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旅者573 / 历史 / 如何理清春秋战国的历史?1

   

如何理清春秋战国的历史?1

2016-03-14  寂寞旅者5...



众所周知春秋战国只不过是“东周”的的两个阶段,所以说春秋战国,还是要大致说一下东周的。
熬夜答题,若有疏忽,还请包涵。前面讲的是前期演变,比较熟悉的可以直接跳到春秋。
可以说我们现在能确定的中国最早具有“国家政权”这种性质的时代,无非是3000多年前的商。
那么商之前是什么样子呢,了解这个对于春秋战国的各国特性还是很有帮助的。
图 我们可以看出,我们现在的中国虽然大,但是真正的“平原”无非也就是上面标了颜色的那几片(山东丘陵除外),其他地方全部都是山区。(请勿转用)

平原也是个双刃剑,平原大多是河流携带泥沙冲积而成,可以说在末次冰期结束后洪水泛滥的阶段,往往高原山地才是更适合生存的地方,但是随着洪水稳定,平原逐渐变成了适合农耕的地区,所以造成了“古羌人(O3)”的大分裂,这也就是上图的“西羌”“东羌”,西羌是继续留在高原的游牧民,而东羌是生活在平原边缘的农耕民(如上面绿色的“渭河谷地”)。
西羌就是现在藏族纳西族等诸羌的祖先,而东羌就是后来所谓的汉族,可以说在那个时代,我们的语言都差不多。

三苗(O2),百越(O1)则算是羌人的“表亲”(父系基因都是O,只不过分裂时间不一样),三苗生活在长江中游平原(湖北湖南一带),百越生活在长江下游平原(浙江江苏一带)。而山东丘陵一带的东夷(C,O2,O3)是个混合民族,这里就不拆开讲了,反正一直活在几个民族的夹缝中,但是却逐渐被周边民族影响。

中间的就不细说了,随着洪荒稳定,东羌开始往华北平原去,三苗开始侵犯隶属东羌的东夷,经过一系列混战,三苗一部分留在华北平原,剩下的失败退回南方,东羌地盘扩大,直接把东夷也囊括进去,两边就算是合二为一了,算是控制了北方,而最为肥沃的中心呢,就是这个”华北平原南部”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中原”“河南”。而百越一直都很发达,可以说虽然人不多,却一直扮演着技术输出的角色。

结果这个东夷被活在夹缝那么多年,技术那是大大的高级(龙山文化),所以东羌却反过来被东夷影响了很多,所以这个东羌东夷组成的部落啊,不论怎么控制,也顶多就是个松散的部落联盟。当然了,这个大部落信仰光明,自称“夏”,也就是远古羌语里和“花,华,火”等谐音的一个词汇,是光明华丽的意思。所以我们也称东羌是“诸夏”,或者换句话说,“华夏”

以东羌和东夷组成的华夏人虽然还算强大,但是也就一部落联盟。并且西边是自己的游牧民亲戚“西羌”,南边还有三苗百越,所以屁股并不安稳。


所以可以看出,我们这个所谓的华夏,西方的国家不知道比我们高到哪里去了,控制的地方就是陕西中间河南和山东西部那么一小块地方,那么我们是怎么从这么小的民族成为了现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的,就不得不说,就是之后讲的春秋战国的功劳,可以说就是这个时代,彻底的改变了我们这个民族的命运。

所以最后华夏的内部政权还从东羌偏移到了东夷族群,也就是我们所说的——
东夷领导的商是个浪漫主义很强的民族,爱经商,爱喝酒,爱旅行(雾),爱祈祷,就是不太爱种地,虽然自己技术很好,战斗力也不错,可是这国家集权性质太弱,部落性质还是挺强,所以等到商的老大“受” (╯▽╰)和东南边的百越们打仗的时候,西边的东羌人终于看到了雪耻的机会了。

