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麟 / 待分类 / @金陵晚报 闲文随笔(四)

分享

   

@金陵晚报 闲文随笔(四)

2016-02-24  南京麟

(10)我的家在市区,一个典型的南方的“四合院”。除了房东之外,就租给其它包括我家在内的三、四户人家。大门是双开木门,进去就是公用厨房。里面一个大灶是房东家的,其它两三个小灶是租房户的。平时大家都是用煤炉,这种烧柴草的灶一般是过年、过节或者家里来人或有事时才用的。

再进去是一个天井,有下水道,边上放着各家的水缸。天井的上面是通天的。屋檐下还可以架上长的竹竿,以便晾晒衣服。天井的西边是一个小厢房,与厨房遥相对应,大概有十一、二个平米。天井的北面和南面,各有两间臥室分布两边,中间是堂屋。屋顶是人字形的,很高。每间臥室和堂屋大约都是三十来平米。我们一家三代同堂,七、八口人就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住了十多年。堂屋里我们放置一些杂物、水缸、碗厨和桌子等等东西。也是我们平时玩耍的场地之一。

南面也有一扇大门,通向一个院子。院子是公用的,还有一口水井,是大家洗洗涮涮的主要场所。院子也是邻里大家晾晒衣物,互相交流,生活玩耍的地方。加上隔壁的几户人家,光是小孩子大概就有一、二十个,经常在一起戏嬉玩耍。

现在的小孩子回家能有这么多小伙伴玩,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在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的包围之中,人与人之间己经变得越来越冷漠,“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也是必然的了!

(11)东西长约两百米的巷子,门牌号一共只有三十个。西头是广播电台,不知从哪一年开始,广播电台居然把巷子的西头居为己有,连同30号的花园别墅统统拿走,并一直沿伸到中山东路。从此这条小巷就成了一条死胡同了!街坊邻居外出就太不方便了。如果在今天,我想为了局部的利益而损害老百姓的利益的事是不可能得逞的。

巷子里有两个门牌,不叫“号”,而是叫“村”。放在现在就叫着“城中村”。低矮的平房,简陋的棚子,众多的人群……。那时候有一个名词叫“城市贫民”,大都住在这种地方。

巷子的东面是延龄巷,多好听的名字啊!据说我的外公,从外面回家一定要走太平路,再进延龄巷,就是为了图个吉利。正对巷口有一座庙宇,叫“二郎庙”。里面供奉的自然是二郎神了。现在己经荡然无存了。年轻人也基本上不知道了那儿曾经有一座香火颇旺的庙宇。具体哪一年被毁掉了,我也不清楚,因为我六十年代到外地,离开了不少年。估计是文革期间的事了。

(13)二郎庙的旁边有一口水井。那条小巷就叫铜井巷,可是井却不是铜做的,为什么啊?那口井比我们家院子里的井要深很多,所以水也就更多、更清。虽然远一些,但是妈妈和邻居家的阿姨们经常要去那儿洗衣服。特别是夏天。去的时候,妈妈会带上我和妹妹,帮助她拿盆和衣服。井台上都是阿姨、奶奶、婆婆或大姐姐。人们谈笑风生,水桶上下飞舞,小孩嬉戏玩耍……。一派夏曰繁忙,祥和,温韾的景象,至今难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