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转载]诸葛亮北伐的是与非

2016-04-12  紫薇院

 诸葛亮在《三国演义》中被刻画成一个半人半仙的人物,在中国民间也把他与封神榜中的姜子牙等列,奉为中国几千年来第一人臣。这样一个完美人物,近年来颇多议论,这可能得益于易中天先生关于三国的那个讲坛,不只是学界在考据诸葛亮的是非,民间也在议论诸葛亮一生的功过,而议论的焦点就是诸葛亮的北伐。讲古斋也来凑凑热闹,议论一下诸葛亮的北伐。


  

诸葛亮的北伐,在《三国演义》中概括为六出祁山,其实正史中诸葛亮先后七次对曹魏用兵,而且不是每次都取道祁山。但是不管是六次还是七次,蜀汉在刘备死后,诸葛亮主政的十一年间,多次攻打曹魏,这应该是史实。对诸葛亮的北伐,史上有两种评价。一是以《三国演义》为代表的主流声音,认为诸葛亮继承先主刘备的遗志,六次北伐中原,力图光复汉室,以有道伐无道,以正义伐不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诸葛亮成了理想主义的化身。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诸葛亮为了不切实际的匡复汉室的理想,发动了一次次无谓的北伐,使得蜀汉民生凋敝,元气大伤,为后来蜀汉的灭亡埋下了祸根。诸葛亮成了蜀汉灭亡的罪魁祸首。


  

这两种观点都把诸葛亮描绘成了满怀理想的有志青年。其实不只是现在的人们能够看得出蜀汉的任何北伐都将是无功而返,就是当时的人们也大都对蜀汉一统天下不报任何希望。当时的蜀汉政权内部反对诸葛亮北伐的声音一直占主导地位,皇帝刘禅也是嘴上不说心里明白。蜀汉的敌人曹魏和同盟者东吴对当时的局势也是心知肚明。曹魏的防卫重点一直是孙权,重兵防卫的是荆襄和两淮前线。东吴对曹魏也是没有一次实实在在的进攻。诸葛亮不会看不到这个现实。其实早在诸葛亮的隆中对当中,诸葛亮向刘备描绘的理想蓝图,要北定中原匡复汉室有两个前提,一是要“天下有变”,二是要荆州尚存。但是刘备死后的蜀汉,一是曹魏政权稳固,天下无变,二是荆州已经让关羽葬送,此时的蜀汉只退守蜀中,北伐的两个前提都不存在。三国时期第一代的政治家,无一不是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诸葛亮不能说没有理想,但凭他的智慧不会看不到当时的现实。诸葛亮何以逆势而为,一意孤行,进行一次次无谓的北伐呢?


  

诸葛亮北伐首先是政治上的考量。古人在政治上讲究出师有名,名的考量是政治的出发点和依据点。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是名上的设计,曹丕受汉献帝禅让而称帝也是名上的自欺之举。这正是曹操不受帝位的原因,也是孙权在三国中最迟称帝的缘由。三国中,曹魏占据中原龙兴之地,东吴历经三世,经营江南膏腴之地,地富民殷,独有蜀偏居西南一隅,力量最弱,立基最晚。刘备凭借什么与曹操和孙权抗衡,就是他的汉室正统的名义。刘备身为帝室之胄,又有献帝亲认皇叔,这成了刘备政治上的资本和名份。正是凭借这一点,刘备在三国鼎立的局面中能够得以立足,并且独树一帜,也正是凭借这一点刘备在汉献帝死后,正式继汉位,打出了大汉的旗号。既然继承了汉的正统,就不能偏安蜀地,安安份份地当起土皇帝,北伐中原就自然成为诸葛亮的政治旗帜,哪怕只是喊喊口号,做做样子。丢掉了汉室正统的名分,刘备就只是刘表、刘季玉,而只有高举北伐中原光复汉室的旗帜,汉室正统的名分才得以成立。实际上北伐也只能是口号和旗帜。刘备攻打东吴,动员了六十万大军,这是认真的,刘备的目的是要夺回荆州,因为没有了荆州也就断绝了刘备东出中原和江南的一切后路。相比之下,诸葛亮的北伐,规模要小得多,最多的一次也只动员了十万兵马,而且还是号称。


  

诸葛亮北伐的另一个政治上的诉求,是为了稳定蜀中的局势,北伐之意不在中原而在川中。刘备的蜀汉是在刘季玉的地方政权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等于是抢了人家的地盘。诸葛亮主政的这十一年,蜀汉政权初建,立足未稳,蜀中各种政治势力暗中较量。作为外来者的刘备和诸葛亮如果眼中只盯着巴蜀,当地的各种势力不会答应,跟随而来的北方和荆襄将士思乡之心迫切,也不会安心在蜀地久留,所以诸葛亮北伐中原的旗帜不能丢。作为深通帝王之术的政治家,诸葛亮很清楚,要稳定蜀汉政权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动对外的战争,对曹魏的战争有利于团结人心,转移矛盾,这对于一个政权初期尤为重要。所以诸葛亮十一年的时间几乎一直在不断地发动战事,先是南征,后是不断地北伐,几乎一年也没停息过。


  

