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天园 / 甲状腺 / 甲状腺结节的泡脚调理方——古方栀子清肝散

分享

   

甲状腺结节的泡脚调理方——古方栀子清肝散

2016-03-25  循天园

       现在甲状腺结节的发病比率很高,一个单位体检,往往会查出很多人患此病。

       甲状腺结节是指在甲状腺内的肿块,可随吞咽动作随甲状腺而上下移动。临床上有多种甲状腺疾病,如甲状腺退行性变、炎症、自身免疫以及增生物等都可以表现为结节。甲状腺结节可以单发,也可以多发,多发结节比单发结节的发病率高,但单发结节甲状腺癌的发生率较高。

       在甲状腺结节的发病过程中,碘摄入紊乱是一个重要原因,现在人们吃海产品很多,这是环境改变导致的。

       除了碘摄入这个原因之外,我观察到,就是情绪对此病的影响较大,肝气不舒对女性来说,影响尤其大。

      我之所以发现此病与肝气不舒关系密切,是观察过一些病例,记得当年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读博士,去一位朋友家中,他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他的夫人就有这病。我观察以后,觉得这病肯定跟她常常生气有关。 

        因为我发现,她的孩子很好玩,不爱学习,她又很要强,所以她说她每天都气得不得了,持续了好几年。

       根据这种情况,我判断她这个病就是经常生气得的。

       其实这些生气都是没有大的必要的,因为最后这个孩子高考还考得非常不错,这些气都白生了。

       后来我又继续观察,发现得甲状腺结节的人,绝大多数人都工作压力大,或者是性格特别要强,爱生气,心里常常有愁事。

       所以,如果确认自己的压力较大、情绪不佳之后,对于此病的调理,可以用疏肝理气的方法。

    

       这里,我给大家介绍一个方子,叫栀子清肝散。

       这个方子,是明代一部医书《保婴撮要》里面的。此书的作者是薛铠。薛铠是江苏吴县人,也就是今天的苏州吴中区那里。他出身医药世家,家学渊源。精于医书,熟谙医理,曾以名医入征于太医院医士,后赠院使(院使就是太医院的院长)。薛铠擅长儿科,著有《保婴撮要》等书行于世。

       而薛铠,有个著名的儿子,叫薛立斋,是我写过的一位了不起的医生,也是太医院的院长,他继承父亲的学问,医术更有大成。他父亲的书,就是薛立斋给整理的,书中还有薛立斋写的内容在里面。在薛立斋的其他书里面,也有这个方子在里面。

       各位如果感兴趣,可以到我的书里看他的故事。

       在古书里面,栀子清肝散的方子是这样的:柴胡七分,栀子(炒)七分,牡丹皮七分,茯苓七分,川芎七分,芍药(炒)七分,当归七分,牛蒡子(炒)七分,甘草二分。此方用来治疗:小儿三焦及足少阳经风热,耳内生疮作痒,或出水疼痛,或发热。


       这个方子,我给改编成了一个泡脚方,写在我的一本叫《图解舌诊》的书里。方子基本是原方,增加了郁金、远志两味药,份量都改成了六克,变成了:

       柴胡六克、炒栀子六克、丹皮六克、香附六克、当归六克、川芎六克、白芍九克、茯苓二十克,郁金六克,远志六克。如果肝火较大,可以加上牛蒡子六克、夏枯草六克。

       做法:熬水,药汁兑入温水泡脚,每天最好能泡两次,每次泡二十分钟左右,水淹过脚踝即可。

       这个方子里,柴胡是疏肝的;炒栀子能泻心火,清三焦之火;丹皮是疏肝气的,泻肝火的力量很强;香附是理气的;当归是养血的;白芍是柔肝敛阴的;郁金、远志有理气安神的功效。

       此方很简单,就是养血疏肝,理气通络的方子。我用这个方子的方法是泡脚,通过皮肤吸收,是药物进入经络。当然,如果病情严重,稍微喝点也行,但是如果要喝的话,需要请当地医生帮助判断,根据体质进行加减才可以。

       这个方子我一直在介绍给甲状腺结节的朋友用,泡脚的方式大家都比较容易接受,如果确实是肝气不舒引起的结节,在积极治疗的同时,可以用此方辅助调理。根据我的观察,此方对于肝气不舒情绪不佳引起的结节效果较好,对于碘摄入紊乱引起的结节,没有明确的效果。


        我的母亲就得过甲状腺结节,一共有五个,检查出来以后,老太太吓坏了,一直担心发展成得肿瘤,惶惶不可终日。当时,西医主张切除,我说还是让我来用中药化掉吧。当时西医的教授是我的朋友,说:“肯定不能化掉,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甲状腺结节除了手术切除外没有能用药物化掉的。” 

       而且,这医生朋友说你要真能化掉,我们联合写个论文,可以拿到专业期刊上发表。而我说用疏肝气的方法应该能化掉甲状腺结节。结果,在我的调理下,母亲的甲状腺结节在全都消失了。

        

        还有一次,一个杂志社采访我,然后这个杂志的主编说她有此病,于是我就介绍了这个方子,她用了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给我打来电话,说自己刚刚走出医院的大门,检查发现,结节消失了,非常开心。


        这样的例子还有一些,所以,对于检查出来甲状腺结节的朋友,要分析一下自己的情况如何,我的经验是,此病要重视,因为其中有很少一部分患者,会情况恶化,而男性患此病,要更加重视。一般此病西医建议手术,如果此病发展很快,已经有恶变危险的,我也不反对手术。但是对于目前发展比较平稳的,也可以采用中医的方法先疏肝解郁,看看效果如何。

       这世界没有必效的方子,但是对症了,一定会有效果。

       古人有很多好的方子,在今天有新的用途,我们如果能深入研究体会,根据证候特点,加以应用,岂不是可以造福社会,令众生减少病痛?

      薛立斋是位有有故事的医生,太医院院长,给皇上看过病。他身后评说不一,在所有古代的医生里,他留下的医案应该说是最多的。有人说他的医案都很平淡,而我看来,正是这平淡中,可以看出功夫。以后有机会,一定给大家讲讲薛立斋的医案故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