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虚怀xia / 峨眉临济 / 分经候脉法/周潜川

分享

   

分经候脉法/周潜川

2016-03-24  天地虚怀x...

分经候脉法/周潜川 

 

  绪  言

  本院于19601227日邀请周潜川大夫做分经候脉法的报告,对继承发扬祖国医学中的诊断法,提供了宝贵的资料,本文系记录稿,来经本人审阅,难免有与原意不符之处。倘有讹误,经周大夫审阅之后,再行更正。

  河北省中医研究院

  1962511

  分经侯脉法——周潜川大夫报告

  一、分经候脉之由来

  古人的分经候脉与现今的独取寸口切脉法有很大区别。分经候脉不仅具有很多优点,而且在中医理论上也是很有根据的。王叔和的《脉经》,高阳生的《脉诀》是我国较早的两部脉学专著。在此以前有关脉学的记载,则散(原文作“专”)见于各医书之内。但不论专著也好,散载也好,既往有关脉学的知识均很不系统,并且受了旧文字的限制,令人难以体会及掌握。从医生诊脉时的差别性极大的情况,就说明切脉法缺少一个客观的标准,也表明过去脉学根据是不够完备的。晋以后由于大家都舍难从易,在四诊中大都偏重于问诊了,切脉不但含糊不清,而且仅仅限于太渊寸关尺三部而已,这样就失去了《内经》的原意,《内经》中还强调天地人三部合参的切脉法,仲景在《伤寒论》中也曾经批评过切脉“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的不合理,由此可见,现今流行的脉学及检查方法已经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古人的真传,不绝如缕了。

  由临床工作及师传的体验,感到古人分经候脉法的诊断方法的可靠性是很大的,这部分遗产中《内经》中虽有部分记载,但在以后的医书内已经失传,历代名家如喻昌之流,虽然批驳王叔和《脉经》的错误,却没有具体纠正它,因此医家已经不习惯分经候脉法,但它却被保存在丹道家的手里。现在所流行的青城派道士张太素所撰的《太素脉法》,还不是丹道家的真髓,然而他已比王叔和、高阳生的脉学高出一筹了。

  宗教内部所保留下来的脉学,多是口传和抄写等的传授,简单、具体,常常仅凭切脉就能辨证疾病的所在,丹医家脉法被称为“太素脉”,其含义并不是因张太素而得名,乃是根据太素二字为人“形生”之始的意思。即旧说“太素者形之始也”才这样立名而称呼的。人身有了病,检查其“形生“的脉学,就被叫做”太素脉”。太素脉自秦以后至晋以前,已经相当完备了,晋以后则逐渐隐晦起来,金元四家以后,在医家中已不流行,但是今天从医家和诸子百家的零星记载中,从宗教内部的著作中,从以后对太素脉的批判中,我们还可以概括的看出它的全貌来。

  另外从印度的佛教中还传来了一套脉法,它与丹道家的脉相似,现存在于西藏密教“医方明”经典中,有少数喇嘛能掌握,对人体气脉比丹道家分得还要复杂,左右共有100部脉(丹道家才20部脉,即12经脉与奇经八脉)。不过其中还有好多是纯宗教的内容,不切合医药的应用。“医方明”经典未传到内地来,但是从丹道家内部及“医方明”入手,是可以挖掘出许多脉学宝藏来的。

  太素脉及'“医方明”脉法不是根据解剖尸体的方法从外部求得的,而是根据“内视”的方法,从活人体上向内求得及建立其理论体系的。他们主张用分经候脉的方法,来诊断脏腑气脉的疾病,每一经脉都有其专门的作用,抓住了脉的“体”和”用”之后,再把所有的脉互相沟通起来,掌握他们彼此问的关系,这样才能真正做到辨证论治及分清阴阳表里寒热虚实,正确地做到辨证,而彼此间的关系中最主要的是母子生化的关系,即相生相克的道理及表里的关系,这样根据后天形生的色相,从而推论先天受气的偏胜,从而诊断脏腑平素的强弱和已经受病的虚实,而定其人的寿夭、性情、生死、吉凶。

