,或是知识的一种。这种知识在十七世纪受到两方面的冲击:一方面来自于牛顿,另一方面来自于笛卡尔的二元论,后者“假定自然与人类、物质与精神、物理世界与社会精神世界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差异”,这奠定了近代以来物质/精神二元论的基础。自此,知识的二元分化逐渐形成了后来斯诺所说的“两种文化”,即科学与人文的划分。


  在这种知识划分中,科学被视为“关于自然万物的知识”,而剩下的是关于人的知识,它包括了以往存在的“关于政治、财富、见识、遥远民族等的思想和实践的公认的欧洲传统”,也包括下列诸项“与近代早期作家所说的人有关的某些重要讨论的确切对象,它们是:人口、经济、国家、身体、心灵、习惯”。这些社会研究的类型往往复杂地联系在一起,例如当时一个人如果不考察经济、政府和习惯,他就无法撰写关于18世纪乃至19世纪人口问题的著作。


  直到启蒙运动时期,“人的科学、精神科学或精神与政治科学的观念才开始将这些各种各样的研究重新组合——将它们结合成一个从而可以进行争论的家庭”。“人的科学”在寻找确证性的社会诉求中出现了。启蒙运动社会理论的可靠性一方面依赖于它与数学和自然科学的相似性,求助于笛卡尔或牛顿所描绘的自然规律;另一方面,也来自于与公正的政治秩序有关的自然法道德学说。并且它们往往是交叉的。


2.“社会科学”的出现


  “社会科学”一词于18世纪即将结束时进入西方词汇,首先出现在美国和法国。可以肯定,这与两国的革命有关,尤其是法国大革命的影响。法国大革命引起的社会恐慌,使许多早期热心者都渴望建立一门单独统一的社会科学,作为有效控制社会朝着人类预想的方面发展的工具。


  最初的奠基者应当是孔多塞(Condorcet)。他一方面主张用数理方法研究社会政治,分析国是,建立社会数学;另一方面,他传承其师杜尔哥(Anne Robert Jacques Turgot)的历史物力论,将空间转化为时间,对人类历史做出了乐观的乌托邦式的历史解释与展望。圣西门(Claude-Henri de Rouvroy, Comte de Saint-Simon)是孔多塞社会科学思想的继承者,他认为社会变革是从低级到高级发展的,并且历史的发展是有规律的,在发展的总过程中,每一次新旧社会制度更替,都是历史的进步。


  圣西门的学生奥古斯丁·孔德(Auguste Comte)是统一社会科学的创立者,他将实证主义引入社会研究,从秩序、进步的原则出发提出他的社会科学构想。为了发现人类秩序进步的规律,孔德主张采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直接面对现实,通过观察、实验来认识社会事务,从而摆脱神学的虚幻表象和传统哲学的抽象玄思。约翰·密尔(John Stuart Mill)在1843年的一篇具有持久影响力的论逻辑的论文中,有一部分旨在通过及时地将物理科学中推演和概括的方法应用于社会科学,从而进一步补救了社会科学的落后状态。


  建构统一社会科学的思想具有以下共通性:基本上认同社会进化论并伴随社会进化思想而走向成熟,因为这些人同时也是社会进化论者;认为社会发展有规律可循,并且社会规律能够被人的理性所发现;人类能够通过某种方式控制社会规律,达致社会的确定性,引导人类走向完善。


3.“物理学模式”:机械论阶段


  企图建构一种直接来源于或建立在自然科学之上的社会科学,物理学模式是必经阶段。早期的建构者甚至更早的科学主义者很多都用数学、数理统计、概率演算等方法试图控制社会,霍布斯(Thomas Hobbes)、大卫·休谟(David Hume)、亚当·斯密(Adam Smith)都是早期的代表。孔多塞也提倡概率演算,最先运用数学技术来分析投票过程和司法判决,并呼吁建立一个新的科学分支“社会数学”。功利主义者边沁(Jeremy Bentham)就将功利主义的基本信条建立在利益和效用的基础上,几乎像作为规则看待的经济心理学一样,为评估公共制度提供了手段。


