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京巴 / 丹道丹功 /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

0 0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

2016-03-27  昨日京巴
【皇極經世心易發微序】星光點校

運闔開以成元會運世而不已者,理與數而已。是故數由理生,理由數著者也。未形之初,有理斯有數,有數斯有象,既形之後,因象以推數,因數以推理,理者太虛之實義,而數者太虛之定分也。故河圖兆祥,伏羲因之而畫卦,孔子因之而作大衍,皆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發明河圖之數也。自孔子沒後之言數者,流於術而大義晦矣,至宋邵康節得李挻之之傳,著爲皇極經世書,其命象定數自爲一家,形於道即太極動靜之機著于文,即伏羲奇偶之畫,自無生有,自有生無也。夫無之生有者,無極而太極也。有之生無者,動之而靜也。或有或無天道之妙,一動一靜,太極之根,往來相資,屈伸相感,通變化成天下之文,極其數遂定天下之象,故在天則有日月星辰風雨露雷以成其象,在地則有水、石、飛、走、草、朩、以成其形,在人則有性、情、形、體、聲、色、臭、味感應變化,消息盈虛而迴圈而不已焉,是故以元經會以運經世,大而天地之終始,小而人物之死生,遠而古今之世變無不該貫,蓋得伏羲畫卦之意,而發孔子之未發者也。要其本旨皆原於易,夫易者,一也,易之一即道之中也,中者,人之心也,故曰天向一中生,造化人從心上起經綸,所以爲先天之學也,先天之學,正其心,平其氣,無私於心,無反于義,義理融會其道中,正即物窮理而盡性,知天之學亦在其中矣。易曰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生死即太極之動靜也,不動不靜,不生不死,是道之一也,是以大衍之數一變而七,七七四十九也,七變而爲九,九九八十一也,數既極於九,又復而爲一,人既生複又死,明其理知其數,則凡動靜可求其端,陰陽可求其始,而萬物之得失,人事之休咎,皆可得而前知矣,此皇極所由作,貫理數而一之也。有志數學者,不可不求其理,有志於理者,不可不求諸心,求心之要,舍靜何以哉,奧自受讀以來,徒祈共文,茫然無所獲,靜奍之久,一旦豁然而前知之,道得其要系,觀其象玩占固不應驗,乃敢折衷微詞多蒞舊聞,以理爲經,以易爲緯,輯爲六卷,名曰心易發微妙,凡造化之源,陰陽之妙,與卦氣之盛衰,聲音之倡和,體用之變遷,執之斷例,靡不備焉,昔人有言,理究伊川,數究康節,如詣其極則亦一而已矣。是書也雖于邵子之心無所補,而幼學之士,亦可得其旨意之大略,觀物之梯航也。故不敢私録之,以求正於有道雲。
                     
洱陽楊體仁野崖氏題
【野崖先生傳】
吾滇僻處西隅,而山川靈秀,不減中州。雲邑雖彈丸小邑,實得坤維正氣,乃土金相生過氣之所,向南行五日則極熱,向北行五日則極寒,此其驗也。邑中靈氣所鍾,代有偉人而必以向春先生爲冠。先生少而頴悟志在道德,不慕聲華,爲邑增廣生員,潛心易學,上紹五聖心傳,近接堯夫正派,蓋先天後天之數固已得之心悟,而非言說所能盡矣,極深研幾言必有中。然人猶未之奇也。明學憲出巡,於報優劣最爲緊要,故凡報劣者俱被笞革焉。時值歲試,行催報劣甚嚴。邑學師欲以貧者當之。先生曰,嘻彼貧士也,何可當此累,自願以身代之。學師曰,汝品行端方,報劣無可措詞者。先生曰,但言左道惑衆,擅吃民間雞酒足矣。學師然其說以報之。迨學憲按臨榆郡,歲試甫畢,於報劣者嚴加考詢。一見先生即作色言曰,汝爲士子,左道惑衆可乎?先生答曰,生員非左道惑人者,若謂生員左道惑人,易經不該命題。學憲色和曰,汝知易數,其能明吾意乎?先生曰,請書一字。學憲於案上書一“由”字。 先生曰,是問六甲,蓋“由”字倒看則“甲”也。學憲故意喝之曰,非也。先生曰,恭喜老宗師,所生是個公子。但這聲喝得不好,報信人至觀音塘馬折足,並家內所命乳名亦起出。後歷歷皆驗。學憲撫然曰,世俗譏評何足爲定?吾幾屈一佳士。此後報劣之令遂弛。但存其意而已。由是名由省會沐士公尤重之?<窜娐么笫乱嗯c相商,於賊散之期皆預定焉。值鄉試之年,預令起數,凡元魁姓氏悉有隱語,但于事後方角耳。其前知多類,不可殫述。一曰先生獨處,心動遂自起數,乃因算賊被獲久之得釋,欲行報怨也。先生算其從來之方,布下擒拏之綱,獲賊小校,謝之以金。遂長歎曰,前知誠妙解也,然多言數窮,安之非禍基哉。此後不輕與人蔔矣。算得雲邑路當孔道五十年後必罹兵焚,遂摯家屬遷于姚城。先生年益得高,邵修髯偉,貌飄飄欲仙。念一畫原於伏羲,誰登畫卦之台,九疇原于大禹,誰涉洛水之濱。以及文王之閱厯,周公之經營,孔子之車服禮器不可不厯覽其勝也。于足遂辭家遠遊,於途中得遇李卓吾赴姚安府任議論。間卓吾知先生學究天人甚重之。因問曰:公家姚城亦有嗣乎?先生曰:曾留下書一函與子,後日吾子投書,無論遲早急與相見,能免公災。卓吾重先生,遂誌其言不忘。其子視書,封固甚密,外又封雲:某年月日時投書始驗。至日時來投書,值卓吾坐晚衙(此處有一字不明),子投書急與相見,時已黃昏矣。卓吾方前甫發書,忽大震一聲,府府堂中樑崩塌將公座壓爲粉碎。彼此大驚,起書視之,但曰:我救群倒樑之厄,君惜我孤苦之兒。此尤應驗之最奇最顯也。 後變姓名爲孔道人於慈雲寺。

得遇了凡先生,未以知來之學,載在了凡立命篇,說甚詳,茲不重贅。先生雲遊不返,莫知所終,如神龍之無端,見其首不見其尾也。先生易數發微自靈性然,亦有秘傳焉。少年赴試秋闈,于安寧道中遇一老叟墜驢幾死,同伴驚駭疾雲,先生獨扶之。老叟睜目視之曰:扶我者汝耶,吾有神數待子久矣。蘊授以皇極經世之秘訣也。自此遂棄舉業而專習焉。老叟不知何許人,疑爲穆伯長之流雲。按先生氏楊諱體仁字向春,別號野崖前(此處缺一字),明嘉靖人也,世居雲洱之北門,至隆慶年間書已行世。余與先生相距二百有餘年,其軼事但得之傳聞,今錄先生書,見其易數精微,有功先聖,懼其事之久而湮沒也,不揣固陋,以爲傳記之,先生其知我之心乎,後之君子其諒我之心乎。
大清乾隆十二年歲在丁卯夏四月吉旦

心易發微目錄
卷一
序   伏羲太極圖說   河圖說   洛書圖說   先天八卦圖說   後天八卦圖說   經世衍易圖說   經世天地四象圖說   元會運世圖說   六十四卦方圖說   六十四卦圓圖說   邵子先天卦氣說   天地始終之數   一元十等數   以元經會說   以運經世說   年之月卦   日之時卦   皇極起卦法   運會世並年月日入圖歌訣   皇極起例
卷二
問數答語   觀物筌蹄   八卦取象   八卦變象   論九疇   八卦取象拾意   先天體用起例   後天體用起例   先後天辨   卦爻當位   後天物來方向斷   策數起例   先天八卦正數   先天五行生成數   軌數起例   後天八卦正數   後天五行生成數   觀物策軌   策軌順逆   爲人占例   自己占例   動物占例   靜物占例   稽疑十應   卦辭協蔔   觀物元機   觀物動靜   四植說   吉星   凶星   三要元機
《皇極經世心易發微》總目

卷三
體用總斷   天時   歲序   人事   身命   家宅   屋舍   婚姻   産育   科甲   仕宦   求謀   求財   出行   行人   疾病   小兒病症   醫藥   鬼神   詞訟   失物   逃亡   盜賊   征戰   墳墓   交易   謁見   憂疑   損壞   飲食
卷四
大定根源   取動卦   動卦數   陰陽加策   年除數   大定起例   元會運世   數有空缺   數有隔借   數有順逆   以數合卦   卦有動爻   天地生成數   二極數   陰陽數   分格   合格   數有錯綜   數有乘除   觀數吉凶   四象說   歲序   地理   起屋   家宅   婚姻   産育   出行   行人   應舉   求財   疾病   生死   墳墓   詞訟   交易   逃亡   兩家氣數   物之成敗   物之隱微   物之多寡   出師勝負   謁見   人物貴賤   人物和睦   觀未來事   行船   進退奴僕   求買田宅   飲食豐嗇   刀砧煞   八卦星象   皇極起例   納音數   後天八卦數   起大運   起小運   推歲序休咎   買物損壞   推人生死   聲音說   分五音   辨清濁   明等第   交互音   檢篇韻法   聲音辨說
卷五
五運之年卦
卷六
小序   人物統於太極圖之上下   起本身數   聲音入既濟四象並掛一卦總括陽圖   聲音入既濟四象並掛一卦總括陰圖   後天參伍錯綜之例   卜易變通論   事應遲速例   八卦內伏干支刑合等例   兇殺   長生例   日與卦合   天祿   地祿   天赦   時方吉凶   十應靈樞篇   文王十二月卦氣圖   二十四月卦氣   七十二候   求七十二候   日卦   時卦   八卦十六變   八卦配象
卷七
歷代帝王經世甲子歲

【伏羲太極圖說】
此圖乃伏羲氏所作也,世不顯傳,或謂希夷所作,雖周子亦未之見焉,乃自作太極圖觀任道遜之詩可見矣。詩云:
“太極圖中一氣旋,兩儀凹象無形全,先天八卦五行具,萬物何曾出此圈”。又云:
“造化根源文字祖,圖成太極自天然,當時早見周夫子,不費鑽研作正傳”。
夫既謂八卦渾淪文字祖,則知圖為伏羲所作,而非希夷明矣。其外一圈太極也,中分黑白者,陰陽也。黑中含一點白者,陰中有陽也。白中含一點黑者,陽中有陰也。陰陽交互,動靜相倚,周詳活潑,妙趣自然,其圈外左方,自《震》一陽馴至《乾》之三陽,所謂起《震》而歷《離》、《兌》,以至於《乾》是也。右方自《巽》一陰,馴至《坤》之三陰,所謂自《巽》而歷《坎》、《艮》,以至於《坤》是也。其間四正四隅,陰陽純雜,隨方步位,自有太極含陰陽,陰陽含八卦之妙,不假安排也。豈淺見近識者,所能及哉。伏羲不過摸寫出來,以示人耳。予嘗窮觀此圖,陰陽渾淪,蓋有不外乎太極,而亦不離乎太極者,本先天之《易》也。觀周子太極圖,則陰陽顯著,皆太極之所為,而非太極之所倚者,實後天之《易》也。然而先天所以包括後天之理,後天所以發明先天之妙,明乎道之所渾淪,則先天而天弗違,太極體立矣。明乎道之所顯著,則後天而奉天時,太極用行矣。使徒玩諸畫象,談諸空言,則伏羲之意荒矣。
故周子有詩曰:
“畫堂幾座萬幾休,日暖風和草色幽,誰道三千年遠事,而今只在眼睛頭”。
豈非孔子所論太極之旨,容有外於一舉目之間哉,是能默識於其妙,而見於性情之理者,旨要可考也。

