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泽赤子 / 修真 / 陳櫻寧道語摘錄*最上乘天仙修炼法

分享

   

陳櫻寧道語摘錄*最上乘天仙修炼法

2016-04-08  梦泽赤子

陳櫻寧道語摘錄

 (2016-03-22 01:31:25)
标签: 

健康

分类: 道家內丹实证资料

读者须知,儒家的缺点就是把人事看得太重,毕世讲究做人的方法,没有了期。设若一旦我们感觉人生若梦,人寿短促,人之能力薄弱,人之范围窄狭,生不愿意做人,死不愿意做鬼,既不欲为肉体所拘,又不甘偕肉体同归于尽,是必求超人之学术,然后才能达到我们之目的。此等超人学术,求之儒家,颇不易得。当年孔子赞《易》,亦深悉此中玄妙,但是他对于门弟子不肯显言,除颜曾而外,得传者甚少,因此后来儒家仅知世间法,而不知出世法。只有山林隐逸之士,如陈希夷、邵康节辈,尚私相授受耳。黄元吉先生所传之道,就是此一派。

  道家南北两派各走极端,而实行皆有困难,其势不能普及。惟有陈希夷、邵康节一派,最便于学者。黄元吉先生所讲,即是此派,亦即顿所私淑而乐为介绍者。

  天元丹法证明“先天一炁从虚无中来”之语决非欺人者,但其入手法门亦有上中下三等,故见效之快慢、用功之巧拙,遂由此而分。伍柳一派不是上乘,惟李清庵、陈虚白、黄元吉诸公庶几近之。

  天元丹法,可看黄元吉先生所著《道德经讲义》并《乐育堂语录》二书,已足应用,不必他求矣。

  此二书虽曾经好道之士捐资刊印,惜流传不广,甚难购置。至于坊间通行之道书,名目虽多,然言理者不言诀,言诀者不言理,学者观之,或感空泛无入手处,或执著死法而不知变化,以致皓首无成。故黄元吉先生教人,理与诀并重。学者先明其理,而后知其诀乃无上妙诀,与旁门小术不同;既知其诀,更悟其理乃一贯真理,与空谈泛论不同。余所以亟为介绍于今世好道之士。

  书中有历代圣哲口口相传之秘诀。学者果能按其所说,见诸实行,则了道成真自信当有几分把握。从此以后,不必累月经年搜神语怪,乃知正道本属平淡无奇;不必千山万水访友寻师,乃知真诀即在人生日用。岂非一大幸事乎?

  黄元吉先生(原文作黄氏)所作《道德经讲义》(讲义,原文作注),原是借题发挥,不必尽合于老子的本意。读者只求其说有裨于修养功夫已足,毋须将《讲义》(原文作黄注)与《道德经》两相对照,以免多生疑问。

  余细察黄元吉先生所传《讲义》、《语录》二书,皆当时黄先生口授,而门弟子笔录,其初意本不要著书传世,故其书无次序先后,无纲领条目,东鳞西爪,不易贯串,而且文笔亦不整齐,烦冗琐屑处甚多,虽有最上乘修炼口诀包含在内,但初学观之,亦难领会。

  “守中抱一,心息相依”,这是陈希夷派的要旨。——所谓“抱一”者,即心息相依、神气合一而不分离也。所谓“守中”者,即神气合一之后,浑然大定于中宫,复还未有天地以前混沌之状态也。此乃最上乘丹法,有利而无弊。

  此派最要紧的,就是“玄关一窍”。——“玄关一窍”者,既不在印堂、眉间,亦不在心之下肾之上,更非脐下一寸三分;执著肉体在内搜求,不过脑髓、筋骨、血脉、五脏、六腑,秽浊渣滓之物,固属非是;离开肉体在外摸索,又等于捕风捉影、水月镜花,结果亦毫无效验。总之,著相著空,皆非道器。学者苟能于内外相感、天人合发处求之,则庶几矣。此乃实语,非喻言也。

  二书论玄窍之文字,皆散见于各处而不成系统。

  学者果能将玄窍之理论一一贯通,玄窍之工夫般般实验,何患不能缩天地于壶中,运阴阳于掌上?功成证果,可与三清元始并驾齐肩,岂区区玉液、金液、长生、尸解之说所能尽其量哉?