  物理学模式的机械世界观,体现了研究主体最初的理性建构,奠定了社会科学理性主义的基础。但随着市民社会的兴起,物理学模式逐渐变得不合时宜。19世纪的语境中,社会被理解成一个动态的、渐变的、可能易变的、在某方面比国家更根本的实体。对社会的机械类比与理性主义的决定论,并没有为社会改革留下余地。19世纪中期后,随着达尔文(Charles Robert Darwin)的自然选择理论在生物领域一定程度的确认,生物学而非物理学,成为19世纪社会科学的关键参照点。


4.“生物学模式”:社会有机论阶段


  达尔文自然选择的生物进化论,一方面它“把人本身置于生物进化的全局中去考察,从而打破了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或社会科学之间的明晰界限”,把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或社会科学连接起来。而更为重要的,它为人类文化的生物学解释提供了可信性,尽管在当时是有限度的。它在一定程度上为长期以来的社会进化论思潮提供了在生物界的确证,从孔多塞、马尔萨斯、圣西门、孔德一直到斯宾塞。


  斯宾塞(Herbert Spencer)是有机进化论的集大成者,他的社会有机论也是展示社会科学生物学模式的典范。首先,斯宾塞的进化论更具有普遍意义,比孔德的社会学和达尔文的生物学理论范围更广,从一个胚胎的成熟到一个社会的发展以及太阳系的演化,所有的事物都是从简单到复杂的继承性超越,都是一个自然而必须的进化过程。他的理论是关于整个宇宙规律的综合哲学体系,他将这种进化宇宙哲学中的进化论模型成功的运用在了许多领域: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伦理学等。


  在斯宾塞的社会有机论中,他将整个人类社会与生物有机体进行类比,认为只有把个人存在、群体活动和社会组织都看成像生物有机体一样独立于人的思想的外在存在,才能真正客观地观察社会现象,客观地研究社会结构和社会进化。


  斯宾塞的社会有机论是19世纪中期以后社会科学发展的主要模式,依靠这种模式,社会科学模拟生物学研究建构了一整套分析框架和分析方法,逐步走向成熟。同时,理论成熟的过程也是自身内部不断分化或分裂的过程,随着知识专业化的发展和学科化的介入,最终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形成了今天所见的现代社会科学的各种学科。


5.社会科学的分裂与各学科的形成


  19世纪后半叶至20世纪初,西方国家基本上通过三种方法对一些学科进行界定和制度化:一是大学以学科名称设立科系;二是成立国家学者机构;三是图书馆开始以这些学科作为书籍分类的系统。


  通过这种学科界定和制度化努力,西方社会科学出现了三大分裂:一是时间上的分裂,研究人类过去知识的学科被称为“历史学”,研究现在知识的学科又分化为“经济学”、“政治学”和“社会学”;二是地域上的分裂,研究西方文明世界的囊括在上述四大学科内,研究世界其他地区的又分为两类,一类是研究非西方“原始”人类的被称为“人类学”,而研究非西方“高度文明”的被称为“东方学”;三是在前两种维度的基础上,对研究现代西方世界特有知识进行的划分,研究市场规律的被称为“经济学”,研究国家的被称为“政治学”,研究公民社会的被称为“社会学”。


  最晚至20世纪初,也就是距今一百多年前,西方现代社会科学的六大类学科,即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和东方学至此形成。


  以上我们梳理了现代西方社会科学各学科的形成过程,最后结合现状还需要简单说明三点:


  第一,从形成过程来看,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和社会学在本初意义上就是专门研究西方特有知识的学科,我们在引入和发展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相对应学科进行的本土化研究并没有多少建树,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我们现在大学里教授的相关学科基本上都是西方的理论,很少有我们自己的理论;


  第二,现在大学里普遍将社会学追溯到孔德时期,其实有些牵强,毕竟孔德的“社会学”还是处于统一社会科学阶段,并不是今天意义上的社会学,二者只是存在渊源关系而已;


  第三,从学科分裂过程来看,现在中国大学里普遍开设的法学并不属于社会科学,这在西方大学里是一个常识,却与我们的常识不符,这只有从现代大学的起源以及哲学学科的演变中另行研究了。


说明:文章未标明出处皆为本公众号团队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