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京巴 / 丹道丹功 / 周桂钿:中国哲学与人体奥秘

0 0

   

周桂钿:中国哲学与人体奥秘

2016-03-30  昨日京巴

摘 要: 中国哲学中的阴阳、五行及其原理被医家所吸取, 运用于医学, 形成了中国特色的医学即中医。哲学与中医的结合, 对于养身和养生, 都有指导意义。中医是从另一角度探讨人体的奥秘, 值得西医借鉴。
关键词: 中国哲学; 阴阳; 五行; 脏象; 经络; 中医; 养身; 养生

哲学与科学总是相互影响的, 也是相互促进、相互磨合的。讲哲学的, 强调哲学的作用, 认为哲学指导了科学研究, 并且促进了科学的发展。讲科学的, 注重科学的威力, 认为科学决定了哲学的形态和理路, 甚至评判了哲学的是非, 引导了哲学的发展趋势。哲学为科学研究提供了方法, 而科学研究经常要用自己的成果检验、修正、发展哲学的方法论。自然界是辩证法的试金石, 自然界本身不能进行任何检验, 只能通过科学研究成果来检验。
因此, 研究自然现象的科学成果则是检验哲学的正常途径。同时科学成果也要不断地受到检验。人体是自然界的一部分, 研究人体的医学与哲学关系密切, 特别是中国以“天人合一”为主要特色的古代哲学, 与医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仅就这个问题的几个较为重要的方面, 作一简要的概述, 以便大家能有一种总体的印象。
一、阴阳论与人体机理
中国古代哲学有阴阳论。阴阳论由来已久, 最早的本义是指向南的山坡为阳, 向北的山坡为阴。分别称为向阳、背阴。对于河岸来说, 北岸为阳, 南岸为阴。称为河之阳、河之阴。从此推出, 光明的、热暖的、活泼的、快动的、向上的、积极的、激进的, 都是阳; 相反, 黑暗的、寒冷的、沉寂的、静止的、向下的、消极的、保守的, 都属于阴。对于生物来说, 动物为阳, 植物为阴。雄的为阳, 雌的为阴。在植物中, 枝叶为阳, 根本为阴。外皮为阳, 木质为阴。叶子上面为阳, 下面为阴。雄花为阳, 雌蕊为阴。在动物中, 天上飞的为阳, 水中游的为阴。
地面动物, 地面跑的为阳, 土中钻的为阴。水中动物, 游动的鱼类为阳, 是阴中之阳, 不会游的蚌蛤类为阴, 是阴中之阴。所谓山珍海味, 山珍如鹿、獐以及天上飞禽, 都属于阳, 海里的海参、鲍鱼等都属于阴。在宏观自然界中, 天为阳, 地为阴; 日为阳, 月为阴; 火为阳, 水为阴。医家把阴阳论运用于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以及治疗方法, 使阴阳论成为中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首先, 人分男女, 男为阳, 女为阴。在身体上, 背为阳, 腹为阴, 上身为阳, 下身为阴。身体上下以何为界?一说以人中为界, 上有耳目鼻, 都是双窍的, 下有口、前阴、肛门, 都是单孔的。鼻下嘴上处为人中。一说以腰带为界, 分为上下。身躯与四肢为外表, 为阳, 内脏为阴。内脏分五脏与六腑, 六腑为阳, 五脏为阴。气血对应, 气为阳, 血为阴。中医认为阴阳有相对性, 例如, 肉相对于皮为阴, 相对于骨为阳。六腑相对于身体为阴, 相对于五脏为阳。阴阳中又分别有阴阳, 内脏为阴, 五脏是阴之阴, 六腑是阴中之阳, 躯体为阳, 皮肤是阳中之阳, 肌肉是阳中之阴。五脏是阴, 五脏中, 心属火, 是阴中之阳, 肾属水, 是阴中之阴。肾中还有阴阳之分。
