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语缕心 / 心理学 / 对话申荷永之:荣格与炼金术

0 0

   

对话申荷永之:荣格与炼金术

2016-02-27  桐语缕心

 

什么是“治愈”呢?

一块石头,一块很普通的原始物质,里面包含了黄金,包含了美玉,通过一个过程,比如有一个容器,有一定的条件,可能就能够提炼出来,找到金子一般的心理,就是我们说的“心性”。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10:01 荣格与炼金术 来自奋斗吧咨询狗


   

张浩:刚才的访谈中您谈到了一些荣格和中国文化有关的东西,申老师能不能给大家讲一讲荣格心理学派的主要特色,它和中国文化之间的关联,想必这个话题大家会很感兴趣的。


申荷永:谢谢张浩。是这样,我刚才提到了高觉敷老师,我跟高觉敷老师很多年,硕博连读有五年,我给他做学术助手。当然,我是心理学史专家,高觉敷老师带出来的。


在诸多西方心理学(流派)中,我们学的心理学(流派)好多和西方有关,包括心理治疗,是流行的——有诸多的心理学或西方心理学的大家、理论提出者,刚才讲到弗洛伊德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也包括格式塔心理治疗、行为矫正、行为主义心理学等,这么诸多有影响的西方心理学的体系、理论与治疗方法中间,唯有荣格的心理学和中国文化那么密切。


张浩刚才问到荣格心理学的主要特色,一般我们称“无意识心理学”也好,“深度心理学”、“深度心理治疗”也好(他提出来“集体无意识”的概念,原型和原型意向),但就在我们今天和张浩的交流,或者有这个机会谈到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荣格心理学的主要特色可能就是与中国文化的关系。刚才讲到的(荣格)对中国文化的贡献——“集体无意识”,我认为是发展了弗洛伊德提出来的“个体潜意识”;他对情结的研究,通过词语联想的实验;包括他的原型和原型意象、自性和自性化、炼金术和积极想象这些,都和中国文化有密切的渊源。


举个例子,听起来有点玄,因为是炼金术嘛,但它很朴素,像刚才我讲的我心目中的荣格。为什么呢?点石成金,看着有点玄,把一个原始的物质,一块石头,一块璞,“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提炼它的心性。就像中国文化强调,什么是心理学的“理”,叫“治愈”;什么是“治愈”呢,一块石头,一块很普通的原始物质,里面包含了黄金,包含了美玉,通过一个过程,比如有一个容器,有一定的条件,可能就能够提炼出来,找到金子一般的心理,就是我们说的“心性”。这个过程是荣格心理学,包括沙盘游戏治疗,非常重要的内涵、方法论。


这个内涵、方法论从哪儿来呢?荣格自己说得很清楚,他受中国道家内丹的影响。1928年前后,书是1929年出版的,工作是在1928年。荣格已经摸索很久了,跟了弗洛伊德很多年,他和弗洛伊德是特殊关系,后来两个人分道扬镳以后,荣格就自己深入于无意识。之前是跟在弗洛伊德后面走,轻松一些,但他独立成立自己的分析心理学时,自己要独立面对无意识,一下摸索了十多年。在他整个的转变、转化,刚才用到自性和自性化的时候,他遇到了卫礼贤,约他两个人一起来对中国道家的文本(我们现在知道是《太乙金华宗旨》)做研究,对它做分析,对它做评论。卫礼贤是个有名的中国汉学家,他介绍了这本书,已经包含了心理学;荣格就从心理分析师的角度,结合他的临床个案来看,他发现他在西方获得的一些发现、一些领悟,能在中国道家内丹这个过程中获得印证,所以他就一发不可收拾。


从1929年以后,荣格的著作整个创造力勃发,写了很多书,著作很多,他都归结为他手中这个“内丹”的影响,让他借助炼金术找到了他的原型、原型意象和象征,这几乎是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化悲痛为力量,直到现在,它仍然是我们心理分析临床治疗很重要的原则。对我们心理分析来说,我们强调容器,我们接受来访者,接受症状,但并不仅仅是针对症状的工作。不管是心理分析、深度心理治疗还是沙盘游戏,我们营造自由与保护的空间,一旦你做好了,它会转化,所以这是源于中国文化的智慧。


张浩说到与中国文化的联系,刚才讲到了道家的《太乙金华宗旨》,荣格和卫礼贤合作的书叫《金花的秘密》,影响深远。我说它影响深远,(中国道教典籍很多)这本《太乙金华宗旨》在中国道教里并不是特别引人关注的,特别没有国际关注。为什么(后来)会有国际关注呢,因为荣格写的评论,影响了整个世界。然后翻译成日文,又从日文翻译成中文,和中国道教研究有关的学者们又开始继续关注它,有位郭老师,我们是朋友,他指导博士生去研究荣格怎么看《太乙金华宗旨》。


中国的禅宗,佛教,铃木大佐先生是很有名的弘扬东方文化的日本学者,他的《禅学导论》是要请荣格写序言。荣格写得很好,序言让我很感叹,他对中国禅宗(了解那么深),读了那么多书,我们的“五灯会元”,他引用得那么好。另外,《易经》是中国的大道之源,荣格可以说是很好的易经专家。《易经》可能是最重要的中国文化的代表,《易经》最好的版本就是卫礼贤的翻译,这个版本从德文翻成英文的时候是荣格的学生翻译的,荣格写的序言。


我们刚才讲的刘大钧老师,他是易经专家,《周易研究》是他创刊的,它的第一期英文期刊是我参与工作的,登了荣格写的序言。即使放到现在的《易经》专业学者中,也会很感叹荣格的悟性和直觉。由于荣格的序言,所有学心理分析、深度心理治疗的荣格学派,都会读《易经》,因为觉得很有意思。国内那么多心理学的老师、教授、心理治疗师,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读《易经》或能读得懂《易经》。但是荣格,包括他本人,包括创立沙盘游戏的卡尔夫,包括他们之后的几千个荣格心理分析师,每个人都会读过《易经》,所以这是很特殊的一个学派。


藏传佛教,比如《西藏度亡经》。《西藏度亡经》最初形成文字,然后荣格在1927年写了评论,名扬海外,很受关注,可以和埃及的《亡书》相媲美,这样一个国际性的影响是荣格的工作,给《西藏度亡经》写的评论。


我举了几个例子,《易经》也好,藏传佛教的《西藏度亡经》也好,还是铃木大佐的《禅学导论》或道家内丹也好,荣格等于是弘扬了我们中国文化。在这个背景下,荣格心理学刚才讲到的重要概念,原型、集体无意识、自性&自性化、积极想象,炼金术等等,他都深深受惠于中国文化,所以这个心理学体系,我们称为“荣格心理学”,和中国文化有很密切的关系。


感谢申荷永教授,同时也感谢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公众号:psyheart-center)促成此次采访。




心盟旗下公众号:奋斗吧咨询狗 

专注于咨询师的真实需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