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竹梦 / 法律学习 / 最高法:被告人“零口供”案件的证据体系...

0 0

   

最高法:被告人“零口供”案件的证据体系建构方法(以后会用的越来越多)

2016-03-25  诗心竹梦

编者按语:口供是直接、全面证实被告人犯罪动机、目的、手段、时间、地点、后果等事实的证据,在证据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一旦被告人供述,则有利于定案。但实践中被告人出于逃避罪责等动机,其口供常具有虚假性、不稳定性,以致有些案件中会出现“零口供”的情况。被告人“零口供”,是指被告人在被立案侦查、起诉和审判的过程中只作无罪辩解,拒绝作有罪供述的情况。在缺乏有力的客观性证据,言词证据也不稳定或者不完全一致的案件中,出现“零口供”情况则认定犯罪事实存在较大难度。建构证据体系,则需要采用方法指导。

关键观点:

1.对于“零口供”刑事案件审判,更有必要在裁判文书中对证据进行科学地“排兵布阵”,根据证据的种类特性及证明逻辑方式恰当地运用刑事证据规则,通过多层次地证据架构,形成严密完整的证明体系。

2.零口供案件,且未能提取到任何关联性的直接客观物证,在零口供、零客观证据的强制猥亵案件中,被害幼女的陈述与其他证人证言以及间接客观性证据等能够相互印证的,可以认定犯罪事实。

3.认定多人共同犯罪案件中“零口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关键是对在案言词证据进行综合判断、运用。 

案例一 

案例出处:刘吉良制造毒品,周永春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枪支案

----《刑事审判参考》第101集第1052号]

基本案情:2012年春节前,被告人周永春提供资金请被告人刘吉帮忙研制甲基苯丙胺(冰毒)的配方工艺,刘吉良应允。后由周永春,刘吉良单独或者伙同周永春购买了烧杯、加热套、乙醚、乙腈、甲胺水溶液、氯化苄等仪器设备与化学品,用于制造冰毒。同年6月,刘吉良试制毒品成功。二人为购买制毒原料和运送毒品方便,由周永春出资购买了一辆微型面包车。周永春出资l万元,租用制毒地点。后二人又雇用一人帮助制造毒品。刘吉良制造出的毒品均交由周永春保管。同年9月,周永春报警称其与他人有经济纠纷,公安机关介入后,周又提出刘吉良吸毒并制造毒品。在周永春的带领下,公安机关在周母亲家和租住房中搜出藏匿的毒品。同日,公安机关将刘吉良抓获,刘供述了伙同周永春制造毒品的事实,周永春亦被抓获。(周永春非法持有枪支的事实略)
裁判结果: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吉良、周永春合谋制造毒品,周负责出资,刘负责制造,所制毒品数量大,其行为均构成制造毒品罪,且系共同犯罪。周永春还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应予数罪并罚。刘吉良揭发周永春犯非法持有枪支罪,构成立功,且能如实供述制造毒品的罪行,依法对其可以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如下:
1.被告人刘吉良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被告人周永春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刘吉良、周永春均不服,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诉讼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本案采用“两个面、双向度”的证据架构模式对此进行论证,建立证据体系。“两个面”是指两个层面:第一层面是总体布局,将本案五个关键事实进行分解论证,包括证实周永春出资租用制毒场所、出资购买运输车辆、出资购买制毒原材料、雇用工人、保管制成毒品的相关证据。第二层面是对每个事实点通过证据组的形式进行论证,在每一组证据中,均将相关证据组合在一起,合力形成对待证事实的论证。刘吉良作为同案犯,其供述是周永春犯罪的最直接证据,可以贯穿于论证始终。但因供述系言词证据,根据证据补强规则,每个事实点的证明均有刘吉良供述,同时以在案其他证人证言、书证、物证等予以补强,形成每个事实点的完整证据链条。

