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谭延闿书法汇总

 百了无恨 2016-04-08

谭延闿(1880-1930)
 
      民国时期,在朝的显贵许多能写一手好字,但最著名的莫过于谭延闿、于右任二家。

  谭延闿,字祖安、祖庵,号无畏、切斋。湖南茶陵人。五岁起读书写字。十一岁时遇翁同龢,被称为“奇才”。一八九三年(十四岁)考中秀才,1904年参加清政府最后一次科考,中试会元,赐进士出身,授翰林院编修。1909年被推为湖南咨议局议长,参与组织国会请愿运动。1911年与汤化龙等发起成立宪友会。辛亥革命时,杀死湖南部督焦达峰,夺取了都督职位。1912年加入国民党。1922年后追随孙中山,历任大元帅府内政部部长、秘书长。谭延闿一直是国民党政府里的高官,历任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

  谭延闿自幼习书,临习不少古代名家法帖,贯穿其一生的书法风格主要是唐颜真卿的书体,浑厚、遒劲,充满威武雄壮的将军气概。著有《组庵诗集》、《慈卫室诗草》等。

  他的字,字如其人,结体宽博,顾盼自雄。是清代钱沣之后又一个写颜字的大家。从民国至今,写颜字的人没有出谭延闿右者。他尤以颜字楷书誉满天下。谭延闿可以说一生基本都在攻颜书。颜真卿楷书自从被米南宫批判之后,一直不很被重视,宋、元、明三代不出一个善写颜字的大家。清初基本上是董其昌书法的天下。直到清中叶刘石庵以及后来钱沣、何绍基、翁同龢等出,颜书才始得到复兴。但清代书家多数还是写行草书,篆隶也颇有好手,只是规规矩矩的楷书尚不多见。钱沣是一时名家了,学颜字得其神趣,气象浑穆。但横平竖直处时显板硬,不若鲁公之灵妙。即使如此,同时代及后世,楷书领域内,钱沣也是罕有其匹的。楷书是能显示真功夫的,一点一画,稍有偏差,一望便知。  

  南京中山陵半山腰碑亭内巨幅石碑上“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两行擘窠金字,即为谭氏原大手书。

谭延闿

谭延闿《散尽老来七言联》纸本行书 176.2×45.7cm×2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散盡黃金如轉燭。老來光景似奔輪。 
款识:菊村先生正之。譚延闓。 
钤印:茶陵譚延闓字祖安印、知默居士。


谭延闿

谭延闿《勋劳议论七言联》描画蜡笺本行书 166.2×40.9cm×2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勳勞至大不矜伐。議論固創歸和平。 
款识:敬之吾兄先生正之。譚延闓。 
钤印:茶陵譚延闓字祖安印、知默居士。


《行楷书联》

《醉倚来寻七言联》纸本行书 202×43.5cm×2 徐建恒藏

释文:醉倚莺花三月榭,来寻鰕菜五湖春。 
树荡仁兄雅正。祖安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谭延闿

谭延闿《草书临十七帖四条屏》纸本草书 173×41.8cm×4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足下今年政七十耶。知體氣常佳,此大慶也。想覆勤加頤養。吾年垂耳順,推之人理,得爾以為厚幸,但恐前路轉欲逼耳。以爾要欲一遊汶領,非複常言。足下但當保護,以俟此期,勿謂虛言。得果此緣。 
款识:堯兄先生正。譚延闓。 
钤印:譚延闓印、旡畏甲子後作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草书临孙过庭书谱四条屏》纸本草书 1919年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以子敬之豪翰。紹右軍之筆札。雖復粗傳楷則。實恐未克箕裘。况乃假託神仙。恥崇家範。以斯求學。孰愈面牆。後羲之往都。臨行題壁。子敬密拭除之。取書易其處。私為不惡。 
款识:己未五月臨奉振卿仁兄雅正。祖安譚延闓。 
钤印:譚延闓印、祖盦


谭延闿

谭延闿《绮葱白石七言联》纸本行书 202.8×42.8cm×2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綺葱瑤筍從幽討。白石青松聞此言。 
款识:叔田仁兄正。譚延闓。 
钤印:譚延闓印、三十以後字無畏。


谭延闿

谭延闿《行书题画七言诗中堂》纸本行书 137×66.3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六幅生絹四五峯。暮雲樓閣有無中。去年今日長千里。遙望鍾山與此同。 
款识:玉書先生正。譚延闓。 
钤印:譚延闓印、祖安