  吾人求学,当以真理为依归,不可随世俗相浮沉,况且此等学问本是对上智之人说法,不是拿来普度一般庸愚之士,因为此事非普通人所能胜任。试观历代传记,毎一朝代数百年间,修行人何止千万,结果仅有少数人成就,可以想见此事之困苦艰难,谈何容易!

  造化弄人,要人有生有死,有死有生。而修道者偏要长生不死,或永死不生,以与造化相抗。设若你没有超群的毅力、绝顶的聪明、深宏的德量,结果定归失败。

  大修行人先须看淡世情,自立真志,刻刻以“生死”二字放在心头,方于大事有济。如沾皮带骨,一心想学道,一心又想成家,此则吕祖所笑为“贪痴汉”者也。

  昔者孔无黔突,墨无暖席,释迦雪山枯坐,老子西走流沙。彼四圣哲,虽身世出处不同,而志行坚苦则一。我虽不敏,何敢后之!将来纵使入山,亦不过崖洞栖身,蒲团永夕,饥餐柏叶,渴饮寒泉而已。

  孟子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故每当百无聊赖之时,抚膺痛泣,未尝不慷慨回环诵此章书以自慰也。

  读者诸君若有大志者,不妨先下一番研究工夫,把这条路认识清楚,然后再讲实行的方法。

  读书明理为最要,不可先求法子。俟书理透彻之后,法子一说便知。

  学仙的人若专求口诀,不肯读书,就等于是走方郎中一样。自古没有不读书的神仙。幸勿贪捷径,免误大事。

  再者,除读书而外,尤须立德立品。如果品学兼优,更遇机缘凑合,则所得者必是上上等法子;若品德虽好而学问不足者,则所得者当是上中等法子;若学问虽好而品德欠缺,此种人只能学普通法子;若品学俱无者,此种人对于仙道可谓无缘,纵然勉强要学,只好学一点旁门小术、江湖口诀而已。

  道非德不成,德非道不至。德有内功,有外功,有阴功,皆不可少。何谓内功?变化气质,磨炼心性,克己复礼,践形惟肖是也。何谓外功?邀集善友,恤患救灾,不避毁谤,不辞劳苦,印刷善书,及夫修桥、补路、造船、育婴、施药、掩坟,一切有益人世之事皆是。人生在世,做得一场算一场,各尽其心力而为之,庶不至宝山空回。《中庸》云:“苟不至德,至道不凝。”《悟真篇》云:“大药修之有易难,也知由我亦由天。若非积行修阴德,动有群魔作障缘。”

  老子为道家之祖。凡讲道,无有过于老子者。一部《道德经》中,有讲天道的,有讲人道的,有讲王道的,皆是杂记古圣哲之精义微言,并非专指某事某物而作此说。至其最上一层,乃是讲道之本体,其言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其意盖谓道是宇宙万物之根源,无名无形,绝对不二,圆满普遍,万古常存。所谓修道者,就是修这个道,读者须要认识清楚。

  《庄子.在宥篇》引广成子教黄帝之言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我为汝遂于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阳之原也;为汝入于窈冥之门矣,至彼至阴之原也。天地有官,阴阳有藏,慎守汝身,物将自壮。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岁矣,吾形未尝衰。”

圆顿按:这段文章将长生不死的道理和盘托出,玄妙无伦。凡后世丹经所言炼己、筑基、周天、火候之说,无不在此。黄帝为道家之祖,而广成子又是黄帝之师,其言如此显露、如此切实,奈何后世学道者不于此寻一个出路,反去东摸西撞、七扯八拉,真所谓盲人骑瞎马,愈来愈错,越弄越糟。