其次, 从功能上说, 气为阳, 味为阴, 阳气出上窍, 阴气出下窍。亢进、发烧为阳盛, 衰弱、发寒是阴盛。性格上也有阴阳问题。说话快, 动作快, 容易发火, 属于阳; 说话动作低缓的属于阴。前者暴跳如雷, 怒气冲天; 后者老谋深算, 不露声色。真是各有千秋! 从病态上说, 烦躁不安, 胡言乱语, 为阳; 有气无力, 低声细语, 为阴。五脏六腑也有阴阳, 表现在体征上也有阴阳之分。耳笨的为肾虚, 消化不良称为胃气不佳。
第三, 治疗原则就是调理阴阳, 使之平衡。阴阳平衡, 就是没病, 就是健康。这是中国医学的特点。保养身体, 就是要随时调理阴阳, 保持平衡。一旦出现不平衡, 就要用药物进行纠偏, 使之恢复平衡。纠偏的办法就是补泻。虚则补之, 实则泻之。阴虚的补阴, 阳虚的补阳。阴盛的泻阴, 阳盛的泻阳。阴亏阳盛的可以补阴, 也可以泻阳。同样, 阳亏阴盛的可以补阳, 也可以泻阴。还有阴阳两亏的, 那就需要两补。补泻都要注意不能过快过急, 要慢慢来。快了容易出偏差。在用药的过程中, 要注意观察药效, 防止产生副作用, 防止矫枉过正。在
纠偏到一定程度, 就要停药, 让自身体内的正气去完成最后的纠偏效果。如果用药纠偏一步到位, 自身体内的正气得不到培养和锻炼, 不利于增强免疫力。要留下一些邪气, 让正气去解决。至于留多少, 要根据个体的情况而定。如果年轻体壮, 就可以多留些, 如果年老体弱, 就要少留些。总之, 在纠偏中, 既要注意渐变、量变的过程, 又要注意激发内因的作用。
中医理论讲八纲: 阴、阳、表、里、寒、热、虚、实。明代名医张景岳说:“凡诊病施治, 必须先审阴阳, 乃为医道之纲领。”八纲中的表里、寒热、虚实, 也都可以归入阴阳, 表、热、实为阳, 里、寒、虚为阴。《黄帝内经? 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载:“黄帝曰: 阴阳者, 天地之道也, 万物之纲纪, 变化之父母, 生杀之本始, 神明之府也。”从这部奠定中医理论的经典中, 可以看出阴阳演说在中医理论中的重要地位。
必须指出的是, 现在一些研究者以为阴阳就是指阴气和阳气, 这是不妥的。中医讲气为阳, 血为阴, 气为血之帅。在许多时候, 阴阳指的是功能、状态, 不必指实体。阴气指具有阴这种属性的气, 阳气指具有阳这种属性的气。阴阳不等于阴气和阳气。

二、五行论与人体脏象
五行论产生于何时?从历史上看, 有多种记载。经过考证, 最早见于《尚书? 洪范》。《洪范》明确提出五行指水、火、木、金、土。还说明它们的性质是:“水曰润下, 火曰炎上, 木曰曲直, 金曰从革, 土爰稼穑。润下作咸, 炎上作苦, 曲直作酸, 从革作辛, 稼穑作甘。”用现代汉语来说, 润下, 就是向下渗透。炎上, 是指火焰上腾。曲直, 加压变曲, 去压复直, 指木的弹性。从革, 任从变革, 即可塑性。稼穑, 说土地可以种植庄稼。这是最初的五行说。这是箕子与周武王的对话, 可以认为五行说产生于商周之际。
五行之间的相互关系, 在出现以后才可能逐渐认识。因此, 五行相互关系的理论必然在五行产生以后的一段时间。五行的关系有两种: 相生与相克。在春秋时代,《墨子》和《孙子兵法》都有关于五行相克的说法, 而没有相生的说法。战国时代邹衍讲五德终始说也只是讲相克, 没有讲相生。从此可见, 战国以前, 五行论只有相克说, 而没有相生说。也就是说, 先有相克关系, 后才有相生的说法。相克说: 水克火, 火克金, 金克木, 木克土, 土克水。后来的相生说: 水生木, 木生火, 火生土, 土生金, 金生水。汉代哲学家董仲舒对于五行的关