河圖洛書】
愚按《河圖》《洛書》為數之宗也,數之所起,一陰一陽而已,陽數奇屬天而象圓,陰數偶屬地而象方,《河圖》以生數為主,故一、二、三、四、五、居內,六、七、八、九、十居外,天一生水,得五為六,故地以六成之,而一六共宗居北,地二生火,二得五為七,故天以七成之,而二七為朋居南,天三生木,三得五為八,故地以八成之,而三八同道居東,地四生金,四得五為九,故天以九成之,而四九為友居西,天五生土,五得五為十,故地以十成之,而五十相守居中,生數在內,成數在外,各以類數而同處其方,在內為主,在外為賓,亦各以數而相統不亂,此所謂道其常數之體也。
以陰陽老少論之,一為老陽之位,其外則老陰之數居之,二為少陰之位,其外則少陽之數居之,三為少陽之位,其外則少陰之數居之,四為老陰之位,其外則老陽之數居之,此又陰陽老少互藏其宅之變也。
以生出之序言之,始下次上,次左,此右而復於中,而又始於下也。
以運行言之,北方一六水,生東方三八木,東方木生南方二七火,火生中央五十土,中央土生西方四九金,西方金生北方一六水,左旋一周,而水復生木也。
以對待言之,北方一六水克南方二七火,西方四九金克東方三八木,是生生之中,又有克制相成之義焉,本之以畫卦,則虛其中之五與十者,太極也。奇數二十五,偶數三十者,兩儀也。以一、二、三、四,為六、七、八、九者,四象也。折四方之合,以為《乾》、《坤》、《離》、《坎》,補四隅之空,以為《兌》、《震》、《巽》、《艮》者,八卦也。此所謂虛其中以作易也。
【洪範九疇圖】
愚按《易範》聖人之所作,故《洛書》以奇為主,一、三、七、九各居其外,五居其中,而二、四、六、八亦各以偶數,而附奇數之側,正者為君,側者為臣,所謂主於陽以統陰,而肇其變數之用也。然以數之縱橫十五,則皆以七、八、九、六叠為消長而得之,一居正北叠五為六,而與南方之九叠為消長,四居東南得五為九,而與西北之六叠為消長,六進為九,則九長而六消,九退為六,則九反消而六又長,三居正東,得五為八,而與西方之七叠為消長,二居西南,得五為七,而與東北之八叠為消長,七進為八,則八長而七消,八退為七,則八反消而七又長,虛中五,則縱橫皆十五,而一含九,二含八,三含七,四含六,參伍錯綜,無適而不遇其合焉,此變化之無窮,所以為妙也。其陽數之次,則北首而東,東而中,中而西,西而南,其陰數,則首西南而東南,次西北而東北,也合而言之,則北首而西南,次東而東南,次中而西北,次西而東北,以窮於南也,其運行則一六水克二七火,二七火克四九金,四九金克三八木,三八木克中央土,右旋一周而土復克水也。
以對待言之則東南方四九金生西北一六水,東北三八木生西南二七火,是克制之中又有生生不窮之理焉,大禹之敘疇,故一為五行,二為五事,三為八政,四為五紀,五為皇極,六為三德,七為稽疑,八為庶徵,九為五福,皇極居中,而八者各以其次列於外焉,所謂則《洛書》者,總其實是也,愚按具天地之理者,易之象紀天地之理者,範之數數始於奇,象成於偶,二四而八,八卦之象,三三為九,九疇之數,故象以偶為用,有應則吉,數以奇為用,有對則凶。偶者陰陽對待之象,奇者陰陽叠運之數也。

【先天八卦圖】
此伏羲方位之圖易之本也故乾一坤八兌二艮七離三坎六震四巽五各各相對不惟其數合成九數其畫亦各各相對合成九畫焉夫九乃老陽之數無所不包自震至乾為順自巽之坤為逆數往順天而左行皆已生之卦故雲數往者順知來逆天而右行皆未生之卦故雲知來者逆

【後天八卦圖】
後天為流行之用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此文王方位之圖易之用也先天之離東坎西象日月之出乎卯入乎酉後天之離南坎北象天地之正子午先天非後天則無以成其變化後天非先天則無以自行予按先天造化之初由心出迹之學後天生物之後因迹求心之學心與道皆虛不為物礙也在先天之先不為無在後天之後不為有迹不能外也朱子謂康節之學得於先天看得道理透徹自然前知耳
【經世衍易圖】

經世衍易圖
太傳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予謂天地出於易易非出於天地聖人作易而易不作於聖人也易有太極者何也當夫元氣渾淪陰陽未判是為太極〇及夫元氣既分動輒為陽   靜者為陰   动之上生一奇谓之阳   动之上生一偶谓之阴   静之上生一奇谓之刚   静之上生一偶谓之柔   合而言之陰陽剛柔四象也四象陽之上生一奇謂之太陽   生一偶謂之太陰   陰之上生一奇謂之少陽   生一偶謂之少陰   四象剛之上生一奇謂之少剛   生一偶謂之少柔   柔之上生一奇謂之太剛   生一偶謂之太柔   故太陽為乾太陰為兌少陽為離少陰為震少剛為巽少柔為坎太剛為艮太柔為坤此伏羲畫卦之自然形體次第而孔子發明之故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此言最為切要古今說者雖多惟康節明道二先生之說得之故康節所謂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正謂此也夫易之未作易在太極之先易之既作一在太極之內八卦畫而吉凶定吉凶定而大業生以言乎法象之大則有易中之天地乾坤是也以言乎變通之大則有易中之男女震巽六子是也以言乎著名之大則有易中之日月離坎是也以言乎崇高之大則有易中之富貴日新月盛富有大業是也以言乎利用之大則有易中之生人神道設教順動服民是也以言乎深遠之大則有易中之蓍龜某爻吉某爻凶是也此皆言易中之大業非聖人立卦作易孰能備天下之物致天下之用成天下之器若是其廣大悉備矣乎天地之道陰陽剛柔有動靜之兩儀必有一元之太極康節明天地陰陽剛柔始於太極之動靜與周子所傳太極相表裏康節復窮其變交推天之陰陽地之剛柔各自相交而生八卦有相交而天以乾兌離震四卦生西北十六位而後陰陽之用盡焉地以坤艮坎巽四卦升東南十六位而後剛柔之用盡焉雖然天地自交而未至於相交以生物也是故動靜者天地分太極之初四象者天地稟太極之理十六卦者天地達太極之用而用在於交也太極為一一生二為動靜二生四為陰陽剛柔四生八為八卦八生十六為十六位分天地則天有十六位地有十六位為三十二矣是皆加倍之數也一十六有二者天地各分其一用以為體是體也動之大者謂之太陽   動之小者謂之少陽   靜之大者謂之太陰   靜之小者謂之少陰   太陽為日太陰為月少陽為星少陰為辰日月星辰交而田之體盡矣靜之大者謂之太柔   靜之小者謂之少柔   動之大者謂之太剛   動之小者謂之少剛   太柔為水太剛為火少柔為土少剛為石水火土石變而地之體盡矣自太極之判以陰陽剛柔為天地之用乃體之用也自陰陽剛柔分太少生為八卦為天地之體乃用之體也今日月星辰交而天之體盡水火土石交而地之體盡則主生言之而天以日月星辰交為十六卦也地以水火土石交為十六卦也則十六卦又各為生物之體則主位言之也太者得氣之多少者得氣之少也日月星辰麗乎天而乾為日者太陽也兌為月者太陰也離為星者少陽也震為辰者少陰也日月星辰交而日有四位乾夬大有大壯月有四位履兌暌歸妹星有四位同人革離豐辰有四位无妄隨噬嗑震而為十六矣非天之體盡於此乎水火土石麗乎地而坤為水者太柔也艮為火者太剛也坎為土者少柔也巽為石者少剛也水火土石交而水有四位坤剝比觀火有四位謙艮蹇漸土有四位師蒙坎渙石有四位升蠱井巽而為十六矣非地之體盡於此乎洪範以水火木金土為造化之用此以五行有石土無金木者木為土之子有土無木母孕子胎也石者金之胞有石而無金子藏母胞也

【經世衍易圖】

     天地四象圖
日月星辰麗乎天而乾兌離震生水火土石麗乎地而坤艮坎巽生日午中而氣熱故為暑月子中而氣冷故為寒月十幹之星為陽而主晝十二支辰為陰而主夜皆天之氣也水降而為雨地氣上騰也火熾而生風地氣旁達也地氣夜升而為露星殞有聲而主雷皆地之氣也日月星辰自相交而天之變盡於十六卦水火土石自相交而地之變盡於十六卦是天地之氣凝結而生物有物斯有質有質則有數故乾在天成象為月在地成形為火火與日本一體故陽燧取於日而得火兌在天成象為月在地成形為水水與月本一體故方諸取於月而得水離在天成象為星在地成形為石石與星本一體故傳言星殞為石震在天成象為辰在地成形為土辰與土本一體故自日月星之外高而蒼蒼者皆辰也自水火石之外廣而茫茫者皆土也蓋日月星辰猶人之有耳目口鼻水火土石猶人之血氣骨肉也是故數者盡天下之物則也得乎數則物之則事之理無不在焉不明乎數不明乎善矣不誠乎數不誠乎身矣
易之與極其旨若相似而致用實不同易之與極八卦名同而位殊爻同而旨異位之殊先天後天之圖可識矣旨之異卦同而象不同也故易之乾為天為君而極則為日為暑易之兌為澤為金而極則為寒為月易之離為火為日而極則為星為晝易之震為雷為木而極則為辰為夜易之巽為風為木而極則為石為雷易之坎為水為月而極則為土為露易之艮為山為土而極則為火易之坤為地為土而極則為水為雨矣易以占為神極以算為智占者聽圓變之蓍以求將見之象算者布一定之卦以銜無窮之數占則取象於天神之研幾也算則斷在於人智之極深也神以知來而未嘗不藏往知以藏往而未嘗不知來也左為天右為地日月星辰麗乎天而離震乾兌居之水火土石麗乎地而坤艮坎巽居之體數有四布算之法皆源於此

【元會運世圖】
愚嘗考之陽一為奇陰二為偶是以一元之數起於乾故乾為起數之端猶一歲包年月日時而為之也乾之後有兌兌為月其數二衍之為十二猶一歲有十二月也兌之後有離離為日其數三衍之為三百六十猶一歲有三百六十日也離之後有震震為時其數四衍之為四千三百二十猶一歲有四千三百二十時也此一二三四為天地生物之始數陽之所以先乎陰也震之後繼以巽五陰元之氣莫先於此是以巽元之年數衍之為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為起數之端坎六繼之是為巽元之月數衍之為一百五十五萬五千二百月艮七又繼之是為巽元之日數衍之為四千六百六十五萬六十日若夫巽元之時數則居坤之八焉又衍之為五萬五千九百八十七萬二千時此五六七八又為天地成物之終數陰之所以承乎陽也由是重而衍之以至於八則乾之世數四千三百二十衍之為五萬五千九百八十七萬二千兌之世數五萬一千八百四十衍之為六十七萬一千八百四十六萬四千循而推之皆可概見大抵乾兌離震之數包巽坎坤艮在其中子至巳上六辰皆屬乾謂之先天自午至亥下六辰皆屬坤謂之後天後天皆效先天而為之故曰成象謂之乾效法謂之坤可舉隅而知

【伏羲六十四卦圓圖】

     伏羲六十四卦圓圖(此乃先天之所覆也)
愚謂圓圖者天地之陰陽也在天為日月星辰寒暑晝夜謂之流行之易言其天地四時流行而不息也其卦皆從中起自坤生者始於復自乾生者始於姤皆在天地之中中者心也萬事萬化生於心是康節之學本於先天之易尚象而不尚辭蓋欲示不言之教如伏羲六十四卦初無言語文字也圖左三十二陽卦春以發生夏以長養自復至乾得一百一十二陽爻八十陰爻是陽數多陰數少即春夏之晝長而熱也圖右三十二陰卦秋以收斂冬以包藏自姤至坤得一百一十二陰爻八十陽爻是陰數多陽數少即秋冬之晝短而寒也左右三十二而為六十四卦又以春夏秋冬分之各四其六十四而為一千五百三十六卦之氣以運行於天四象立體六甲循環以見皇帝王霸之迹治三百六旬有六日轉旋乾坤主之屬乎天地之造化衍之為元會運世散之為歲月日時事有體用而分皇帝王霸業有心迹而分易書詩禮春秋理無往而不在其
【伏羲六十四卦方圖】

