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青的马甲 / 书籍与人生 / 喜剧演员的阴暗和抑郁

分享

   

喜剧演员的阴暗和抑郁

2016-03-11  汉青的马甲


利维坦按:喜剧演员患有抑郁症的似乎很多,比如卓别林、憨豆(罗温·阿特金森),以及2014年以自杀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的的罗宾·威廉姆斯,还有几乎已经淡出公众视野的金·凯瑞。从外表看,金·凯瑞一直乐观开朗,但他实际上长期难以摆脱心理低潮和郁闷对他的困扰。他坦言已经服用抗抑郁药很长时间,然而这些药物并没有彻底治愈他的病症。


至于文中所得出的“接触性生活较早的或者性伙伴较多的女性参与者”更具有幽默感,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俏皮话、幽默的语言方式,“也许都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泡妞开场白中的一部分”,相信很多有幽默细胞的男性都会笑而不语吧。



文/Olga Khazan

译/pacsur

校对/danzig

原文/www.theatlantic.com



最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金·凯瑞。他既是佛教徒,也是基督教徒,同时还非常欣赏老子的道家哲学


在9·11事件发生后,喜剧市场停滞。《每日秀》停播了9天。《周六夜现场》18天后才开始第27集,这一集中洛恩·迈克尔斯用一个忧郁的冷笑话作为开场白——“我们可以搞笑吗?“他问纽约市长。


刚刚搬到纽约的讽刺类报纸——《洋葱新闻》(美国一家提供讽刺新闻的组织)的员工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上面那个问题。在袭击发生三周后,喜剧演员吉尔伯特·高特弗雷德因为开玩笑说他乘坐的飞机会停在帝国大厦而遭到公众的不满。



心理学家皮特·麦格劳和新闻记者乔尔·华纳的合著书《幽默秘诀》


9·11事件让《洋葱新闻》的员工非常痛苦,他们最终决定把9月26号的整份报纸献给9·11事件。在心理学家皮特·麦格劳和新闻记者乔尔·华纳即将出版的合著书——《幽默秘诀》中,说献文这件事在当时是引起了轰动。洋葱新闻的作者是将怒火撒在劫机人身上,称他们在地狱受长牙蛇怪折磨,心理扭曲。其中有一篇《上帝愤怒地阐释了“不杀”规则》文章,这篇文章一经发表便收到很多读者的来信,读者在恐怖袭击后,似乎是找到了发泄的门路。




《洋葱新闻》这次的胜利正好反映了麦格劳长期以来坚持的理论:喜剧有黑暗也有光明。他认为最成功的笑话需要一些不好的东西,让它看起来很傻。如果完全关注轻松的笑话,那是没有什么效果的。如果笑话太过尖刻,正如高特弗雷德,那就会令人不快。


幽默的“无害冒犯”理论是《幽默秘诀》的中心,华纳和麦格劳这位科罗拉多大学的教授在深入研究世界上的喜剧走势后,对它做了阐释。


在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托马斯·维奇作品的基础上,麦格劳发展了他的观点,反过来,在前人的基础上,又进一步解释我们发笑的原因。几个世纪以来,一些伟大的思想家都试图领悟喜剧进化的目的,他们的理论结果都有很大的区别,但是,也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认为喜剧的发展趋势是用黑暗的艺术形式来暗示喜剧的“笑”果。


霍布斯和柏拉图从玩乐的角度出发,他们认为开玩笑让我们有高人一等的感觉。康德以及后来的一些心理学家认为,开玩笑相当于一种认知转换,将严肃的话题变得好玩有趣。1905年,弗洛伊德认为幽默是风趣的一种形式,这才让幽默为人所知,尽管循规蹈矩的人们提出过抗议。


几年前,心理学家Hugelshofer认为,幽默在对抗沮丧和绝望的起着缓冲作用。进化论心理学家觉得,幽默是超越竞争对手的一种巧妙手段。


尽管这些方法有很多相似之处:没有邪恶的转折点,笑话便不能称之为笑话;对观众没有一定的影响力,不管影响时间是长是短,你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喜剧演员。


如果确实是因为喜剧演员掌握“无害的冒犯”,才让他们如此成功。那成功的背后是不是喜剧演员具有某种常人没有的心理因素,才让他们可以灵活运用”无害的冒犯“?亦或是,喜剧演员仅仅是知道我们一般人不知道的?