系进行了总结, 概括出生克原则。这个原则就是:“比相生间相克。”董仲舒先把五行的顺序作了调整, 这个顺序就是: 木、火、土、金、水。比, 指相邻的两项, 这是相生的关系。具体地说, 就是木生火, 火生土, 土生金, 金生水, 水又生木。间, 指间隔一项的两项关系。具体地说, 木克土, 火克金, 土克水, 金克木, 水克火。总之, 五行相生相克, 是循环的生克关系。这种循环生克的关系是中国特色的辩证法, 是西方所没有的。五行本来是并列的关系, 战国时代的邹衍把它运用于解释历史发展, 变成了时间的关系。应该说这也是一种创造。黄帝
得土德, 夏得木德, 殷得金德, 周得火德。木克土, 夏取代黄帝。金克木, 殷商取代夏。火克金, 周取代殷商。这是邹衍的理论。秦始皇按此推论, 克周的应该得水德, 水克火。五行相克变成历史发展的必然过程。董仲舒用五行相克的关系来说明政权机构中各职能部门之间应该有互相制约的关系。这也是一个新的运用, 新的发展。最重要的运用应该说是在医学上。
在《黄帝内经》中, 把五行与五脏相对应。肝属木, 心属火, 脾属土, 肺属金, 肾属水。五脏与六腑也有对应关系, 还表现于身体的其他部位。例如, 肝与六腑中的胆关系密切, 肝主筋, 主目, 主爪。心与小肠关系密切, 心主血脉, 主舌, 主面。脾对应胃, 主肉, 主口, 主唇。肺对应大肠, 主皮, 主鼻, 主毛。肾对应膀胱, 主骨髓, 主耳, 主发。五脏是主体, 五脏的功能如何, 都表现在身体的各个部位、各个方面。脏, 就是指五脏。象, 指五脏的功能表现在外的各种现象。脏与象的密切对应的联系, 形成脏象学。中医脏象学是中医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
部分, 也是中医区别于西医的重要内容。西医以解剖为基础, 中医以功能为基础, 是两种很不相同的科学体系。
中医脏象学认为外表都是内脏的体现, 因此考察外表, 就可以知道内脏的状况。内脏有病, 马上就可以从外表看出来。中医诊断方法的望、闻、问、切, 都是根据这种脏象学原理产生出来的, 或称总结出来的。

下面分别叙述五脏与体征的一些联系。
心: 在中医里, 心有两种功能: 一是血肉之心, 一是神明之心。血肉之心, 主血脉, 血流通全身。心是否正常, 也就会从身体的各个部位表现出来。如果心气足, 心主血脉的功能正常, 那么, 面色红润有光泽, 舌色淡红, 脉象和缓, 均匀有力, 感觉良好。如果心气不足, 血亏面白, 舌色淡白, 脉象咸走血, 血病无多食咸; 苦走骨, 骨病无多食苦; 细弱无力, 严重时, 血脉瘀阻, 面色灰暗, 唇舌青紫, 胸闷刺痛。如果心的阳气偏亢, 表现为面红、舌红、脉数、心烦。心也主神明, 孟子说:“心之官则思”, 心是主管思考的。现代科学认为主管思考的是大脑。神明之心, 实际上说的是大脑的功能。心正常, 人的思维也正常。一旦心出了问题, 那么, 精神就受到严重影响, 或者萎靡不振, 或者狂躁妄言, 或者多梦失眠。对于心的调理, 既有生理上的, 也有心理上的。
肺: 主气, 主管呼吸。同时对水液流通也有调节作用。呼吸自如, 汗尿排泄正常, 就说明肺功能正常。肺功能不正常, 就会出现咳嗽、气喘、胸闷, 或者尿少、无汗, 或者自汗、水肿等症状。
