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搭花 / 教育 / 商战如兵战 《孙子兵法》中蕴含着商战智慧

分享

   

商战如兵战 《孙子兵法》中蕴含着商战智慧

2016-03-09  抹搭花

商战如兵战 《孙子兵法》中蕴含着商战智慧

    自古以来,人们一直视商战如同兵战,是因为商战同样充满了竞争,充满了谋略和智慧的较量。故此,《孙子》的智慧与谋略足以在商战中大显身手。在中国古代,自先秦时期开始,就已经有白圭等人开始借用《孙子》治产经商,取得了佳绩。至于现代商战中,《孙子》的应用更加广泛,在西方和日本都引起了广泛的影响。这本兵学宝典华丽转身之后,成为一部商战宝典,甚至被一些西方企业家视为最有价值的一部商战智慧之书。

《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

    智慧博弈:兵战与商战的趋同性

    总体而言,《孙子》相关用兵的一些重要思想和原则,比如情报先行、利益为上、不避诡诈、慎重决策等等,在商战中都可以得到借用。

    《孙子》注重“知彼知己”和情报先行,强调未战之前仔细比较敌我双方的基本条件,认真考虑影响战争胜负的五种因素,在决策时需要慎之又慎。就商战而言,同样需要考虑天时、地利、人和这些因素,故此,孙子的这些原理完全适用。作为一名企业领导,同样需要做好充分的情报工作,认真考虑那些影响企业决策的各种筹码,并始终沉着冷静,慎重决策,果断决策,才能在商战竞争中保持不败。并且,在商战中,尤其需要高举利益原则,这与《孙子》所提倡的“非利不动”原则完全吻合。甚而《孙子》所提倡的“兵者诡道”和“兵以诈立”等原则,也被不少企业家视为商战竞争的不二法则。他们认为,只有注重使用奇兵和奇计制胜,不按常理出招,大量使用变诈之术,才能够在充满竞争的商战中赢得主动,最大程度地获取利益。

    在开展商业竞争活动时,企业领导必须懂得如何抓住有利态势和最佳时机,合理配备人员来赢得胜利,并且力争一鼓作气,集中力量,这正是《孙子》所一贯强调的“善战者,求之于势”和“择人而任势”。此外,《孙子》强调的主动原则——“致人而不致于人”,也可以在商战领域大显身手。在商业竞争领域,更加强调主动出击,争取所谓“先胜”,贯彻“超前战略”来赢得主动权,获得最后的胜利。

    商战如同兵战,充满了竞争,充满了谋略和智慧的较量,充满了力量的较量。战场和商场存有很多共性,也是施展力与谋的舞台。故此,《孙子》作为一部智慧之书与谋略之书,在战场证明其价值之后,其经验和教训等,也会被商人充分吸取,孙子的这些战争谋略也能够在商战中大显身手。

    先秦两位巨贾的成功借用

    在中国古代,自先秦时期开始,就已经有白圭等人开始借用《孙子》治产经商,取得了佳绩。至于现代商战中,《孙子》的应用更加广泛,在西方和日本都引起了广泛的影响。这本兵学宝典华丽转身之后,成为一部商战宝典,甚至被一些西方企业家视为最有价值的一部商战智慧之书。

    最早成功借鉴《孙子》兵学谋略经商的,怕是要数到战国时期的商贾白圭。白圭是西周人。当魏文侯在位时,李克正致力于开发土地资源,而白圭却喜欢观察市场行情和年景丰歉的变化。所以,当货物出现过剩而低价抛售时,他就大量予以收购;当货物出现不足而高价索求时,他就大量进行抛售。当谷物成熟之时,他就买进粮食,出售丝、漆;当蚕茧结成之时,他买进绢帛棉絮,出售粮食。因为他能预判年景的好与不好,所以知道适时囤积货物,根据市场行情合理出售积存货物。他并不讲究吃喝,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嗜好,并节省穿戴,与自己所雇用的奴仆们同甘共苦,同时也非常善于捕捉赚钱时机,像猛兽猛禽捕捉食物那样迅捷。在介绍经商经验时,他曾这样说道:“我经商,就像伊尹、吕尚筹划谋略,孙子、吴起用兵打仗,商鞅推行变法那样。所以,如果一个人的智慧不足以随机应变,勇气够不足以果敢决断,仁德不至于正确取舍,强健不至于有所坚守,虽然想学习我的经商之术,我终究是不会教他的。”