  二、二十部脉诊察法

  二十部脉由十二正经及奇经八脉所组成。计包括:(1)太渊脉--肺;(2)离经脉--心包;(3)守灵脉--心;(4)趺阳脉、人迎气口脉--胃;(5)青龙脉、太冲脉--肝;(6)龙曜脉--胆;(7)神阙脉--脾;(8)青婴脉--肾;(9)竿珠脉--小肠:(10)庚金脉--大肠;(11)吏仓脉--胰;(12)水曹脉--膀胱;(13)督脉;(14)冲脉;(15)带脉;(16)任脉;(17)(18)阴阳维脉;(0)(20)阴阳跷脉,以下将各脉分成所侯、切诊部位、诊法、临床意义四部份分述于后。

  第一部分  十二经脉

  一、太渊脉

  (1)所候:太渊本身为肺脉,因肺朝百脉大会于太渊,肺主气而司均衡,气为血之帅,肺开于寅时,寅时气脉始于肺而流入大肠,寅为花果之木,得气最先,故太渊是个首要的地方,人身的阴阳经脉大会于此,因此于太渊可候脏腑真气的盛衰。太渊脉分寸关尺三部,寸以候心肺之气,关以候脾胃之气,尺以候肝肾之气。然而单凭太渊脉还不足以洞察各脏腑的全面情况,还应当分经来候诊它。平常所谓左手寸关尺候心肝肾,右手寸关尺候肺脾命是不切合实际的,理论上也站不住脚,若要细分,只有分经侯脉来解决。

  (2)切诊部位:太渊穴寸关尺三部。

  (3)诊法:以左手取右,右手取左,先用大指抵住病人中指、无名指、歧骨问的阳池穴隔一大筋的凹陷中(天河穴),拇指须伸直,名曰“冲天杵”然后食指下落恰好与大指对正平行,名日“鹤嘴”,是为寸部,然后把中指、无名指依次自然下落,名曰平指,是为关尺二部。再以小指起伏所发之自然内劲,来定浮沉,以浮沉而定阴阳本性。这样的切诊法较之先以中指按得掌后高骨为关,以“粟量”的轻重而定浮中沉的方法为优。后法切脉容易偏倚,前法却能安稳不移,而浮中沉自然合度。

  (4)临床意义:太渊脉基本上分出浮沉迟数滑涩长短八脉,称为八字诀。几脉相兼,浮沉互见,则阴阳错杂,脉变无穷了。此均属病脉,而病变也就因之非一,吉凶攸分了。其本脉以缓为正常,每息五至(一呼一吸各二至,呼吸交替时一至)。以浮沉来定阴阳,浮数滑长属阳,沉迟涩短属阴,八脉所主与一般的说法相同。浮为阳脉主表,沉为阴脉主里,数主热,迟主寒,滑主痰湿,涩主血少气滞,脉长主肾气旺,又为长泰之征,短脉主气不足,又为寿夭之兆。

  顺逆之诊断:凡属阳病见阳脉,阴病见阴脉,阴病见阳脉者皆为顺;凡阳病见阴脉,阴病见阴中之阴脉,阳病见阳中之阳脉者皆为逆。顺者可治,逆者难治。

  太渊脉除有常见的八脉之外,还可出现虾游、屋漏、鱼翔……等十种怪脉,凡此皆为败症。

  太渊脉别上鱼际时,在鱼际穴处触得或者见脉动,为风湿客于心脏,“怔忡症”一类脉征(正常时不出现)

  二、离经脉

  (1)所候:心包经脉。

  (2)切诊部位:鬼哭穴(中指尖下)、蟹眼穴(中指本节与二节交界处横纹之中央)、外劳宫穴、天河穴。

  (3)诊法:分三部取,同时候脉,候气,候寒热。

  先候指尖之脉动,正常人有单行及双行的区别,单行者是脉行于指之中间,双行者是脉行于指之两侧。同时又候外劳宫穴与天河穴脉,三者皆据八字诀候诊。

  次以侯气,叩鬼哭穴后,外劳宫穴处觉有股力量在顶指,叩蟹眼穴及天河穴处有鼓指感,是为气至。候气候脉结合起来可资判别气至、脉至、脉气至脉不至、气先至脉后至等不同情况。而定阴阳虚实。