***


麦格劳很喜欢引用马克·吐温的一句话:“幽默的秘密不在于高兴的东西,而是那些令人悲伤之处。所以,天堂不存在幽默。”


麦格劳在他的书和科罗拉多大学的“幽默研究室”中,将悲伤和快乐放在一起作了深入研究。


“幽默是指我们内心要有喜欢的东西,”他对我说道,“但是,幽默也需要某种程度上的错误、不安以及危险,这些就是我们所说的'冒犯’。”


我们的祖先——穴居人生存的环境恶劣,他们随时冒着被生吞的危险。因此,当他们发现暗处发出窸窸窣窣声音的是只老鼠而不是剑齿虎,他们会有如释重负之感。


“在人类可以说话之前,他们将笑声用作信号,”麦格拉解释道,“这就好像在说,他们是虚惊一场。这属于无害的冒犯。”


挠痒,不会说话的灵长类动物也能做到。它是最好的例证:“那个地方有危险,但是不会有生命危险,”麦格拉说。“挠痒并不具威胁,而且还是由你信任的人在做。”


当今,对我们能够产生威胁的一般都是爬行动物,但是,有了幽默,我们似乎可以战胜它们。笑话可以缓解紧张感,有助于我们处理生活中遇到的大大小小的不公。就像《洋葱新闻》的员工在9·11事件后,在讲笑话之前,必须正视那场灾难。




如果一个笑话太过文雅或者平淡无奇,就像这张猫的照片一样,我们是不会笑的,因为没有任何“冒犯”出现(就像我们在给自己挠痒时,是不会笑的)。同时,如果事情极具攻击性,就绝对属于冒犯别人了(例如,“生活就像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人,他穿着黑色风衣,却想要逗你发笑,”麦格劳说,“这太恐怖了。”)。


在《坏脾气的进化》这本书中,讲到在一些文化中都避免那些明目张胆的冒犯,例如限制那些可能成为笑话的话题。但是书本合著作者华纳注意到,一些国家通过主题来划分幽默,而其他国家则是通过地理位置。例如,作者二人在日本期间,他们发现俱乐部的喜剧一般都很淫秽,但是有些地方是决不能开玩笑的,例如“在办公室或者学校,是不允许讲笑话的,甚至在幽默研究人员的办公室里,笑话也是被禁止的。但是,如果是在酒吧或者卡拉OK,则没有这类禁忌。”


在“幽默研究室”内,麦格劳一直试图确定是什么将一个笑话从伤人变成有趣。用研究的角度来说,是什么将冒犯变成无害的?


如果喜剧能让听众身体感到不安,那就更好不过了。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喜剧俱乐部让观众挤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坐着硬板凳。麦格劳说,只有观众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喜剧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喜剧演员斯特芬·弗莱公开透露他患有暴躁症以及曾试图自杀


***


2013年,喜剧演员斯特芬·弗莱公开透露他患有暴躁症以及曾试图自杀。在他的智力竞猜节目——QI这样说道:“有时候,我在主持节目时,会说'哈哈、耶耶’,其实,内心里是想说,'我他妈的想死’。”


“我知道很多单口相声的优秀人士,结局最终都很悲惨,”喜剧演员马克·马龙说过。



心理学家路易斯·特尔曼


在喜剧和内心的躁动之间,实验证明确实存在着联系。20世纪20年代,心理学家路易斯·特尔曼发现,那些被父母和老师认为有良好幽默感的孩子,成年后,容易英年早逝。一份关于芬兰警察的纵向报告发现,他们中有趣的人很容易过度肥胖、容易吸烟上瘾。在一份对纽约时报讣告的研究中,演员与军人相比,早死8年左右。


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冒犯”形式,可以让观众哈哈大笑?