 

必先知“黄庭”二字作何解说。黄乃土色,士位中央,庭乃阶前空地,名为“黄庭”,即表中空之义。吾人一身,自脐以上,为上半段,如植物之干,生机向上;自脐以下,为下半股,如植物之根,生机向下。其生理之总机关,具足上下之原动力者,植物则在根干分界处,人身则在脐,婴儿处胎,鼻无呼吸,以脐带代行呼吸之功用。及出胎后,脐之功用立止,而鼻窍开矣。神仙口诀,重在胎息。胎息者何?息息归根之谓。根者何?脐内空处是也。脐内空处,即“黄庭”也。

若必求脏府经络部位以实之,恐近于穿凿。涵虚子云:合上下前后左右,暗藏一个“中”宇。此“中”,乃“虚无窍”也。外日月一往一来,内日月一颠一倒,绵绵呼吸,均在此虚无窍中。今按呼为出,吸为入,出为辟,入为阖,辟为阳,阖为阴,阳为日,阴为月,故日:“出日入月呼吸存。”

修炼家以心神注守黄庭,名曰“黄庭真人”。神入气中,气包神外,如牝牡之相衔,故日:“牡龠。”,阖两扉者,喻阴阳相纽。高巍巍者,即《参同契》所云:先天地生,巍巍尊高之意。丹田者,乃结丹之所,如播种子于田中,自然生苗结实,成熟可期,故名日“田”。“精气微”之“微”字,最宜领会。必如易教之洁净精微,老氏之微妙玄通,方尽其用。盖丹道虽不外乎积精累气而成,然徒知执着精气之粗迹,将何以臻神化哉?

泥丸即上丹田,在头顶中,针灸家名百会穴,乃脑也,为修炼家最重要之关键。当行功时,运周天火候,必后升前降,升到泥丸终,降自泥丸始,所谓还精补脑是也。

夫脑髓之体极精,脑髓之用至灵。其成也,乃间接由元气化生,其亏也,非物质直接所能补足。人当中年以后,每患脑力薄弱,常欲求助于药,然药无补脑之效。惟有仙家妙术,借阴阴升降之机,化生灵质,日积月累,方可使脑髓渐充,回复原状,或更觉超胜,于是性有所寄,命有所归,虽不仙,不远矣。

道法以简要为贵,口诀虽多,重在存真。存即存想,真即真人。言存想吾身真人之所在也。真人,即神。虽周身百节皆有神,惟泥丸之神为诸神之宗。泥丸一部,有四方四隅,并中央共九位,皆神之所寄,而当中方圆一寸处,乃百神总会。修炼家不必他求,但存思一部之神,已可享无穷之寿。因此一部之神,非散居别处,而总居脑中。脑为人身主宰,得其主宰,则易为功也。

保养脑中精气神之法,惟在返观内照也。谁家子,乃内丹之喻名,内丹既结于下田,是不可不迁,迁将何去,即上入泥丸。盖返观内照,乃静以养性之功,丹成上迁,乃动以凝命之术。作用虽异,道理则同。

人赖百谷以养身,调五味以悦口,而大患即由此而生。荤腥臭气足以秽乱吾人之神明,致使胎中所受之先天元气凋零殆尽。如何能得返老还童之效?若能渐绝俗食,专心食气,保养太和,则可长生。然修炼之道,至为玄妙,阴阳不可偏胜,魂魄必宜合炼。魂魄合炼者,即是由后天之阴阳,复归于先天之一气。但此一气,最不易得,有真有伪。真者,纯是清灵生气可用,伪者,中含秽质死气,乃大忌也。

道家所以贵乎魂魄相拘者,因魂之性每恋魄,魄之性每恋魂,不忍分离。不幸以人事之逼迫,使魂不能不升,魄不能不降,魂魄分离,则人死矣。返还之道,亦是顺其魂魄自然相恋之性而已。