这群羌人吧,是羌人中的“姬”部落,其实最早的羌人是个母系氏族,有很多带有母性标记的“姜、姬、嬴、姒”等姓,后来文字逐渐产生标注了个女字旁,就代表了母系族群的标记,再到了后来父系氏族开始,部族发展兼并发现人太多,所以就出现了更多的姓,比如“斟、芈”等姓,当然了,也有东夷的“”等姓(商就姓)。但是父系氏族的时代,随着人越来越多,这些标记母系的姓已经不够用了,我们就从IPV4升级为IPV6,所以父系氏族时代就出现了表示“父系”的——,当然了氏大多也是用地名命名的,你跑到哪里住,就是什么氏,后代也是什么氏。比如“轩辕氏”“高阳氏”“有虞氏”等。所以在姓氏合流之前,一般都说一个人是X姓X氏。比如传说中的禹就是姒姓夏后氏。当然了,这个禹的姒姓也是被赐的,史书说禹出西羌,也不是空穴来风。所以说这禹这人很有可能不是东羌华夏人,只不过是华夏集团为了制约东夷的一个手段,没想到最后人家治水成功拿了天下。

话说回来,这群“姬”们算是但是华夏(东羌)的一个大部落,自己被商赶回了老家(陕西)不说,还一直和西羌斗争,所以一直都看商这群“神棍”不顺眼。这群人和商人也不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农业民族”,他们包装出来的“神”,全都是什么三皇啊,后稷啊这些自己的祖先,做的大事也无非就是种地种地,所以种地种出了名堂,他们越来越强大,再加上消化了好多西羌亲戚,所以打算打击商了。

这群人安插了一个同属于羌人的“姜”姓间谍——尚,也就是我们后来说的姜子牙观察“商王受”的一举一动,姜子牙发现商东征,再加上内部受的哥哥微子启以及比干对受很不满,他们觉得你既然都受还为什么要攻啊(雾)。所以这群姬姓周氏的族群,趁人之危灭了强悍的商,还给受起了个名字——纣王。

这场战争我们可以称之为——陕西人大战山东人(雾)。

当然也就少不了要抹黑纣王,武王“发”赢了之后,不免也要说自己当首领也是按照基本法的,第一次把“夏”这个冷饭炒了回来,他们自称是继承了夏的“正统”。
尤其是周也担心这种悲惨的情况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商人打仗那么厉害,最后也被自己灭了。这个地方太大太松散了,这样的一个部落林立的地方怎么才能彻底的控制,东夷,西羌,三苗,百越全都虎视眈眈,所以他们把“农耕民族”的特性发挥到了极致,他们把天下分成了众多的“国”

  • 注意了这个“国”的含义可和现在不一样,国的繁体字是“國”,这就是一个人拿着武器保卫城墙的感觉,所以说國无非就是现在“城池”的含义,而每个“國”都统领着若干的“郊”“野”,所以这种“小型集权”的思维正式在这个土地产生,可以说在那个时代,这个是对于这样大的领土的最好管理模式了。而在农业上,“國”周围的“郊”是“公田”,是国人所享有的优质田地,而“野”都是是私田,私田质量不高,一般是平民和奴隶耕种,私田的奴隶还必须耕种公田给“国人”奴隶主享用,这就是所谓“井田制”。土地没有私有制度,完全都属于最大的“周天子”。

所以说周人用自己的“國“制开启了“分封”的时代,周分封了成百上千的“國”,自己却回到了老家,陕西的“关中地区”,而自己就是所在的城池“镐京”地区也就是所谓“中国”
这个分封一开始起到了特别好的作用,他把自己家人分封到各个地方,保证自己的集权,并且扩张了领土,周的分封很有意思,他基本把比较好的地方都分封给了自己家人,比如华北平原南(河南)的郑国陈国蔡国,过还把商的遗民分封到了离自己不近不远最好掌控的地区,比如前面说的纣王的哥哥——微子启的“宋国”(河南东)。

同时周做了一个决定,他把当时认为“鸟不拉屎”的地方分封给了功臣外姓,比如被驱赶到长江中游(湖北)一带的“芈”姓华夏人,因为芈姓的熊氏部落帮助周灭商,于是功臣后代芈姓熊绎就被分封给了整个长江中游一带的大部分地区(湖北湖南),但是这个周王真心是很坏很坏的,因为前面说了,这长江一带全是三苗啊,周王说那我不管,反正全天下都是我的,我爱怎么分怎么分,三苗不服你你可以打他嘛。