诸葛亮北伐除了政治上的考虑外,一个现实的目的是指向汉中和陇右。北伐名义上是直取中原光复汉室,但从诸葛亮七次北伐的具体部署来看,没有一次对攻取长安和关中做出过可行的计划。夺取中原的最佳途径,应该就是象刘邦和韩信那样,出陈仓拿下关中地区,然后逐鹿中原。诸葛亮却每次不是祁山就是斜谷,就是不按韩信的路走。诸葛亮的政治蓝图就是三国鼎立,而局限在蜀地是不能成其为一足的。他先是设计荆州为蜀的外援,荆州丢失不能复得之后,最可能的设计即是北面的汉中和陇右。汉中和陇右对蜀汉来说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诸葛亮的历次北伐总是在这一地区转悠,关中地区一次都没有涉足过。诸葛亮对民族问题十分感兴趣,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民族问题专家。诸葛亮先是南征,七擒七纵孟获,剿抚并举,解决蜀汉南部的民族问题。接着以北伐名义,出兵汉中和陇右,通过对北羌的征剿,既可以与羌人联合形成反曹联盟,又可以羌人为屏障,拱卫蜀汉北部边境。这应该是非常高明的战略选择。诸葛亮的战略眼光,在当时大概不被人认识,所以魏延才对诸葛亮选择的祁山路线不以为然,力主选择出击陈仓,被诸葛亮断然拒绝。魏延怎么能解其中之味呢,只能认为是丞相有意压制,这就有点冤枉丞相了。


  

诸葛亮北伐在军事上采取的是先发制人的策略,主动出击,把战线引向外线,力求外线作战,以保蜀汉安全。蜀汉立国之初,刘备就不明智地举全国之力讨伐东吴,被陆逊火烧连营,几乎全军覆灭。这次夷陵之战后,蜀汉元气大伤,曹魏和孙权都有图蜀之意,蜀汉可谓是四面楚歌岌岌可危。诸葛亮白帝城受刘备托孤之后,首要的就是力保蜀中安全。在与东吴确定了重修旧好结盟的同时,对曹魏的策略最佳的方案就是把战线延长至汉中以北的地区,如果坐等曹魏攻破蜀汉北部天堑,成都平原无险可守,是军事上的大忌。在诸葛亮死后三十年,邓艾率轻兵,出其不意翻越北部山峦出现在成都平原的时候,刘禅几乎没有做什么有效抵抗,就自缚投降了。诸葛亮作为一代军事家,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自然会认识到作为弱势的一方,进攻就是最佳的防守,这就是常说的以攻为守。


  

应该说,诸葛亮的北伐还是相当成功的。蜀汉在三国中实力相对较弱,而能够左右天下大势,在刘皇叔死后还能够独扛大汉旗帜几十年,北伐在政治上的意义不可小视。自三国以后,也有几个地方割据政权以巴蜀为大本营,但没有一个政权有刘备和诸葛亮的格局和气魄,最多就是偏安一隅的土皇帝。蜀中自秦李冰修建都江堰以来,就号称天府之土,自然条件相当之好,又有四周山峦屏障,可以说是割据一方的首选之地。唐玄宗在安史之乱后,也躲到这里,避过了战乱的风头。但正是由于成都平原的丰饶,使得蜀地又是一个销魂之所,历史上没有哪个政权由蜀而出一统天下,任何割据政权都是中原战乱时偏安此地,中原平定后自然消亡,归于一统。直到今天,成都也还是一个让人放慢节奏的休闲之地,讲古斋也深有体会,不知怎的,一到成都,脚步都会自然慢下来。据说明末杀人如麻的张献忠,到了四川虽也是杀了许多人,但相比他在襄樊的时候也还是温柔了不少。刘备和诸葛亮算起来是割据巴蜀的开创者,戎马一生而得此安稳之地,没有就此消沉,算是难得。他们的第二代就没有什么远大理想了,诸葛亮死后,刘禅连光复汉室的旗帜也丢了,那么他最后的归宿就是可想而知了。


  

诸葛亮北伐的实际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诸葛亮十一年的北伐换得了刘禅三十年的安稳日子,也还算值得。现在有学者说北伐使蜀汉民生凋敝,为蜀汉的灭亡埋下了伏笔,这不客观,毕竟是诸葛亮死后三十年蜀汉才灭,把责任归结于诸葛亮的北伐有点勉强。诸葛亮的历次北伐,都非举全国之力,诸葛亮所动员的人力和物力主要取自汉中,对蜀中没有伤筋动骨。我们在《三国演义》中看到,蜀魏为抢收汉中和陇上小麦而大动干戈。其实诸葛亮在力主北伐的同时,也在极力控制北伐的规模。现在许多人对诸葛亮不信任和重用魏延,死后还留下锦囊设计杀掉魏延不理解,认为这是诸葛亮一生的大败笔。讲古斋以为,诸葛亮应该不是那种小肚鸡肠,容不得人的人,主要还是政治上的考虑。魏延作为刘备极为信赖的大臣,立志北伐复兴汉室,可以说是矢志不移,认真得很。如果听任魏延直捣关中,那只能是加速蜀汉的败亡。所以诸葛亮死后,魏延必须死。这倒不是因为魏延要谋反,而是他太执着,太坚定。


  

诸葛亮最终没有实现光复汉室的最高理想,他南征北讨,一次次地北伐,最后病逝在北伐途中的五丈原。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沾襟。古今多少志士为诸葛亮的壮志未酬而扼腕叹息,其实我们本不该替古人担忧,作为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诸葛亮本来也没打算通过这几次小规模的北伐就能毕其功于一役。对诸葛亮来说,他的最低目标已经实现了,蜀汉政权在他任内得以保存,三国鼎立的政治局面得以确立,终于可以不负先主所托,我想这就够了。对今天的人们来说,还有个意外的收获。诸葛亮为动员北伐所做的表奏《出师表》,成为千古名篇,这算是诸葛丞相六出祁山的一个副产品。讲古斋一直觉得千古文章数此篇,没有北伐,何来《出师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