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peng155 / 医学知识 / 钱学森的中医战略思想:用唯象理论促进中医...

0 0

   

钱学森的中医战略思想:用唯象理论促进中医现代化

2016-02-23  hanpeng155

20世纪80年代,钱学森先生对中医现代化提出一个总的设想,不是针对一病一症、一方一药,而是提出一个中医现代化的战略。

自然哲学医学模式


     钱学森先生指出:“中医是我国几千年医学实践的系统总结。”又指出:“中医是自然哲学。”钱先生所说的自然哲学是什么意思呢?钱先生并不是说中医是一门哲学,哲学是不治病的。钱先生是说中医具有自然哲学医学模式。医学根据理念、方法和特点区分为若干种医学模式,自然哲学医学模式是一种古老的医学模式。

     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之间被称为历史的轴心时代,世界几大文明古国在轴心时代,宗教与哲学各有突破性的发展,形成各自独特的文化传统。欧洲有希腊哲学,在印度诞生了佛教。轴心时代正是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产生了中国所有的哲学学派,出现了老子、孔子、墨子、庄子等哲人。哲学启发了人的智慧,轴心时代学术繁荣,以医学而言,在中国有中医、在欧洲有以医圣希波克拉底为代表的希腊医学,轴心时代的医学为自然哲学医学模式。

     古代的世界观是整体观。分析方法问世很晚,古人不知道对自然如何分析,不知道对人体如何分析。认为自然是一个整体,人是一个整体,万物息息相关,是古代的普遍观念。

     春秋战国时代,中医发展比较迅速。古代医生的主要方法是观察,观察自然,观察人体,特别重视人整体的生命节奏、整体的生命轨迹。古代医生的思维方式是综合思维。古代医生不仅关注形,也关注神,特别重视形神之间关系。古人考察自然对人的影响,特别重视气候对健康的影响。同时探索社会对人的影响,以及生活方式对健康的影响。因此,古代医生在临床实践中非常注意吸收古代的科学知识。中医认为,医生应“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医生应具有百科全书式的知识结构。古代医生在临床实践中不断地总结经验,然而通过观察获得的感性材料是零碎的,分散的,于是医生用想象去补充缺少的事实,用想象中的联系去代替尚不知道的实际的联系,以期画出一幅比较完整的图象。整体观、综合思维、观察、实践,经验加思辨构成了自然哲学医学模式。中医是自然哲学医学模式,希腊医学也是自然哲学医学模式,这是时代决定的。

     欧洲在文艺复兴之后,开始了现代化进程,而现代科学的带头学科是物理学。现代科学可以说是分析科学。科学家发现把事物分解为若干部分,分开来研究,就易于研究。如果搞不清楚,就再分细一点,这样一层层分下去,研究得很仔细。科学家认为,分析方法既得力又合理,整体是由部分组成的,部分认识清楚了,整体也就认识清楚了。这就是所谓的还原论。现代科学不再停留在单纯的观察上,使用了实验手段,使用了数学计算。思辨在现代科学里没有话语权,现代科学依靠实验,实验结果更可靠,而计算结果更精确。分析科学有了实验和数学两个得力工具,突飞猛进,取得了辉煌的成果。由于物理学的示范作用,欧洲医学也引入了分析方法,把人作为生物,对人体逐层分解,进行实验研究。于是欧洲医学由自然哲学模式演变为生物医学模式、实验医学模式。欧洲医学,也就是后来的西方医学实现了现代化,传入中国后称为西医。西医也称现代医学。

     中医有一个特点——与时俱进,这也是中医的优点。2000年来,中医一直根据实际情况和当时的疾病谱而发展。东汉末年,伤寒病肆虐,张仲景总结出经典著作《伤寒杂病论》。明末清初,温疫流行,温病学派应运而生。历史上,发生大病大疫之日,就是中医大发展之时,医生中的有胆有识之士脱颖而出,积极投入抗疫,破解疫病难题,创立新医理,创造新医方。然而,中医发展始终延续着自然哲学医学模式。中医的医学模式2000年来一直没有改变,恪守传统。因此,中医被称为传统医学。钱先生一开始提出自然哲学医学模式,打中要害。自然哲学医学模式紧扣专业,抓住本质,是研究中医的理想切入点。