     伏羲六十四卦方圖
愚謂方圖者地道之剛柔也在地為水火土石風雨露雷謂之對待之易言其承天時行以生物也其卦皆從中起自中而起則震巽之一陰一陽故陰至巽而伏亦至巽而止陽至震而休亦自震而生陰陽二氣交乎震巽實坎離交乎黃庭之象也内一截三十二陽卦西北角乾東北角泰外一截三十二陰卦西南角坤東南角否亦共六十而為六十四卦又以元會運世分之各四其六十四以為二百五十六位之卦體以生物於地四四立體四九為用以見律呂音聲陽唱陰和動植飛走出生入死坎離主之屬乎地之造化故邵子有詩云天地定位否泰交類山澤通氣咸損見義雷風相薄恆益起意水火相射既濟未濟四象相交成十六事八卦相盪為六十四此正言方圖之意也

【朱子先天卦气】
朱子曰:先天图自左方《震》初,为冬至,《离》、《兑》中,为春分,至《干》之末,而交夏至,右方自《巽》初为夏至,《坎》、《艮》中,为秋分,至《坤》之末,而交冬至。图之顺逆左右,先儒说之详也。
夫《干》一、《兑》二、《离》三、《震》四,已生之卦也。其序自南而北。若卦气运行,则自北而南,一阳生于《震》始。故邵子以冬至之半为《复》。十一月中也。十二月丑初小寒,其卦为《颐》、《屯》、《益》,月半大寒,则《震》、《噬嗑》、《随》。正月寅初立春,其卦为《无妄》,为《明夷》,月半雨水,则《贲》、《既济》、《家人》,二月卯初惊蛰,其卦为《丰》、《离》、《革》,月半春分,则《同人》、《临》,三月辰初清明,其卦为《损》、《节》、《孚》,(此处应为《中孚》卦,省略一“中”字)月半谷雨,则《归妹》、《暌》、《兑》,四月巳初立夏,其卦为《履》、《泰》,月半小满,则《大畜》、《需》、《小畜》,五月午初芒种,其卦为《大壮》、《大有》、《夬》,至《干》之末交夏至焉。
《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未生之卦也。其图自西而北,若卦气之行,自一阴生于《巽》始,故夏至午之半为《姤》,五月中也,六月未初小暑,其卦为《大过》、《鼎》、《恒》,月半大暑,则《巽》、《井》、《蛊》,七月申初立秋,其卦为《升》、《讼》,月半处暑,则《困》、《未济》、《解》,八月酉初白露,其卦为《涣》、《坎》、《蒙》,月半秋分,则《师》、《遯》,九月戌初寒露,其卦为《咸》、《旅》、《小过》,月半霜降,则《渐》、《蹇》、《艮》,十月亥初立冬,其卦为《谦》、《否》,月半小雪,则《萃》、《晋》、《豫》,十一月子初大雪,其卦为《观》、《比》、《剥》、,至坤之末交冬至焉,即子之半也。
此三十二卦属阴,以当秋冬,子至巳,《干》、《兑》、《离》、《震》,六阳月,其节有四,冬至、立春、春分、立夏也。午至亥,《巽》、《坎》、《艮》、《坤》,六阴月,其节有四,夏至、立秋、秋分、立冬也。一年八节二之,计一十六卦,外有十六卦,三之计四十八卦,并之则六十四卦,以当一期之气候,所以定时成岁,行鬼神成变化也。

【邵子先天卦氣】
《乾》、《坤》、《坎》、《離》分配四時,主二十四氣,《坤》盡子中,交《離》初爻冬至,上爻驚蟄,《離》盡卯中,交乾初爻春分,上爻芒種,《乾》盡午中,交《坎》初爻夏至,上爻白露,坎盡酉中,交《坤》初爻秋分,上爻大雪。春、夏、秋、冬各有六十四卦氣,皆從中起,子、午、卯、酉為四仲,二分二至當之,寅、申、巳、亥為四孟,四立當之,經世曆以冬至為天地之元,元之元也。故去四正卦,而用三百六十卦氣圖,以春分為人物之元,亦元之元也。故用六十四卦而四之,而二百五十六位卦氣圖。以冬至子中為世之元,春分卯中為元之元,夏至午中為會之元,秋分酉中為運之元,各六十四卦,各以氣運而更叠值事。開物於寅中,而起於驚蟄者,二月初氣也。閉物於戌中,而終於立冬者,十月初氣也。何也?曰:寅中戌中雖主月會而言,其用實由乎節氣,地之生物以氣為機,天之氣先至,而後地之物應之,氣之來常先半月,氣以舒而常盈,用以疾而常縮,故關朗子云:當期之數,過者謂之氣盈,不及者謂之朔虛,朔者盈虛之不齊,積微之久,中氣中有居於月晦者,必閏以置之,乃復於初經,本於先天,故中朔同起卦氣,因先天卦氣取中氣,以主月元會運世,皆從中起,所謂舉正於中也。卦圖曰:大運法當從經世,數起於星甲、辰子,小運法當依卦氣圖,起甲仲巳孟日,天統乎體,氣之體生於四仲,故大運甲子當冬至,而二十四氣之中,皆得子午卯酉之四中也,氣之用行於四立,故小運甲寅當立春,而二十四氣之首,皆得寅、申、巳、亥,而生乎孟矣。

【六十四卦方圓圖】
愚按先天方圓二圖一一相應故邵子曰變於內者應於外變於外者應乎內變於下者應乎上變於上者應乎下蓋巽離兌以二十八陽應坎艮震之二十八陰乾兌巽坎為上則震離艮坤為下乾兌離震為內則巽坎艮坤為外陽消陰長每卦相效未有變而不應者變者從天天左行日應一度應者法日日右行天應一度皆左右相應也日紀於星乾離也月會於辰兌震也水生於土坤坎也火潛於石艮巽也皆上下相應也飛者棲木離艮也走者依草震坤也心肺相聯乾巽也肝膽相聯兌坎也皆內外相應也所以易之六爻初與四應二與五應三與上應常相反對也天地相合牝牡相召天陽地陰天律地呂天聲地倡以乾兌離震居西北倡地之五六七八一十六卦於東南又交西南否遯訟姤十六卦是為寒暑晝夜變飛走草木之性情形體得動數十六卦成二百五十六卦位含四變凡動物之成敗美惡莫不由是地音天和以坤艮坎巽居東南和天之一二三四一十六卦於西北又交東北泰臨明夷復十六卦是為風雨露雷變性情形體之飛走草木得植數十六卦成二百五十六卦位含四變凡植物之榮枯華實莫不由是西南之卦自左而右以觀動物動物之命在首附天以陽生乎下在下之三十二卦其一皆向上者命在上也故人首在上而鳥獸皆橫生東北之卦自上而下以觀植物植物之命在根附地以陰生乎上在上之三十二卦其一皆向下者命在下也故人腎在下而草木倒生然後配以聲音之卦則日月星辰之聲天卦百五十二也水火土石之音地卦百五十二也又按六十四卦圓布者乾盡午中坤盡子中離盡卯中坎盡由中陽生於子中極於午中陰生於午中極於子中其陽在南其陰在北方布者乾始於西北坤盡於東南其陽在北其陰在南此陰陽對待之數圓於外者為陽方於內者為陰圓者動而為天方者靜而為地圓圖乾在南坤在北方圖坤在南乾在北乾位陽畫多坤位陰畫多陰陽各以類而聚圖以圓函方見天包地外地在天中矣方圖西北十六卦天卦自相交東南十六卦地卦自相交其斜行則乾兌離震巽坎艮坤自西北而東南皆陰陽之純卦所以不能生物也西南十六卦天去交地天卦皆在上而生氣在首故能生動物而頭向上東北十六卦地去交天天卦皆在下生氣在根故能生植物而頭向下其斜行則泰損既濟益恆未濟鹹否自東北而西南皆陰陽得偶之卦所以生物也吾因是而知植物之命在於根動物之命在於首也又合二圖而觀之方圖乾處圓圖亥位謂之天門是天氣下降也坤處圓圖巳位謂之地戶是地氣上騰也此兩十六卦所謂陰陽互藏其宅也泰處圓圖寅位謂之鬼方否處圓圖申位謂之人路此兩十六卦是天交地地交天而生生不息所以泰居寅而否居申所謂陰陽各從其類也夫圓圖主運行之事運行者氣也生物者質也氣非質則無所附麗質非氣則豈能生物哉此見天有生物之氣地有成物之形也
愚按元會運世之數一運當三百六十年可以推歷代之治亂子至卯陰中陽將治也卯至午陽中陽極治也午至酉陽中陰將亂也酉至子陰中陰極亂也先天圖自泰歷蠱而至否自否歷隨而至泰即南北之運數也蓋泰與否相對蠱與隨相對故曰自泰至否其間有蠱蠱之者誰陰方用事陽艮已止陰邪巽入否斯至矣自否至泰其間有隨隨之者誰陽震順動兌陰隨之民說無疆泰無不宜此否泰蠱隨殆亦天門地戶人路鬼方出入之交與數往者順自子至午震離兌乾為治之象知來者逆自午至子巽坎坤艮為亂之象當背北面南觀之即知順逆唐至五代六甲子半治半亂宋乾德至今又六甲子中經南人用事南離隨氣過北而亂康節蓋已推之六甲子者三百六十年也即一日十二時之數自堯甲辰期運月巳辰末星癸迄今月仍在午辰方過酉為年者三千六百六十為世者僅一百二十二何速哉古今在天地閒猶日暮耳聖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能以一時觀萬時一世觀萬世予錄世運於十二會運之終其有感也夫

【天地始終之數】
康節先生傳連山易於山林隱徳之士,以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入,天九地十,分十等,曰:元會運世歲月日時分秒作皇極經世書,自元至時隸之卦而分杪行乎八卦之間,有卦有數,天地人物皆囿於其中,則卦數窮物之情,極物之變,雖鬼神之不測,與天地之無窮,亦難逃乎此數焉耳矣。

【一元】
一元十等數(乾當太極,以一元爲一年)一元之數。
十二會(坤當元氣,以一會爲一年)三百六十運(天以一運爲一年)。
四千三百二十世(地以世爲一年)一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一百五十五萬五千二百月,四千六百六十五萬六千日。
五億五千九百八十七萬二千時。
兌卦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分
     二千一十五億五千三百九十二萬杪
     一會三十運,三百六十世,一會之數。
一萬八百年 十二萬九千六百月,三千三百八十八萬八千日,四千六百六十五萬六千時。
履卦一十二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分。
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秒。
一運十二世,三百六十年,一運之數
四千三百二十月,一十二萬千六百日,一百五十五
一会
三十运,
三百六十世,一会之数。
一万八百年
十二万九千六百月,
三千三百八十八万八千日,
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时。
履卦(集成无“履卦”二字)一十二亿九千九百六十八万分。
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秒。
一运
十二世,
三百六十年,(一运之数)
四千三百二十月,
一十二万九千六百日,
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时。
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分。
五亿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秒。
一世
三十年
三百六十月
一万八百日
一十二万九千六百时
三百八十八万八千分。
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秒。
一年
     十二月
三百六十日
四千三百二十时
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分
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秒
一月
三十日
三百六十时
一万八百分
一十二万九千六百秒
一日
十二时
三百六十分
四千三百二十秒
一时
三十分
三百六十秒
一分
十二秒
一秒
一秒在瞬息,细之又细,分而归律吕声音以取数,所以穷尽天地间万变万化万事万物也。
以太极观天地,则天地亦一物也。蓋天地虽大,不过形气之凝结耳。経者对纬之名,以元为经,则始终此元而已矣。以会为纬,则有十二变焉,凡此十有二变,在一元则有十有二会,在一运则为十有二世,有一岁则为十有二月,有一日则为十有二时,在一分则为十有二秒,十有二变之数,无往而不在焉,则变者其纬也。不变者其经也。于纬之中,有以執其经于变之中,有以守其常也。共三百六十运,分二十四气,每一气之首蔵四爻准闰,运世年为大运,皆起泰损大畜,节月日时为小运,皆起升蒙蠱井,毎运一卦中四爻直事。