    由《史记》的记载可知,白圭曾明确指出,他的经商之术部分取自“孙、吴用兵”。“孙”在“吴”前,显然是指孙武,而不是孙膑,所以其经商之术,是取自《孙子》,而不是《孙膑兵法》。在白圭之后,天下人谈论经商致富之道大多效法白圭,殊不知白圭之所以取得成功和突破,《孙子》兵学谋略也曾起到重要作用。通观白圭的主要经商谋略,人予我取,低吸高抛,准确把握时机、与部下同甘共苦等,都可以从《孙子》的战略战术思想和治军思想中找到源头。在介绍白圭时,司马迁最后特别强调其经商虽说是“能试有所长”,但也“非苟而已也”(《史记·货殖列传》),并非鲁莽蛮干,马虎行事。《孙子》一贯强调“慎战”,这自然也会对白圭的谨慎经商、慎重决策产生一定的影响。

吕不韦画像

吕不韦画像

    先知:情报的重要性

    《孙子》以“先知”为核心的情报先行原则,对于商人经商也具有重要指导意义,而且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比比皆是。战国末期的巨贾吕不韦就是其中一位。他在赵国都城邯郸做生意时,结交了在赵国充当人质的秦昭王孙子异人。这位见多识广的商人得到一些重要情报,便就此琢磨起做“人货”生意,展开了针对政治人物的大买卖。经过一番秘密运作,吕不韦先是打通华阳夫人的姊弟,继而说动华阳夫人,再由华阳夫人说服安国君立异人为嫡子,最后通过外交途径使赵国归还人质。(另一说是买通守关者逃离)结果,数年之后,异人回国即位,吕不韦因为保护异人有功,自然而然地成为丞相,就此名利双收。

    在清代,山西太谷县有一位曹姓商人,也是因为情报得力而受益。这一年,他看到田地里的高粱长得异常大,非常茂盛,却也带着一丝异样,他决定折断几根看看,结果发现高粱的茎内有不少害虫。由此他对当年的高粱收成有了较为明确的预判,于是连夜安排大量收购高粱。当时的许多人都没有做这样的情报工作,普遍认为高粱丰收在望,于是大量出售库存高粱。不久之后,高粱果然在成熟之际被害虫成批咬死,当地的高粱严重歉收,但曹姓商人却因为事先囤积了大量高粱而获得暴利。

    择人和任时

    中国人经商的历史非常悠久,由此而渐形成博大精深的商业文化,也诞生了一些秘而不宣的经营秘诀。这些经商秘诀,有不少都与兵法联系紧密,受到《孙子》的启示。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总结经商之道时说:“故善治生者,能择人而任时”,此语明显从《孙子·势篇》“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一语化来。所谓“择人而任势”,强调的是用人问题和抓住恰当时机。这些当然也与经商紧密相连,对于商战具有很好的指导意义。

    将《孙子》的兵学谋略运用到商战中,《孙子》的理论并不能拘泥运用。比如说,“择人而任势”并不能仅仅局限于“择人”,由“择人”,也可以延伸到“择地”和“择时”等。在兵学领域,这些其实完全可视为是“择人”和“任势”的化用,在商战中更是如此。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还记载了一个“择地而任势”的例子。秦国击败赵国之后,强行逼迫卓氏迁徙,卓氏很多财产被掠夺,但他们夫妻二人推着车子,自愿迁徙远方。当时,同样被逼迁徙的百姓大多争着给主事官吏送去钱财,央求迁徙到近处的葭萌县。只有卓氏看重了汶山下面的沃野,判断那里更容易做买卖,于是迁到远处的临邛一带,最终在那里顺利地发财致富,最多时奴仆甚至多达千人。卓氏自此尽享射猎和游玩之乐,堪比国君。《孙子》有云:“夫地形者,兵之助也”,强调知地对作战的重要性。卓氏则成功地将它运用于商战,因为占据了汶山一带有利地形,成为一代巨贾。

    《孙子》在商战的应用也是由来已久。自从《孙子》诞生之后,历代都有军事家成功转型为企业家和实业家,更不乏成功运用《孙子》兵学谋略经商盈利的精彩案例。商战为《孙子》提供了另外一个崭新的舞台,而《孙子》则使得这种商战文化变得更加绚丽多彩。文化频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