医学的方向是中医


     钱先生在1980年给时任卫生部中医局局长吕炳奎的复信中指出:“医学的方向是中医的现代化,而不存在什么其他途径,西医也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或许会提出质疑:西医已经现代化,中医没有现代化,医学的方向应为西医才是。这纯属从表面上看问题,钱先生看到了事情的本质。西医在现代化过程中发展迅速,取得了巨大的成果,但也越来越暴露出严重的缺撼。西医在现代化过程中失去原有自然哲学医学模式的优点。从物理学引入的分析方法,用于人体表现出不可克服的局限性。西医不能作为学习的榜样,而中医仍然保持着自然哲学医学模式的优点及相应的临床成果。

     钱先生指出分析方法:“但也有坏处,把本来整体的东西分割了。”西医正犯了了这样的毛病,丢掉了整体。生物学把人体分为整体、系统、器官、组织、细胞和大分子6个层次。西医生理学一上来就把人体分解为消化系统、呼吸系统等8个系统,把整体撇在一边。西医临床要辨病因、病位。西医诊断要求病位必须准确、具体,是肾,是肝,还是什么细胞,以致是什么基因。西医从不把人的整体作为病位,说整个的人有病,在西医看来就是没有确诊。西医临床把整体排斥在病位之外。现代医学里,整体是空白。现代医学对人体从系统一直分析到基因,唯独缺少关于整体的内容。现代医学知识结构上的残缺是分析方法造成的。

     中医坚持整体观,特别重视人的整体生命节奏,特别重视人的整体生命轨迹。中医用人的阴阳二气总结了人的整体生命规律,2000年来一直用这些规律指导临床和养生。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人体整体理论。钱先生指出:“西医只从微观看人,而中医则注意人体的整体宏观运行,故有自其独到之处。”

     西医在引入分析方法的同时,接受了线性因果链的思维方式。对待疾病,西医首先要做的是找出致病的细菌、病毒,接着研制杀伤细菌、病毒的药物,最后用药物治疗疾病,治疗就是用药物去杀灭细菌、病毒。形象地讲,治疗是一场战争,以人体为战场,作战双方是药物和细菌,西方称之为“战争模型”。

      中医坚持综合思维,中医认为“万物以息相吹”,认为致病因素不是单一的,非常广泛,自然因素、社会因素、精神因素、生活方式都会致病。中医认为,气候是主要的致病因素。古人总结出中国黄河流域气候周期性变化规律,就是中医运气学说。运气学说认为,气候的变化周期为60年,并给出每一年的气候特点及相应的疾病谱。运气学说对临床有指导意义。1956年河北省石家庄市儿童爆发乙型脑炎疫情,用《伤寒论》的白虎汤治疗,收到很好效果。1957年北京市儿童发生乙型脑炎疫情,再用白虎汤治疗,疗效很差。老中医蒲辅周根据运气学说推算当年湿气偏重,建议在白虎汤中增加一味燥湿的中药苍术,疗效则明显改善。在致病问题上,中医不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因此治疗也多样化,不局限于一方一药,心理治疗,对病人生活方式提出建议,都在考虑之列。有些致病因素是可以防御的,因此等到生病了再去治就晚了,应在未病之前积极防病,这就是中医的“治未病”思想。

     钱先生指出:“中医讲究意识、情绪的重要性,这又是西医论者的大忌!他们认为讲科学就不能讲意识,不能讲精神,这也是个误解。”生物学研究生物的机体,因此生物医学模式把人的意识、精神排除在外。分析科学把人的意识、精神划归心理学。把人的机体和精神割裂开来,这是分析方法的杰作。现代医学服从分析科学的格局是历史形成的,1977年美国精神病科医生恩格尔提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试图打破分析科学原有格局,但是至今没有取代生物医学模式。中医重视形神之间关系,认为形神是相互影响的,不能硬性割断形神的联系。

     分析方法带给现代医学机械论的弊病。钱先生指出:“中医理论包含了许多系统论的思想,而这是西医的严重缺点。所以中医现代化是医学发展的正道。”