【以元经会说】
以太极观天地,则天地亦一物也。盖天地虽大,不过形气之凝结耳,经者对纬之名,以元为经则始終,此元而已矣。
以会为经,则有十二变焉,凡此十有二变,在一元则有十有二会,在一运则为十有二世,在一岁则为十有二月,有一日则为十有二时,在一分则为十有二秒,十有二变之数,无往而不在焉。则变者,其纬也。不变者,其经也。于纬之中,有以孰其经,于变之中有以守其常也。共三百六十运,分二十四气,每一岁之()蔵四爻准,闰运世年为大运,皆起泰损大蓄节,日月时为小运,皆起升蒙蠱井,每运一卦中四爻用事。
日甲月子一星三十辰,三百六十年,一万八百,
復此一会,但有天耳未有地也,地未有何况人乎。然是理是策已具于无形之中矣。逆而推之,可以推之其必有三十运,三百六十世,一万八十年,而当笫一会之数也。节始冬至,闰爻泰卦至戊寅,笫十五运节交小寒,闰爻大有卦。

月丑二星六十辰七百二十年,二万一千六百,临
临此一会但有地耳未有人也。且未有而况物乎然是理是数已具,于无形之中矣,逆而推之,可以知其六十运七百二十世二万一千六百年,而当笫二会之数也。节交大寒,闰爻涣卦至戊申笫四十五运,节交立春,闰爻晋卦。

月寅三星九十辰一千八十年,三万二千四百泰
当此一会之半,既已有人亦復有物,人物既具,则必有主之者矣。斯时也,豈非三皇之时乎?然易有其象,未有其辞,既不传事,亦难考,是故逆而推之,运世可知也,节交雨水,闰爻屯卦,至戊寅笫七十六运,节交惊蛰,闰爻震卦。

月卯四星一百二十辰,一千四百四十年,四万三千二百,大壯
大壯此当笫四会,计一百二十运,一千四百四十世,四万三千二百年,节交春分,闰爻损卦至戊申笫一百零五运,节交清明,闰爻夬卦。

月辰五星一百五十辰,一千八百年,五万四千,夬卦
夬此当第五会,计一百五十运,一千八百世,五万四千年,节交谷雨,闰爻坎卦,至戊寅第一百三十五运,节交立夏,闰爻蠱卦。

月巳六星一百八十辰,二千一百六十年,六万四千八百,乾
乾此当笫六会,计一百八十运二千一百六十世,六万四千八百年,节交小满,闰爻比卦比卦至戊申笫一百六十五运,节交芒种,闰爻颐卦,当壬戍笫一百七十九运。
黄帝即位,此运二千一百四十五,在戊申世甲子年也。少昊氏即位,在此运二千一百四十八辛亥世甲辰年。
帝尧即位在此运二千一百五十六,已未世甲辰年。
帝舜即位此运二千二百二十八,辛酉世丙辰年。

月午七星二百一十辰,二千五百二十年,七万五千六百,姤
此第七会计二百一十运,二干五百二十世,七万五千六百年,节交夏至,闰爻大畜卦,当甲于第一百八十一运,二干一百六十一世,甲子年即夏禹王八年也。
乙丑第一百八十二通二千一百七十三世,甲子年夏孔甲三十三年也。
丙寅第一百八十三运二千一百八十五世。甲子年商王般辛十年也。
丁卯第一万八十四运,二千一百九十七世,甲子年商纣十八年至己卯周武王初年。
戊辰第一百八十五运,二千二百单九世,甲子年周幽王五年也。
已巳第一百八十六运,二干二百二十一世,甲子年周威烈王九年至二千二百二十八世乙未年,汉高袓元年也。
庚午第一百八十七运,二干二百三十三世,甲子年汉宣帝五鳯元年也。
辛末第一百八十入运,二干二百四十五世,甲子年西晋惠帝未兴元年至二千二百五十五世内戊寅年唐高祖武德元年。
壬申年笫一百八十九运二千二百五十七世甲子唐高宗麟德元年至二千二百六十六世丙申年,宋太袓元年也。
癸西笫一百九十运二千二百六十九世甲子年,宋仁宗天聖二年,至二千二百七十七世甲子年,元至元元年丁未,入此大有卦九二爻。
甲戌第一百九十一运,二千二百八十一世,乃明朝洪武十七年,甲子入此运,戊寅第一百九十五运,节交小暑闰爻履卦。
月未八,星二百四十,辰三千八百八十,年八万六千四百。遯
遯此当第八会,计二百四十运,二千八百八十世,八万六千四百年,节交大暑,闰爻随卦至戊申第二百二十五运,节交立秋,闰爻渐卦。
月申九,星二百七十,辰三千二百四十,年九万七千二百。否
否此当第九会,计二百七十运,三千二百四十世,九万七千二百年。节交处暑,闰爻剥卦,至戊寅第笫二百五十五运,节交白露,闰爻升卦。

月酉十,星三百,辰三千六百,年十八万八千。观。
观此当第十会,计三百运,三千六百世,一十万八千年,节交秋分,闰爻升卦,至戊申第二百八十五运,节交寒露,闰爻鼎卦。

月戍十一,星三百三十,辰三千九百六十,年一十一万八千八百,《剥》。
此第十一会计三百三十运,三千九百六十世,一十一万八千八百年,节交霜降,闰爻《否》卦戊寅,第三百一十五运,节交立冬闰爻《益》卦,当此一会之半,從有入无谓之闭物,则其视於开物,相去远矣。然则如是而已乎,祝氏曰:穷则变,变则通,—元之后,安知不復有一元以继之。

月亥十二,星三百六十,辰四千三百二十,年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坤》。
此第十二会,计三百六十运,四千三百二十世,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年。节交小雪图闰爻戊申,第三百四十五运,运交大雪闰爻,比卦当此为混沌之世,浩浩无穷,生生不息,天运循环,无往不復,经子会,又復开天矣。康节先生所以书日甲月子星甲辰子者,以日甲后有乙日、丙日,丁之元元也。

【以运经世说】
每三百六十年配也二十四气,毎一气一年,各准四爻,共二百五十六卦,—千五百三十六爻,而卦变一周,周而复始也,历代不復赘演,自午会第十一运甲子世戊申年夬卦九五爻直事,乃洪武元午也。至甲子年乃洪武十七年也。

【年之月卦】
月为小运卦,起《升》、《蒙》、《蠱》、《井》,每一分二气,当气之日,未当气时辰之前,是前节气之卦,既交气时辰之后,交气时辰多少,用蔵闰四爻,次日子时,方用正节气之四爻,此经世书蔵闰之法也。逐月用卦,以节气而藏,惟以晦朔弦望之虚也,月大则七日三时为春,七日三时为夏,七日三时为秋,七日三时为春冬,此经世书之用卦,所以备气盈虛之妙用,而元会运世各有縮,为一元、一会、一运、一世、一年、一月、一日、一时及微而一秒,亦可准元元会运世与岁月日时,此分秒所以行乎其间,斂大为小,衍小为大,大以用小,小以用大,所以自天地而至豪厘之事物,皆不能逃乎卦数也?>朗槭i闰,各有妙旨,蔵闰所以为运行显闰,所以为休咎,如显闰则一日二十四,分为闰,一月二十四时为闰,(五刻当一时)一年二十四日为闰,(六十刻当一日)一世二十四月为闰,—运二十四年为闰,一会二十四世为闰,闰主天地内之兵革疫历饥荒,然亦分下为—十六,以分野推之。

【日之时卦】
三百六十时为一周,每一时用四爻,每二刻用一爻,仍分节气蔵闰,一时准一日三十时,两日半准一月,每月初一日子时至初五日亥时为二月,每一月准一年,而月之大则三十日准一月,月之小则二十九时准一月,蓋月之大则一月三百六十时(十二个三十也)月小则—月三百四十八时,(十二个二十九)此经世书引而伸之一元之内,闰大小皆不差矣。
日之时卦,只以年之月卦为用,但有起寅字之异耳,年之月卦,则以五虎元遁,而寅月起升蒙蠱井,张行成作经世书,通变不分大小运,皆起升蒙蠱井,蓋只得半无邪,所谓卦起升蒙蠱井之一句耳,不知康节先生以元会运世年为大运,起泰、损、大蓄、节。月为小运,起升、蒙、蠱、井之要诀也。

【皇极起卦法】(凡三条)
皇极起卦有四法,天数起于会之子,冬至甲子卦自泰行也。人数起于运之甲,惊蛰己卯方起泰卦,地起于世之子,大寒甲己仲用泰值事,物数起于月之寅,春分起泰而用甲己孟,各各不用起冬至者,天运子也起大寒者。地运丑也起惊蛰者,人建寅也,而积一气在正月之终气也,起春分者,帝出于震也。天地人物各用一元,皆首于泰卦,自干与坤分太极为易之门,一变而为四象,二变而为八卦,三变而为十六位,四变而为六十四卦,至四变而耦之,则先天大图一百二十八卦也。四变而四之,则挂一图二百五十六卦也。四变而八则既济图,五百一十二卦也。四变而六之,则既济阴阳图之细数,各一千二十四卦也,八八之卦亦四变而为用,故日月星辰有天,水火土石之在地,土农工商之在人,无非四也。
皇极之法妙在方圆曲直,行以园生物,以方平行则直斜行则曲,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乘除消长是由此而分也。先天以方圆二象合为一图,分二图别之为二,此元经会,会经运,会经世,皆圆图之用也。
乾坤为大父母,其卦皆右行,从太阳也。复姤为小父母,其卦皆左行,从四时也。右从之卦,皆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十六,十六生三十二,三十二生六十四,至于反生一十七卦,而復会无极之数,即元终復有元之理也。左行之卦,自一而二,笫笫相承,如环无端,即岁运又攺岁之理也。二者顺逆异行,其数之差,至于万万极,阳舒阴缩也。
皇极二百五十六卦,只用内贞外悔二象之外无爻义,故分两图,只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之数,而定卦分两图变既济图,皆以内外之数係卦为卦,一卦以数取成二百五十六卦,其卦又自袓于先圆图也。观物外篇言:乾兑离震,用阳爻一百八十,巽坎艮坤,用阴爻一百八十,又併阳侵阴旦侵夜数,又取坎艮之阳爻四十,共三百五十六爻,即掛一卦所袓也,是以摘爻明义,以所得卦为吉凶也。

【元会运世入图歌诀】
既济卦皆以尊居左,以卑居右,如运与会,则运为尊,运为世,则会为尊也。位置左卦有是地卦者变为天,如坤变乾,巽变震是也,又看右卦有是天卦变为地,如震变巽,离变坎是也。各变合天地之位了,乃取之方合既济图,植物卦亦然。
元经会观天也,会经运观地也,运经世观人也。声音律吕则又以之而观物矣。
经世之篇起唐尧,用编年法分三百六十年为一周,积为十运也。欲见三百六十年值年卦同而应验,所以异者在于值运值世者之卦,处互成章,不可为典常也,如泰否两卦,泰在否中则吉,否在泰中则凶。是小不胜大也。然泰在否中而否,自屯来夬剥等卦,来则仍主凶,否在泰中,而泰自大有谦,无妄来则不能为灾矣。是弱不能敌强也。天理人事本不相远,阳多则为德,为君子,为平治,为丰大,阴多则为刑,为小人,为难危,为廹促,观康节论大过之义,则逢大过卦者,豈可便为栋桡凶哉,谦无凶而夬剥无吉,恐亦未然,如谦当闭物,何吉之有。
【皇极起例】(凡六条)
皇极用卦之法出于方外丹经之道意,其词曰:“用卦不用卦,须向卦中作,及其用卦时,用卦还是错。”此以所得之卦变而合位。不用原卦是用卦不用卦也。又并两卦相合而交取其贞与悔各以一卦以既济卦之四象,此须向卦中作也,得四矣又也入卦一卦而后用之,犹以用既济卦为错也,今附例于后假如人来说少字,就用少字算少字,是古沼切在二十七筱字,韵声属上声,音属齿音之第四声,属日月,声轻乃夬卦,音属收齿轻乃比卦,以夬卦居左比卦居右,二卦相并其外卦是兑与坎合成困卦,其内卦是干与坤合成否卦则台既济图是会之元之运之元困否入卦,一个乃大有卦也,断之曰:吉。其数六兆五千万亿,笫四声属丁齿音,四属亥,四巽十得五十六数,去三十而用二十六,乘之则得一百兆之数也,数内隐天山遯卦,乃成功身退之象也。
假如有事在心,忽闻牛叫,就用叫字算,是古弔切在十八嘨字韵,声属去声,音属舌音之笫一,是声属月辰,乃属隨卦,音属唇音轻闭,乃观卦。便以随卦居左,观卦居右,二卦顺並其外卦是兑,与巽合为大过卦,其内卦是震与坤合为豫卦,则合既济图是会之世之元,大过豫而入掛一图,乃既济卦也。断之曰:其事已成在秋季,尤吉。其数一万二千五百九十七亿一千二百万,其叫字属笫三声,丙子四音已是二十八数,復以二十八因之,则得其事之数,三十五万二千九百一十九亿三千六百万。又断之曰:笫三位空,其事难成于同干人中,有不足。又数内八百二十亿为地泽临,此八月终之卦,全于八月,有凶也。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卷二
《图书集成》版本