脾: 连着胃、大肠、小肠, 是消化吸收排泄系统。所有饮食, 都要经过这个系统消化, 全身各部位也都要靠这个系统提供营养, 即后天的水谷之气。因此脾被称为后天之本。脾如果不正常, 就会表现为恶心、呕吐、嗳气、呃逆, 或者消化不良, 没有食欲, 或者大便干稀、便血等症状。
肝: 主疏泄, 使气机畅达。肝的疏泄功能出现不正常, 肝气郁结, 胸胁不适, 或者出现面红目赤, 头胀痛疼, 甚至吐血, 有时还导致暴死。肝对情绪影响很大, 肝气郁结, 人的情绪就表现为多愁善感, 情绪抑郁; 肝气升发太过, 表现为容易发怒, 急躁不安。治疗情绪不正常,首先要用平肝的药。肝还是储存血液的仓库, 对血流量有调节的作用。
肾: 主要功能在于藏精。是先天之本。主要功用在于生殖。先天之本与后天之本, 相互为用。先天不足, 发育不好; 没有后天的滋养, 先天也不能发挥作用。先天不足, 表现为虚弱, 易病, 早衰。肾阴肾阳对于其他脏器的阴阳都有很大的影响。
关于五脏与五行的关系,《黄帝内经? 宣明五气》有集中论述:“五味所入: 酸入肝, 辛入肺, 苦入心, 咸入肾, 甘入脾, 是谓五入。五气所病: 心为噫, 肺为咳, 肝为语, 脾为吞, 肾为欠为嚏, 胃为气逆为哕为恐, 大肠小肠为泄, 下焦溢为水, 膀胱不利为癃, 不约为遗溺, 胆为怒, 是谓五病。五精所并: 精气并于心则喜, 并于肺则悲, 并于肝则忧, 并于脾则畏, 并于肾则恐, 是谓五并, 虚而相并者也。五脏所恶: 心恶热, 肺恶寒, 肝恶风, 脾恶湿, 肾恶燥, 是谓五恶。五脏化液: 心为汗, 肺为涕, 肝为泪, 脾为涎, 肾为唾, 是谓五液。五味所禁: 辛走气, 气病无多食辛; 甘走肉, 肉病无多食甘; 酸走筋, 筋病无多食酸, 是谓五禁。无令多食。五病所发: 阴病发于骨, 阳病发于血, 阴病发于肉, 阳病发于冬, 阴病发于夏, 是谓五发。五邪所乱:邪入于阳则狂, 邪入于阴则痹, 搏阳则为巅疾, 搏阴则为瘴, 阳入于阴则静, 阴出于阳则怒,是谓五乱。五邪所见: 春得秋脉, 夏得冬脉, 长夏得春脉, 秋得夏脉, 冬得长夏脉, 名曰阴出之阳, 病善怒不治, 是谓五邪, 皆同命, 死不治。五脏所藏: 心藏神, 肺藏魄, 肝藏魂, 脾藏意,肾藏志, 是谓五脏所藏。五脏所主: 心主脉, 肺主皮, 肝主筋, 脾主肉, 肾主骨, 是谓五主。五劳所伤: 久视伤血, 久卧伤气, 久坐伤肉, 久立伤骨, 久行伤筋, 是谓五劳所伤。五脉应象: 肝脉弦, 心脉钩, 脾脉代, 肺脉毛, 肾脉石, 是谓五脏之脉。”
张元素对于《黄帝内经》的五运主病内容作了摘录:“诸风掉眩, 皆属肝木; 诸痛痒疮疡, 皆属心火; 诸湿肿满, 皆属脾土; 诸气, 郁, 病痿, 皆属肺金; 诸寒收引, 皆属肾水。”这种扼要说法, 容易记忆。
以上简单介绍五脏的功能, 而这些功能又在人体中相互制约, 形成循环的生克关系。
古人用五行来描述这种关系。相生关系, 生者为母, 被生者为子, 这种关系运用于医学, 古人有这种说法:“虚则补其母”, 例如肝虚, 肝属木, 生木者水, 肾属水, 水为木母,“肾乃肝之母”。用熟地黄、黄柏, 就可以治肝虚。“实则泄其子”, 木生火, 火为木之子。心属火, 肝实, 泄心火可治。“以甘草泻心”。同样道理, 可以类推。西方人治病, 头病医头, 脚病医脚。中医治病, 有时采取这种围魏救赵的办法, 效果也还不错。同样一种病, 可以有多种治疗办法, 例如肝虚, 可以补肝, 也可以用补肾的办法; 肝实可以泄肝, 也可以泄其子, 泄心火。中国人对于联系有更多的了解, 也有较多的实际运用。这大概也算是一项可以继承的精神遗产吧!