所以芈姓以很低的辈分“子爵”被分给了三苗地区,他们没办法只能不断地和三苗争斗并互相同化,这也就是——楚国
而同样是功臣的姜子牙,却是以“候爵”的身份成为诸侯的,公侯伯子男,这么一看差了好几辈啊。姜子牙也被分封到了当时认为很偏远的地方,山东半岛一带,这个国家就是后来有名的——齐国

当然了,周也怕这么远了这些“外人”不好控制,于是又在齐国的北边分封了“燕国”(北京河北),长江下游的百越地区分封了“吴国”(浙江),熟悉地理的应该知道,这两个地方可以很大程度的限制齐国和楚国,而这两个地方的国王,可全都是姬姓的。

所以看似周的算盘打得肥肠的exciting,所以一开始也算平稳,随后周武王“发”在赢得战争之后两年就挂了,随后就是自己的弟弟周公旦(不要总叫人家姬旦了)辅佐自己儿子周成王的时代,周成王分封自己的弟弟“虞'唐地,也就是唐国,你说我怎么没听说过唐国啊。

其实一直是山西一带的一片广大的区域,包括后来的唐朝,也是因为李渊发家的地方是太原一带的”唐“地。但是随着这个唐国越来越厉害,最终进入了2.0版——晋国。这个晋啊,是周易的一个卦象,是个非常炸天的意象,不信你倒过来看,是不是像太阳喷薄而出地平线。现在也有个说法叫“晋级”,当然了,我们现在也管山西叫“晋”,也就是说晋国是一个以山西高原为主要地区的大型诸侯国。


当然了,周成王自然也不会亏待自己的叔叔周公旦,给周公旦的后人封到了山东西部的肥沃地区,也就是——鲁国,鲁国夹在宋国(微子启)和齐国(姜子牙)中间,可能本来就是为了制约这两个异姓诸侯的。

看过封神榜的人应该知道,纣王有个大将军,对就是被黑出翔的那个“恶来”,这人在小说还是电视剧里都是个一直被姜子牙吊打,被各路神仙开嘲讽的角色。其实这人的姓是——
恶来的后人被轰到了甘肃天水一带,成了给驾车养马的,想想也挺惨的,一直到了那个号称见过西王母的“周穆王”,由于这货一直在愉快的玩耍,最后徐国造反了都不知道,恶来的重孙子“造父”使了吃奶的力气驾车,终于让周穆王及时的赶回了镐京。

于是造父被封在“赵”地(山西洪洞),给了个子爵,号称“嬴姓赵氏”,成为赢姓赵氏的始祖,也成为后来赵国的始祖,不过这是后话了。
而造父的侄孙,非子(一个造父一个非子,贵圈真乱,由于养马养的异常的不错,周穆王的儿子周孝王觉得这人非常的不错,于是就很欢脱的也给了个“子爵”的爵位,把甘肃天水一带的“秦”地分封给了非子,这也就是秦国的由来,所以我们也会说秦国是“嬴姓赵氏”。但是这可不是周人多好心,而是这秦国这地方又能抵抗西羌(别忘了我们那群游牧民亲戚),替自己挨刀。同时又离自己很近,更好的被自己统治,简直棒棒的。

所以从上面看,可以说到了西周,华夏人的“国家”才算有了点雏形。
但是如果说中国古代有10个最缺心眼的昏君暴君,这个后来被孔子标榜的十全十美大仁大义大礼的周朝,独占了两个。——周厉王姬胡,周幽王姬宫湦(sheng)。

  • 姬胡这人可能不有名,但是中国真正进入有确切历史的纪年“共和元年”,其实就是从他开始的。不过这个“共和”可不是共和,这人可一点都不“民主”,因为横征暴敛,兼并土地民众苦不堪言。结果在周厉王开始高压控制言论,国人不敢在公开场合议论朝政。人们在路上碰到熟人,也不敢交谈招呼,只用眼色示意一下,然后匆匆地走开,这就是“道路以目”。周厉王得知后十分满意。对贵族召穆公说:“看我多厉害,再也没人敢说我了,吼”