巻二

【问数答语】
于越李子问曰:余留心数学久矣, 凡高贤名术未尝不起疑,以探其蕰,而验者恒少不验者恒多,未有如先生之奇,而多中神而多验也,果有所秘传耶?独得之妙耶?何不垂笔,以示不朽。
杨子曰:具天地阴阳之理者易也,所以体天地阴阳之理,随时变易以從道者心也,心不能静无以决天下之疑。释天下之疑矣。学数之要,必先扫除杂念,收敛身心,以有为应迹,以明觉为自然,久而行之,则志气清明义理昭著,而数理自然贯通矣。
李子曰:飬静之说,吾尝闻其既矣,敢问变之说何如?
扬子曰:易者,隨时变易以從其道也。易书虽为卜筮而作,而义理未尝不该苟专于卜筮,以求易则得其形,而下者遗其形,而上者殆非体用一原,显微无间之道矣。苟专于义理以求易,则无以定天下之吉凶,决天下之得失,豈聖人所谓无大过而吉凶,而吉凶与民同患之意哉,故易卦虽有一定之名,而气陏时转,不无衰旺之万,论卦不论气,则局於象,昩於时,得其影响而不能真知灼见矣。若能看得卦气透彻,不惟知吉凶而亦能识造化之根源也。
李子曰:卦气之外,无仍别有机乎?
杨子曰:数固天地盈虚往来一定之理,而此心之灵不假思慮,不劳卜度,有以开天下之物成天下之务者,惟寂然不动而已矣。
昔张子厚为商洛令时,屡过康节之芦,拜而问曰:此学几日可尽?先生曰:本无多事,以子之才,顷刻可尽。须弃却仕宦,静养十年,使尘虑消散,自然有得。
邢叔和来学引古今不已先生曰:姑置是先天未有许多语,且当虚心使胷中荡然无一事,方可。
诗曰:若论先天一字无。
又曰:身在天地后,心在天地先。
又曰:天向一中分造化,人從心上起经纶。
他日又曰:数学非十年则不成。由此观之学数以静养为先,卦气为要也。也静则胷次玲珑,物来顺应,鲁齐有云:先天之学纯乎天者也,非纯乎其天之人不可轻授,蓋以此数蕴神仙之秘诀,泄造化之元机,得之者当重,非其人不传。故康节不授邢叔和而愿授程明道,豈无所见而然焉。
李子曰:命之矣。敢不勤。
诸然观物必有筌蹄,请书於后。

星光注;历来易学的流派的二大支流是象数与义理,作为我们能在术数论坛上留连的易友,我想应注重“象数”,以“象数”为主,易的符號就是二个,阴和阳,你说他简也够简易的,你说他复杂也可以,万象在其中。象电脑一样,只有0和1,可做的事可多了,就看你怎么利用了。古人学易常称“玩占”、“玩辞”等,看你怎么玩了。
象数派认为爻辞是用来“明象”的。《梅花易数》虽属“先天”之学,不尙“辞”,但是在取象时,也利用“爻辞”作参考,如在“占物类例”中:“凡看物数,看其成卦,观其爻辞,如得乾曰,潜龙无用,乃曰无用之物,见龙在田,乃曰田中之物”云云,
此段主旨指明“同类”的卦象应如何区分,简略举例了卦象,以情性取,以形取,以阴阳所属取,以卦义取,以卦气取,手法诸多,多看卦例,可丰富自己的经验。
三曰论卦气。夫卦气者。旺相休囚之气也。维天之命于穆不已。故春木夏火秋金冬木。土旺四季。无非生长收藏之气。卦名不易。而气随时转。自有真假、进退、元耗、浮沉之殊。占断之际。当按时审气。不可拘于卦名。故当时用事者谓之真。背时无气者谓之假。气候将临者谓之进。气候已往者谓之退。四植生扶者谓之元。四植泄气者谓之耗。不当令而日辰生旺者谓之浮。死休囚废而受制于时者谓之沉。沉气则欲速则不达。浮气则当权而不久。耗气则随得随失。元气则根深而福厚。退气则有今而罔后。进气则方兴而未艾。假气则虚多而实少。真气则成始而成终。审此而断之。则祸福如悬鉴矣。
星光注;
此旺相休囚之气,任何术数都应用的准则,三式,六爻,河洛理数,四柱八字,都讲四时之气,八字的“强弱”,在网上争的不亦乐乎。《梅花易数》也不例外,如“诸事响应歌”曰:“大扺体宜用卦生、旺、相,谋为终有益”。此生、旺、相即卦气也。
此段对真假、进退、元耗、浮沉术语作了明了的说明。当然作为梅易倒没必要像孟氏、京氏、邵氏所讲的卦气分到“爻”程度,只要参考《易隐》所列的卦气就够了。今录出供易友参考;

附:八卦配节气旺衰式
       旺相胎没死囚休废          旺相胎没死囚休废
立冬:乾坎艮震巽离坤兑    冬至:坎艮震巽离坤兑乾
立春:艮震巽离坤兑乾坎    春分:震巽离坤兑乾坎艮
立夏:巽离坤兑乾坎艮震    夏至:离坤兑乾坎艮震巽
立秋:坤兑乾坎艮震巽离    秋分:兑乾坎艮震巽离坤

四值即测时的四柱支也。但四值的用法是在数上所得之卦,即“连山”卦序,作为梅易没有用到数的情况下,此参数可忽略。
四曰论审机。夫审机者。观之语默动静之机也。人来求我之际。言虽未出于口。而形于身见于事者。自有动静往来真假虚实之机。入门之际。当审其机。观其气色之忧喜。而参之以卦象之休旺。则事之可否亦可得而前知矣。盖临事之际。见物偶然起者谓之动。偶然安息者谓之静。人物之去谓之往。人物之至谓之来。布帛谷粟之类谓之真。纸花木果之类谓之假。有声无形谓之虚。有形有象者谓之实。动则其事速。静则其事迟。凶事欲其去。吉事喜其来。求官问利爱其真。问事寻人怕其假。兴词讼诉嫌其虚。作事谋为利其实。以此八机合前八气化而裁之。变而通之。则未来已往之事皆可得而前知矣。人之气色必于动物观之。盖气从中出为内卦。色见于外为外卦。人有喜怒舒惨。不若动处起之为有准也。
       星光注;
此段论述“外应”的观察技巧,分为真假、虚实,往来、动静,结合所测类别区别应用,至于“外应”也正是《梅花易数》预测的特色与必须掌握的技巧。《万物赋》云:“未成卦以前,必虚心而求应。即成卦以后,观刻应以为断。声音言语,傍人识兆,当遇形影往来,我心指实皆是,及其六爻以定,三天既生,始寻卦象之端,终测刻应之理,是以逢吉兆,而终知有喜。见凶识而不兔乎凶,故欲知他人家之事。必须凭我耳目之闻见,未成卦而闻见之,乃已生之事既定。卦而观察之,乃未来之机”。讲的正是此理,故其外应的真、假、虚、实概念值的《梅易》借鉴应用于实测。如班主测一妇女人问病,见老妇女与小孩,当时我见此贴凭其外观象,缺一夫的凶兆,再进一歩,可研其二人是向测者来或往,外应技巧多多也。
“人之气色必于动物观之”。“气”是很难掌握的。看相术高层次的精断叫“善观气色”,所以看相术最难学的即“气色”的应用。如为“喜、怒、舒、惨”倒不是很难,关于气就凭测者的社会经历与悟性了。
五曰论卦义。夫卦义者。文王周公孔子所系之辞。自有深意存乎其中也。如乾为刚健亦为亢滞。君子来之多吉。小人得之多凶。坤为厚实亦为重浊。有得之而富贵者。有得之而愚顽者。坎有润物之功。亦有陷溺之象。离有文明之意。亦有乖离之理。兑为和悦亦为诡随。艮为静止亦为时行。震为震动亦为惊恐。巽乃巽顺亦为不果。又乾为君父之道。坤为臣子之道。咸姤利于婚姻。鼎革利于更改。待于需。进于晋。行师于师。争讼于讼?>塾谳汀I⒂诨痢M擞诙荨J赜诶А0灿诤闾6蛴阱恳摹S诜嵊小;涤谒鸸啤<胰酥谑摇B弥谕尽4私载韵笾逡病F鹗薄2豢芍匆弧5彼嫫浠住⑷粘街萃灾8巧硎蚋?沙伞7裨蚋1湮鲆印9试弧>有拗P∪算V住S腥宋稳缍蚍蛑砸嘤泄凼乐洹Q叩鄙钪缕渌肌
星光注;其论卦义是谓大象,其一意含反对之情,同样乾卦,“君子来之多吉。小人得之多凶”,物有相反之情也。《梅花易数》专有一篇“诸卦反对性情”论文,讲的也是這道理。如《河洛理数》也同样看具体用于何人物,有君子、在仕、在庶之分,得之如何如何,有“看人”之嫌,但毕竟是卦理,不能说它是“投机取巧”。

《象数举隅》云:“八卦取义者,有一卦专论取者,有分论各爻取者,有以全体、互体、上下体取者,有以阳爻称阳物阴爻称阴物者,取义不同,取象也异也。”这段论述引伸了取义的范围,《梅花易数》取象亦有“体用互变”之断法,体也不是一成不变,也要灵活多样,有的卦例是综合互卦、变卦等卦象,以得最多的卦象为体。拘泥於大象是死法,故凡泥象不通者尚究於斯。
六曰论生克。夫生克者。八卦相生相克之义也。大抵卦贵生不贵克。克则凶生则吉共理。以日干为主。以数为宾。一数之内又以运为主。元会世为宾。最要宾生主。又生日辰为妙。元会世生扶运爻则吉。元会世生运。、运又生日辰者为上吉。日辰与运数相生相合而元会世来克运者。则事虽好而机不及时、为人所制伏。若元会世俱来生运。运与日辰不相生者。此好中不足之数。凡卦生要生回。克宜克出。逆克者耗气。如算一年则以年干断。浅近之事则以日干断。此皇极之通论也。大抵日辰尤为紧要。纵观年月。亦要参看日辰。两下俱吉则吉。两下俱凶则凶。此四柱归一之论。盖运者。一数之领袖。元会世或有归还魁贵禄马来生扶运数。运数又逢吉曜是谓逢吉。为官者升迁。为士者登笠。为商者进财。或得上人提拨。如会世好数来生运。运虽不旺。亦为有救。若会世之数带煞克运。运逢生旺带吉曜者。当招不义之财。得小人之力。好数克身则福浅。恶数克身则祸至。若身数更不吉斯为下矣。然后以升降错综乘除之数审之。仍以卦之爻变佐之。数为卦之体。卦为数之用。体用俱吉为上。体重用轻数若不好则卦亦徒好也。初下之数论事体之本末。升降观事体之中。错综乘除观事体之终。有先吉后凶者。有先凶后吉者。以数论之。