谭延闿

谭延闿《行书录苏轼豆粥诗》纸本行书 33.2×129.7cm 1928年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君不見滹沱流澌車折軸。公孫倉皇奉豆粥。濕薪破竈自燎衣。飢寒頗解劉文叔。又不見金谷敲冰草木春。帳下烹煎皆美人。萍虀豆粥不傳法。咄嗟而辦石季倫。干戈未解身如寄。聲色相纏心已醉。身心顛倒自不知。更識人間有真味。豈如江頭千頃雪色蘆。茅檐出沒晨煙孤。地碓舂秔光似玉。沙缾煮豆軟如酥。我老此身無著處。賣書來問東家住。臥聽雞鳴粥熟時。蓬頭曳履君家去。 
款识:東坡豆粥詩。按光武詔。馮異譚沱何麥飯蕪姜亭豆粥厚意。久不報。東坡蓋誤記。十七年四月為伯群先生。專即請教腕。延闓。 
钤印:譚延闓印、非盦。


谭延闿

谭延闿《行书论书中堂》纸本行书 147.6x76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此帖與漢嘉安樂園題名絕相類。豈亦謫僰道時所書。 
款识:翔雲先生正臨。譚延闓。 
钤印:譚延闓、訒齋。


谭延闿

谭延闿《行书临米芾诗四条屏》纸本行书 165×36cm×4 常州博物馆藏(1991年上海陈松茂先生捐)

释文:扬帆载月远相过,佳气葱葱听诵歌。
路不拾遗知政肃,野多滞穗是时和。
天分秋暑资吟兴,晴献溪山入醉哦。
便捉蟾蜍共研墨,彩笺书就剪江波。 
款识:米老此书是中年作,故谨守绳尺,无晚年神明规矩之观。调生先生正之。十九年五月,延闿。 
钤印:

                  谭延闿临颜真卿《麻姑仙坛记》

 
 
 
 
 
 
 
 
  
 
 
 
 
 
 
 
  
 
 
 
 
 
 
 
  
 
 
 
 
 
 
 
  
 
 
 
 
 
 
 
  
 
 
 
 《行楷书联》

《行楷书谭卷舒欢乐联》


谭延闿

谭延闿《楷书庾信枯树赋》 下为字帖选页

附录:庾信《枯树赋》(全文)

殷仲文风流儒雅,海内知名;
世异时移,出为东阳太守;
常忽忽不乐,顾庭槐而叹曰:
此树婆娑,生意尽矣。
至如白鹿贞松,青牛文梓;
根抵盘魄,山崖表里。
桂何事而销亡,桐何为而半死?
昔之三河徙植,九畹移根;
开花建始之殿,落实睢阳之园。
声含嶰谷,曲抱《云门》;
将雏集凤,比翼巢鸳。
临风亭而唳鹤,对月峡而吟猿。
乃有拳曲拥肿,盘坳反覆;
熊彪顾盼,鱼龙起伏;
节竖山连,文横水蹙。
匠石惊视,公输眩目。
雕镌始就,剞劂仍加;
平鳞铲甲,落角摧牙;
重重碎锦,片片真花;
纷披草树,散乱烟霞。
若夫松子古度平仲君迁,森梢百顷,搓枿千年。
秦则大夫受职,汉则将军坐焉。
莫不苔埋菌压,鸟剥虫穿;
或低垂于霜露,或撼顿于风烟。
东海有白木之庙,
西河有枯桑之社,
北陆以杨叶为关,
南陵以梅根作冶。
小山则丛桂留人,扶风则长松系马。
岂独城临细柳之上,塞落桃林之下。
若乃山河阻绝,飘零离别;
拔本垂泪,伤根沥血。
火入空心,膏流断节。
横洞口而敧卧,顿山腰而半折,
文斜者百围冰碎,理正者干寻瓦裂。
载瘿衔瘤,藏穿抱穴,木魅睒睗,山精妖孽。
况复风云不感,羁旅无归;
未能采葛,还成食薇;
沉沦穷巷,芜没荆扉,既伤摇落,弥嗟变衰。
《淮南子》云"木叶落,长年悲",斯之谓矣。
乃歌曰:
建章三月火,黄河万里槎;
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
桓大司马闻而叹曰: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
今看摇落,凄枪江潭;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谭延闿

谭延闿《病余》诗笺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致山父》书札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致山父》书札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和邠斋》书札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致邠斋》书札 


谭延闿

谭延闿书札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致邠斋书札》札 


谭延闿

谭延闿《赠天隐》诗笺 

谭延闿

谭延闿《行书得计风流七言联》纸本行书 147x49cm×2 浙江省余杭博物院藏

释文:得计须师彭泽叟,风流依约谢宣城。 
款识:春江仁兄雅正。祖庵谭延闿。 
钤印:谭延闿、祖庵。


谭延闿

谭延闿《行书风流罨画七言联》纸本行书 147x49cm×2 浙江省余杭博物院藏

释文:风流吾子真前辈,罨画溪山指後期。 
款识:高成仁兄法家正捥。谭延闿。 
钤印:谭延闿、瓶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