  • 但是西周的政权这个时代本来就很有部落遗风,所以百姓可不像后来那么在乎天子。

  • 所以没高兴几天,前841年首都就发生了著名的“国人暴动”。(所以啊,几千年了,人们还是没变啊)别忘了,这里面说的“国人”就是城市里的人的意思,

  • 首都人民非要逮到周厉王杀了,这货吓得跑出首都,一直到了山西的彘,再也没敢回来,后来病死。

  • 最后没辙,国王都跑了,国人还非要杀了太子,所以这下也没法继续让周厉王家人当天子了。

  • 最后大臣周定公、召穆公的劝解下,国人总算是消了气。周公和召公根据贵族们的推举,暂时代理政事,重要政务由六卿合议。中国历史上竟然出现了神奇的贵族寡头政治时代,前814年也就是——共和政治的共和元年。这之后的历史,就有了很确切的文字依据了。这一下内部算是毁了,那就靠诸侯活着了。

  • 结果后来的宣王中兴没多久,第二个奇葩周幽王上台了。

  • 这人有名吧,烽火戏诸侯那个。

  • 周幽王这人和纣王不一样,可真心是昏君,也不怪后人抹黑,找了个妹子褒姒,这冰美人一直就是不乐。姬宫湦为了逗她,开心的玩了一次大型的狼来了游戏,把诸侯们当猴耍,中央已经都破筐一样了,诸侯再一生气,直接都不鸟这个周幽王了。

  • 公元前771年,我们的远亲,西羌的犬戎部落(甘肃陕西一带)进攻这个摇摇欲坠的镐京。周幽王尝到了狼来了的恶果,被犬戎杀死,西周灭亡。这是华夏人,也可以说是东羌人,第一次被西羌彻底打败。也就是说,我们的内部大分裂,就是从西羌入侵开始的,而这个大分裂时代,也不可避免的和我们所认为的”蛮夷“发生了深刻的交流,以至于有了现在的”中国“。

  • 要不说这时候就真没白培养嬴姓宗族,秦国的老大“嬴开”审时度势,把太子姬宜臼从镐京(西安一带)护送到洛邑(洛阳),姬宜臼也就是后来所说的“周平王”因为是从西到东,所以就叫这个时代“东周”,可是这不要脸的太子把自己被搞得面目全非的老家陕西一带分封给了嬴姓的老大,并且给升格为“侯爵”,嬴开也就是后来的——秦襄公,嬴家正式成为了诸侯。其实秦襄公心里已经问候周平王祖宗一个遍了,我费这么大劲护送你,你就把你被犬戎占领的老家给我?

  • 图 犬戎入侵 秦护送姬宜臼逃跑

回到周平王,他从陕西的渭河谷地迁都到河南地区,也就来到了一堆老大哥的齐鲁宋郑诸侯地区,谁能听他的啊,所以慢慢的这个所谓的东周,沦落英国女王一样的一个大花瓶。中国的大分裂时代正式开始,而文化爆炸和物质爆炸时代也开始了。

这时候才是所谓的春秋。春秋本来得名于鲁国史书,这个时代的名字也是后来才有的,最起码在当时,人们认为我们名义上还是东周嘛。
而周的衰落,导致了所有的诸侯国开始蠢蠢欲动了,尤其是这几个“外人”的国家,姜姓的齐国,芈姓的楚国,还忙着自己在那边和犬戎斗争的嬴姓的秦国,当然了,还有在西周时代就一直闷声发大财的姬姓同宗晋国,当然了甚至东南的百越国家吴越国都开始脱离控制。


图 春秋列国,忽略了大多只有一两个“国(城池)”的小国家。(自制地图,勿转载)
其实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华夏人控制的区域,在现在看来还真是小的可怜,而且越接近中原的国家越小,这也是当年周在中原(河南)地区过多分封的结果。

可是最早时期炸裂的,竟然是后来被无限吊打的“郑国”
郑国本来是前面说的“周厉王”的小儿子——姬友的国家。对,这名字比姬旦还厉害,姬友。

姬友也就是郑桓公的郑国是个本来被安插到边境提防犬戎的小国,也在陕西一带,因为西周被吊打,他自己只能向东谋求地盘,结果随后自己也被搞死了。所以他们自己的也只能向东迁徙,继位的郑武公顺便就灭掉了东边河南乱七八糟的国家,这也就是春秋时代最早的吞并,所以他们定了一个新的都城“新郑”,这个城市现在也还有。
图 郑国(周只剩下了屁大的地方)