三、系统论与人体经络
系统论认为一切事物都不是杂乱无章的, 都是有序的, 都是组成一定的系统。中国古代对于宇宙有自己独特的系统理论。应该说有各种系统论。其中最突出也最有影响的是五行系统。而中医就是采用五行系统。五行系统就是以五行为框架建立的系统。它把世界万物都纳入这个系统中。什么都变成五的体系, 如五声: 宫商角徵羽; 五色: 青赤黄白黑; 五味: 酸苦甘辛咸。动物原来有四灵: 青龙、白虎、赤乌、玄武。为了与“五”相应, 就增加了黄龙。四季如何配五行?古人确实费了一番心思。先是把四季与五行相配, 把剩下的土挂在夏的后面, 后来又用“季夏”或“长夏”与土相配。最后说土最高贵, 让它兼管四时。这种五行系统与五脏体系相对应, 是一种系统论。还有另一种系统论, 那就是经络系统。经络, 是人体中的联系通道, 也是气血运行的路线。这些通道的干线, 称为经; 分支的细的通道, 就是络。所有经络都是相联的, 组成经络体系。经是纵向的、在较深处, 络是横向和斜向的、在较浅处。经脉主要有十二条, 手足三阴三阳, 分别是: 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阴心经、手阳明大肠经、手少阳三焦经、手太阳小肠经、足太阴脾经、足厥阴肝经、足少阴肾经、足阳明胃经、足少阳胆经、足太阳膀胱经。还有两条重要的经脉, 一是任脉, 一是督脉。十二经脉是首尾相连的, 形成一个循环的系统。手太阴肺经起于中焦, 直属于肺,终于食指, 与手阳明大肠经相交。手阳明大肠经起于食指, 终于鼻翼旁迎香穴, 与足阳明胃经相交。足阳明胃经起于鼻翼, 终于足大趾内侧端(隐白穴) , 与足太阴脾经相交。足太阴脾经起于隐白穴, 终于心, 与手少阴心经相交。手少阴心经起于心, 终于手掌少冲穴, 与手太阳小肠经相交。手太阳小肠经起于少冲穴, 终于眼睛的睛明穴, 与足太阳膀胱经相交。足太阳膀胱经起于晴明穴, 终于足小趾外侧端(至阴穴) , 与足少阴肾经相交。足少阴肾经起于至阴穴, 终于胸中, 与手厥阴心包经相交。手厥阴心包经起于胸中, 终于手无名指端的关冲穴, 与手少阳三焦经相交。手少阳三焦经起于关冲穴, 终于眼睛外眦, 与足少阳胆经相交。中少阳胆经起于眼睛外眦, 终于足大趾爪甲, 与足厥阴肝经相交。足厥阴肝经起于足大趾爪甲, 终于肺中, 与手太阴肺经相交。这样首尾相连, 形成循环系统。这些经脉所经之处都有一些络脉缭绕, 形成局部网络系统, 即小系统。有这样一些经络系统, 人体就是一个联系非常密切的有机体系。中国医学的整体观就是建立在这样一套经络理论上的。十二经脉形成的循环系统是一个大的循环系统。这个系统把内脏与外表都联系在一起, 五脏、五官以及全身各部位都联系起来。这对于诊断、针灸治病, 都有指导意义。督脉起于胞中, 下出会阴, 然后沿脊椎上行到头顶, 再到口中上牙龈。任脉起于胞中, 下出会阴, 经阴阜, 沿腹部中央上行直到口唇。下在会阴, 任督两脉相交, 上在口中, 两脉相接。这是一个小循环。练气功的人强调舌尖要顶上牙龈, 就是要接通任督二脉, 使气顺利进行小循环。系统论思想, 中国早已有之。特别是在医学上, 长期运用, 屡见奇效。系统论是在宏观上观察事物, 是一种比辩证法的万物都互相联系的观点更具体化, 应该说是一种进步。而现在我系的严春友同志提出宇宙全息论, 认为一个很小的局部包含全局的全部信息, 这对于系统论, 应该说又是一个重大的进步。有些研究系统论的学者或者科学家对待这种进步还缺乏应有的宽容, 极力反对, 这是不妥的。对新事物挑点毛病, 并不难, 但新事物终究是代表发展的方向。全息理论, 在中国古代也有这方面的资料, 例如, 医学上所谓耳针, 认为耳朵上有一个人全身的倒影。佛教讲的“一心三观”、“一念三千”、“帝网天珠”、“一一纤尘皆摄无边真理”, 也都有全息的道理在里面。有些人总强调现在人的创造, 不承认过去存在这种萌芽, 这是不妥的。