中医现代化


     钱先生在1980年提出中医现代化,在当时这是一个很大胆的提法。30年过去了,现在再看,中医现代化不仅必要,而且迫切。

     从客观形势看,出现了许多新情况。首先是疾病谱发生了变化。出现了艾滋病、SARS、禽流感等新型传染病,不知道是否又到了要创立新医理,创造新药方的时机了;高血压病、糖尿病、心脏病呈多发趋势,而且呈年轻化趋势;还出现了“网瘾”这样的现代病。其次,气候发生了变化,地球臭氧层出现空洞,全球气候变暖,极端天气多发。气候变了,中医运气学说就需要重新考核了。不知道中医运气学说在多大程度上与当前气候相符,临床应用是否还像原先一样有效,中医运气学说如何修正?再次,环境发生了变化,城市化进程加快,耕地减少,汽车大量增加,排出大量热量,排出大量废气,环境污染,城市热岛效应,噪声污染,光污染。再次,社会发生了变化,经济快速发展,经济市场化,大量人口涌入城市,社会上存在大量流动人口,新技术层出不穷,不断出现新行业,赌博、卖淫、吸毒等已经消灭的丑恶现象死灰复燃。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生活节奏加快,心理压力大,上网熬夜,垃圾食品等等。时代给中医提出了新课题,中医必须快马加鞭,才不愧对与时共进的传统。

     然而,中医发展相当缓慢,相形之下,西医发展非常迅速。例如肿瘤病的诊断,用CT、NMR成像设备,可以把肿瘤的位置、大小、形状测量得非常精确,任何高明医生的听诊、触诊、叩诊也望尘莫及。CT、NMR成像技术是医学的成就吗?不是,是物理学和计算机技术的成果。科学技术推动了西医的进步。医学不是基础科学,医学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实用学科。科学与医学的关系,犹如水与船的关系,科学是水,医学是船,水涨船高。那么,科学技术发展很迅速,为什么中医发展却相当缓慢呢?因为中医这条船不是泊在现代科学的水上,而是泊在古代科学的水上,古代科学是“死水”。钱先生提出:“中医理论的缺点是它和现代科学技术接不上钩,语言、概念是两套”要改变这种“两套”的状况,必须进行根本的变革,中医必须现代化。

中医理论具有古文化形态。中医典籍使用的语言一般为古汉语,人们读起来很困难。与现代理论概念清晰、准确不同,中医概念笼统,一般不作定义,且有岐义。中医理论模糊,读过后往往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加以大量出现阴阳、五行、干支,让人望而生畏。中医运气学说分为五运和六气两部分,五运用干支和五行表达,六气用干支和阴阳表达,运气学说是《黄帝内经》最难懂的一部分。

     中医理论的古文化形态直接影响到中医教学。中国现在非常重视基础教育。中学教育重视概念的严格性、原理的严密性和体系的条理性。中医院校的教材虽然已不用古汉语,但是并未摆脱古文化形态的藩蓠,仍然表现出笼统、模糊的特点,与中学教育之间造成隔膜。中医专业学生会遇到其他专业学生遇不到的困难。

     中医理论如何现代化?钱先生提出:“要换装,变成用现代科学语言表达的唯象理论。”我们理解就是要先有语言的现代化,表达的现代化。中医理论与时代严重脱节,出路是换装。换装是形象的说法,钱先生举了一个例子:“为什么一定要讲‘子午流注’,不直说‘人体昼夜节律’?”钱先生进一步阐明:“什么叫作唯象理论,就是完全从现象来总结、概括,得出系统理论。”中医属于自然哲学医学模式,中医的方法是观察,与西方实验科学的观察所不同的是,中医的观察是直接的、整体的、长周期的观察,包括观察人体各种生命现象,观察自然现象,观察社会现象。中医很少分解观察对象,并经常将观察的主体和客体统一起来考虑,如医家在自身上进行的自证实验。中医也讲究干预,中医的针灸中药治疗就是一种实验的干预,但它是直接作用于人体的临床实验,通过干预——观察——再干预的过程,验证假说,获得对疾病和生命本质的正确认识,建构出理论体系。因此,中医理论既是唯象理论,也是人体实验医学,而西医是生物实验医学。西医除了临床观察,还做动物生理实验、病理实验、药理实验等等,然后转接到人身上,因此,西医不是唯象医学。中医理论是用古文、古代模式表达的唯象理论,是唯象理论的古代版;钱先生提出用现代科学语言表达中医唯象理论,建构唯象中医学,是中医唯象理论的现代版。用现代科学语言表达中医理论的同时,还要把中医理论里的古代科学知识更新为现代科学知识。