郑武公死了之后,大儿子“寤生”继位,就是“郑庄公”,这货的名字也是太诡异了,最后你会看见整个春秋时代的人名字都很诡异,这个郑庄公出生的时候他妈正在睡觉,结果就搞了个这个名字。
这人不仅仅搞掉了自己的弟弟和老妈,随即还联系了齐国鲁国搞了宋国,这个时代齐国实力还真不怎么样,所以说纷纷承认郑国是老大,所以说那个时代的周天子已经开始威严扫地,这个所谓的“共主”也就仅仅是个象征而已,但是各国又不敢称王,所以最后只能演变为拉山头拜老大一样的行为,所以这个时候郑国就是所谓的“霸主”。

随即周平王,对就是前面说的那个被秦和郑一起送到洛邑的周幽王的儿子。十分之不满,随后大力斥责之。郑国也就认了一下怂,等周平王死了之后,周桓王继位,这货很拿自己当一头蒜,直接撤了郑庄公的职。

这下郑庄公很不爽了,开始派兵挑衅,拔了周王室的田地里的作物,结果周桓王直接就过来起兵了,还联系了上面三个“战五渣”陈蔡卫三个国家一起攻打郑国。但是这其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郑庄公这种老妈和弟弟都能搞的人,也就轻松地干掉了这几家的军队。


从这之后,周王室的名誉就彻底毁掉了,所谓的东周也就真的名存实亡了。


可是郑国没高兴几天,等到郑庄公一挂掉,这国家就算完了,中原这个地方,夹在所有国家的中间,根本没有容身之处,所以最后只有炮灰的份。而当时被认为“鸟不拉屎”的边缘国家就相继崛起了。

齐国的姜子牙的后代们在山东这边经营了好多年,终于把这个东夷旧地弄得像回事了,并且这地方一直是中原政权够不到的地方,因为山东本来是个丘陵密布的地方,丘陵里还有个高的吓人的泰山,所以这地方的自由度极高。
齐国这地方背靠山,面朝大海,渔业和盐业极其发达,并且他们也继承了东夷的经商传统,迅速的发展起来。但是还是要不得不提一个人。

齐国出现了一个神奇的国君“齐襄公”,齐国吧,一直以民风开放著称,乱到什么程度呢,齐襄公一直和自己的妹妹文姜胡搞,最后搞的妹妹也嫁不出去,最后没辙,只能嫁给离自己比较近的鲁国国君。
鲁国这时候已经是迂腐不堪的神奇国家了,这个国家的国君是姬旦的后代,还保留着西周初年的那些礼乐思想,当然也就这样的国家可以培养出孔子这样的人,所以信息也极度闭塞,就把齐襄公的妹妹给娶了,结果最后这货带着自己的新娘子去拜见自己的大舅哥,结果这俩人见面又搞上了。
鲁桓公就像杀了这个小婊砸,但是他忽略了他在人家的地盘,结果就被齐襄公给杀了。

这样一下造成了整个内外的震动,因为但是诸国还没发生过这么变态的事情,所以威信也大大降低。随即之后这个齐襄公没事欺负欺负落魄的郑国,卫国,最后搞得边境也剑拔弩张。
最后终于由于这人言而无信,惹怒了边境守将,这群人和齐国姜姓贵族无知(对你之后会发现齐国人的名字都极其诡异,完全是那种起个歪名好养活的那种)一起干掉了齐襄公,无知当了君主。
但是可惜这无知就是个暴发户,所以没多久也被暗杀了。这下可倒好,国家没了国君,这可就糟了,所以只能去请流落在外的,齐襄公的弟弟,“纠”和“小白”。
对,小白,姜小白。
纠和小白全部都是流落到外国的贵族,纠的老师叫管仲,小白的老师叫鲍叔牙,他们早就看出来这齐襄公吃枣药丸,所以就下了个大棋,这对好基友分别领了两个公子,投奔到了鲁国和莒国。

本来公子纠是哥哥,所以这货按理说应该当国君的,结果很不巧他去了鲁国这个迂腐的国家,他一顿和齐国谈条件,齐国又是个没什么礼法的国家,所以就说甭管那些,咱来个龟兔赛跑,谁先来到齐国谁就是国君。

