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赵 / 胡希恕老先生... / 胡希恕老先生讲伤寒 278条 伤寒脉浮而缓...

0 0

   

胡希恕老先生讲伤寒 278条 伤寒脉浮而缓,手足自温者,系在太阴。太阴当发身黄,若小便自利者,不能发黄。至七八日,虽暴烦下利日十余行,必自止,以脾家实,腐秽当去故也。

2016-04-25  徒赵

278 伤寒脉浮而缓,手足自温者,系在太阴。太阴当发身黄,若小便自利者,不能发黄。至七八日,虽暴烦下利日十余行,必自止,以脾家实,腐秽当去故也。

  这一段很重要,他这阳明病啊就提过,那么这个里证之所以发生,他这个前后都是一贯的,咱们这个证候的反应啊在古人看,他不是疾病自己在那起作用,他是疾病和我们人体的这个抗御疾病的这个机制啊的交互作用下的一种反应。

  咱们头前也讲了,在太阳病就是正邪交争于骨肉在体表,这意思呢要达到发汗的目的,这《内经》说的很详细了。你们回头可以自己找一找,在这个《素问·热病论》就有这一段,阴阳交那一节,我上次也说一回了,人之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津,夫邪气交争于骨肉,而得汗出者,精盛也。精盛当能食而不复热。他那段说的很好,那就说正邪,咱们说太阳病的阶段啊,他就是相生在体表,那么达到发汗呢,他就好了,达不到呢,他就显出太阳病征候了,所以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咱们讲这个半表半里,讲这个少阳病的时候,也讲过,他这个少阳病啊,也是咱们这个机体他要主动的改换策略,他要在体表,他不足以驱邪了。所以这个人身上咱们说的这个正气呀,咱们这个医书呀都说正气呀,老与邪他是斗争的,一惜不存,他要不斗争,人就完了。所以这半表半里证也是,表不足以驱邪了他退到里头,退到哪去呢,所以结于胁下的,外表是血弱气尽了,他打算由半表半里,半表半里什么地方啊,就是我们一切脏腑所在之地,就是胸腹腔间,他利用呼吸系统,泌尿系统,排泄系统,这些脏器的官能,协同把病的这部分排出,要排出去也就没问题了。没排除,就形成少阳病那种口苦咽干目眩的那种症状了。那么这个里证呢也是一样,那么无论是在表或者半表半里,不足以驱邪,他就把这个病啊尽量的包围在胃肠里面,也想由胃肠里面或者涌吐,或者泻下,把病驱出。那么这一段呢,你看看这个,所以在阳明病他就提出来了,这个伤寒脉呀,他本来浮紧,太阳伤寒嘛,这头前都讲过的东西了,那么这个他浮而缓,浮而缓说明什么呢,津液不充于外了,这个伤寒是没有汗的,没有汗这个脉应该紧,这个外表啊充斥津液,他退到里头去了,他同那个血弱气尽是一样的,他往里头来了,他这个脉就缓了,他再往里头之后呢,他不但缓,他还要沉了,沉实嘛他整个进里头去了。那么这一段他这个脉已经浮而缓,这个气不充于外了,有内传之势了,内传要传阳明呢,他不光手足温哪,他是一身手足俱热呀,那是真正阳明病。所以品咱们头前有嘛,生于热汗自出,真正算阳明了,他只是手足温,那么说明这里面呀,不够阳明病那个证候,他所以说,说系在太阴,还有虚寒的这一方面,与太阴有联系。这个说明什么,我们讲阳明病讲过了,这阳明他是里热呀,那对人身上的水份蒸发的非常地快,小便数,汗自出,那么他这时候呢系在太阴哪,就是那个将脉浮缓,而没到那个程度呢还,里头恐怕还是有湿呢,没到大便结硬那个程度,那么这个时候常常发生,发黄,如果里面湿这个热在里头有了,要是热郁于湿,那就要发黄了,他说太阴者当发身黄,这是古人的一种看法,其实我们遇到这个太阳伤寒要是脉浮缓手足温哪,也有的时候这种征候,就是发黄一个先驱者,拿咱们现在话说,就是急性黄疸性肝炎,他有这个先驱证。那么也有不是的,这个病将传里他是里头蕴热的这个阶段,也有这种情况,所以古人把这个拿出来,一并说,说这时候啊有几种情况,一种情况可以发黄,另一种情况呢,小便自利,说明这热还是盛的,这个湿往外跑啊,湿越于外,光热他不会发黄的,咱们在阳明篇说一个大便硬者,七八日,大便硬者是阳明也,就是变成阳明病了,这个他没说那种,这个他说什么,至七八日,虽暴烦下利日十余行,必自止,他在这他就是变化了,因为这个病啊有三种情况的结果,一种他如果真正这个邪都进于里,而为热结于里的时候,汗出小便数大便一定硬,那就变成阳明病。第二个,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也常应使这个热郁于湿而为发黄。第三个就是,像我方才讲的这个,他也没大便硬,这个时候他暴烦下利,他这个病也就好了,这就是我们说的那个,这个病之所以,为里证,这个身体呀就要达到这个目的,如果这个胃不是虚,这胃气相当强,而且还达到驱邪的目的,下利,虽暴烦下利日十余行,这个病是一定要好的,什么道理,就是脾气不虚,脾不虚,究其实还是胃了,这个他讲的太阴病呀。那么这个阳明病,他是这个人身上一种抗病机制啊,这是一种良能啊,这个良能不是一个万能。常常的把这个病啊包围到胃肠里面了,达不到这个治愈的目的,反而大便不通,这是一种,那就变成阳明病。可是虽然大便通了,这个脏器虚衰,他达不到驱除疾病的目的,而本身又病了,那就是所谓的太阴病了。那么如果脏器不衰,也达到下利了,这个病一定好,这就是这里一个问题,所以这一段相当重要,他这是谈病理的问题。为什么他老搁这呢,在阳明篇,那也讲,他讲的是阳明病,他没讲到自愈的这方面,他说如果不发黄,小便自利,这个内在的水份都没有了,他光有热了就变成阳明病了,大便硬者属阳明病。那么这一段呢他讲的太阴病,太阴病啊如果像头前讲的这提纲,那就是脏器虚衰了,虽然下利不足以驱邪,那么假若脏器不衰而下利了,那正是这个机体达到目的了,就是正胜邪去了,他这一段段主要是这个。所以他前后的这个他稍稍变化变化,他这个意思呀,充分到这上发挥了,这阳明病到这个地方,整个就把这一段的意义发挥到了完备。那么再一个就是说,你不能看到他腹痛下利全是太阴病了,那么这一段正是大相反。这是病愈的一种反应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