星光注;
我的《易象汇聚》贴出后,有的易友认为那是五行属性,并且多象易乱,说卢氏象多几十倍。八卦含有天地,包罗万象,我的易象汇聚简直一牛毛,再说卦不纳五行,生尅旺相休囚以何为据?故此易友偏频了点,不讲生尅,方术好象断了主心骨一样。六曰论生克,虽然讲的“皇极数”,其数亦要用卦作依据,否则是一克二还是二克一,当然数本身就蕴涵着令人着迷的许多奥秘,特别河洛之数,方阵化出的奥妙更是灿烂如煌。
這里所讲的“皇极数”牵涉面较多,术语、概念多,但是提醒大家,元、会、运、世代表年月日时,即千百十零,要化为卦的时候,应用《连山》卦序,即是洪范的九畴数。不能用先天或后天之序数代之。
七曰论冲合:夫冲合者,日辰与卦象相冲相合也,冲者其事败,合者其事成。各有所用,不可以一例论之。冲者冲动其事,冲百与零他人动,冲十自己动,十零与日辰相冲者,作事散失。冲年为一岁之事,冲月为—月之事,冲日为一日之事。凡数与年月日时相冲为不吉,与运数相冲者次之,合年一年之吉,合月一月之吉,合日一日之吉,合百零与他人相合,十与自己相好,十零与日辰相合,所为皆成。若数来合运,人来求我,运去合数,我去求人。日辰合运有上人寻我,或好事临身,冲者反是。
八曰论刑害。夫刑害者。败事不吉之数也。数中逢此。凡百忌之。有与卦数相刑者。有与日辰相刑者。刑克日辰非与人争斗即灾患相侵。刑克卦数非作事不成即悔气懊恼。刑年一年之事。刑月一月之事。刑日一日之事。如寅日刑巽。巳日刑坤之类。害者六害也。断法与刑同。
九曰论生旺墓绝。夫生者长生。旺者帝旺也。数得生旺而逢吉者。有财有喜。数得生旺而逢凶者。虽则有喜不免灾悔。年得生旺者一年迪吉。月得生旺者一月迪吉。日得生旺者一日迪吉。非高人见访即亲友相迎。非进财帛即饮食宴会。带克者名为不静。十数生旺而带六虚或耗数者。财必散失。占病吉长生。求官宜帝旺临官。墓绝者。天干逢墓绝是也。破耗者卦泄干支之气也。囚陷者。卦克地支是也。年干墓绝一年不显。月令墓绝一月晦滞。日干墓绝一日不快。破陷同此而推。如年干气旺生运或运带喜生年干。又主进财。克者不吉。
十曰论虚耗。夫虚者空亡。耗者不用也。此数固为不吉。各有所用。凶事喜之。吉事忌之。惟有僧道遇之反吉。故甲子旬中乾象忧。甲寅坎艮亦同流。甲辰艮震何须问。甲午巽象不须投。甲申离坤君须记。甲戌坤艮怕当头。卦中如若来相遇。进用求谋百事休。此空亡之宿也。甲子旬中艮兑宫。甲戌还在三四中。甲申五六为无用。甲午怕见七八逢。甲辰又当九与十。甲寅七八九十同。上为男忌下为女。遇此名为不用星。此耗气之宿也。

【八卦取象】
〖乾〗
三画皆奇曰干,干者健也。于穆而不已,健行而不息,其体刚健而中正,其徳广大而高明。所以取象于天而不诡随也。占非正固,则无以保其终而不利矣。卦得时于秋,耗气于冬,休废于春,受制于夏,得气于四季也。在下刚于内,在上刚于外,在身体面部方园,威仪翘楚,性情豁达,心地光明,包容万物,乐善施仁。在人事上为豪势之象,下为强横之为,生则大人提携官贵赐于,尅则尊长相陵公门见忌。在天文为天凊气朗,在地理为大郡名邦。在人物为大人、长老、父老,官员。在官职为尚书、天部、上卿、台阁风宪、法司、牧伯、州县或宣命朝官。在房屋为楼台、公廨、寺观、廟宇。在时序为九、十之交,戍亥月日。在动物为鹰、鵰、鹳、鹤、狮、象、驴、马。在植物为牡丹、芍药、龙眼、荔枝、胡桃、松栗、桃、李、梨、梅。在器用为刚圆之物,贵重之器,旺则金银首饰,宝石、珍珠,衰则镜、盘、酒盏、钟、磬、锣、铛。在坟墓为西北方金星起頂。在五音为商,其声散以明其和温以断,在五则为方、为矩。在五事为言显從而作,又在五常为义,为事之宜,在五色为白,在五性为魄,在五情为恶,恶为战斗。在五声为悲泣。在五臓为肺。在五臭为腥。在五味为辛。在五气为凉。在五经为书,又为春秋。在五星为太白。在天干为壬甲。在地支为戍亥。在字形为金旁,蓋头为方圆之字。在数目为一、四、九,遇壬甲日为天禄,遇戍亥日为地禄。遇丙丁日为天贵。遇巳酉丑日为鞍马。其策二百一十六,其轨七百六十八。

〖兑〗
一阴进于二阳之上,为兑,兑者说也。刚中和外,以利贞君子之正道也。非道求说则为邪侫,而有悔矣。其象为泽,君子之正道也,以朋友讲习则义理相宜而不穷也。其卦得时休废同乾,在下说于内,在上说于外,在身身体则容貌白净,器宇峥嵘,身体短小。受制露形,性情和悦,口快多言,招人谗谤,暗地毁伤。在人事合则喜友迎宾,爱好讲习,冲则暗昩,谗谤伤。
在天文为星,为月、雨泽、雾露。在地理为井泉、池沼、崩坏倒塌之处。在人物为兄弟、朋友、少女、童仆、妓妾、巫师、牙灼媒人。在官职为考校儒官、令伊、武职。在房屋,朽坏舍宇,倒塌旧房。在时序为酉年月日时或生旺月日。在动物为鹭()鲜鱼、羊、鹿、猿、猴、在植物为胡桃、松、栗、杏、李、梅、梨,在器物为酒瓶、碗、盏,有破缺之物。在坟墓为正西方,金星有缺。在音五五则等类,俱与乾同。在天干为丁,有地支为酉,在字形为金旁口旁,在数目为—、四、九,遇丙为天贵,遇丁为天禄,遇酉日为地禄,其策为一百八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离〗
一阴居二阳之中为离,离者丽也。其象为火,阴丽于阳中虛,而外实内暗,而外明柔顺,以丽于中也。为能处乎正直则亨,而又能柔则无不吉矣。其卦得时于夏,休废于秋,受制于冬,得气于春,耗气于四季也。在下明于内,有上明于外。
在身体容仪秀丽,面赤发黄,身材五短,腹大头尖,情怀光霁,好善乐賢,語言辨给,性急无常,心不蔵物,机谋敢当。
在人事志慮忧疑,行事不实。
在天文为日,虹霞电晹曝燠烜。
在地理为正南,窑灶炉冶之处。
在人物为师儒,武弁,中女,吏丞,军兵,勇土。
在官职为通判,教职,翰院中丞。
在房屋为中堂,虚阁,灶舍,厨房。
在时序为午年月日。
在动物为彩雉。
在植物为樱,桃,棗,杏,花紅,石榴,葵花,外刚内柔,红紫之果。
在器用为灯笼,果盒,漆器,托盆,文书,印信,甲肯,干曵,纲罟,帐幕。
在坟墓为正南干燥之地。
在五音为徴,其声贬,以疾其和柔,以切在五,则为衡,为平。
在五事为视,明见作哲。
在五常为礼,为辞让。
在五色为紅。
在五性为神。
在五情为喜好。
在五声为笑乐。
在五臓为为心。
在五臭为焦。
在五味为苦。
在五气为燥。
在五经为礼。
在五星为荧惑。
在天干为为己。
在地支为午。
在字形为中虚,日傍,火傍。
在数目为三五七,遇己为天禄,遇午日为地禄,辛日为天贵。
其策一百九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震〗
一阳生于二阴之下为震,震者动也。当震之来,虩虩恐惧而有不安之状,君子能恐能修省,则致褔而不失共所矣。其象为雷,得时于春,耗气于夏,受制于秋,休废于冬,尅制于四季也。在下动于内,在上动于外。
在身体,容仪魁伟,气宇轩昂,髭髯盛美,身体最大,心情无毐,志大气刚,多动少静,喜怒不常。
在人事心地恍惚,举动忧疑,为事多虚少实。
在天文为雷电,虹霓。
在地理为大塗市宅,树木繁茂之所。
在人物为将师,长男,豪杰权势子弟,客商。
在官职監郡守,参戎兵备,或闹市司货之官,守关巡逻之职。
在房屋为大塗屋宇市口人家。
在时序为卯年月日时
在动物为蛟龙,蛇蟒,蝉蝶,飞蛾。
在植物为芲莨,萑苇,蕃鲜,竹朩。
在器用为琴,瑟,鼓,笛,舟船,车,桥,耒梠,网罟,筳筐,餙算,腰绖,羅帯。
在坟墓为正东有树木之地。
在五音为角,其声和清以静。
在五则为规,为圆。
在五事为貌恭敬而作肃。
在五常为仁心,为恻隐,为道德性命,为修己。
在五色为青。
在五声为呼。
在五臭为羶。
在五性为魂。
在五情为怒。
在五臓为肝。
在五味为酸。
在五气为温。
在五经为诗。
在五星为岁星。
在天干为庚。
在地支为卯。
在字形为木旁。
在数目为四、三、八。
神煞:遇庚日为天禄,遇卯为地禄,遇壬癸为天贵。
笨轨:其策一百大十八,其轨七百零四
巽卦:
一阴伏于二阳之下为巽,巽者,顺也。其象为风,以阴从阳,以柔从刚,上顺下而出之,下顺上而從之。所從乃得其正矣。其卦相相於春,耗气於夏,受制於秋,得气於冬,休废於四季也。在下顺於内,在上顺於外。在身体为寡发,广颡,身体修长,容貌洁净,白眼多焉。心性工巧,喜怒不形,谦卑恭遜,和顺得中,聪明愽览,好学多能。在人事为餽送,薦举,道朮,婚姻。在天风云雾气。在地理为蔬圃园林。在人物为文明秀士,道术,医人,客商,工匠,长女,乐工。在房屋为清幽广厦,竹舍茅篱。在官职为风宪,決狱,考校,提刑及礼法之官。在时序为三四之交,辰巳之月。在动物为飞禽鳴鸟,鵝鸭鸡鳬。在植物篇为牡丹,芍药,酸桃,涩李,在器用为门扇,棹橙,纸札,书籍,箫管,乐器。在坟墓为东南方园林树木之所在。五音五则类与震同断。在天干为辛,在地支为辰巳。在字形为竹头。在数目为
五三八。遇辛日为天禄,遇辰巳日为地禄,遇王癸日为天贵。其策一百九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坎卦
一阳陷於二阴之中为坎,坎者,陷也。阳陷於中为阴所溺,是为重险之义,能尽其诚则出险而有功矣。其象为水,旺相於冬,耗气於春,休废於夏,得气於秋,受制於四季也。在下陷於内,在上陷於外,在身体容貌清秀,气语骄奢,出众超群,卑以自牧,随方就圆,心地委曲。在人事为矯柔隐,变诈不常,藏机用妄,柔顺多端,在天文为云雨霜雪。在地理为江河湖海溪涧井泉。在人物为商货、盐客、中男、乐工。在官职为屯田、水利、盐运提举,管粮管水之官。在房屋为近水之居。在时序为子年月日。在动物为鹿、豕、鱼、蚌、蛎、虾、蟹。在植物为蒺、丛棘、内刚外柔之果,在器用为水晶、铅、锡、舟车、盆桶、酒筵器具。在坟墓为正北方,穴内有水。在五音为羽,其音散,以虚其和断以散。在五则为权度,在五事为听聪闻而作谋。在五常为智。为是非,为曲折。在五色为黑。在五声为悲号。在五臭为臭。在五味为卥。在五性为精。在五情为恐。在五臓为肾,在五气为寒。在五经为易。在五星为辰星。在天干为戊。在地支为子。在字形为点水、弓旁、月旁。在数目为一、三、六。遇戊日为天禄,遇子日为地禄,遇乙己日为天贵。其策一百六十八,其轨七百零四。
艮:一阳止于二阴之上为艮,艮者止也。阳动而阴静,上止而下静,行止不失其时,其道光明也。若当行而止,当速而久,皆出其位而有咎矣。其象为山,得气于夏,耗气于秋,受制于春,休废于冬,旺相于四季也。在下止於内,在上止于外。在身体容貌厚重,器宇峥嵘,语言简单,爱静性情,行止笃实,作事不轻。在人事为濡滞多疑,进退不果。在天文为阴云晦雾,烟瘴山岚。在地理为山溪径路,城廓、丘陵。在人物为僧道,医术、童男、幼子。在官职为为门禁佐貳官,山郡管粮之任。在房屋为山庄宅舍或门庭径路。在时序为丒寅之交,在动物为狗,鼠,黔喙之属。在植物为茄芋,山药,王瓜,笋菜。在器用为磁盘,瓦钵,上尖下圆有口之器物。在坟墓为东北古迹之地,在五音为宫,其声洪以舒其和清以柔。在五则为绳直。在五事为思通徵而作聖。在五常为信,为诚。在五色为杀褐色。在五经为礼乐。在五情为歌乐。在五声为吟詠。在五臓为脾。在五臭为香。在五味为甘。在五气为湿。在五性为意,在五星为镇星。在天干为丙,在地支为丑寅。在字形为山头,土傍,横画。在数目为七、五、十。遇丙日为天禄,遇丑寅日为地禄,遇甲戊庚日为天贵。遇申子辰日为鞍马。其策一百六十八,其轨为七百零四。