夫人当生命垂绝之时,茍一念至诚,存想吾人身中元神,尚可多延残喘,况知魂魄相拘之道者,岂有倾危之患乎?夫摄魂还魄,虽有作用,惟贵在和平,而不可偏激。偏则不和,激则不平。茍魂魄能和,则气可化津,津亦可化气。周身津气,润泽流通,自无不平之患矣。修炼之术,先有为而后无为。和平之极,归于静定,魂魄自然安宁矣。

丹诀数十家,深浅各别。而其下手之诀,皆不外呼吸作用。气存则人生,气竭则人死,呼吸所关,顾不重欤?普通之人,徒知以口食谷,不知以鼻食气,虽终日呼吸不断,然此等呼吸,大都出多入少。粗而短,不能细而长;急而浅,不能缓而深。乃修炼家之大忌也。

仙道贵在以神驭气,使神入气中,气包神外,打成一片,结成一团,纽成一条,凝成一点,则呼吸归恨,不至于散漫乱动,而渐有轨辙可循。如是者久之,即可成胎息。

何谓胎息?即呼吸之息,氤氲布满于身中,一开一阖,遍身毛窍,与之相应,而鼻中反不觉气之出入,直到呼吸全止,开阖俱停,则入定出神之期,不远矣。今《黄庭经》所论之呼吸,乃胎息以前之初步,学者习之既久,可以却病延年。若仙道全部工夫,尚未论及。

修仙学道之人,非有别种神奇手段,不过积精累气而已。常人皆食五谷与五味,道人独食阴阳之气。《黄帝内经》云:“食谷者,智慧而天;食气者,神明而寿。”亦此意也。

夫人在世俗,无论如何安闲,总不兔有劳心劳力之事。一有所劳,其精神即不免损失,是必用方法以补偿其损失。其法如何?即呼吸也。但呼吸往来,必有定所。其扼要乃在庐间。庐间亦名规中,即黄庭也。如能常用调呼吸之功,而又能保守身内精神,不使外漏,则身有余庆矣。日积月累,回环于方寸之中,以立命根。借身内之元气,以招摄虚空之精神,则自有生以来,历年损失之精神,皆可还归于我身,何患老乎?

身体偶有小恙,则呼吸不能调匀而喘息,此时急宜存神以调和病气。六气者,风寒暑湿燥火之气。偶有偏胜;则足以致病。茍能和之,则病愈矣。道书凡一身头面脏腑骨节,皆有神名。白元者,肺神也。存白元者,即是凝神以合于气也。

道家工夫,视不用目,听不用耳。久视者,非谓眼向外看,乃神向内视,内视又名返观。人能常用返观内照之功,自然灾害不侵。用此工夫,永久不已,则形可常存矣。但调呼吸之最要口诀,即不可滞于有象,又不可浮泛无根。能合虚无,则不着相,能入丹田,则非无根。不色不空,勿忘勿助,是真口诀。学者当呼吸调和之候,口中必有甘凉之津液发生,顺而吞之,以意直送下降,复得神火炼之,使津化为气,润泽周身,而后归纳于下田,以培值命蒂,故日:“玉池清水灌灵根。”

人口中之津液,譬如山中之泉水。水性本就下,而泉水能至山顶者,何也?地下水气循土脉透石隙而上蒸也。水气何以上蒸?则以地中含蓄之热力使然。吾人静坐工夫已久,口中自然发生一种甘津,清凉爽淡,异乎常时。此亦因身中团聚之热力,蒸动下焦之水气,循经络之路而上升,至口中遂化为津。此津由炼气而生,与常津不同。吞入腹中,大有补益。果能勤加修炼,勿稍间断。则第一次吞入腹申之津,又为热力蒸动,化气上升,仍至口中。复还为津,此为第二次所化,比第一次更觉甘美。其补力亦吏大。如是循环不休,直至百千万次,功同乳转醍糊,而古人所谓“玉液还丹”,不外是矣。