结果这鲍叔牙是带着小白是撒丫子就跑,剩下鲁国这二缺的国君还在守着这个哥哥呢,所以人家小白就先走了一步。管仲一看这不行啊,赶紧带着公子纠跑了。后来眼看是追不上了,就想暗杀小白,救过管仲这货一箭射到小白的腰带扣上,自以为大功告成愉快的回去了。
结果公子纠不紧不慢的到了都城临淄的时候,小白早就坐在宝座上了。


小白,就是后来所说的“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
小白自然很感谢自己的老师鲍叔牙啊,就想给封为“国相”,但是鲍叔牙荣华富贵不忘好基友,他说我这哥们管仲啊,真心比我强多了,你要是有了他,我们走向春秋巅峰就不远了。小白说这差点把我搞死的人怎么用啊,但是又禁不住鲍叔牙的耳边风,就把这管仲请回来了。

管仲这货简直是个前无古人的人物,别看刺杀技能特别弱,但是是个极强的经济学家。他提出了神奇的——“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个“以经济发展为纲”的超前结论。而且在这个分封制盛行的年代,管仲推出了“国君直接任免”制度,要知道这个神奇的制度直接破坏了世卿世禄的腐朽制度,整个齐国的权利直接握在齐桓公的手里,并且设置了“常备军”这个前所未有的组织,要知道那个时代完全就是农民拿个木棍就是兵的时代,达到万人的常备军的齐国实力大大增强。

管仲大力发展商业,和周边部族进行盐的交换,利用资源发展,再加上管仲这人秉承了齐国一直没节操的传统,设立“官方妓院”,大量的资金从贵族手中进入了国家财政,可以说这样一套穿越的理论在那个时代的华夏各国,甚至几百年之后,也都没有产生过。

所以说齐国的崛起就成了必然了。
这个时候中原的国家越来越分裂,至于周的那个所谓的天子,也和中原小国没什么区别了,所以齐桓公一看我都这么吊了能不能也当个天子什么的,后来自己仔细一想也是做梦,就算中原的小国都臣服自己,自己要是太过分估计所有的姬们都得群起而攻之,最后想想得了,不当天子当个“老大”总可以吧,所以就开始了“会盟”活动,这东西一直是周天子才能行使的职务,什么感觉呢,就是聚个山头,你们一起来喊我一声老大。

齐国不停的会盟,随着实力越来越强大,最后中原那些乱七八糟的国家,甚至一直自认为自己是公爵出身很了不起的鲁国,还有商代遗民微子启的宋国,也都开始臣服齐国,天下正式进入“礼崩乐坏”的混乱局面,西周建立的等级尊卑制度荡然无存,可以想一下,姜子牙的后人让姬发和微子启的后人臣服于自己,就是这个感觉。

最后齐桓公弄出了个冠冕堂皇的纲领,说我这叫“尊王攘夷”,现在西羌这么猖狂,我们就是要尊这个没人鸟的周天子,来攘那些的游牧民族,当然带头大哥还是我小白嘛。也就是说其实从齐国开始这种少数民族和华夏人尊卑等级的观念就加深了,虽然从某种程度讲只是齐国为了当老大的一个技巧。
可是齐国也确实做到了“尊王攘夷”,不久北边的燕国(北京河北一带)就求救了,他们说我们受到了“山戎”的进攻,在那时候的观念里戎一般是西边少数民族的代称,所以山戎也很可能是西羌,前面说过华夏人本来就是羌人的一部分,所以就算到了战国时代也分的不轻,熟悉地理的也应该知道,北京离东北地区和内蒙地区是很近的。
图 燕国和齐国的位置
随后齐国就用自己逆天的军队击退了山戎,所以除了中原那些小国,边缘地区的“大国”燕国也开始臣服,齐国后来又屡次的帮助华夏国家击退西羌。

所以就算孔子这个鲁国人,这个最反对礼崩乐坏的人,也不得不说“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也算是肯定了管仲以及齐桓公对于和羌人作战的成功,从一方面来说,春秋就是这样看似分裂,但是却极大地扩大了华夏人的地盘,也正是因为这些人不断地攻击西羌或者北狄,更快的促成了匈奴这个诡异的部落联盟的产生,不过这是后话了。