“双向度”是指既从正面证实周永春有犯罪行为,同时又要对其无罪辩解进行有层次地研判和驳斥。“零口供”不代表被告人没有任何供述内容和辩解,故在单个事实点的证据组中同时对周永春的相关辩解予以说明,与其他物证、书证、证人证言等所证内容进行对比分析,通过正反两面论证得出唯一有罪结论,更具说服性。

本案启示:“零口供”现象在毒品犯罪案件中较为常见,只要侦查取证工作基础扎实,审判环节又能进行全面分析,则不会因为被告人到案后“零口供”无罪。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确立的证据裁判原则,对被告人定罪必须有充分的证据支持,可采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且单个证据与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通过审查判断证据和综合运用证据的证明过程,形成完整的刑事证明体系,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得出唯一结论,从而达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刑事证明标准。证据是整个诉讼活动的基础,对于案件承办法官而言,通常会注重对单个证据的审查判断,并通过综合考量在案所有证据得出结论,但可能忽视如何更好地运用证据建构有效的证明体系。 

案例二 

案例出处:林求平猥亵儿童案----刑事审判参考第97集[第988号]

基本案情:
   2008
年8月27日中午,被告人林求平为寻求性刺激,趁被害人江某(女,2004年出生)等四个小孩在其经营的代售店玩耍之机,把江某抱到店内床铺上,将江某短裤脱到大腿处,用手指抓摸江某的阴部,被江某的亲属周某当场发现。
裁判结果:平潭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林求平犯猥亵儿童罪的证据主要是被害人江某的陈述和证人陈某、周某的证言,而林求平始终否认有猥亵江某的行为。江某和陈某均为未满5周岁的幼儿,其辨别是非和表达能力尚不完全,周某系江某的舅妈,与江某有利害关系。根据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林求平有猥亵被害人的行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据此,平潭县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林求平无罪。
   一审宣判后,平潭县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福州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96年)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三项之规定,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如下:原审被告人林求平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裁判理由:被害人江某、证人陈某虽系幼儿,辨别是非、表达能力尚不完全,但从其对案发过程描述的内容和方式分析,能够与其年龄、认知和表达能力相适应,其陈述和证言可以作为证据予以采信。证人周某的证言及办案人员对现场的模拟实验证实周某在代售店门口能够看清被告人林求平在床铺上的动作,周某虽系江某亲属,但其所述过程客观,且与江某陈述及其他证人证言能够吻合,可予采信。江某就诊的病历记录及医生陈兰钦的证言也证实.江某在案发前两日复查外阴炎症已有好转,之后阴部又受到侵犯,上述证据以及证人陈某云、林某的证言、现场勘查笔录等能够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实林求平为寻求性刺激,采取手指抓摸阴部的方式猥亵幼女江某的犯罪事实,林求平的行为构成猥亵儿童罪。综合上述分析,本案在案证据已形成完整证据链,认定被告人林求平猥亵江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二审法院撤销原审的无罪判决,按照猥亵儿童罪对被告人林求平定罪处罚是正确的。
本案启示:
本案系零口供案件,且未能提取到任何关联性的直接客观物证,在零口供、零客观证据的强制猥亵案件中,被害幼女的陈述与其他证人证言以及间接客观性证据等能够相互印证的,证据已形成完整证据链,形成证据体系,得出唯一结论,可以认定犯罪事实。
 

案例三 

案例出处:屠桂军等故意杀人案----刑事审判参考,第86集[第789号]