     第一个中医唯象理论是《黄帝内经》。《黄帝内经》不是一部著作,而是一部论文集,分为《素问》和《灵枢》两部分,各有论文81篇。一般的情况是,每篇论文只论及一个主题的一部分,甚至只是一两句话。论文之间有重复的地方,也有不一致的地方。这就增加了根据《黄帝内经》建构现代版中医唯象理论的难度。中医重视形,又重视神,在《黄帝内经》里,形、神的论述是分散的,这篇论文有一个片断,那篇论文又有一个片断。因此要建构现代版的形神唯象理论,要借鉴考古方法。考古人员把出土的文物碎片进行挑选、比对、拼凑,然后黏接成一个完整的文物。建构形神唯象理论的现代版,要把相关的片断论述、只言片语挑选出来,进行比较、印证、搭接,使之形成比较完整的理论形态。

     中医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人体整体的唯象理论,但鲜为人知。《黄帝内经》里没有整体这个词,也没有整体规律这样的话语,但是《黄帝内经》里有这些内容,而且论述颇丰。整体在《黄帝内经》里是一个潜在的主题,有实无名。阅读《黄帝内经》,有时会遇到主题不明,不知所云的文字,对于这样的文字切忌轻易放过,应坚持追问这是什么意思?穷追不舍。只有经过对文字分析、比较,品味其意,才能从字里行间悟出主题来。这非常像摄影技术的显影工序。挖掘潜在主题决非易事,因此中医整体理论一直被埋没。现代版不只是把古汉语翻译为现代汉语,会遇到许多文字翻译以外的问题,难点是古代版的一些“结构性”问题。因此方法很重要,要根据具体情况,选用、设计适合的方法。

     建构唯象中医学,不仅要讲求方法,更要有全局观念。历史上《黄帝内经》的问世标志着中医范式的成熟与定型,尽管《黄帝内经》是一部论文集,但是在它背后潜藏着一个体系。因此,建构唯象理论的现代版,必须把整个体系挖掘出来,对《黄帝内经》做一次“全息显影”。把《黄帝内经》潜在的唯象理论体系用现代科学语言表达出来是现代版的基本要求。建构现代版的工作复杂而艰巨,说明建构唯象中医学必要而紧迫。

     唯象中医学用现代科学语言表达,主题旗帜鲜明,结构完整,诸如零散的片断、主题隐名埋姓等结构性问题一扫而光,学习中医的困难将迎刃而解。这是中医现代化战略的一招关键布局,钱先生早有预见:“我觉得要做到这一步,那就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中医的教学问题。”

     钱先生重视老中医经验,提出唯象中医学要吸纳老中医经验。钱先生提出吸纳老中医经验的办法:“怎样把老中医的智慧总结起来,汇集成唯象中医学?我想可以用现代科学技术,即:1)用专家系统、人工智能技术把每一位老中医大夫的学问经验记录成电子计算机程序。这项工作在前几年已开始了,只是推广的问题。2)有了大量不同的老中医指导下制成的各有特长的专家系统,我们就可以进一步将其汇总综合……。3)综合的结果是唯象中医学。……”1978年北京市科委汪湘处长在北京中医医院组织了老中医关幼波治疗肝病的计算机程序课题,1979年完成。1980年北京市科委委托北京中医医院举办“电子计算机在中医中的应用学习班”,全国29个省市169人参加学习。1990年,全国制成500位名老中医的专家系统。研制老中医专家系统的初衷是为了避免老中医人走了,经验也带走了的遗憾,用现代科学技术把老中医的宝贵经验记录下来。工作的出发点是积极的,但是达不到钱先生思想那样的战略高度,没有想到汇总综合这一步。现在要接着做下去,对老中医专家系统进行汇总综合,充实唯象中医学。

     钱先生指出医案很重要:“医学已有几千年历史,医案记录浩如烟海,这都是定性的滴点认识,现在有了新的方法,加上电子计算机的帮助,综合集成是可以实现的。”唯象中医学还要吸纳医案记录的临床经验。

     唯象中医学是对自然哲学医学模式的超越式突破,钱先生要求“写出真正现代的中医书籍。这要一整套书,不是零星的一本、几本,要从人体理论到医理,到临床医学。”

