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青的马甲 / 书籍与人生 / 电子书比纸书还贵?苹果因此被罚4.5亿美元

分享

   

电子书比纸书还贵?苹果因此被罚4.5亿美元

2016-03-14  汉青的马甲

最近,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了苹果公司(以下简称“苹果”)的电子书反垄断案上诉,这意味着苹果必须要支付4.5亿美元的赔偿金,其中4亿美元将支付给电子书消费者。


这场官司源自2010年,当时苹果进军电子书市场,乔布斯将苹果与出版商签署的定价协议视为抗击竞争对手亚马逊的自卫行为。当时,亚马逊凭借着Kindle的垄断地位,采用“赔本赚吆喝”的策略亏本销售电子书(例如,亚马逊从发行商处以14.99美元购买电子书拷贝,但却统一以9.99美元向Kindle用户销售),这让出版商们怀恨在心,敢怒而不敢言。而作为唯一有希望与亚马逊抗衡的苹果提出了让出版社自主定价,苹果分成的代理模式(与App Store类似),美国司法部认为,苹果与发行商的合作推动了电子书价格的上涨,违反了市场竞争原则。


由于苹果和出版商的联手搅局,亚马逊不得不放弃了“赔本赚吆喝”的战略,允许发行商自由为电子书定价,电子书价格开始“报复性”上涨。目前,《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小说类前5名中有3本电子书的售价超过12美元。电子书价格比纸质书更贵,这样的情况已不罕见。然而,消费者也开始用脚投票,根据美国发行商协会的数据,2015年前10个月,美国电子书销售同比下降12.3%。


在价格接近甚至超过了纸质书的情况下,很多消费者果断选择了纸质书。出版商居高不下的定价正在“葬送”电子书的未来,毕竟,电子书的竞争对手不只是纸书,还有iPhone、iPad上的那些免费的娱乐应用。


我们翻译了国外一名博主对于苹果电子书垄断案的分析,帮助你了解为什么你买到的电子书会那么贵?


这件案子的来龙去脉


有两个因素直接引发了这起诉讼。最重要的就是亚马逊将所有畅销书统一定价9.99美元,甚至低于其向出版商支付的价格。出版商对亚马逊的定价结构怀恨在心,因为他们担心这会改变消费者对于电子书的价格预期,也祖心廉价的电子书会侵蚀昂贵的精装本的销量。他们还担心低廉的电子书将会进一步将传统书店逼入死角,从而令其对亚马逊的依赖进一步加深。2009年,由于Kindle的成功和低价战略,亚马逊占据了电子书市场90%的份额,出版商开始寻找解决“亚马逊问题”的方法。


第二个因素就是2010年一月iPad的发布,苹果公司顺势希望在iTunes商店之外开通一个电子书商店。2009年7月,电子书产业总规模己经髙达350亿—420亿美元,其中昔通版图书占125亿美元。尽管此吋电子书销售额只有1亿多美元,人们却昔遍预测这一数字2010年将髙达10亿美元。因此苹果希望进军这一市场,并与六大出版商签署协议转售他们的电子书。


出版商将苹果视为摆脱亚马逊垄断的机会——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希望凭借与苹果的协商给予亚马逊反戈一击。出版商千方百计地想要提髙电子书价格,而凭借着iPad和数亿iTunes帐号,苹果是唯一有足够实力与亚马逊一争髙下的公司。


定价模型对于电子书商店的竞争有何影响?


传统书籍销售釆取的是“批发”定价,出版商为书籍设定一个标价,书店以协商而来的批发价进货——通常是标价的一半,此后书店就可以任意定价销售了。例如,一本定价30美元的精装书会以15美元的价格批发给书店,书店再以25美元的价格销售,对外则宣称给予消费者5美元的折扣(除此之外,许多作者版税协议都按照批发价的一定比例支付稿酬,所以,如果一位作者拿到10个百分点的版税,他只能 从30美元的书籍定价中拿到1.5美元。)


亚马逊将批发定价推进一步,即以低于进价的亏本价销售电子书,这是典型的“亏本赚吆喝”策略。亚马逊将每一本畅销书统一定为9.99美元,每一本5损3到4美元。这样一来,尽管出版商极度反感9.99美元的统一定价,他们赚的钱和亚马逊定价19.99美元时一样多。


当苹果一开始接触出版商吋,外界推测它将釆用“批发定价”的模式,就像iTunes商店中音乐、电视剧集和电影的定价方式一样。然而,很多出版商希望苹果釆取代理模式销售电子书,在抗拒了一阵之后,苹果最终接受了这个建议。


在“代理模式”下,出版商为销售商的书籍确定价格,并从售价中按比例抽成。苹果对这种模式并不陌生,因为这正是App Store釆取的模式,开发者可以自主定价,苹果从每次销售中抽成30%。


那么,代理模式的问题在哪里?


从本质上说,没什么问题。零售商们对这种模式并不感冒,因为原本在他们手中的定价权又回到了出版商那里。但是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代理模式是充全合法的。


苹果的法律软肋在于:当代理模式适用于更大范围时的两个合同条款:价格上限和最惠国条款。


苹果之所以设定价格上限是为了避免因为一些匪夷所思的超髙定价而难堪,苹果的领导层深知一旦苹果电子书商店的售价髙出亚马逊太多,必然会蒙受耻笑。尽管与不同出版商协商的具体细节各不相同,苹果最终成功地设定了两个基本的价格上限——12.99和14.99,前者针对的是定价在25到27.5美元的新版精装书,后者适用于价格在27.51到30美元之间的新版书。