有人从手纹看全身的疾病, 有人从脸部看全身的病症, 也有从眼睛或者舌头来看病的, 这些研究起来也都是符合全息理论的。
四、辩证法与辨证施治
中国医学有脏象理论, 认为内脏疾病都会表现出来, 都是可以通过外部观察来诊断内脏的疾病。诊断的方法主要有四项, 这就是望、闻、问、切。望, 主要是看人脸上的气色, 看人的精神状态, 看人的形态和姿势。还要看舌头的形状和颜色。闻, 主要指闻病人身上发出的气味, 呼气、口气、大小便的气味等。问, 主要问病史, 问感觉, 哪儿痛, 哪儿酸, 哪儿麻等, 当然高明的医生还要问生活经历, 问及贵贱祸福贫富荣辱等似乎与疾病无关的问题, 但是,中医认为这些生活经历会影响人的情绪, 而人的情绪是产生疾病的重要原因。打伤、饥饿、寒冻, 引起的疾病, 叫做外伤; 由情绪引起的疾病, 叫内伤。情绪包括喜怒忧思悲恐惊, 古称“七情”。从理论上说,“人有五脏化五气, 以生喜怒忧悲恐”(《黄帝内经? 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 , 心与喜, 肝与怒, 脾与思, 肺与忧, 肾与恐, 一一对应。五脏的疾病会引起人的情绪变化, 如说“肝病者??令人善怒。”(《黄帝内经? 素问? 藏气法时论》) 而情绪过分也会引起内伤, 导致疾病, 如说:“暴怒伤阴, 暴喜伤阳。”情绪变化也会引起相应的五脏疾病, 如说:“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黄帝内经? 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因为情绪会引起疾病, 而生活经历又会引起情绪的变化, 所以了解生活经历、生活环境以及自己对生活的满意程度和生活态度等情况, 对于诊断是有帮助的, 有参考价值的。切, 指切脉。医生用三个指头(食指、中指、无名指) 轻按病人手腕内侧, 根据脉的跳动情况来判断内脏的疾病。李时珍写的《濒湖脉学》列了二十八种脉象, 一般医生不能都分辨清楚, 能分辨十余种脉象, 就算不错的医生。例如“寸口之脉中手短者, 曰头痛。寸口脉中手长者, 曰足胫痛。”“尺脉缓涩, 谓之解。尺寒脉细, 谓之后泄。”(《黄帝内经? 素问? 平人气象论》) 三个指头所按之处分为寸、关、尺, 分别反映不同内脏的功能状况。有些脉象比较明显, 容易分别, 一
般医生都能切得出来。差别不大的脉象, 可以参照其他手段如望、闻、问所得的信息来诊断。还难以断定的话, 可以先用三剂轻药作试探性的投石问路, 再观察诊断。如果不行, 还要再开三副药, 继续试探。中医这种诊断办法很稳妥, 不容易出现大毛病, 但对于急病, 则容易耽误治疗, 这是缺陷。