  候指尖发冷或发热。

  (4)临床意义:内科、儿科产科疾患时需诊察离经脉。

  小儿出麻疹,身虽热,但指尖发冷。

  离经脉不出井时(不达指尖)为心气虚的证候,脉大太过时,见于心脏扩大的病人。

  产妇分娩时指尖发冷无脉,若热气及脉由“本节”向指尖逐渐出现,待达手指端时此时子宫口开太至少三寸。胎儿将立刻娩出。反之,离经指久不自还,必是难产了。

  三、守灵脉

  (1)所候:心经脉

  (2)切诊部位及诊法:心经与心包经同源而异出。本脉候气为主,候脉为辅。检查时用中指深叩病人少海穴,小指则有跳动或发麻的感觉,直达指尖,又候“神门穴”脉动如前法。

  (3) 临床意义:心经脉中之“心”为“君主之官”的心,包括思维活动在内,并非单指心脏而言。

  深叩少海穴三次不应指或应指不及指尖者为心气虚。

  弹叩少海穴无反应时,可用点穴法开“通里”或“神门”穴,仍无反应时说明心气虚甚,而难治。

  四、趺阳脉

  (1)所候:胃经脉。

  (2)切诊部位:冲阳穴及艮宫穴(鱼际微上近对合谷穴下面)

  (3)诊法:趺阳脉单用中指切脉,根据指之一、二、三节,分为天、地、人三部,正常胃脉为长而有力;因胃气喜降之故。

  艮宫脉单候气不候脉,用大指及食指上下对住合谷及艮宫二穴,用指叩之,病人剧痛感均为正常。

  (4)临床意义:趺阳脉以应指二节者为常脉,脉长超过三节而连于太冲穴者为胃家实征,宜下之。脉短仅一节且微弱者为胃气不降,上逆之候。宜清降培土。

  扣艮宫穴仅知微痛者为胃有病,为可治之候。胃腑生阴疽(胃癌)时,扣之不仅不痛,而且艮宫处皮肉变痹,呈胶化状,失去感觉,为不治之候。

  五、人迎气口脉

  (1)所候:人迎气口之部位,医家有二说,一说在手部,一说在头部。丹道家同意后说。叩之所在喉结两旁之人迎穴处,所谓左为人迎,右为气口。此地原为足阳明胃经穴位,但诊胃脉时不用它。用它主要是候上下左右气血的盈亏。

  (2)切诊部位;两侧人迎穴。

  (3)诊法:食、中、无名三指并拢,以食指平对颈横纹有脉动处候之。食指为天。候心肺;中指为人,候脾胃;无名指为地;候肝肾。其正常脉象如银丸冲头,鱼贯而行。

  (4)临床意义:人迎气口脉用以候上下左右是否“四还”。正常时气口脉大于人迎一倍半。反之超过或不及时是左右有盈亏,表示肝肺不和,因肝之气脉右出左入,肺之气脉左了右入。又左主血分,右主气分,左右不合度,亦主气血的盈亏,仍归纳于肝肺的。上下有区别时,为上有余而下不足,或上不足下有余之候。上有余为心肺有余,下不足为肝肾不足,即阴虚火旺之证。

  六、青龙脉

  (1)所候:肝经脉。

  (2)切诊部位:两侧期门穴(位于乳下23肋尖交会处,接近剑突之交叉缝中,与针灸上之期门穴位不同)

  (3)诊法:用两手指平贴乳下23肋间,由外循23肋问,向内推移以至肋尖交会处而候脉动。

  (4)临床意义:正常人期门左侧有脉动,右侧脉动极微,为左大于右。

  肝有病时如慢性肝炎,黄症,肝气郁等,右脉亦见明显跳动,与脉相等或大于左脉。

  脉见分叉呈双边时主暴死,每见于肝昏迷及肝硬化大出血死亡的患者。

  七、太冲脉

  (1)所候:太冲脉为青龙脉之别候,“太冲”为肝经穴位,为候血分盛衰之专脉(因肝主血)

