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国总统的领导力

2016-04-06  王道馆

精彩书评……

    大卫·葛根是美国著名的时政评论员、编辑、教师、公职人员和畅销书作者,现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服务教授和该校公共领导中心主任,他还是《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的客座编辑和几个颇具影响的广播电视节目的评论员,被誉为“美国公众生活的积极参与者”。从尼克松时代,葛根步入白宫,任总统讲话写作班子成员,其后供职于福特、里根和克林顿政府,堪称白宫的“四朝元老”。在长达30年的白宫生涯中,葛根亲历了“水门事件”、“白水事件”、“伊朗门事件”、“拉链门事件”等20世纪的重大历史事件,目睹了各位总统的喜怒哀乐、兴衰成败,从而有了对世界“领导者中的翘楚”──美国总统如何发挥领导力的深刻感悟,从而有了对领导力真谛(essence of leadership)的深入思考。这些感悟和思考是葛根《见证权力──从尼克松到克林顿的领导艺术》一书的基础。


    领导者七条训诫


    长期在国?领?者身边工作,葛根深深感到“国家进步,大多视领导者的素质而定”。这一点,从其副标题即可看出(the essence of leadership,直译:领导力的精要)。葛根把四位总统的千秋功过、成败荣辱融入领导力研究体系,抽丝剥茧,提炼出了“领导者的七条训诫”,构成本书的核心思想:


    1.领导力始于内在品质(inner mastery)。领导者在操纵世界之前,必须先能够做到自我控制(这就是现在正在兴起的“自我领导”之说)。在四位总统中,尼克松性格中的阴暗面占了上风,克林顿则无法控制他性格中的毛病,两者均因此而功败垂成。葛根特别强调了正直、智慧和勇气这三项,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智仁勇”不谋而合。福特以其不算出众的智慧赢得一个好的总统的声誉,在于其“诚信“、”正派“、”心灵健康”的内在品质,而尼克松和克林顿均有公认的超群禀赋却名声扫地,也在于他们“心理的阴暗”和“道德上的弱点”。


    2.高尚而又有感召力的核心目标(a central, compelling purpose rooted in moral values)。领导者只有具备明确、坚定、一致且为追随者由衷认同、向往的目标,才能凝聚和团结起众人,发挥出领导力。林肯的目标是拯救联邦,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目标是结束大萧条并赢得二战的胜利,结果他们成功了;而福特、卡特、老布什、克林顿在任期之内从未清晰地表达过一个有强烈感召力的核心目标,结果其历史地位大打折扣。领导者的核心目标来自于个人愿景,同时还要把个人愿景转变为追随者的“共同愿景”。总统如此,任何层级的领导者亦必如此。


    3.说服他人的能力(a capacity to persuade)。说服他人,既是领导力的基本要素,也是领导力的外在表现。在四位总统中,里根因其高超的说服力而被誉为“伟大的沟通者”,克林顿则被视为“一对一说服的高手”。两者的区别在于,克林顿主要靠其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人,而除此之外,里根主要以其“投入理解”、“同理心(empathy)”和乐观开朗的个性感染他人。两者相比,人们发现里根境高一筹。这说明,领导者的说服力并不仅仅指嘴皮子功夫,而主要来自人格的魅力。


    4.与系统合作的技巧(skills in working within the system)。领导者不是孤家寡人,而是处在一个关系网络中,通过支持系统协同工作的。因而,领导力的发挥与领导者的合作技巧息息相关。葛根发现:罗斯福、杜鲁门、里根之所以能顺利施展其抱负,就是因为他们很好地处理了与系统的关系,而尼克松、卡特、克林顿或者无视国会、媒体、政治精英这些“利益相关者”构成的系统、或者无法与之和睦相处,终至屡屡受到辖制,一筹莫展。葛根认为:对美国总统来讲,最重要的系统构成有三种:公众、国会和媒体。那些成功的领导者,可能不是永远正确的领导者,但一定是有着游刃有余的人际技能,与周边和谐相处的领导者。无怪乎畅销书《领导力的挑战》中开宗明义地指出:领导力是一种人际关系。