常人口中储满浊气,皆由不知升降吐纳之法,以致上下失其轻重之机,故下焦之清气不能升,而上焦之浊气不能降。兹谓口为玉池,言其清洁;官为太和,言其调适。果能时刻用功。吐浊纳清,降浊升清。往复循环,酿造灵液,则百病不侵。而肌肤光泽,气如兰香,颜如玉润矣。

舌下有生津之窍,名日:“玄膺”。所关于人者至要。试观病人,若舌卷、齿槁、津涸、液干者,必死,可知其故也。且津液从气化,气有出入,其上出于口鼻无不清,其下入于丹田无不深。玄即深意,存者存神。嗽者嗽津。五芽者,东西南北中五方之生气,虽曰存嗽,实兼吐纳工夫。《道藏》另有食五芽气之法,烦琐无当,今不具论。

又凡呵浊时,必开口,吞津时,必闭口。屈舌者,舌抵上颚。胎津者,言自生丹田中胎息熏蒸所化生之津液,上溢于口,取而咽之,下喉咙,过明堂,复化为气。气足则神灵,故日:“神明通”也。三十六咽之教乃旧习,今可不拘。灵根,乃人身脐下之命根也。常人此根不固,易为情欲疾病所摇动。日衰一日,而人死矣。修炼家运用升降吐纳之功,使口中津液源源而来,汨汨而吞,如草木得肥料之培养,而根自固矣。

神者,乃最不可思议之物,变幻无方,出入无时,谁得而拘之?所谓“存神”者,岂非徒托空言乎?然茍知其法,亦不难为。存神之义,即神自存耳,非依他力而后存也。存神与存想不同,存想者,如《大洞经》存想百神之衣裳、冠带、形容、动作。又如《龙虎九仙经》,存想黄云撞顶。《中黄经》,存想五方五色之气,出于身中等法皆是。

若夫存神,则无所想。不过将神光凝聚于一点,不使散漏之谓也。存神,不限于身中一处,亦不限在身内,有时亦存神于身外。丹道步步皆以存神为用。

人身脏腑所以能有功用者,皆神为之宰也。心与神共为一物,其静谓之心,其动谓之神。五脏六腑,自具天然运动之能力,而无丝毫差式,故日:“心内运天经。”常人脏俯之运动,昼夜不休,终有疲劳之日,亏损之时。

修道者,先守静以制动,复存神以安心,再虚心以炼神,互相为用,则藏府气血之循环,可以缓和而得养,免致外强中干,急促失调浮躁不宁之弊,自可长生。吾人腔内,肺脏之下有心脏。其形如未开之莲花,其功用主调血。血调则命理,而身体光润,无枯稿之容。口中有舌,为心之苗,心动则气泄于舌。若人老病垂危,魂欲离体,一意存神于心,不惊不恐,不乱不摇,则必能延命于俄顷。况当少壮之时,习此定心存神之法,久久行之,有不飞腾霞路者乎?

肾属水,故为六府九窍津液之源,肾气衰则百病丛生。修炼家常以心火下交肾水,使火不上炎,水不下漏,水火既济而结丹。人能常以不动之神,藏于脐肾两者之间,以立命基,则长生不难致矣。

玄门功法,虽云奇妙。若尽力研究,仍归于恬淡无为之域,大道本如是也。内视密眄,自见其真,方知真人近在身中,何必他求远索哉?