  (2)切脉部位;两侧太冲穴。

  (3)临床意义:妇科疾患时常诊太冲脉动。

  候妇女地道(阴道)之通塞及崩中带下:脉见浮、弦、长太过者,主月经赶前,为血有余之症。脉见沉、短、涩者属虚,主月经延后或停经,经来后腹痛,胞中冷及不孕之症。

  决生死,亡血者太冲脉现芤涩。重病者脉闭时为死候。人不病而脉闭者,是为行尸,主暴死不治。

  八、龙曜脉

  (1)所候:胆经脉。丹道家认为胆不属腑,也不属脏,而是具有双重性格,它从阴属阴,从阳属阳,所以主张应别立一脏,为半表半里之经。

  (2)切诊部位:上候耳门穴,下候日月穴(肚脐斜上外开34寸处,与背后之腰眼穴相对,非针灸学的日月穴)

  (3)诊法:病人取站立或卧式,以中指候脉动。

  (4)临床意义:正常时左显,右隐晦。左为日,右为月,所谓“日明月晦“就是指这种现象说的,若日月脉动相反是有胆病,例如慢性胆囊炎、胆结石患者日月脉都右大于左。又例如阴虚阳亢的高血压病三阳风热头痛症,虚阳逆于上的不寐症。则耳门脉浮长而插鬓,远上“悬厘”,横及“率谷”。

  九、神阙脉(又名常在脉)

  (1)所候:脾经脉,丹道家认为六腑中无三焦而有胰,手少阳三焦经应为胰经,脾与胰相表里,而三焦只不过是五脏六腑气血发生的气化作用。所谓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读的处所分界而已。三焦有名用用而无象,故不可以言经(经络),此中立论与医家有很大不同,尤其是仅把手足,两经相互之为表里,与其余各经的分法不同更为特异。

  (2)切脉部位:神阙穴。

  (3)诊法:中指食指并拢伸直,中指横脐内,以食指刚好贴触皮肤为度。正常人神阙脉闭,故仅能候气,即感有潜在力量吸指向内。

  (4)临床意义:凡不吸指而见脉动向外射者均为病态。

  脉明显顶指极强如银蛇吐信状,见于阴黄,黑热病及脾肿大者。

  脉明显见缓长者为脾强而过燥,主易饥善食之症。

  热性痈(热多寒少)时神阙脉动明显而数,寒性疽(寒多热少)时神阙脉动弱而迟。

  十、育婴脉

  (1)所候:肾经脉。

  (2)切诊部位:自太渊脉尺部之后起,循经至尺泽穴上。

  辘轳关(相当于肾俞穴部,但范围较宽,约在:14~16椎间)

  (3)诊法:两部均以候气为主,而不候脉。单用中指候太渊、尺泽一段,查皮肤之寒暖温凉,并测其长短,(将前臂分做三段测量,方法与内经记载之诊尺肤相似)。辘轳关候气,病人取俯卧式,将两手四指并拢平贴于病人两季肋之下端,两拇指交接于背脊十四椎处,然后平行向两旁分开,同时拇指微向内压,行约三寸时即可,这时病人腰内应有酸麻胀痛感。