    5.稳妥而迅速的开端(a fast start)。葛根从四位总统的任职经历感悟到,总统就任后一百天内的所作所为对整个任期的成败至关重要,可谓“就任百日定江山”。里根上任伊始,雷厉风行,取得了一系列立法成果,克林顿和福特则由于准备不足,仓促上阵,给以后的工作造成了负累。这既符合心理学中的“首因效应”、变革管理中的“小赢策略”,也与“好的开头等于成功的一半”的常识性认识不谋而合。其机理可能是:领导者的初期表现不仅是其个人能力的展示,更是其个人品质、愿景、价值观的流露,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追随者的意愿及其强烈程度。


    6.强有力且高效的团队(a strong, effective team)。领导者通过团队来工作,因而好的领导者往往有好的团队支撑,正如葛根在书中所说“最好的总统身边总是围绕着最好的顾问”。葛根认为,在他服务过的四位总统中,里根有最好的白宫班子,福特拥有最好的内阁。这为总统履行使命奠定了坚实基础。比如,虽然福特被认为是“笨拙的总统”、甚至“不能边走路边嚼口香糖”,但由于他有了精英团队,他的总统业绩也大有可圈可点之处。在其幕僚中,切尼成了现在的副总统,拉姆斯菲尔德则是现任的国防部长。能否组建精英团队,是领导者凝聚力的综合象征,也是领导者知人善任素质的集中体现。


    7.传承愿景,激励他人完成使命( a passion that inspires others to keep the flame alive)。葛根看到,大多数有实力的总统在其任期内都创造了宝贵的遗产,并鼓舞着追随者在自己离开政坛之后仍继续他们的使命。这说明好的领导者确立的目标往往是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而历久弥新的,是值得人们长期去奋斗的宏伟事业。葛根分析:克林顿失败的重要原因就是陷入“竞选式思维”,唯国会和媒体的马首是瞻,以迎合、取悦的心态确立工作重心和优先级,而不是考虑国家民族发展的大计。使命的长久性基于领导者的高瞻远瞩和历史责任感,因而领导者追求的境界是其领导力的基石。


    不仅仅是“策问”之学


    《见证权力》是写美国总统的,但绝不是专为美国总统或可能成为美国总统的人而写的“策问”之学,“可以开启行之有效的领导力之门的这七把钥匙,实际上也适用于大多数其他组织的领导者,如CEO、大学校长、将军和非营利组织的领袖”。


    近年来,人们越来越发现情境和权变因素固然重要,但领导力最主要的源泉还是领导者本身,于是领导特质理论又重新崛起。人们开始纷纷从那些卓越领导人身上挖掘有效领导的要素。从这一点来看,美国总统身边人的葛根可谓得天独厚。葛根笔下的总统形像个个栩栩如生:尼克松“诈”──刚毅狡黠、老谋深算;福特的“仁”──宽厚仁和、淡泊公道;里根的“乐”──自信乐观、大智若愚;克林顿的“浮”──?流倜傥、锋芒尽显。总统们各具特质、个性鲜明、音容笑貌跃然纸上,葛根也巧妙地揭示出这些特质是如何影响了总统们领导行为的成败得失。心理分析也是葛根的重要手段。尼克松的双重人格、克林顿的心理缺陷、里根的乐天心态、福特的健全人格,葛根都透析得入木三分,深刻揭示了这些心理特征的成因、对总统决策过程的影响以及心理因素与领导力的关系。同时,对领导行为的观察和描述也饶有趣味。比如对尼克松“光明的一面”和“阴暗的一面”的行为描写,对克林顿基于“竞选式思维”和“夫妻跷跷板式关系”的行为的描述等,也都引人入胜、寓教于乐。


    主流的领导力理论呈现出两大取向,一种是社会学取向的,如本尼斯、科特的理论,一种是心理学取向的,如加德纳、戈尔曼的学说,《见证权力》则融合了两者。总统与国会、公众、媒体甚至总统发言人的相互关系处理是一个经典的组织社会学命题,而总统的人际技能、决策过程则更多地带有心理学色彩。某种意义上,葛根则消弥了两种取向的界隔。

     你成为美国总统的几率可能极小,但身处一个特定组织的可能性却极大,因而就有必要锤炼自己的领导能力。从这人类一小撮精英的身上学习领导能力,长进可能会更快一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