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ldKing2589 / 中国古典小说... / 第六十回 招凉珠能保尸体 热心吏为述案情

分享

   

第六十回 招凉珠能保尸体 热心吏为述案情

2016-02-29  DonaldKin...


第六十回 招凉珠能保尸体 热心吏为述案情

 

  天皇洪秀全在那未死之前,忽觉满身的精力,反而旺壮起来。其时徐后、陈小鹃后妃等等,都已徐娘年华,平时又是淘洒空的。当然不是天皇对手,大家正拟败阵而逃的当口。陡见天皇突然满头大汗,双颊忽尔红晕,徐后一见天皇这般神色,很高兴的笑问道:“万岁今天怎么如此饶勇,妾等委实有些难以支持。”天皇正待答话,不知怎么一来,喉管突起痰声,跟着双目一闭,砰訇一声,倒过地上去了。那时徐后等人,还不知道天皇已经脱阳而死,只当偶尔失足,大家赶忙围了拢去一看,只见天皇的身子早已绷绷硬了。

  大家至此,这一吓还当了得,顿时狂哭大叫,闹得不知可否。可巧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两个,因为军情大事,要与天皇当面取决,好容易的想了法子,方能越过曾国荃的大营,进了南京。所以一到宫中,那里还等得及由人通报,及至走到内宫门口,忽又听得里面陡起一片哭声,李陈二人,此时还未知道天皇有了不幸,只当天皇又在处置那些不能遵奉谕旨的嫔妃,所以不待传报,二人就一脚奔了进去。

  等得进去,一眼瞧见天皇一丝不挂,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所有一房间的后妃,个个也是赤身露体,形状真教恶劣,正想连连退出,就见徐妃已在和他们两个哭着说道:“忠王爷,英王爷,你们二位快看我们万岁,是否已经驾崩。”

  李陈二人一听此话,早已吓得心胆俱碎,浑身发抖,如飞的奔到天皇面前,仔细一看,更是连话也不及答覆徐后,急急一同扑的一声,跪至地上,抱着天皇的龙体,放声大哭道:“陛下,皇兄,你老人家怎么一句遗嘱都没有,就此丢下臣弟等等的归天去了。”

  李陈二人一面哭着,一面忙又问徐后道:“万岁如此形状,究是甚么病症?”

  徐后见问,只好红了脸的掩面答道:“万岁吩咐要开无遮大会,我们怎敢不遵,谁知陡然气绝,连我等还当万岁没有驾崩呢。”

  英王陈玉成的性子最躁,他就突出翻眼珠子,厉声的责问徐后,陈吉二妃道:“这样说来,万岁的驾崩,你们都有大罪。”陈玉成的罪字刚刚离嘴,忽向左右一望,复又大声的喝道:“快把众人拿下。”

  李秀成赶忙乱摇其手的阻止道:“英王不可乱来,天皇既已驾崩,人死不能复生,办罪之事尚小,关于镇定全军的事情才大,现在只有急其所急,缓其所缓。”

  李秀成说到此地,便对徐后,吉妃,陈妃,以及众妃等人,一齐说道:“快快先把万岁的龙体遮住,你们大家也得赶紧穿上衣服,我要召集各位王爷进来,商量大事。”

  徐后等人,一听此话,方才想到大家都赤体,连忙吩咐宫娥彩女,拿了一幅绣着黄龙的被单,盖在洪秀全的身上,大家始去穿上凤袍。等得她们穿好出来,李秀成已将众位王爷召到。徐后抬头一看,只见到来的几位王爷是:洪仁发、洪仁达、赖汉英、罗大纲、秦日纲、陈开、赖文鸿、吴汝孝、古降贤、陈仕章、吉安瑾几个,众位王爷,正在抱着天皇尸首痛哭之际,忽见徐后到来,都忙照例行礼。

  行礼之后,李秀成方即紧皱双眉的问着大家道:“天皇大哥,既已晏驾,依我之意,只好暂时匿丧几天,等我布置好了,那时再行发丧,并请幼主福瑱太子登位。否则军心一散,南京城内,难保没有官兵奸细,倘一闹出献城等等之事出来,我们大家,便没葬身之地了呢。”

  大家听说,一齐忙不迭的答道:“忠王言之有理,我们对于这件大事,急切之间,却没主张,只有悉听忠王主持,以安邦家。”

  李秀成听了,又问徐后等人道:“后嫂以及各位皇妃的意思怎样?”

