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历史上第一个关于增强党性文件的由来

2016-04-03  14个英文...


  1941年7月1日,中央政治局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下称《决定》)。这是建党以来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份中央政治局通过的以增强党性为主题的文件。

为什么中央恰恰在这个时候而不是在更早的时候提出党性的问题?为什么党在这个时候如此突出地、特殊地强调增强党性,把“党性”作为一个独立的概念写入中央的决议?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秘书长任弼时于1942年7月14日到中央党校做长篇报告,从以下三个方面回答了这些问题。


一、党员队伍迅速壮大,新党员思想复杂党性薄弱,迫切需要进行党性教育

抗日战争前,中共党员只有四五万人,但抗日战争爆发后,党员队伍迅速扩大,到了1940年代初,就达到了80万人,其中75万都是新党员。党员队伍的迅速膨胀带来了很多问题,因为如此大规模的新党员大都是在统一战线环境下入党的,没有经受过革命战争和艰苦环境的严格考验,阶级成分、思想观念和入党动机复杂,党的观念不强,思想不统一,导致党的组织不巩固。

二、党在中国社会所处的地位和所面临的任务迫切要求党在思想和行动上的集中统一

抗日战争爆发后,党、军队和根据地都不断发展壮大,从地区性的主要在陕北的党成为了全国性的党。在这样的政治局面下,国民党一方面想和共产党合作,但另一方面又想削弱共产党的力量,采取多种办法收买、拉拢、分裂八路军、新四军,制造党和军队的对立。这种严峻复杂的局面下,中国共产党要坚持抗战,就必须严明纪律、统一思想、统一行动。这就迫切要求党员干部增强党性锻炼。

三、党和军队中出现的个人主义、独立主义、分散主义等违反党性的倾向是危险的,不立即纠正就有失败的危险

一是共产党所处的落后的社会经济环境,使得各个阶层、各个阶级的不同的思想意识影响到党和党员思想上的统一;二是党员的出身主要是农民和小知识分子,自由散漫的无组织无纪律思想、极端个人主义倾向和习惯严重影响到组织上的统一;三是抗日战争以后党和军队所处的长期的分散的游击战争环境,很多根据地远离中央,各自为政,容易滋生分离主义对抗中央的倾向。

上述原因造成了在党员干部尤其是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中存在着严重的违反党性的倾向。中央担心,如果这些现象不及时纠正任其发展,就会破坏党的统一意志、统一行动和统一纪律,可能发展到小组织活动和派别斗争,一直到公开反党,使党和革命受到极大损害。而有这些倾向的个人如不改正,也会身败名裂。

这一文件发出以后,成为延安整风期间党员干部的重要学习文件之一,对全党尤其是领导干部起到了教育作用,对于加强组织纪律性,自觉改造错误思想倾向,统一思想认识等方面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使党在政治上组织上和思想上更加统一更加巩固。如任弼时所说,这一文件发布之后,党比以前更加进步了。

延 伸 阅 读


中央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

(一九四一年七月一日中央政治局通过)


  (一)中国共产党经过二十年的革命锻炼,现在已成为全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的决定的因素,然而放在我们面前的仍然是伟大而艰难的革命事业。这样就要求我们的党更进一步的成为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布尔塞维克的党,要求全党党员和党的各个组成部分都在统一意志、统一行动和统一纪律下面,团结起来,成为有组织的整体。没有这样坚强统一的、集中的党,便不能应付革命过程中长期残酷复杂的斗争,便不能实现我们所担负的伟大历史任务。因此今天巩固党的主要工作是要求全党党员,尤其是干部党员更加增强自己党性的锻炼,把个人利益服从于全党的利益,把个别党的组成部分的利益服从于全党的利益,使全党能够团结得象一个人一样。


