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天大有_元_享 / 待分类 / 世间多逶迤,奈何我辈太刚直

0 0

   

世间多逶迤,奈何我辈太刚直

2016-03-14  火天大有_...

世间多逶迤,奈何我辈太刚直

档案密码 2016-03-13 23:18

世间多逶迤,奈何我辈太刚直

世间多逶迤,奈何我辈太刚直

——读唐浩明《曾国藩》有感二

曾国藩弥留之际心中有三大郁结:第一个即为当初是否该效仿赵匡胤;康福之死为其二;第三个是一位湖南同乡与他老死不相往来。

这位同乡就是左宗棠。左宗棠,今湖南岳阳人士,以“今亮(诸葛亮)”自居。关于左宗棠的事迹,让我印象深刻的有这么两件事。

早年曾国藩创办湘勇,出师不利,靖港惨败。曾不堪内忧外患,战败投江自尽。不料被部下救起,尔后又自备棺材欲再度资财。此时左宗棠在长沙巡抚骆秉章幕府做师爷。左宗棠得知此事,对曾破口大骂,骂得当时二品大员,湘勇主帅幡然醒悟。

第二件事还是发生在左在巡抚幕府做师爷之时。永州总兵樊燮为官不清廉,仗着与湖广总督亲戚有恃无恐。樊燮奉命追讨石达开路经长沙,自当拜见巡抚。师爷左宗棠因拜见礼节(当然只是导火索)与二品总兵樊燮大打出手,惹来杀生之祸。

之所以让曾国藩临死都不忘,是因为左宗棠太过“刚直”太过“无情”。左宗棠怀有大才,布衣之时林则徐都曾探访。步入仕途也因是曾国藩、胡林翼(湖北巡抚)、郭嵩焘(中国首位驻外使节)等湘籍好友一路推举。而在曾国藩攻破南京之时,左宗棠上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奏折,弹劾湘军大肆烧杀掳虐。

1870年,天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天津教案。时任直隶总督的曾国藩,带病办案,曾国藩迫于压力,顶着卖国贼的骂名妥协处理。远在西北打仗的左宗棠,数年不与曾通信,这时上书总理衙门:津郡事变由迷拐激起,义愤所形,非乱民可比。索赔似可通融,索命则不能轻允,惩办地方官员亦非明智之举,正宜养民锋锐,修我戈矛,示以凛然不可侵犯之态,方可挫夷人凶焰而长我中华之志气!左宗棠再次对老友“落井下石”。

整体看来,左其人怀经世之才,建不世之功。性情上心高气傲,刚正不阿。喜爱其人赞不绝口,也不乏贬鄙之辈,多了不少“仇家”。而雪帅彭玉麟更让人琢磨不透。

彭玉麟,湖南衡阳人士,湘军水师统帅,海军的真正的创建者。彭玉麟一生痴情与自己的阿姨梅姑,丧妻后终生未娶。因梅姑喜爱梅花,一生专研画梅。彭玉麟刚刚参加湘军的时候,曾许下“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的“三不”誓言,也得了一个“三不”将军的名声。这位曾六辞高官的“转世和尚”,却三次弹劾曾国荃目无法纪。晚年彭玉麟也怒斩同门李鸿章侄儿。

他像极了《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历史往往很少记住像雪帅这样的人物。知之者更多的评价是“官场的不适应者”“胜人处求强”。

左宗棠,彭玉麟们其实也得庆幸。

不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会说这是个“人情”的社会。这个“人情”的社会充斥着“周转”“方便”“服从”,加上利益、政治之类互相安慰的借口,披着忠孝仁义的外衣,然后利用五千年博大精深的语言文化摇身一变。

一个偶然的场合,我认识了一位成功人士,我们也可以叫他“企业家”吧。“企业家”没有受过太多的学校教育,白手起家。谈到大学生时,他充满了些许不屑与轻蔑。他给我讲了一个博士生和院长的故事:当时他承包了一个科研实验室的项目,该项目的一位博士生对实验室水龙头的质量颇有微词,认为水龙头的质量会对实验数据有一定的影响,于是把这个小意见告诉了院长,并且建议还是用原来的品牌。院长对于这个小问题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博士生还是坚持己见。最后的结果是博士生的课题项目越来越少。“企业家”告诉我的道理就是“理论和实践需要一致,独有理论不行”。

左宗棠、彭玉麟们确实值得庆幸,庆幸他们的师长曾国藩是一个虚怀若谷的大家,庆幸他们的师长曾国藩是一个慧眼识珠的伯乐,庆幸他们的师长曾国藩是一个众横捭阖的能人。

在一次长途旅行中,我认识了一对知天命之年的北方夫妇。聊天得知他们一家可谓书香门第,三代都是从事科研教育工作。在旁人羡煞的眼光中,大叔不无感叹地说到了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事情。屠呦呦默默无闻地把一辈子献给了科研事业,然而又有多少一辈子注定永远默默无闻的,又有多少知难而退的。

大叔很羡慕那些浙江的商人,特别是马云,也很喜欢晚晴的政治家,比如曾国藩。大叔笑笑说,可惜我们家怎么也出不了。

是的……

用不一样的方式为你解读历史那点事儿~

评论

1 条评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