  徐后道:“我们都是女流,只听忠王办理。”

  李秀成道:“这末我们快快退出,就将此宫封锁起来。”陈玉成忙摇手道:“且慢,今天已是四月二十七了,天气炎热,恐怕天皇的龙体有变。”

  李秀成便问徐后道:“皇嫂,我知万岁有颗大珠,曾经得诸此间一位巨绅。据说这颗珠子,就是古时燕昭王的招凉珠,只要此珠放在万岁的身旁,即不碍事。”

  徐后听说,忙问吉妃道:“这颗珠子,万岁不是赐了贵妃了么。”

  吉妃点点头道:“是的,让我就去取来。”

  等得取到,大家一见那颗珠子,约有胡桃大小,非但光莹夺目,真的寒气飕飕。李秀成接过珠子,放在天皇的侧边,便同大家一齐走出,封锁宫门。

  徐后急暗暗的恳求李秀成道:“忠王爷,方才英王怪着我们,本是正理。但是此等笑话,闹了出去,似于万岁爷的盛德有累,可否求着忠王爷劝劝英王爷不必追究此事。”李秀成点点道:“此事万万不能闹将出去,皇嫂放心,不过幼主这人,现是国家根本,皇嫂和各位贵妃,须得好好照应。”徐后连连答应。

  李秀成即同大从出了皇宫,正拟自去布置军事,不防兜头遇见洪宣娇匆匆走来,一见大众,突然放声大哭的说道:“天皇已经驾崩,你们为何瞒我?”

  李秀成疾忙把洪宣娇拉到一边,悄悄的告知一切。洪宣娇虽然连连忍住哭声,岂知已被闲人听见了去。当下一传十,十传百的,不到半天,满城百姓无不知道。

  那时李秀成已经回到他的府中,有人报知此事。李秀成急得跺脚的连连的说道:“宣娇误事,宣娇误事。”李秀成说了这句,急又奔进宫去,一面赶紧发丧,一见就立幼主洪福瑱即位。幸亏李秀成这样一办,总算息了谣言。

  这末洪秀全的死信,洪宣娇又未在场,在场之人,已由李秀成吩咐严守秘密,当然没人宣布,怎么洪宣娇又会知道的呢?

  原来洪宣娇自从纳了傅善祥上的条陈,立了童子军之后,倒也爽爽快快的乐了几年,后来忽又厌烦起来,便将那座童子军统统解散,又去和那天皇的一个娈童,名叫朱美颜的打得火热。朱美颜虽被洪宣娇看中,但是天皇那儿,不能不去应卯,既在那儿应卯,天皇驾崩,他岂不知,他一知道,急去报告洪宣娇知道。至于后来李秀成主张匿丧不发的事情,他却没有听见。后来还算李秀成尚有急智,一见外边已经知道,所以马上急请幼主洪福瑱登位。

  那时的洪福瑱,仅止一十三岁,尚是一个孩子,晓得甚事,一切朝政,都由李秀成一个人主持。那知那个洪仁发,本是一个草包,一见李秀成主持朝政,还要吃醋心重,只是去和李秀成捣玄,犹亏宫内有那徐后,因感李秀成不究她们之事,处处左袒秀成。宫外的那个英王陈玉成,也知李秀成是个擎天之柱,此时再不保全李秀成,一座天国,不必官兵攻入,恐怕自己也会倒了。因此凡遇洪仁发在和李秀成为难的时候,他即挺身而出,指着洪仁发痛骂道:“天国是姓洪的,不是姓李的,也不是我姓陈的。你再这样的瞎闹下去,天皇大哥,真在阴间大哭呢!”

  洪仁发的为人,真好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了,独独看见这只四眼狗,总算稍稍有些惧惮,当时见陈玉成如此说法,方才无言而退。

  李秀成虽然不再被那洪仁发所窘,可是又被曾国荃所窘。原来曾国荃自拜浙江巡抚之后,因感朝廷破格录用之恩,凭他良心,真的只想立破南京,方始说得过去。因此,日日夜夜的同了李臣典、萧孚泗几个,决计用着挖掘地道的法子,去破南京。

  一天正在和李萧两个商量军务的当口,忽见湖北送到一信,拿到手中一看,方知是刘秉璋写给他的,赶忙拆开,只见写着是:

  沅帅勋鉴,昨与敝门人徐杏林深夜谈天,忽见窗外突然一亮,即偕杏林出视,始知天空一颗巨星,似甫爆碎。当时据杏林言,此星爆碎,必应现今一位大人物身上,弟即迫渠袖占一卦,据说此星,应在发逆洪秀全身上。杏林每占必有奇验,特此先函报知,即就近迅速查明,若果应卦,亦朝廷之洪福也。弟偕杏林驻军鄂省,转瞬数年,官帅与润帅,极为相得。此间近岁以来,尚无大战,弟蒙天恩,简为江西布政司使,不胜惶恐之至。该缺现用沈葆桢廉访兼暑,弟尚无意到任也。执事开府浙江,恐亦一时不去到任。金陵不破,弟与执事,犹不能安枕也。匆匆奉闻,祈不时赐教为幸。再者杏林之六弟七弟,一名春发字毓林,一名春晏字啸林,此次林州克复,彼贤昆季之功不少。杏林之意,拟令二弟在籍代渠定省之劳。而太夫人又为才德兼全之人,不忍因渠一己侍奉之私,埋没其贤郎之功名大事,辄劝其贤郎赴尊处投效。毓体、啸林二氏,本喜立功疆场,重以乃兄之嘱,不敢违命,既奉慈命,似在跃跃欲试,杏林左右为难,托弟转求执事,如彼二弟果来投效,务乞善言遣去,此为釜底抽薪之法。杏林甚至谓渠二弟,果欲立功于国,渠愿回籍事母。凡为人子者,似亦不能全体尽忠于国,而置慈亲于不顾也。杏林既发此论,渠乃能说能行之人。

  杏林果回原籍,则弟直同无挽之在,不知所适矣。专此拜恳,顺颂升安。

  曾国荃看完之后,即命密探潜入南京,打听消息,及接回报果有其事,连忙回信去给刘秉璋。信中大意,约分三事:第一件是徐氏昆季如去投效,准定善言遣去。第二件是报知洪秀全果死,转达官胡二帅,乘机扑灭其外省之羽翼。第三件是无论如何要借徐春荣一用,又说徐氏不允援助,只有奏调。刘秉璋接到那信,只好力劝他的门生,不好再事推托。徐春荣之知曾国藩,曾贞干,曾国荃兄弟三人,早有借他一用之事。既为国事,不好不允,当下即别乃师,一脚来到曾国荃的大营。

  曾国荃一见徐氏到来,真比他拜浙抚之命,还要高兴万倍。当天就整整的谈上一天,又连着谈上一夜。后来曾国荃说到军务的时候,方始问道:“现在洪逆已毙,其子福瑱复即伪位。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杏翁之意,若要速破南京,究以何法为妙?”

  徐春荣见问,不假思索,应声答道:“只有掘通地道,较有把握。”

  曾国荃喜得击掌的说道:“英雄之见相同,这句古话,一点不错。兄弟不瞒老杏翁说,此事已经办到九分九了。”

  徐春荣微笑道:“既已办了,那就更好。职道还有一个意见。”

  曾国荃听说,赶忙把他的椅子挪近一步道:“杏翁有何意见,快请发表。兄弟对于朝廷,既负此责,自然望这南京,早破一天好一天的。”

  徐春荣道:“敌方的军事,现由伪忠王李秀成主持。此人的军事学问,并不亚于那个钱江。还有四眼狗,罗大纲,秦日纲,赖文鸿,赖汉英几个,都是从广西发难的人物,屡经大战,确是有些饶勇。四眼狗这人,只有大帅手下的那位李臣典总镇可以对付。”

  徐春荣说到此处,忽将眼睛四面一望。

  曾国荃已知其意,忙接口道:“杏翁有甚机密说话,只管请讲,此地没有甚么外人。”

  徐春荣听说,方才低声说道:“职道知道李总镇手下有个参将,名叫苻良。他本是发军那边投降过来的,此人心术不良,请大帅迅速通知李总镇一声,切宜防备。”

  曾国荃不待徐春荣说完,忽现一惊,忙又镇定下来,笑着问道:“杏翁向在湖北,今天才到此地,何以知道李臣典手下有这个姓苻的人?又何以知道姓苻的对于李臣典有所不利?这真使我不懂。”

  徐春荣笑上一笑道:“职道稍知文王卦,每于无事之际,便将现在带大兵的人物,常常在占吉凶。至于姓苻的事情,也无非从卦辞上瞧出来的罢了。”

  曾国荃听完,急将他的舌头一伸道:“杏翁,你的文王卦,真正可以吓死人也。那个姓苻的坏蛋,果然要想谋害李臣典。昨天晚上,方被李臣典拿着把柄,奔来禀知兄弟,兄弟已经把他正了法了。”

  徐春荣笑道:“这倒是职道报告迟了一天了,早该在半途之中差人前来报告的。”

  曾国荃听见徐春荣在说笑话,便也大笑道:“杏翁,你的大才,涤生家兄、贞干先兄,以及少荃、春霆、雪琴、哪一个人不钦佩得你要死。当年的诸葛武侯,想也不过尔尔。”

  徐春荣正待谦逊,忽见一个戈什哈报进来道:“彭玉麟彭大人到了。”

  曾国荃听说大喜道:“快请,快请。”

  及至彭玉麟走入,曾国荃一把捏着彭玉麟的双手,又用眼睛望了徐春荣一眼道:“雪琴,你知道这位是谁?”彭玉麟摇摇头道:“这位倒未见过。”

  曾国荃一面放手,一面又大笑起来道:“雪琴,这位便是善卜文王大卦,刘仲良当他是位神仙看待的徐杏林观察。”

  彭玉麟不待曾国荃说完,忙去向着徐春荣一揖到地的说道:“徐杏翁,你真正把人想死也。”

  徐春荣忙不迭的还礼道:“职道何人,竟蒙诸位大人如此青睐。”

  曾国荃道:“快快坐下,我们先谈正经。”

  等得各人坐下,曾国荃忙问彭玉麟道:“雪琴远道来此,你可知道洪贼秀全,业已受了天诛了么?”