中医强调辨证施治。辨, 指分析、辨别。证, 指病的症状, 外在现象。诊断, 当然要看病态, 似乎没有必要提醒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例如同样发烧, 还要了解发烧是怎么引起的, 还有别的什么症状, 方可用药。发烧有的是由伤寒引起的, 有的是由温邪引起的, 风寒之邪郁于太阳经而产生热, 这种病, 根源在水, 在治疗上, 因水之病, 温之热之。肺受温邪,其气不化而热。这种病到午后更加严重。温热之病, 根源在火, 因火之病, 凉之寒之。寒病,用温热助阳来治; 温病, 用清热滋阴来治。
中医讲辨证施治, 重点在于全面分析。不能只看一方面的症状, 就贸然下结论, 就开方出药, 这样没有不出乱子的。必须全面了解情况, 经过仔细分析, 从细微差别, 探寻致病原因, 才能作出比较准确的判断, 才能正确开方用药。中医还很重视发病与季节的关系。同样一种病, 发生于夏天与发生于冬天, 原因不同, 治疗方法也应该不同。这都需要辨证施治。这包含全面的观点, 探讨根本原因, 才能正确治病。所谓标本问题, 找出根本原因进行治疗, 那就是治本。如果不了解根本原因, 只是对症下药, 似乎也对, 那往往是治标不治本, 甚至发生误诊错治。很显然, 中医的这些内容都是长期经验的总结, 是符合辩证法的, 是有实际效果的。
五、养身之道与养生之道
中国古人关心人生, 因此有养身之道与养生之道。一般人比较重视养身之道, 因为身体是一切的基础。有人说健康是“1”, 婚姻、家庭、财富、子孙、名誉、地位、权势等等, 都是“1”后面的“0”, 有了“1”, 后面的“0”越多越好, 少了“1”, 后面的所有的“0”都成为空无, 都等于“0”。这是很典型的重视身体的说法。而医学的主要任务也是为了健康。中医认识到高明的医生在于治未病, 治病不如防病。防病的最主要的方法在于养身。于是有了养身之道。养身之道主要有两条原则: 一是阴阳平衡, 二是五行和谐。说来简单, 实际却是十分丰富的。阴阳平衡首先是寒暑平衡, 不能太冷太热, 例如穿衣, 有钱人家以为穿衣越多越好, 小孩也穿皮袄, 那对健康是很不利的。其次是饮食平衡, 吃饭也不是吃得越多越好。若要小儿安, 三分饥与寒。成年人也不要过饥过饱, 饮酒更不能过量。第三是动静平衡, 经常坐着工作的人, 要安排一定的时间进行适当活动。华佗说:“人体欲得劳动, 但不当使极尔。动摇则谷气得消, 血肪流通, 病不得生, 譬犹户枢不朽是也。是以古之仙者为导引之事, 熊颈鸱顾,引挽腰体, 动诸关节, 以求难老。吾有一术, 名五禽之戏: 一曰虎, 二曰鹿, 三曰熊, 四曰猿,
五曰鸟, 亦以除疾, 并利蹄足, 以当导引。体中不快, 起作一禽之戏, 沾濡汗出, 因上著粉, 身体轻便, 腹中欲食。”(《三国志? 魏书? 方伎传》)《黄帝内经? 灵枢? 九针论》载:“五劳: 久视伤血, 久卧伤气, 久坐伤肉, 久立伤骨, 久行伤筋, 此五久劳所病也。”前四项都是久静, 最后一项是久动, 都是动静不平衡所导致的疾病。八百多年前建的北京西山大觉寺, 有一块匾上写着:“动静等观”, 真实反映了中国古人对于动静平衡的基本看法。所谓“生命在于运动”,对于纠正偏静, 是有合理性的, 但从总体看, 却是偏颇的。印度佛教讲禅定, 强调静; 西方讲运动, 强调动。各有一偏。中国讲动静平衡, 是比较全面的。佛教盛行时, 中国宋代理学家也都跟着讲静, 现代西方科学发达, 中国人也都跟着讲动。而中国传统是讲动静平衡的。《庄子》讲鲁人单豹在山洞练气功, 后被饿虎所食, 只静不动; 张毅只动不静, 患内热病而死。《庄子》在这里也是反对两个偏向的, 说到底也是主张动静平衡的。总之, 寒暑平衡、饮食平衡、动静平衡, 都是阴阳平衡。另外, 董仲舒提到, 住房不要太高太大,“台高多阳, 室大多阴”, 也是强调阴阳平衡。