三光在天为日月星,在人乃耳目口。《参同契》云:”耳目口三宝,闭塞勿发通,“又云:”三光陆沉,温养子珠,。盖谓耳不外听,目不外视,口不开言,则此五窍之神光,闭而不用,潜入混沌之渊,返照黄庭之室,玄其属水,象坎;神光属火,象离。存神于玄某,则坎离交合,水火既济,自然一身之精神凝结不散矣。

呼吸嗽津存神诸作用,法良意美,效验计日可期。然恐学者不察,执着太过,非徒无益,且有损害,故继之以致虚。致虚者,非枯坐顽空也,乃动中之静也,非一切不依也,乃心依于息,息依于心,浑然而定,寂然而照也。

医家用参树补气,而俱其滞,必佐陈皮以疏之;用地黄补血,而嫌其腻,必佐当归以行之。修炼家以风火之力,锻出饮食之精华,盖培养吾身之亏损,必顺乎自然之理,合乎虚无之妙,以调和其太过,而制限其有余,方可归于纯和之域,是犹医家陈皮当归之作用也。否则,执着成法,不知变通,刻意猛进,反使阴阳有偏胜之虞,乃悍然谓世无神仙,书皆诬罔,岂其真耶?

天下事物,皆有自然之理。顺自然之理而行,则事不烦;若逆之,则生荆棘矣。身无为而身自安,心无物而心自闲,寂寞者静,旷然者虚。《参同契》云:“内以养己,安静虚无。”又云:“象时顺节令,闭口不而谈。”又云:“兑合不以谈,希言顺鸿蒙。”正是口不言之意。

目之光最易外耀,如日月然。日月沦于九幽者,即二目神光下藏于气海之中,于是呼吸亦随之而入丹田。呼吸者,气也。气既归根,神亦恬谈,皆不离乎虚无作用,然亦非枯坐顽空也。李涵虚曰:正室者,中央神室,不偏不倚,洗心退藏,自动修治,无敢垢污。由是而内观五藏,历历如烛照,一身节度,皆可审视。由是内观六府,一一修治,洁然如素,并无浊秽,虚无自然之道,本如是也。

修道之士,或在人间,或入山林,须优游自适,守吾身而独居,先修玉炼以明性,后修金炼以立命,其秘要只是内守虚无耳。仙家以炼气为炼羽翼,神定气足,则羽翼已成。从此内全性命,外固形躯,隐显人间,长生久视,厌居尘寰,乃脱壳飞去。

仙家初步工夫,贵在返老还童。若身中精气亏损,肌体不充,必渐用功修炼培补,使其固复原状。培补之道路有三:(一)饮食滋养从口入。(二)空气呼吸从鼻入。(三)元气阖辟从毛孔入。三者荟萃积蓄蕴酿于一身,渐采渐炼,渐炼渐结,内实骨髓,外华肌肤,灵府神清,丹田气满,至此方证长生之果,远离老病之乡。然欲得如是功效者,非断绝房事不可。若古今养生家所言节欲者,非神仙家本旨。徒曰节制,于事无济,必使断绝,方获全功。且不仅禁男女之合,又用法闭精窍之门,待其永无漏泄而后已。

或曰:然则何以解于彭祖之说乎?曰:彭祖所行,本非仙道。不过以房中术延其年耳。似未可相提并论。夫淫机之动,乃身中一种潜蓄之力,为欲念所感,及外景所摄,不得不随机发现,然吾人潜蓄之力有限,丰于此必俭于彼。假令人之生活与禽兽等。除饮食男女,别无所事,则任其纵欲而已。奈人事万变,学业多端,咸赖身中潜蓄之力以肆应。倘此力消耗于淫欲者多,则能运用于他处者必少,无论何事,难以成就,岂独修炼为然哉!