  (4)临床意义:太渊至尺泽部皮肤发热时肾水亏。

  辘轳关直接候肾之本脏,正常时仅腰部有酸胀感。如酸胀下行至臀、足时为肾气不足,下虚之候。酸胀上行至“阳纲”,“肝俞”“脾俞”时为上有余,虚阳上浮之候。

  十一、竿珠脉

  (1)所候:小肠经脉。

  (2)切诊部位及诊法:本脉以候气为主,不候脉动。用中指弹叩病人的小海穴,小指出现麻跳现象。

  (3)临床意义:一般弹叩一次即出现麻跳感。弹叩二次方出现者为气至迟,三次才出现者均为气迟甚,35次以后均表明小肠之气化功能已虚极了。

  弹叩后麻木不仁,毫无感觉及反应者为患肠痈。此时需上一步检查小指指甲,压迫指甲发白及放手血不自还者为阴疽(肠癌),血自还正常均为阳症(热病),出现瘀血发黑者中毒。

  十二、庚金脉

  (1)所候:大肠经脉。

  (2)切诊部位:艮宫穴及合谷穴。

  (3)诊法:同胃经艮宫脉检查法,见前述条文。

  (4)临床意义:叩艮宫穴时胃经脉应查其痛与不痛。不痛时为病脉。大肠有病时叩之不仅不痛,而且还出现酸胀的感觉。这是与诊胃所不同之处。大便稀者叩时胀感多,大肠寒者酸感多。

  合谷脉又称虎口脉。需气脉并候,候气时用力拉穴位前之软筋,以出现酸麻感者为正常。临床上根据出现酸胀或痛等不同情况(不同性质及不同程度)而言其阴阳盛衰。

  合谷脉,脉动长出虎口时,为大肠阴虚便秘之候。

  合谷脉长,候气时且有麻感者为肩臂痛或肩臂不举之证,治疗时应治手阳明。其效果,较单服法风湿药为佳。

  十三、吏仓脉

  (1)所候:胰经脉。胰为太仓之吏,司升斗。五味入脏的吸收、支出、分配由胰来管理。

  (2)切诊部位:阳池穴与支印穴。

  (3)切诊部位;单候气不候脉。用大指及中指捏患者无名指端之两侧时,阳池穴处应有鼓指的感觉,同法捏无名指第二节时,支印穴应有鼓指的感觉。

  (4) 临床意义:根据阳池,支印穴是否应指,应指之多寡与迟速,来判定胰脏之虚实盛衰。

  十四、水曹脉

  (1)所候:膀胱经脉。丹道家称膀胱为“水曹椽”,它与各脏腑之俞穴有密切关系,在气化上占重要的地位。

  (2)切诊部位:委中穴

  (3)诊法:以候气为主。用指点委中穴后,应出现特殊的酸胀感,循经直下达足踵部。

  (4)临床意义:

  根据酸胀之程度,传导距离之长短,反应时间之快慢,以诊断膀胱气化功能之盛衰。若反应不及足踵者为气滞,不出穴位者为气虚过甚。

  第二部分  奇经八脉

  单靠手足三阳脉和手足三阴脉来立论,还获取不到经脉的全貌。因此,除诊查十二经外,还需诊查奇经八脉。

  一、督脉

  (1)切诊部位:頞中穴(山根--鼻根部)

  (2)诊法:气脉并候。用中指候脉之跳动。脉动只限于山根者为正常。候气,一是用中指贴鼻,候鼻之寒热;二是以掌候鼻息的冷热。正常时鼻与鼻息均宜温热,不宜冷,但过热也是病态。

  (3)临床意义:脉动下行至鼻中部或鼻尖时,为督脉与三阳交合失度,不能起三阳的作用(督脉与三阳脉大会于山根)。三阳气脉下注,是为湿热过重。脚气病人每见此种脉象。

  脉动由山根别入目内眦即所谓别入“龙官”时(眼角处一经外奇穴)为阴虚阳逆证(阴虚阳旺的高血压症多见此脉)