可是这个时候,齐国看楚国却越来越不顺眼,齐国哪次会盟,楚国就当没听见一样。而且齐国也看不上楚国,虽说芈姓的楚国也算是华夏,但是这群人和三苗一起融合了那么久,势力扩充到了整个长江中游以南地区(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所以齐国认为你们不就是一群蛮夷么,你不认我当老大是吧,攘的就是你。

这个楚国自己融合了南方的三苗之后(剩余的三苗进入山区成为了现在的苗族),开始打算向北争霸,就开始欺负中原的郑国,郑国这时候已经从当时的小霸主成了一个谁都可以插一脚的小可怜,可以说中原的所有的“姬”们全部都是如此,他们成了他们曾经看不上的边缘”外人“大国的战场,谁都可以耀武扬威,这下郑国没办法了,只能去求老大齐国。
所以齐国开始找茬。
管仲义(chou)正(bu)辞(yao)严(lian)的问,为毛你不给周天子进贡“苞茅”啊?(一种过滤酒的作物)
还有啊,当年周昭王就死在你们楚国啦,你自己看看是怎么回事啊!

楚国说你这不是有病么,八百年前的事你提他找茬?最后但是也害怕齐国,于是赶紧给周天子送过去苞茅,结果送了苞茅,这齐国还是不依不饶,反正我就是要打你,你怎么地?
楚国一看这怎么着,就问齐国你怎么才能不打我?管仲说,你就叫我老大就成,我们开心就好。所以最后楚国齐国“召陵会盟”,这一下基本上东南边的国家,全部成了齐国的小弟,但是楚国心里肯定还是不爽的,但是时机不到,先闷声发大财吧。

而管仲一死,齐桓公晚年越来越昏庸,齐桓公真的成了小白,所以从这之后,齐国就大不如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直也是一方强国。

而此时山西一带的,前面说的晋国,在山西一带就崛起了,山西啊,处在黄土高原东侧,而且两千年前这里还不是现在看到的“大风从坡上刮过”,所以水土丰美,但是这地方离北边的狄人太近了,这群人应该是一群西羌和北亚人(N)的混合人种,所以也是一直和他们作战,结果就这么多年来的战斗,导致了这个晋国实力不仅没受损,反倒越来越强大,战斗力爆表,根本不用训练。

到了晋献公的时代,晋国已经是个可以和齐国媲美的大国了,可是这货在又一次欺负少数民族同学之后,少数民族同学给进贡了个美女,生了个小儿子,非要立这人为继承人,结果杀了太子“申生”,而另外两个儿子夷吾、重耳也吓尿了赶紧跑路,最后小儿子在内斗中双双挂掉了,这下怎么办。

这时候走投无路的夷吾只能去了秦国,而重耳去了自己的老妈家少数民族的”狄国“,这个狄国也就是后来的”中山国“。这个秦国啊,前面也说过,本来就是一群养马的弄的国家,完全就是个暴发户,其他国家没几个看得上的。
秦国也知道自己就是个土鳖,没法和这些“大贵族”们竞争,你们攘夷,我就去亲夷,他这地方本来就全是西羌犬戎,当时周平王把这地方给了他们,就是让他们当个炮灰阻止犬戎。
结果秦国不但没当了炮灰,还一顿和犬戎结亲,并且用了华夏人的反间计不停的戏耍自己的游牧同胞们,所以最后整个犬戎的地盘全成了秦国的不说,秦国的战斗力也大大提升,但是吧这两下子还是没法去中原显摆的,毕竟自己资历太低了,先安稳一下比什么都好,所以这个时候秦国的老大——秦穆公,就开始和旁边的晋国各种结亲家。
图 秦国和晋国 也可以看成是陕西人和山西人 中间那一串乱七八糟就是现在的河南


这也就是著名的——秦晋之好
所以夷吾跑到秦国,就被姐夫秦穆公送回晋国去当了国君。结果这货回去之后不知道怎么,就怕别人抢了他的位子,非要把自己的弟弟重耳给搞死。重耳说我这招谁惹谁啊,就只能逃跑到齐国,结果跑到齐国,齐国随着齐桓公一死,也开始乱七八糟,重耳没辙,又只能跑到楚国。