【坤】
三画皆偶曰坤,坤者,顺也,顺以承乎天,厚以载乎物,其体含弘而不耀,其德资财生而不息,为阴之纯而顺之,至也。故虽重之而名與象,皆不易焉。其占为大亨而利,以顺健为顺也。其象为地。得时於夏,耗气於秋,受制於春,休废於冬,旺相於四季也。
【上下内外】在下顺止於內,在上止於外。
【在身体】容貌厚重,威仪不苟,性情緩慢,诚实不浮,言不乱发,事不轻为。
【在人事】为悭吝鄙薄,迟缓不决。
【在天文】为雾气,阴云。
【在地理】为郊原四野。
【在人物】为老母,阴人,妇女。
【在官职】为守土司农之官,工部教民之职。
【在房屋】为村荘宅舍,近圃垣墙。
【在时序】为六七之交。未申月日。
【在动物】为鴨,雀,蜘蛛,牛,马,驴。
【在植物】为薯芋,谷,栗,黍,稷,稻,粱,山药。
【在器用】为與釜瓦器,陶冶之属。布帛,丝绵,五谷之类。
【在坟墓】为西南郊野之地。
【在五音】为宫。
【在五则】与《艮》同
【在五事】与《艮》同。
【在五常】与《艮》同。
【在地支】为未申
【在字形】为山头,土傍,横画。
【在数目】八、五、十。
【吉神】遇乙癸为天禄,遇未申为地禄,遇甲戊庚乙己日为天贵,遇寅午戍日为鞍马。
【策轨数】其策一百四十四,其轨六百七十二。

【八卦变象】
乾卦生合得令为刚明正直之事,贵重成器之金。刑克耗气为公门非横之事,铜铁不贵之器。故乾见乾其物贵重而刚圆。见坎晦光而沉溺。见艮为非矿石即带土之金。见震钟鼓有声之物。见巽刀斧有柄之物。见离乃中虛成器之物。见坤上衣下裳。见兑为铜铁之器,损坏之物。初爻动变巽乃金刀削过之木。二爻动离,乃火煅过之金。三爻动变兑,乃五金废坏之器,虽圆而损缺也。 
《兑》卦生合为欢喜和悦之事。銅铁成器之物,刑尅耗气为暗昩谗谤之虑。粗鄙损坏之物。故《兌》见《兌》先损而后益,见《坎》为泽中之物?<遏蕖肺鹗掀鳎墩稹肺肚梗顿恪肺鼗蜃料髦啵独ぁ肺林猩蚵裰骶撸踟扯淇参浦选⒕普怠6扯洹墩稹肺制魍こ芍铮扯洹肚纺苏晌轮笪镆病
《离》卦生合得令生合为文书印信之事,中虚华丽之物。刑尅耗气为忧疑争斗之事。为窑灶炉冶之物。《离》见《离》为灯笼火烛之类,见《坤》为瓦碟磁器?<秲丁肺蚜吨稹<肚肺氖橼肌<犊病肺倩祷驏W火激搏之物。见《艮》为瓦器或夜行之具。见《震》为为甲胃曵?<顿恪肺恼率榧3踟持髟诘刂Γ洹遏蕖费馐咂鳌V胸持魅宋镏Γ洹犊病肺痨蚜丁I县持髟谔熘Γ洹墩稹肺汉懦で怪簟
《震》卦生合得令为科名徴召之誉,鲜竹木之具。刑克耗气为虚惊忧闷之事,动作不宁之虙。故《震》见《震》为有声之器,见《巽》为工巧之具,见《离》为紙笔文书之属。见《坤》为柔楔之类,见《兌》为有声可击之物,圆全而无伤,见《坎》为生意,或木火应用之物,见《艮》为俯复之物,初爻动变坤为土中生长之物,二爻动变兌为刀斧有柄之物,三爻动变离,为灯茏果盒之类。

《巽》卦生合得令为升迁文书之事,布帛丝绵之类。刑克耗气为进退不果交易市利之为,故《巽》见《巽》为工巧竹朩之器,见《离》为文书,龙陷见《坤》为土中生长之物,见《兌》为称衡或琢削之物;见《乾》为鈡鼓、刀剑;见《坎》为舟楫、弓矢;见《艮》为笔墨之类;见《震》为有声之物;初爻动变《乾》为金刀削过之木或刀斧柄;二爻变《艮》为木槌,或土上之木器;三爻动变《坎》为蔬菜香覃木耳花果之类。
《坎》卦生合得令为隐伏之事,魚盐酒货之物,刑克耗气故《坎》见《坎》为江湖河海流而不息,见《艮》为滋润之土石,见《震》《巽》为水桶盆或竹朩所生香覃朩耳之类,见《离》为水火交结之物,见《坤》为水土造成之物,见《乾》上为公庭诉讼下为酒筵器具;见《兌》为酒食。初爻变《兌》乃盛水盛酒之具,缺而坏也。二爻变《坤》乃谷粟之类,三爻变巽,大则舟楫,小则瓢勺盆桶之类。
《艮》卦生合得令,为田园、坟墓、瓦器、磁缸;刑克耗气为行事多疑动止不一,又为瓦石器皿;故《艮》见《艮》为刚硬之土石,见《震》为木帯土之物,见《巽》为草朩;见《离》为瓦瓶瓦盒;见《坤》土块、石块;见《兌》为缺物;见《乾》为刚硬成器之物;见《坎》为河岸、田埂;初爻动变《离》为火烧成器之物;二爻动变《巽》为锄头、耒梠;三爻动变《坤》为田地、山坡。
坤》卦生合得令为阴私鄙吝之事;谷粟布帛之物;刑克耗气为舆釜瓦器陶冶之具;故《坤》见《坤》为衣、为布;见《兌》为出土之金;见《乾》为方圆之器,可贵可重之物;见《坎》为水土所成之器,见《艮》为坚刚之土石;见《震》《巽》为文书、田契;见《离》为炉冶窑灶;初爻动变《震》为鋤头、陶冶之器;二爻动变《坎》为水火相併之物;三爻动变《艮》为砖瓦土石之类。
右八卦以静其主,以动为物,凡卦象生旺逢合可食可用及贵重成器之物,卦象刑克逢衰为不可食及破碎损坏之物,生体者众为贵物,克体者众为贱物,泄体者众废坏之物,用卦看其形色,互卦看其数目,先天七数,后天八数,亦不出八数之外也。互变卦中无生旺之气者,为不入五行之物也。若五六爻动者,是能飞能走之物也。又如全卦中阳卦阳爻多为刚硬之物,阴卦阴爻多为柔软之物。

補遗《皇极经世心易发微》“身命篇”之一
     身命乃一生之主宰,而寿夭穷通攸系也。凡占身命以体为为主,以闱用为命。二者宜旺不宜衰也。故正互变三卦皆生体,更逢四值有情,动作轩昻,所为如意,若正互变三卦皆克体,又遇四值无情,殊欠精神,所为不宜,用卦生体而互变卦尅体者,早年发福,晚岁艰辛。用卦克体而互变卦生体者,早年艰辛,晚年称意。用逢真气进二气生体者,凡事如意,用逢真气二气尅体者,所求无成。用逢真进二气入局生体者,日渐显迏,用逢退气破陷尅体者,日渐倾烦。贯禄有情生体者,发福发财。

杨向春及其著作述略



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有人在为云南县人杨向春写的传记中称赞道“(云南县)灵气所钟,代有伟人而必以向春先生为冠”。明代名士李元阳[1]也有一首《寄杨野崖》诗。全诗如下:

苦忆野崖杨博士,孤标落落似长松。

未论囊贮千年药,只羡山居九鼎峰。

洞闭白云无客到,盘堆香芋共僧餐。

欲闻邵子行天学,何日联床坐晓钟。

现存的三部成书于清初期、中期和晚期的《云南县志》都对“向春”、“杨野崖”其人做了一定的记载。《康熙云南县志·方外志》仙释条:杨向春由增广生员能通先天《易》理。著有《皇极经世心易发微》、《格物篇》诸书行于世。后更名为孔道人,遨游武当,不知所终。不知引自何处?!在笔者看来他似乎更像是一则口述材料。此后的《乾隆云南县志》对杨的记载则深入了行多,即:杨向春,字野崖,邑庠生,博洽经史,好性命之学,得邵子先天皇极数理,颇有前知。常隐县之九峰山,御史李元阳累有诗相访。后修白盐井路孔仙桥成,更号孔道人。以数理灵奇,行动济人,著有《心易发微》等书,名于世。遨游武当山,袁了凡《立命篇》内有先生事迹,经百年后,或有人见,竟不见其所止。而《康熙云南通志·卷二十五》的记载则与《乾隆云南县志》相差不大,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乾隆云南县志》的引文当出自《康熙云南通志》[2]。《滇系》的记载和《光绪云南县志》一样,二者都对《康熙云南通志》记载略作增删改动,兹不复述。不过必须要指出的是《光绪云南县志》里增加了杨慎“有诗访之”的内容。

据《皇极经世心易发微·野崖先生传》记载,杨向春名体仁,号野崖,世居云南县城北门,并说他“少而颖悟,志在道德,不慕声华”。为增生时即潜心研究易学,并且“极深研,几言必有中[3]”。但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天启滇志卷33》就记载了向春的先生的事迹,巡抚欧阳重[4],请杨向春占卜,但不说何事,只写一梅字在纸上,向春先生看后便说:“梅字含两个人字,并一母字,你将得两子女,后者为男‘赤文呆人’也!”过了几年,欧阳重见向春先生便说“如你所说,只是有一个问题至今不解?请问‘赤文呆人’是何意?”向春先生道:“你儿子应该叫赦保!”,欧阳重对此非常佩服。于是问“那是什么意思?”“从赤从文是一赦字,呆人则是一保字”。欧阳重激动非常,当即说“也只有你才那么神啊!”