基本案情:被告人屠桂军因琐事与王冲产生矛盾,将一把双管猎枪放在自己车里,欲伺机报复。2001年2月14日,被告人滕友从双鸭山市宝山区来到尖山区,晚上住在志诚洗浴中心。当日23时许,屠桂军到志诚洗浴中心送车时得知王冲在该娱乐城。屠桂军给正在龙泉娱乐城的被告人张立忠打电话说要去找王冲。张立忠劝屠桂军,屠让张下楼等他。屠桂军从志诚洗浴中心出来碰见被告人冯仲海和滕友,三人乘出租车来到龙泉娱乐城门前,屠说“王冲在这儿呢”。冯仲海听后掏出一把卡簧刀递给屠,屠让冯去把“东西”取来,冯遂乘出租车到志诚洗浴中心将放在屠车上的装有双管猎枪的迷彩包取回。张立忠从龙泉娱乐城出来也上了屠桂军乘坐的出租车。屠桂军等人在龙泉娱乐城对面守候,并跟踪从龙泉娱乐城门前开走的出租车,又去金融大厦寻找,均未找到王冲。

    四被告人行至吉祥宾馆门前时,看见王冲的朋友邱勇、张国荣在一楼大厅里,遂进人大厅。屠桂军手持短枪喊“不准动”,让滕友用枪打邱勇,滕持双管猎枪击中邱腿部,邱倒在沙发上,冯仲海上前猛刺邱数刀。后屠桂军在大厅门口花盆处让滕用枪打张国荣的腿,滕开枪击中张的右腿,冯仲海上前猛刺张数刀,后四人逃离现场。邱勇、张国荣均因心脏破裂大失血死亡。

裁判结果: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综合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足以认定屠桂军系本案的组织、指挥者,应当以主犯论处。屠桂军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冯仲海积极参与犯罪,直接导致二被害人死亡,应当以主犯论处,且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当严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1.被告人屠桂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被告人冯仲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屠桂军、冯仲海均提出上诉。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核准。  

裁判理由:本案是一起共同犯罪案件,被告人屠桂军纠集被告人冯仲海、滕友、张立忠等人伺机报复,持刀、枪将二被害人杀死。在本案立案侦查、起诉和审判过程中,屠桂军始终拒不供认杀人犯罪,部分同案被告人庭审后翻供,否认屠桂军参与犯罪。因此,有关屠桂军犯罪事实部分出现了“零口供”情况,对其他证据的审查和认定,成为认定屠桂军犯罪事实的关键: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屠桂军纠集冯仲海等人报复杀害邱勇、张国荣的事实。理由:(一)有多名目击证人的证言和同案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证实屠桂军纠集他人共同作案(二)屠桂军的无罪辩解及冯仲海、滕友、张立忠的相反供述均有明显矛盾之处,且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不能作出合理解释,不足以推翻对屠桂军的指控。

 综上,虽然屠桂军始终拒不供认杀人犯罪,但其无罪辩解与在案的其他证据明显矛盾,故不足采信。滕友在屠桂军归案后的供述稳定,且其在原审被判处死刑后亦未翻供,并称未受到刑讯逼供,其供述可信度较高。冯仲海、张立忠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较稳定,庭审后翻供称杀人与屠桂军无关,二人的翻供内容与在案的其他证据明显矛盾,不足采信。滕友、冯仲海、张立忠在侦查阶段所供的案发起因、作案过程、各共同作案人的分工、作用等主要情节清晰、一致.且能与在案的证人证言等证据相印证。各证据之间能够形成完整链条,足以认定屠桂军与二被害人的“大哥”王冲有矛盾,持手枪带头进入现场并威胁在场人员,辨认二被害人后指挥其他人作案的事实。   

本案启示:认定多人共同犯罪案件中“零口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关键是对在案言词证据进行综合判断、运用。首先,要对各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进行纵向分析。其次,要对各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进行横向分析,查找各言词证据之间是否有一致的内容,是否足以否定“零口供”被告人的辩解,从微观上判断哪些言词证据可采信。再次,要对各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进行反向分析,合理排除证言、供述之间的矛盾,分析证言、供述间细节不一致。最后,要对各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进行立体分析,将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指向一致的部分,结合案件其他事实证据,如各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关系、平时有无矛盾,各被告人平时表现、相互间有无“隶属”关系等,判断能否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最终确定“零口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