  鼻尖发冷者,为土中之阳不足之候,鼻准连及山根部之发冷者,不出一来复即死。额亦发冷,大汗如油时,倾刻死亡,额冷后不治。

  鼻息冷,为肺气绝之候,不治。鼻息太热,为肺脾蕴郁内热。

  二、冲脉

  任督、冲三脉,同源而异出。同发于“玄扎之门”聚丹田而聚会阴。循尾闾向背后行者为督脉,前行而出气街者为冲脉,出会阴在前正中行者为任脉。

  (1)切诊部位:鹊桥关(位于舌根下,下颌凹陷中)或由人迎气口脉其上寸半凹陷处,有脉应指者处。

  (2)诊法:以中指取鹊桥关主候脉。正常者,脉如珠网样,来回团转。

  (3)临床意义(须与太冲脉合参):候血分之盈亏,地道之通塞,月水的潮汐。

  决男女之生死,鹊桥关微沉,太冲脉闭时,为死候。一般是太冲脉闭时,为死候。一般是太冲脉先闭,鹊桥关后闭。

  三、带脉

  带脉呈带状,横绕于腰间,主管十二经脉之升降,丹道家认为带脉之运行轨道,前面是环绕腹部,后面则不行于体面(所谓浮支),而是走入里支,会于神阙,出于辘轳关的。故腹部为坤,统三阴而柔,能相养。腰背为乾,督三阳而刚能作强。

  (1)检查部位:章门穴。

  (2)以中指取章门穴,候脉之跳动。

  (3)临床意义:本脉以缓为正常。若现迟弱为阳不足阴有余之象。现数者为阳升有余,皆为升降不合度的表现。

  四、任脉

  三阴脉运行的路线,由足沿腹内侧入腹,贯膈,挟喉咙,止舌本,任脉与三阴脉的关系最为密切,三阴的妊养,是任脉的“能所”作用。犹如督脉都督三阳脉一样。经脉中惟有任脉是男女有别。男子任脉至唇口,呈大牙交错状,与督脉相交。女子的任脉仅行至乳根穴即止。故男子生须而不能哺乳,女子能哺乳而不能生须。任脉之里支却随三阴脉循喉而上颠顶(三阴脉仅厥阴脉上颠顶,太阴、少阴脉皆不上颠而止于舌本)

  (1)切诊部位:素寥穴及承浆穴。

  (2)诊法:以中指取素寥候气,承浆候脉。

  (3) 临床意义:素寥主候男女“破身”与否,是否过了“童关”,触诊时觉分开似瓜瓣样,表明已破身,小孩触之则为园柱形。

  承浆脉以沉细为顺,脉闭时是三阴内热蕴郁。

  承浆穴在望诊时有特别意义,男子任脉虚,承浆穴处不生髭或少生髭;女子任脉虚时承浆处发黑色,环口见黑晕(胞中冷或不孕)

  五、阴阳维脉

  阴阳维脉,顾名思义,有“维系”的意思。三阴脉靠阴维,三阳脉靠阳维,三阴脉与三阴脉的相交,三阳脉与三阳的相交,三阴脉与三阳脉的相交,都要靠阴阳维脉起作用。阴阳维脉,有统维人身全体的作用。因此它的分经候脉是比较复杂的。不能单用切诊,需用望切合一的方法,即用切诊的方法结合望诊的原则,并且还要根据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理论,最后才能判断。

  (1)切诊部位:手十宣穴及足中趾。

  (2)诊法及临床意义:望切结合。

  大指候肺,食指候脾,中指候心包,无名指侯肝,小指候心,足中趾候肾。

  望诊--望指之形生:包括长短与肥瘦,如足中指长而半肥者,主先天肾气旺,短而枯瘦者主肾气虚。望指之五色:根据五色所主和五色相互之主脏的理论来推论五脏气血的虚实。(注:以上望诊包括在丹道家望诊240条内的)

  切诊--用一种叫“钉头劲”的手法,压迫指甲发白色,然后松开,根据气血颜色和能否自还,及自还之迟速,以定气血之盈亏。

  六、阴阳跷脉

  跷是跷健的意思,跷脉与管理肢体运动有关。

  (1)切诊部位:内外四池穴(内外踝直下前后之凹陷中)

(2)诊法及临床意义:单候气又候脉,用一种叫做“鹤咀劲”的手法,用食指压迫穴位后,应出现特殊的酸麻胀痛感觉,压内池时(内踝下前后--阴跷脉)酸麻感应直达涌泉穴。压外池时(外踝下前后--阳跷脉)应达小趾。检查时,应根据其感觉之有无,传导的长短,以判断跷脉是否“躇健”。右脉不正常时为病在左,左脉不正常时为病在右。

 

天地虚怀来自:  

分经候脉法_万象山人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6afcc70100ujnj.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