     中医临床通过望闻问切获得人体信息,然后辨证论治。望闻问切不借助任何仪器,难以避免主观性、随意性。钱先生认为,为了突破自然哲学医学模式,望闻问切须仪器化,以保证临床获得的人体信息客观化、规范化。望闻问切仪器化是中医现代化必不可缺的一项工作。20世纪末研制老中医专家系统时想得很美妙,一台计算机顶一位老中医,10台计算机顶10位老中医。1990年制成500位老中医的专家系统,可是临床运用却遇到了障碍,因为缺少与之相配套的望闻问切的仪器设备,就像火箭装配好了,却没有发射架。中医现代化是一个系统工程,缺了那一个环节也不行。因此,中医现代化“一定要有一个统一的计划”。

     钱先生建议,中医临床,除了望闻问切以外,吸收少量的西医指标。事实上,现在中医临床已经使用西医指标,对高血压病病人测血压,对糖尿病病人测血糖。现在中医临床可谓双管齐下,一方面辨证,一方面用西医指标辨病。医生掌握双重依据,处方更为周到。但是西医指标并未融入中医范式。经过长期临床实践,可望把西医指标与中医辨证有机地结合起来,把西医指标充实到中医范式里去。钱先生建议,中医临床逐步增加西医指标,以了解更多的人体信息。钱先生的建议完全具有可操作性,是可行的。钱先生肯定“证”的概念是完全科学的,主张用系统科学的观点研究中医的“证”,现在就着手去做。

     钱先生提出的开放的复杂巨系统概念是对系统科学的重要贡献,“这里‘巨’的涵义是子系统的数量极大,上亿、几十亿……‘复杂’与‘简单’的涵义是子系统的种类,后者少,几种、几十种,前者多,成千上万。”简单巨系统与复杂巨系统不是量的区别,而是质的区别。西医在现代化过程中,使用分析方法出了偏差,可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中医现代化如何防止偏差呢?中医现代代只要牢牢把握住开放的复杂巨系统概念,谨慎地选择科学工具,合理地使用,就不致于走错路。20世纪末,中国出现了一股“老三论”、“新三论”热,于是有些人试图将之用于中医。特别是“耗散结构理论”,由于获得诺贝尔奖,而倍受青睐。国内把“耗散结构理论”归入“新三论”,实际上“耗散结构理论”不是一门新学科,它是热力学的拓延,而热力学是物理学的一门古老分支。钱先生指出:“Prigonine(普里高津)及Haken(哈肯)的‘耗散结构’和‘协同学’只能处理开放的简单巨系统,一般是物理、化学系统,如激光。”“人体不但是开放的巨系统,而且是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它比许多物理和化学的巨系统要复杂得多。复杂在于组成巨系统的子系统花式繁多,相互作用又各式各样。”“研究开放的复杂巨系统不能用Prigogine的方法,也不能用Haken的方法,那些都不行,”打个比方,想把“耗散结构理论”用于中医,就像想用一个爆竹把杨利伟送上天一样的异想天开。现代科学里没有一个理论框架能容纳下中医,中医的理论框架只能从中医自身去寻找。

     建立唯像中医学是中医现代化的第一步。接下去要在理论上从微观一直到整体,把它连起来。中医理论不仅是现象的概括,总结出规律,还有强烈的因果关系,阐明了现象背后的原因。如《黄帝内经》指出:老人昼不精、夜不寐的原因是肌肉枯、气道涩引起的气血运行失常所致。因此对于中医理论,不仅要知其然,而且要能讲出其所以然,挖掘出现象背后的深层东西,特别是经络气血的本质,然后运用于临床,同时指导中医诊疗技术的开发,提高疗效,即所谓“明其理、利其器、善其事”,这才是真正的中医现代化。

     中医是中华文化的精华,既能保障国民的健康,又可为我国的经济发展开辟出一个自主创新的新领域,理应得到全民族的关怀和爱护。钱学森作为一名杰出的科学家,对中医做出了战略的思考,体现了一位老科学家的爱国心和民族责任感,对中医的发展有重大的启发。钱先生提出的中医现代化与中医的日常临床工作可以作为两条战线来发展,互相不冲突。中医日常的临床工作照常进行,而中医现代化则开辟一条新战线,一个新战场,它需要多种专业人材的参与,不仅是中医专业人士,热爱中医的非中医界人士在这条战线上也可以大有所为,共同组成一支多学科交叉的中医现代化队伍,推进中医事业的发展,实现钱学森先生提出的医学发展的方向是中医现代化的伟大预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