或又问《悟真篇》云:“休妻漫遣阴阳隔。”此语对于断欲之义,是否冲突?曰;吾所谓断欲者,指世俗男女媾精之事而言。为普通说法,为初学立基,必不可无此一戒。若悟真所传,乃金液大还丹之妙道。神仙眷属,回出尘凡,非常情所能测也。

欲修长生之术,最宜戒慎者,房中之事也。奈何世人冒死而作,致令精枯气竭,神无所依,能勿泣乎?精气神乃人身三灵物,彼此有连带之关系。试以灯油为喻,人身所藏之精,譬如盏中所贮之油,油量充足则火焰炽盛,火焰炽盛则光亮倍明,反之,则油干火息而光灭矣。火譬如人之气,光譬如人之神,精满则气旺,气旺则神全。今因贪欲之故,使精枯渴,精枯则气散,气散则神亡,而祸不旋踵矣。

然人茍能痛改前非,断绝淫欲,加以吸气炼精之术,则事尚可为。能保守之,而扩充之,尽力图谋,未尝不可立百世之基业。若夫房中之事,气亡液漏,其趋势如海决渎倾,其现象如树枯叶落,大非吾辈所宜行也。必使专闭交接之路,乃可长享康宁之福。泥丸得养,则脑髓盈,精气常凝,则神魂定。故修炼家所最急者,在于闭精勿泄。如是则生命可长存矣。

永久闭精勿泄,虽是修仙者第一要义,然在已破体之人,实行此事,每感受极端之困难。服药无效,运动无效,独身禁欲无效,正心诚意无效,参禅打坐无效,信仰各种宗教无效。甚至于六字气,八段锦、易筋经、开三关、转河车、小周天、大周天、种种工夫用尽,仍属无效。有时遗精或反而加剧。若听其自然,不加遏止,一月泄漏数次,或数月泄漏一次,固无妨于身体之健康,所惜者,修仙之志愿,付诸流水矣。

当知此事,要量体裁衣,因人说法,不可执一以概其余。传道者,须有超群之学识,受道老,须有天赋之聪明,然后循循善诱,由浅而深,历尽旁门,终归正路。不废夫妻,偏少儿孙之累,不离交合,能夺造化之权。道书所谓“男子茎中无聚精,妇人脐中不结婴。”又谓:“男子修成不漏精,女子修成不漏经。”的确具此功效。世有豪杰,不甘为造物阴阳所播弄者,尝有味于斯言乎! 

 

先天一炁。幽玄而深潜;杳冥恍惚,没藏而不得见。然及其时至机动,一阳爻生,则自然变化于中,生天生地,生人生物生仙,皆赖此一炁。故云包裹万物,而为道纪纲。

然此先天一炁,若有心求之,则必不能得,必须以无心求之,藉象罔而得玄珠,非离朱吃诟之所能求也。故云以无制有,器用者空。盖谓器若实者,则不能得其用,惟中空者,乃能受物而得用。此无论清静、阴阳皆如此。

清净功夫,若不能虚极静笃,则一阳不生;阴阳功夫,若离器不空,则坎宫之气。

 

爻象内动,即活子时在内发动。惟是爻象内动,则吉凶即应之而外起。以清净而论,爻象内动,即自身中的先天一炁发动。当此之时,能至诚专密,精心不二,毫无妄念,则其自能转折上行,所谓由夹脊河车而直上昆仑,所谓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又云:气之至而伸者为神,此则吉也。若当爻象内动,自己心中不清,夹涉后天,或生淫念,则其气变而为后天浊气,所谓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又云:气之返而归者为鬼,此则凶也。盖当此子爻发动之时,一转念间,即为神鬼生死之关,吉凶变化之地也。若以阴阳而论,则于坎离交接之时,则此爻象动于鼎中,其适应到吾人之身,与清净法同一道理。气海,人身真水之源。气海,即气穴,孤修双修均有之。孤修气海在自己脐下,双修气海在既济之中心,皆先天一炁发生之所。呼吸顺自然之真息,绵绵若存,由粗入细,驯至神依息而凝,息恋神而住。一收一放,呼吸调和,摄取外来真一之炁,入吾戊己之宫,与我久积阴精,两相含育,而精神魂魄,亦归于中。呼吸渐次伫定,阴阳结合,成为夫妇矣。