   (二)我们的党,虽然已有二十年英勇奋斗的历史,虽然已经是和广大群众密切联系的布尔塞维克化的党,但必须指出:我们的环境,是广大农村的环境,是长期分散的独立活动的游击战争的环境,党内小生产者及知识分子的成份占据很大的比重,因此容易产生某些党员的“个人主义”、“英雄主义”、“无组织的状态”、“独立主义”与“反集中的分散主义”等等违反党性的倾向。干部中、特别是高级干部和军队干部中的这些倾向,假如听其发展,便会破坏党的统一意志、统一行动和统一纪律,可能发展到小组织活动与派别斗争,一直到公开反党,使党与革命受到极大损害。而有这些倾向的个人如不改正,亦会身败名裂。叛徒张国焘的结局与项英反抗中央的机会主义所引起的皖南失败,便是明显的历史教训。这些缺乏党性的倾向,今天在党内虽然还不是一个普遍的不可终日的危险,何在某些个别部分中,确实是存在着的严重危险。上述的这些倾向具体的表现在下列各方面:

  (1)在政治上自由行动,不请示中央或上级意见,不尊重中央及上级的决定,随便发言,标新立异,以感想代替政策,独断独行,或借故推脱,两面态度,阳奉阴违,对党隐瞒。

  (2)在组织上自成系统,自成局面,强调独立活动,反对集中领导,本位主义,调不动人,百无组织,只有个人,实行家长统制,只要下面服从纪律,而自己可以不遵守,反抗中央,轻视上级,超越直接领导机关去解决问题,多数决议可以不服从,打击别人,抬高自己,农干部政策上毫无原则,随便提拔,随便打击,感情拉拢,互相包庇,秘密勾搭,派别活动。

  (3)在思想意识上,是发展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来反对无产阶级的集体主义,一切从个人出发,一切都表现个人,个人利益高于一切,自高自大,自命不凡,个人突出,提高自己,喜人奉承,吹牛夸大,风头主义,不实事求是的了解具体情况,不严肃慎重的对待问题,铺张求表面,不肯埋头苦干,不与群众真正密切联系。


  (三)为了纠正上述违反党性的倾向,必须采取以下办法:

  (1)应当在党内更加强调全党的统一性、集中性和服从中央领导的重要性。不允许任何党员与任何地方党部,有标新立异,自成系统,及对全国性问题任意对外发表主张的现象。要求各个独立工作区域领导人员,特别注意在今天比任何时候更需要相信与服从中央的领导。应当在党内开展反对“分散主义”、“独立主义”、“个人主义”的斗争。

  (2)更严格的检查一切决议决定之执行,坚决肃清阳奉阴违的两面性的现象。

  (3)即时发现,即时纠正,不纵容错误继续发展,才更能挽救干部,和不使工作受到损失。反对当面客气,背后指斥,一切批评应当是正面坦白诚恳的提出,目的是为了挽救,而不是为了打击。应当强调党内外团结互助,爱护干部,帮助干部在政治上的进步,对于屡说不改者,必须及时预防,加以纪律制裁。

  (4)要在全党加强纪律的教育,因为统一纪律,是革命胜利的必要条件。要严格遵守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基本原则。无论是普通党员和干部党员,都必须如此。

  (5)要用自我批评的武器和加强学习的方法,来改造自己使适合于党与革命的需要。要求每个党员特别是每个负责领导的干部,都深刻反省自己的弱点,把党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任何人都不应有自满自足,自私自利的观念。要提倡大公开私,忠实朴素,埋头苦干,眼睛向下,实事求是,力戒骄傲,力成肤浅的作风。要改造那些把理论与实践、学习与工作完全脱节的现象,这样来更加坚定自己的阶级立场、党的立场与党性。

  (6)最后,决定从中央委员以至每个党部的负责领导者,都必须参加支部组织,过一定的党的组织生活,虚心听取党员群众对于自己的批评,增强自己党性的锻炼。


    (根据一九四一年出版的《六大以来》刊印)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人民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