当然了,楚国是很善待重耳的,说你看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报答我啊,重耳说我就一在逃犯,怎么报答你,后来想想说得了,如果我有一天真能回到晋国当了国君,咱们两国如果交战,我会退避三舍,来报答你如何。楚王说拉倒吧,你都这样还当国君呢,我就那么一说。

结果这时候,夷吾的儿子公子圉听说老爸病了(这么提心吊胆能不病么),赶紧从秦国跑回了晋国,结果回到晋国这货就翻脸不认人,总害怕秦国哪天又送回来个国君,所以直接和秦国断交了。
秦穆公说我了个天我白把我女儿嫁给你了,这不破坏两国友谊么,你不是怕我送个国君回去么,好啊,我就给你送一个。

于是老的牙都掉了的重耳就被秦穆公硬生生的连软带硬的送到了晋国,重耳就是大名鼎鼎的——晋文公,又一个公认的“春秋五霸”。

晋文公这老头一上台,就赶紧和秦恢复正常邦交关系,进入蜜月期,尤其是人家晋国是姓姬的,所以那个形同虚设的周天子非常的支持晋国,直接钦定晋国当霸主,希望削弱姜姓齐国的地位。所以天时地利人和,本来这晋战斗力就彪悍,所以齐国也不敢动晋国。结果这个时候楚国又去蹂躏宋国去了,可以看出,春秋时期的这些边缘大国啊,完全就是以蹂躏“正统”小国为乐。晋国一看这我能答应吗,你个蛮夷。

结果两人就干起来了,楚成王说诶!你当年不是说退避三舍的么,晋文公说好啊,我退啊,然后就退,越退楚国越高兴,正当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冲上来就把楚国解决了。至此晋国名声大震,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霸主”,并且晋国的霸业没有随着晋文公的死而消散,而是一直存续了下去。

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直被鄙视的南方大国楚国开始崛起了。
前面这个人家退避三舍还被吊打的楚成王回国之后只能独自好好发展了,等到了他的孙子继位之后,国家好像就更乱了。
成王的孙子——吕继位,吕,芈姓,熊氏,也就是后来说的楚庄王。
这人一上台之后就各种花天酒地,不理朝政,一连好几年都是这样,各种乐不思楚。
并且庄王说了,你们谁劝谏啊,立刻就杀啊。最后大臣伍举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但是还不敢直接劝谏,就问庄王,大殿里有个“神鸟”,三年不飞,三年不鸣,这是个什么鸟。

庄王回复了个非常BIGGER的话:“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其实这鸟,哦不这个楚庄王啊,一直在用我们的话叫韬光养晦,或者叫闷声发大财,因为出国内部其实派系众多,十分混乱,非常有部落遗风这样的一个国家,国相把持朝政,这人不敢进行什么改革。这三年以内,庄王慢慢发展自己的党羽,麻痹了国相以及旧贵族,终于慢慢的把权利搞到了自己的手里,楚国开始向集权国家发展。
楚庄王的命也非常好,正好晋国摊上了一个昏君晋灵公,最后这人还被内乱搞死了,晋国算是跌倒了谷地,但是瘦死骆驼比马大,但是中原的小国都开始不依附晋国了。

庄王巩固了大后方之后,直接一路杀到了中原,不仅仅按照国际定律欺负了一下郑国,并且在邲之战中击败晋国军队,但是楚国也知道打赢晋国基本不可能,所以就在黄河爽了一圈。
庄王直接跑到周天子的洛邑耀武扬威,要知道整个诸侯国就楚最不鸟天子,他们甚至不认为自己属于东周,当年楚国只是一个“子爵”,结果这群人硬是给自己改成了“王”。所以周天子一直最怕的就是这群各种三苗风气而且有着“芈”姓的这个神奇的国家。

庄王知道自己不能对周取而代之,但是却想羞臊一下周天子,我听说大禹当年铸鼎,不是说谁有这个鼎就可以当天子么,这鼎多重什么样啊。周天子没辙,只能回答:“在德不在鼎。……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庄王一看这群人都怂成这样了,抛下一句“楚国折钓之喙,足以为九鼎”扬长而去。

这就是后来所谓的——问鼎中原

楚国的霸业可不是“尊王攘夷”,而是“我蛮夷也”你行你攘我啊。
图 春秋楚国称霸时的形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