第二个因素是最惠国条款,该条款规定如果有任何电子书商店的定价低于iBookStore,苹果就将与之看齐,而不管出版商定价几何。所以,如果亚马逊的一些畅销书只卖9.99美元,苹果也将以这一价格出售,即使9.99美元己经低于14.99美元的价格下限。


在提出最惠国条款之前,苹果曾建议美国的出版商全面釆取代理模式。苹果此举的目的是避免与亚马逊直接的价格竞争。因为在代理模式下。出版商会倾向于在所有的地方统一定价。尽管出版商对此并无不满(相比之下,他们对价格上限和百分之三十的抽成的不满可能更强烈一些),苹果转而釆用最惠国条款是因为它能更优雅地解决竞争问题,鼓励而非要求出版商敦促其他电子书商店釆取代理模式。


为什么会这样?除了全面的代理定价之外,最惠国条款意味着一旦其他电子书商店“赔本赚吆喝”而苹果跟而随之,出版商的利润将受到挤压。出版商唯一合理的反应就是促使所有的书店都釆取代理定价模式,这样同样一本书在任何地方的定价都将一摸一样。


让人百思不解的是苹果为何会如此热衷于回避价格战。有一些证据表明苹果不想与亚马逊的“赔本赚吆喝”战略针锋相对,但是苹果的现金储备肯定会让他在与亚马逊的价格大战中大获全胜,后者不具备苹果的雄厚财力。


苹果的做法何以违反了反垄断法案?


再重申一遍,代理模式、价格上限或最惠国条款从根本上并无违法之处。甚至,即使一家公司同时釆取这三种策略也并无不妥。问题在于,苹果将这三种策略应用在与六大出版商的协商之中,而它们控制了全国50%的图书市场,占据了《纽约时报》畅销榜的半壁江山。


在六大出版集团中的五家与苹果签订协议之后,它们立刻要求亚马逊将批发定价协议转为代理协议。可想而知,亚马逊自然大受挫败,谷歌也同样迫不得己地釆用代理模式。


一旦代理模式全面铺开,这些出版商立刻上调电子书的价格。在短短两周时间内,亚马逊的新书售价上涨了14.2%,《纽约时报》畅销书更是上涨了42.7%,电子书总体售价上涨了18.6%。出版商同时上涨了精装书的价格,将它们提升到更髙的价格档次。与此同吋,再版书、古籍和其他销量相对较少但构成图书销售长尾的书也纷纷上调价格。


与此同吋,基本经济规律开始发作用——价格升高导致销量减少, 每一家出版商的销售量都降低了12%—17%。总之,消费者减少购买并为每一本书支付了更多。


在科特法官看来,苹果和六大出版公司的合谋导致的电子书 价格上涨违反了谢尔曼反垄断法案,无论第二巡回法庭的上诉是否支持这议论断,科特的认定都是显而易见的。


出版商和作者是否因为价格上涨而收入增加?


本案违反直觉的一个方面在于:尽管消费者支付了更多——在代理模式生效之后,图书的售价平均上涨了19%。 但是出版商的单册利润率却下降了,一些人预计出版商的总利润下降了17%。原因何在? 一本售价29.9美元的精装书苹果卖14.99美元,出版商能得到其中的70%,即10.5美元。但是在批发模式下,出版商可能会以15美元的价格将书卖给亚马逊。另外,因为出版商的利润下降,他们让利消费者的促销活动也会因此减少。


因为版税和出版商收入息息相关,多数作者的收入也随之下降,尽管程度各有不同。


颇为讽刺的是,釆用代理模式后亚马逊的利润不降反升,因为它不再“赔本赚吆喝”了。但是,正如出版商并非为了追求髙利润而釆用代理模式,亚马逊釆用批发模式也并非因为它不想挣钱。它们关心的都是定价权的归属。


在本案中亚马逊真的是坏孩子吗?


简言之,是的,作为“赔本赚吆喝”始作俑者,亚马逊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但是你不能因为法官帮助亚马逊脱离困境而感到不忿。亚马逊从未处于任何困境,这件案子纯粹是关于苹果与六大出版商的代理模式合同、价格上限、最惠国条款是否违反反垄断法。


我们并不是说亚马逊不该因为歧视定价而受到反垄断起诉,但这就是另外一件案子了。科特法官这样写到:


如果苹果认为亚马逊涉及非法、寡头式的行为,而它通过与大型出版商联合将有助于削弱市场寡头的影响力,促进竞争,那就大错特错了。本案并非针对亚马逊低价倾销或新出版图书是否是不公平交易或违法行为的问题。即使亚马逊的行为确有违法之处,针对违法行为的矫正也应该由相应的法律执行机构提起民事诉讼。


你同样也不能将苹果的角色想象为与亚马逊针锋相对,拯救消费者的白衣救主。首先,苹果与各大出版商的协议直接导致了电子书价格的上涨,这正是反垄断法极力阻止的事情。其次,尽管可以轻而易举地说苹果电子书商店通过提供亚马逊之外的选择而促进了电子书市场的竞争,但是苹果的代理模式和最惠国条款促使出版商在所有的商店统一定价,反而完全消灭了价格竞争。这反过来使得后来者很难进入电子书销售市场和苹果、亚马逊展开竞争。


出版商发生了什么变化?


起初美国司法部对苹果和六大出版商中的五家提起了法律诉讼(兰登书屋并未同意苹果电子书商店的最初条款)。然而,五大出版商随后都与司法部达成协议,基本上同意终止与苹果及其他电子书商店的合同,重新签订不会阻止零售商打折销售的合同。


从实际的效果来看,电子书商店重获定价权,电子书价格出现了波动——起初下降,随后缓慢上升。另外,亚马逊开始提髙学术书籍和小型出版社书籍的价格。


文|Minakhi Misra

编、译|张远

源|mediu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