  彭玉麟接口道:“小侄是到此地,方才知道的。小侄此来,因有一条小计,要请老世叔采纳。”

  曾国荃忙问甚么妙计,彭玉麟道:“从前伪忠王李秀成,用了掘通地道之计,轰毁六合县城。小侄因思洪贼占踞金陵城池,已有十二年之久,何不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呢。”

  徐春荣笑着接口道:“大人高见,竟与沅帅同心。”

  彭玉麟不等徐春荣往下再说,急问曾国荃道:“莫非老世叔已经办了不成?”

  曾国荃点点头道:“已经掘得差不多了。”

  彭玉麟道:“既然如此,小侄现已带了一千艘的炮船来此,打算交与老世叔,小侄明天就要回去。”

  曾国荃听说,便跳了起来道:“我正待专人前去请你来此帮忙。这场大战,全仗大家助我才好。”

  曾国荃说到此地,忽然气烘烘的说道:“雪琴,你看少荃可恶不可恶,我已三次公事给他,他只推说自顾不遑,不能分兵来此。”

  彭玉麟听说,微笑一笑,没有言语。

  曾国荃也不在意,又对徐春荣说道:“兄弟要请杏翁担任帮办军务之职,明开马上奏派,杏翁不可推却。”

  徐春荣慌忙站了起来辞谢道:“职道不敢担任这个帮办军务的名义,职道不瞒大帅说,一经奏派,将来便得奏请销差,反而罗嗦。职道一俟大局稍靖,马上就要奉请终养的。”彭玉麟接口道:“杏翁不爱做官,倒与兄弟的脾气相同。无奈圣恩高厚,上次放了皖抚,兄弟再三托了我那老师奏请收回成命,谁知皇上又将兄弟放了长江提督,并准专折奏事。①兄弟打算且等南京攻下,再行奏请开缺。”

  曾国荃因见到玉麟也在附和徐春荣,便不再说。

  彭玉麟忽然想着一事,便对曾国荃笑着道:“小侄素来虽然不喜做官,却是最恨贪官污吏。去年年底,忽有鄱阳阳县民妇陈氏,去到小侄那里告状,说是她于某岁嫁与同县民人叶佐恩为妻,不久生下一子,取名福来,后来叶佐恩病殁,遗腹又生一子,取名福得。嗣因家贫不能守节,复赘同县民人严磨生为婿,同居五年,相安无事。嗣以叶佐恩的住宅,典期已满,该宅即为原主赎去。严磨生遂偕陈氏携二子,另觅住宅,于东门湖上。严磨生仍种叶佐恩所遗之田二亩,以养一妻二子。其时福来业已九岁,乃由严磨生商得陈氏同意,将福来送至坑下村徐茂拐子家里学习裁缝,每年有点心钱三千四百文给与福来。又过数年,严磨生又将福得送至坑下村刘光裕家中牧牛,坑下村距离严家所居的东门湖地方,约四十里。

  次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严磨生亲至坑下村接福来、福得二子回家度岁。二十六的大早,福来背着蓝布口袋一只,内盛洋钱一圆,制钱二千文;福得背着白布口袋一只,内盛白米一斗,行至墈上亭地方,忽然天下大雨,严磨生又发病疾,便至亭内稍憩。适遇雷细毛其人,担着两只箩担而至。雷细毛本是坑下村刘氏家中的仆人,那天也由刘氏家中回家,故此同路。严磨生因和雷细毛之家,和他所居相近,乃对雷细毛说道:“我发痰病,此刻不能走路,我想命二子同着老兄先走,我要在此多憩一憩,稍好一点,随后赶来。”

  雷细毛自然满口应诺,严磨生即命二子将那蓝白两只布袋,置诸雷细毛的箩担之内。……彭玉麟刚刚说到此地,忽见天上,陡起一灯红光,不觉一吓。正是:

  无端偶述呈中事

  有意须观卦上辞

  不知这片红光,究是何物,且阅下文。

 
 

□ 作者:徐哲身


本书由“晴空碧海”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