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25道数学题难倒的“民科”路在何方?

2016-02-23  自语堂


被25道数学题难倒的“民科”路在何方?

2016-02-23 15:19:00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文:郑永春|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理事

五年前,在一档电视娱乐节目中出镜的一位下岗职工,在节目中提到他正致力于“引力波”等诺贝尔奖级的重大科学研究,遭到了评委和主持人不留情面的批驳。

北京时间2016年2月11日晚上23:40,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负责人、加州理工学院教授David Reitze宣布,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

有好事者在网上放出当年录制的电视节目视频,网友们纷纷感叹一个优秀人才被嘲笑、被埋没,批评主持人和评委欠他一个道歉,甚至称此人为“诺贝尔哥”。微博大V姚晨更是为他加油,评价其为“一个了不起的工人”。

实际上,这位所谓的“诺贝尔哥”是一位典型的“民间科学家”,简称“民科”。这类“民科”在中国为数不少。由于工作性质,我也曾接触过一些“民科”,甚至在我写这篇稿子的时候,也正好收到一家大报转来的民科投稿让我帮忙审稿,文章的标题也很震撼,“美国宣布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成果属于造假”,标题后面特别注明“原创”两字。文章中,这位作者认为,美国科学家探测到的根本不是引力波,而是两个黑洞相撞的爆炸冲击波,并且提到了“暗物质波”、“暗能量波”、“低频声纳波”、“低频次声波”、“中子星”等概念。

那么,究竟如何识别“民科”?归纳起来,“民科”们主要有以下特征:

一、“民科”们大多不屑于研究小问题。他们的“研究”往往针对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要么试图推翻著名的科学理论,要么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立志于研究一些听上去很玄、很牛的东西。爱因斯坦、相对论、宇宙模型等常常是他们挑战的对象。

二、“民科”们常常把科学和神话混搭。“暗物质”和“阴曹地府”、“夸克”和“太极”、“黑洞”和道教中的“玄牝之门”……等等,舶来的科学名词与中国传统文化和神话故事中的概念混在一起,“洋”为“中”用,“科”为“民”用。

三、“民科”们基本没有受过专业学术训练。他们对科学研究感兴趣,但大多没有受过科学训练,也无意接受科学训练,数理功底较差。据我的一位科研工作者朋友介绍,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和数学院门口总有“民科”来下战书、砸场子,所内人员不胜其扰,就教会某具有高中文化的保安大哥25道数学难题,凡遇到“民科”来访,就让保安大哥出马,只要挑战者连续做对5道题就可以上楼与科学家见面,但至今无一人通过。

在中国,“民科”在大多数情境中已经成为一个贬义词,常与精神偏执甚至别有用心的骗子相关联。实际上,“民科”不仅不同于职业科学家,也明显区别于普通的科学爱好者和非职业的业余科学家。“民科”从事的所谓“科研”与真正的科学研究存在本质区别。

首先,科学是基于现象和数据基础上,经过逻辑、推理和演绎得到的合理认识。“民科”与科学最主要的区别在于是否用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来解决问题。如果是理论研究,需要说明该理论的前提和假设是什么,通过什么方法或途径进行推理和演绎,得到了什么结论。而且,结论的正确与否最终要经过实践和实验的检验才能被广泛接受。而“民科”往往只是罗列一些科学名词,他们并不了解这些名词的实质含义,更无法给出具体的实验数据。这也是为什么物理和数学是“民科”们的主战场和重灾区,而化学、生物等实验学科的“民科”较少的原因。

其次,真正的科学研究十分重视学术民主,批判和质疑更是科学的本义。所以,科研论文投稿之后要经过必要的专家评审,科研成果要进行同行评议,这都是科研领域最普遍的做法。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科学理论的真伪判别并不会因为是谁提出的而有什么变化。但“民科”们往往不能对正确面对质疑,更给不出合理答复,认为科学界在打压他们,甚至认为整个现代科学理论都有问题。

再次,真正的科学研究非常重视学术传承和科研合作。优秀的科学家不仅善于从前人和同行的理论和观点中得到启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攀登科学高峰,也注重发挥各自专业特长和优势,针对某一问题与其他科学家开展合作研究。以LIGO科学合作组织2016年2月11日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上的论文为例,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这一研究的论文作者多达1011位,分别来自四大洲的18个国家和地区。参与深空探测、巨型望远镜、高能粒子加速器等科研项目的科学家人数更是多达数千人。而“民科”们的理论往往横空出世,没有科研传承,“民科”们的“科研”基本靠单打独斗,“民科”之间既不合作,也不交流。

职业科学家往往对“民科”持否定态度,而公众们则大多抱以同情,这其中的巨大反差正是老郭的引力波事件引起广泛关注的主要原因。然而必须指出的是,老郭们既缺少探索求真的科学精神,又缺乏逻辑求证的科学方法,按照这种方式做“科研”,不仅不会对人类文明进步有任何实质性贡献,还有可能给家庭和社会带来负面影响。

这里,针对为数不少的“民科”和他们的同情者,我想提几点建议:

一、如果认为自己的成果超越了前人,希望得到认可,应该通过正规渠道申请专利或在学术期刊上发表。如果中国无法发表,就投到国际期刊。不懂外语,可以请人翻译后再投稿。

二、如果希望自己的成果得到科学共同体的认可,就要遵守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寻求与职业科学家进行理性学术交流。这方面,山东平邑天宇自然博物馆的郑晓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努力学习现代生物知识,通过向科学家学习,与科学家交朋友,从一位只有初中文化的矿长成为了经常在国际顶级期刊发表论文的古生物学者。

三、如果要有惊人发现,一定要站在前人的基础上,查文献、做笔记。提出惊世骇俗的理论之前,先吃透前人到底做了什么研究,看看自己的理论还存在什么缺陷。

当然,相互尊重乃基本礼仪,“民科”们也有表达自己思想的自由。美国也有民科,每年的美国物理学会年会甚至为“民科”们设立专门的分会场,只要投稿就可以作报告,既为民科们提供了展示舞台,也避免其干扰其他会场的正常学术交流。科学家也要摒弃道德优越感,在可能的情况下提供帮助,指点迷津,使“民科”们早日走出迷惘。毕竟,科学传播是科学家的责任和义务,也是科学研究向公众有所交代的主要手段。





    来自: 自语堂 > 《科学》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