作丹之法,乘其爻动之期,运一点真汞以迎之(按:运汞迎铅,须先将汞炼好、炼汞即炼已之神也),则火蒸水沸,其金丹随水而上矣。尔其贯尾闾,上泥丸,下重楼,入紫庭。先则气化为液,而有醍醐甘露之名;后则液凝为丹,乃有黄舆之号。黄舆者,以其循河车而逆上,行于黄道之中,如车舆然,故以名之。到此则金公归舍,还丹始成。

先天一炁为造化之本,不特逆则生仙之出世法须此物来,即顺则生人之世间法,亦须此物来。但此物不能目睹,非人力所能谋而致之,只在阴阳相交,一呼一吸,则此物自在不知不觉有意无意中摄受得来,至为神妙不可测者。规中二字,或谓坎宫,或谓离宫,或谓中丹田,或谓下丹田,其实所谓规中,乃规圆之中道,即玄关也。三丰真人云:“黄庭一路皆玄关。”玄关宜活用,则规中亦宜活用,不当指定一处。总之,规中玄关皆是随至妙之处,而不能执着死守,故曰浮游守规中。


 

最上乘天仙修炼法

陈撄宁   胡海牙 

 

此法以真心为主,以真炁为用,以三宝为基。外三宝(耳目口)不漏,内三宝(精气神)自合,始得天人(外内)感应,先天一炁自然摄入身中。

吾人肉体所有物质,皆属后天阴浊,不能超凡入圣。惟先天纯阳之炁,至灵至妙,杳冥莫测,恍惚难图。虽曰外来,实由内孕。先天(元动力)若不借后天(物质),将何以招摄;后天若不得先天,亦不起变化。此乃无中生有,有里含无;无因有孕之而成象,有因无点之而通灵。

仙家妙用,虽着重采取先天一炁以为金丹之母,点化凡躯而成圣体,须知道法自然,非勉强作为可致也。

 

第一步

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呼吸相含,中和在抱。不搬运,不可持着;委志清虚,寂而常照。

第二步

神守神宫,真炁自动;火入水中,水自化炁。热力蒸腾,恍恍惚惚,似有形状。此是药物初生,不可遽采;倘或丝毫念起,真炁遂丧。

第三步

神守坤宫,真炁自聚。始则凝神于坤炉,煅炼阴精,化为阳炁上升;次则凝神于干鼎,阳炁渐积渐厚,晶莹晃耀,上下通明。此时内真外应,先天一炁从虚无中自然而来。非关存想,不赖作为。当先天炁来之候,泥丸生风,丹田火炽,周身关窍齐开,骨节松散,酥软如绵,浑融如醉。

第四步

一神权分二用,上守玄关,下投牡府。杳杳冥冥之中,红光闪烁,由脑部降落下丹田,自己身内真炁,立刻起而翕引,波翻潮涌,霞蔚云蒸,甘露琼浆,滴滴入腹。即此便是金液还丹。须要身如盘石,心若冰壶,方免走失。

第五步

神守黄庭,仙胎自结。朝朝暮暮,行住坐卧,不离这个。十月胎圆,玄珠成象,三年火足,阴魄全销。身外有身,显则神彰于气;形中无质,隐则气敛于神。九载功完,形神俱妙;百千万劫,道体常存。

此篇不过五百四十字,包括全部丹法在内。无论南派、北派、东派、西派、陈希夷派、张三丰派,皆不出此范围。只有其它下品、旁门小术、江湖邪教等等,才与此法不符。

余观前人所著丹经,多用喻言,满纸异名,读者头混脑胀;而且条理不清,程序错乱,使人无从下手。往年阅读《道藏》五千四百八十卷,又道外的杂书、道书树千卷,共计约近万卷,皆未见有如此直接了当、简易明白者。

此篇口诀,昔由师授,而纸笔记载者,则始于今日。凡我同志以夙世因缘,方能遇此,幸勿轻视。永宜珍藏爱护,切不可妄传于与人。

一九五五年乙未立秋日最上乘天仙修炼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