上个月,一组英国科学家发现,喜剧演员比普通人更容易出现精神病的征兆、或者精神分裂或者暴躁症的症状。


一篇发表在《英国精神病学期刊》的文章的作者说,他们对523名喜剧演员、364名演员以及831位非演员做过一片问卷调查。问题包括他们奇思妙想的经验,反社会举动,注意力分散,“内心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或者在其他人得不到快乐等等经验。



在上述经验中,喜剧演员和演员比非演员得分高。前两者唯一的区别在于:从社会上和生理上得到的快乐感而言,喜剧演员更容易体验快乐感觉的下降,而演员不会这样。与普通人和演员相比,喜剧演员更容易产生对人类的厌恶之感。


“喜剧演员通常比较内向,这点通常让人感觉不合理。”牛津心理学家戈登·克拉里奇,同样是其中一名作者,他说道,“而演员一般都很外向。”


克拉里奇说,我们有必要知道这并不意味着喜剧演员精神都存在疾病。事实上,只有少数的对象有精神病征兆,也仅仅只是和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有着一些共同的特点。


他说,这些特征可能有助于喜剧演员“跳出既定思维”,这样才能让他们更具创新意思。


不过,麦格劳对此表示怀疑。他认为这篇研究只能指某些特定的“疯狂喜剧演员”,而不是所有的。


他觉得,“人们认为喜剧演员是一群无药可救的人,认为他们已经各自开发出幽默感来对待神经病病症。当然,这种观点虽令人信服,却没有实际证据来证明这一点。”麦格劳指出,喜剧演员实际上和演员得分相差无几。


正如麦格劳所言,从事喜剧中人不会成为“混蛋”。这个竞争激烈的需要时刻注意场次,耗时完善笑话,对俱乐部的老板诚恳友善。


麦格劳说过:“幽默研究实验室”曾调查过即兴喜剧剧团———Upright Citizen's Brigade的600名新手和老手,发现双方的唯一区别在于老手更认真,更谨慎。


“那些真正没救的人不是喜剧演员,而是罪犯。他们被关在监狱里,他们毫无乐趣可言。他们可悲地愤怒着。”


“还有一些东西预示着喜剧会取得成功。”


***


吉尔·格林格罗斯是墨西哥大学的一位人类学家,他认为有趣的人其秘诀在于聪明。事实上,他写过幽默是检验智力的一个指标。


在2011年发表在《智力》期刊上面的一篇研究里,格林格罗斯让400名本科生做了一套口头的抽象推理智力测试题,然后用历史上测量欢乐程度的最伟大的标准作了衡量,给《纽约客》的漫画配标题。


然后经由裁判在不知参与选手身份信息的情况下,加以评分。


如他所料:那些智力得分高的学生所配的文字更加逗人。这就很容易理解了。根据所有关于幽默的理论来看,智慧便是很快地将一些不和谐的东西放在一起,同时让人感觉到对听众有冒犯之意,但是绝不会触怒别人。


麦格劳说,“聪明的人读的更多,懂的也更多。他们可以将一些无关紧要的点联系起来。”


“在逗人乐这点上,男人比女人更努力。当着女人的面,男人都想尽方法变得幽默。”


格林格罗斯说他对职业的单口相声演员也做过同样的测试,他们语言上的得分比学生高很多。


当然,这些职业人士给漫画配的标题也都非常有趣。


但是,女士们,这下你们要感到难堪了。因为格林格罗斯发现男同学比女同学所配的文字要有趣的多,尽管男士所掌握的单词平均数量只是稍微多了一点。


其原因可能在于女士们不擅长在给《纽约客》漫画配标题中展现自己的幽默感;或者是妇女在这类实验中,觉得就算“冒犯”是无害的,也会令人不舒服。


尽管,进化论认为女性挑选最聪明的标准之一便是幽默感;但是很明显,我们决定心理健康并不是要强迫男人将SAT分数纹在额头上。


然而,实验的最关键的一点是,男人真正在尝试讲笑话。他们配的标题更多,所以,总的来讲,成功的点也多。


格林格罗斯说:“在逗人这点上,男人比女人更努力。他们在女人面前,会想尽方法变的幽默。”


但是,幽默也作为女性吸引伴侣的策略。这篇研究的作者认为,接触性生活较早的或者性伙伴较多的女性参与者也能写出更有趣的标题。


喜剧的目的众多,但最具颠覆性者,莫过于此。活跃办公气氛的俏皮话、单口相声、情景喜剧,也许都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泡妞开场白中的一部分,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