五行和谐, 主要是从营养平衡来讲, 这主要是反对偏食的。中国古代医学把食物营养、五脏都与五行相联系, 什么营养补哪一脏, 而五行又是相生相克的, 一项补多了就会损另外一项。只有和谐, 才最有利于健康。这在上面讲五行时已经都说了, 这里不再重复。中国古代研究保身的同时, 发现修身更为重要。因为要保持阴阳平衡, 就必须清心寡欲, 要寡欲, 就必须提高修养。所谓提高修养, 实际上关键就在于重义轻利。董仲舒讲义利时说: 利以养身, 义以养心。心比身重要, 所以义比利重要。历史上有许多人十分富贵, 却因不行义, 或者犯罪被惩治, 或者因做亏心事而忧郁, 不得长寿。有些人虽然不富裕, 却因心理健康, 乐观生活, 自在长寿。因此, 董仲舒说:“义之养生人, 大于利而厚于财也。”(《春秋繁露? 身之养重于义》) 因此, 董仲舒主张“正其谊不谋其利, 明其道不计其功。”儒家、道家、道教、佛教都有自己的一套养身养心的办法, 都很强调心理平衡。从现代科学来看, 心理不平衡会导致各种疾病。而心理不平衡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欲望太多, 私心太重。提高修养, 是解决心理平衡的关键。现代的所谓心理咨询, 如果不在这方面下功夫, 就是没有抓住根本,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富人欲望多而且大, 告诫他要注意平衡, 他很难接受。因此, 中国古人早就说过富人难养。生活富裕的条件与人的无穷欲望相适应, 总是要打破平衡。只有修养提高了, 他自觉做好事, 才能渐趋平衡。因此, 我们认为, 富人做好事, 对于穷人来说, 是好事, 而对于富人来说更是一件最为有益的事。是利他更利己的好事。要做到心理平衡, 除了清心寡欲之外, 还有一个必须注意的问题, 那就是要领会辩证法的思想实质。中国传统哲学、佛教哲学、都有丰富的辩证法思想, 这是平衡心理很重要的理论工具。有些问题, 看似十分不合理,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 又可能有了很不相同的评价。有的事是传统观念起作用, 旧观念使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受到某种局限, 改变观念, 就可以超越局限, 具备远见卓识、高瞻远瞩, 这样一来, 心理平衡就成了一般的正常的事了。否则, 思想很狭隘的人, 钻牛角尖的人, 把自己利益看得太重的人, 特别孤陋寡闻的人, 心理不平衡才是正常的, 而且, 无论多么高明的心理学家, 也无法使之平衡。因此, 全面提高全民族的思想文化素质, 是解决根本问题的基本思路。个别的心理咨询, 只是治标的一个办法。有比没有好,有一点也很必要。但不要以为有了它就万事大吉了。
中国古代关于养身之道与养生之道的思想是很丰富的, 这里简单提到一些, 挂一不仅漏万, 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进一步作深入研究。要进行这些研究, 主要要看一些医书, 如上面提到的《黄帝内经》及历代医书, 要在生活中寻求心理平衡, 可以看儒家的书和道家道教和佛教的一些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