布政使徐樾[5]将要出征,请杨向春占卜。向春来时,徐樾正在写字。徐见向春先生来,当即搁下笔去迎接他,向春见笔头从笔管脱落,便上前给徐樾作了一辑,告诫他不要出征,徐不听,结果死于沅江城下。这两个故事亦见载于《光绪云南县志》当是从《滇志》抄录。

有一年,学政要来考察生员的学习情况,并要求各地报优劣。因当时恰逢岁试[6],因此考核非常的严格。凡是考核为劣的学生,都要被罚鞭打并开除学籍。老师则决定以穷学生报劣。杨知道后向老师要求将穷学生一律免除,只将他上报。老师说你的表现很好,没什么可报的。杨就对教师说,你就以我违背经术意蕴,骗吃骗喝[7]上报。学政到大理后,岁试刚结束,就对报劣的学生进行严格的考核。一见杨向春便板着脸对他说,你身为学子,竟然违背经术意蕴,骗吃骗喝?!于是他回答说,我并没有违背经术意蕴,如果说我违背了经术意蕴那么易经就不应该命题。“你还懂得易经数理?!知道我要干什么吗?”向春答“那么,请你写一个字?”于是学政便写了一个“由”字。向春就问学政:“你要问生孩子之事吗?[8]”,学政很生气地便大声地说“不是”。向春先生又对学政说“恭喜老师,你家生了一个儿子。可惜你的声音太大了。报信人到观音塘的时候会摔断马腿,而你家公子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后来一一应验,果然如向春所说。学政感慨地说,世俗的评议不足以评定好坏。我差点就屈才了[9]。此后评议优劣便保留了它的初衷[10]。后来,杨向春得到了沐王府的器重。“省会沐士公犹重之。即军旅大事亦与相商,於贼散之期皆预定焉!”此外他还能推算出考试的名次,并用隐语说出[11]。“其前知多类,不可殚述”。

一日他给自己算了一算,结果算出被他送进监狱的人出狱后必来寻仇。于是,事先设好陷阱,将其抓住,并送给他银两。事后,他感慨地说:“未卜先知固然是好事,可是谁又能知道这就不是祸[12]” !?自此以后,“不轻与人卜矣!”

因推算到云南县五十年后有战乱,因此全家由云南县搬迁至姚安安居。搬到姚安后便离家远游。在路上遇到了赴姚安知府任的明代大思想家李贽[13]。“议论间[14],卓吾先生知先生学究天人,甚重之。”于是便问他姚安城是否有家属。向春先生告诉他,我出来时曾经给我儿子留下一封信,到时候他来找你,不论何时你都要亲自见他,这样可以免去你的一场祸事。李贽因敬重他,所以铭记于心。而向春的儿子也看到了父亲的信,信封上赫然写着“某年月日时投书才能应验”。于是他按照父亲的指示在某日黄昏到姚安府衙求见李贽[15],说是其父有信要给大人。李贽正“坐晚衙[16]”。他想起向春先生的嘱咐,便起身离开坐椅,不久便听一声巨响。原来是府衙中的中梁折断,将他刚才坐过的椅子压得粉碎。他打开向春先生给他的信,信上只写着两句话“我救君倒梁之厄,君惜我孤苦之儿。”人们都以为这个故事“最奇最显!”

晚年的杨向春“邵修髯伟,貌飘飘欲仙”。袁了凡在回忆向春时也说他“修髯伟貌,飘飘若仙。”而此时他已更名孔道人在慈云寺[17]隐居。遇到了袁了凡于是给他“起数”,而且“皆不出孔公所悬定者。”后来袁了凡“因此益信进退有命,迟速有时,澹然无求矣。”直到遇到云谷禅师。我们在这里不讨论袁了凡与向春先生的关系,而是站在文学理论的角度来体味杨向春在立命篇里的角色,就不难明白向春先生在当时的影响力。

据说向春先生在年轻时到昆明考试,在安宁的路上遇到一个老头从驴身上摔下来,几乎被摔死,同行的人们都远远的避开,向春先生却急忙前去搀扶他,老头问“是你扶我起来吗?我有‘神数’(传给你),等你很久了。”于是传授他《皇级经世》的秘诀,此后向春先生“遂弃举业而专习焉!”没有人知道那位老者是谁!?

据马川[18]的材料,向春先生为道家太华派第六祖,即杨朗昙[19]号复元子。生于明弘治二年(1500年)而他的“神数”亦传自于第五祖王月宗[20]。此时的五祖,已“归隐云邑”,向春先生遂得到五祖王月宗的传授。

杨向春最为著名的著作是《皇极经世心易发微》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说“是书推衍《皇极经世》旧说,立占卜之法,惟论干支生克,五行制化。盖方技家言,非说《易》之书也。”曾“一刻於大理,再刻於京师。及在武定,又集前刻之未备者刻之。”“自称六卷而隆庆二年邓世芳序称八卷,与此本合。据世芳序,是书一刻於大理,再刻於京师。及在武定,又集前刻之未备者刻之。盖自序乃初刻时作,此则增定之本耳。”而向春先生在序言里则说这本书“虽于邵子之心无补,而幼学之士,亦可得其旨意之大略,观物之梯航也。”不难明白,这是一本初学者的入门之书。《光绪云南县志》抄录了《四库总目提要》的这段介绍,且对杨向春的其他著作在云南县的情况作了大致的介绍即“全书,县有抄存,残缺待正。”

此外还必须要指出的一点是四库馆臣在介绍杨向春时把他误认为是普洱人,除《总目提要》外没有任何的材料表明杨向春是普洱人。在《皇极心易发微》一书的序言后向春先生自署“洱阳杨体仁野崖氏题”。谨按《野崖先生传》说他“世居雲洱之北門”与此合。云南县在明代设洱海卫,清康熙初年裁撤。到编《四库全书》时,洱海作为行政区划的名称已经在已经消失已经一百多年了,馆臣把洱误读为普洱也是正常的。

此外据《光绪云南县志》所录,先生还著有《大定新编》、《格物篇》。目前,部分著作已找到明代的刻本(图附后)。此外《明清滇人著述》一书称先生还有《皇极经世数学引蒙》四卷。《明代云南汉文化的兴盛》一文也说“祥云杨向春著《皇极经世数学引蒙》。”而三部《云南县志》并未提到此书。

向春先生后来在福建隐居,在武夷山传法于七祖仇然修。这可能是关于他行踪的最后纪述了。《野崖先生传》的作者写道 “先生云游不返,莫知所终,如神龙之无端,见其首不见其尾也。”关于向春先生现身的最晚的故事出现在清咸丰十年(1860年)。当时祥云人褚克昌任云南提督,指挥军队准备收复大理[21],而向春先生现身,告诫他不要盲目冒进,结果褚不听,战殁于宾川辛村。

故事虽然讲完了,但是杨向春其人奇事给我们带来的问题才刚刚开始。明代名士李元阳在为我县的玉皇阁写《玉皇阁创建碑记》时感慨地写道“云洱名区,玄释奥域。[22]”。乾隆时期来自于金坛于氏的于雯峻也说“(云南县)文物炳炳焉,彬彬焉,甲于全滇。”以及所谓的五祖“归隐云邑”。为什么李元阳会有这样的感慨?为何于雯峻会说我县的文物“甲于全滇”?五祖为何要在此“归隐”?

人物研究是史学研究的核心之一,人物与文物、古迹相辅相成、交相辉映。没有人物,文物古迹就失去了灵魂,历史也就失去了亲切感。

我县的文史研究虽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总体而言人物研究的相对不足,使得我们的文物古迹研究显得过于苍白,也使我们的文物发现和保护工作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方向和标准。重视人物研究,加强人物研究对于发掘我县的地方历史,加深古云南县的历史文化地位,开发旅游经济,无疑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也是目前形式下一项非常紧迫的任务。



--------------------------------------------------------------------------------

[1] 这首《寄杨野岩》诗在《乾隆云南县志·贞集·诗》第十一首,《光绪云南县志·艺文·杂著、歌、律、绝》第五首也录了这首诗,诗的作者署名为杨慎。笔者按杨慎生于明弘治元年(1488),卒于嘉靖38年(1559)而李元阳则生于明弘治10年,卒于明万历8年。从这首诗的内容来看似乎是诗的写作者在与杨向春相关的古迹或物品(九鼎山有野崖洞),发生联系后产生的追忆之作,这首诗亦表明了作者对杨向春敬重之情也流露出二人之间的友谊。光绪十六年王鸿文本《升庵合集》未发现他与杨向春交往的诗。而《光绪云南县志》里则载有杨升庵与李元阳“屡有诗访之”的记录。这首诗风格和内容更像是出自李元阳之手。因此笔者从两位作者的生平和这首诗的风格初步判断此诗似出自李元阳,似当以《乾隆云南县志》所录为是,目前这首诗的作者尚未确定。祈请知者,指正!?

[2] 康熙云南通志的记载是:即:杨向春,号野岩,云南县人,初为诸生习举子业。久之,弃去。隐深山中,究邵子先天之学,尽悟其秘,历数十年,遂能前知。所著有《皇极经世心易发微》、《格物篇》诸书后遍游名胜,自称孔道人。

[3] 《皇极经世心易发微》一书近年由星光点较,此处原标点为“极深研几言必有中。”从句义来看似乎作“极深研,几言必有中”更易理解。

[4] 此处《光绪云南县志》作巡按,欧阳重明史有传,嘉靖初年任云南巡抚

[5] 徐樾(?——1551)江西贵溪人,进士,战死于云南布政使任上

[6] 传记中的原话是“时值岁试,行催报劣甚严”。

[7] 这里笔者做此翻译是非常不准确的。这个翻译是根据个人的理解与写作的需要来翻译的,因此将原文在此处给处,以便纠正。这段故事的原话是“邑學師欲以貧者當之。先生曰,嘻彼貧士也,何可當此累,自願以身代之。學師曰,汝品行端方,報劣無可措詞者。先生曰,但言左道惑衆,擅吃民間雞酒足矣。”不知擅自吃鸡酒是何意?

[8] 此处原文为“先生曰,是问六甲?”笔者按六甲一词共有八种意思,根据上下文的描述,此处按妇女有孕一意解释。

[9] 原话是 学宪抚然曰,世俗讥评何足为定?吾几屈一佳士。

[10] 原话是 此后报劣之令遂驰。但存其意而已。

[11] 原话是 值乡试之年,预令起数,凡元魁姓氏悉有隐语,但于事后方解耳。

[12] 原话是 遂长叹曰,前知诚妙解也,然多言数穷,安之非祸基哉。

[13] 1577年即明万历五年任姚安知府

[14] 此处星光原标点为“於途中得遇李卓吾赴姚安府任議論。間卓吾知先生學究天人甚重之。”有误,今改。

[15] 原话为 投书

[16] 晚衙旧时官署长官一日早晚两次坐衙,受属吏参拜治事。详汉典

[17] 慈云寺在浙江嘉善县境内根据《光绪嘉善县志·寺观》载“慈云禅寺,在县治西北一百步”但《光绪嘉善县志》并未提到杨向春或孔道人。

[18] 马川 生于1967年,天津人据说为太华派第九代传人

[19] 即六祖杨朗昙,字体仁,号复元子。生于明弘治二年己酉十一月二十日,洱海人氏。少而敏悟,志在道德,不慕声华,为邑增广生员。精通易道,顺推已往,逆握将来。言无不中。后遇五祖王月宗授吾门全法全诀。心悟而非言说所尽晓。著有《大定神数注》、《心易发微》、《陈祖造数通》。而后隐居闽,传七祖仇然修于武夷。

[20]五祖王月宗,字云芝,号定蟾子。生于明正统七年壬戌十月十五日,历城人氏。成化甲辰中进士,授翰林编修。历任四川佥事、河南提学副使、南京国子祭子。少有仙骨,颖迈绝人。于太华卧牛寺遇四祖传其吾门全法生诀。能知未来休咎,御风出神,语人曰:地如筛子眼,地下珍异幽奇皆可见。人半疑信之,弗测也。后数测地下藏,验之皆确,时人皆呼神仙也。后归隐云邑,传六祖杨朗昙。

[21] 详拙作《两位祥云籍的巴图鲁》

[22] 关于玉皇阁可以参考张振生《玄释奥域玉皇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