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隆阁 / 大杂烩 / 老祖宗传下来的江湖术-惊门门槛十二道半

分享

   

老祖宗传下来的江湖术-惊门门槛十二道半

2016-04-29  渊隆阁
     俗话说“惊门门槛十二道半”,所谓门槛就是做事的机巧与花样,包括捶、抬、兴、借、撤、盘、滚、抖、穿、钓、托、留、扣等等,一系列做局的手段使完了还能留下埋伏,所以叫做十二道半门槛。

江湖手段千变万化,但江湖门道万变不离其宗,无非是门槛术、天梯术、盘局术等几大类,就看各人用的是否巧妙了。

捶:捶岗,所谓捶就是惊,就是吓你一跳
抬:抬门槛,“要丁逼把抬门槛”。盯住“空子”,使出种种手段逼对方抬高自己的身份。
兴:兴岗,所谓兴就是捧,你捧我就让你捧
借:借天梯,所谓天梯就是自己够不着的高度,借别人之口去实现目的。
撤:撤门槛下台阶,自己拆自己的棚。
盘:盘局术,入盘者迷,作盘之人须是大智大勇之辈。
滚:盘内滚珠局,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抖:抖包袱,把之前设置的悬念揭出来。
穿:按线穿珠局,先编织一个完整的推理链条,然后抛出链条中一环来引人上当。
钓:太公钓鱼局,意指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托:从旁诱人上当受骗
留:留门槛,一般发生在自己也没把握的情况下。
扣:扣门栓,存心不想把事情办成,先提出麻烦人的要求等人拒绝,再说报酬,对方也不好再改口答应。

(其中,盘、抖、托三个字,是我根据自己理解得来,其他几个字在《地师》一文中都有直接解释。)

如有不妥,还请不吝指正。

:捶岗,所谓捶就是惊,就是吓你一跳
若有人暗中玩“撤天梯”的门槛已经被拆了。对付这一招,最好的办法叫“兴捶双岗”,江湖门槛中的“兴岗”与“捶岗”合用。要想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有真本事才行,这就是所谓江湖术中的尖、里并重。
屈教授已经打开随身带的一卷东西,里面是一排不锈钢针,医院里做针灸最常见的那种。床头柜上有一个用来放东西的盘子,可用微波炉加热的玻璃质地,屈正波抽出一根针轻轻一捻,竟然将针插进了玻璃盘底!
…………
屈教授又抽出一根针,还是轻轻一捻,又插在了玻璃盘中。
…………
屈正波一连插了六根针,到第七根的时候手一松没有捻进去,针落在盘子里发出细微而清脆的声音,只听他叹息一声道:“唉,毕竟老了,没有当年的功力了,想用补针之法一次治愈看来是力不从心了。”
…………
游方却眯起了眼睛,他已经看出了其中的门道,那第七根针是屈正波故意没有插进去的,然后说自己老了已力不从心。这是江湖疲门尖里并用的“捶岗”手法。

:抬门槛,“要丁逼把抬门槛”。盯住“空子”,使出种种手段逼对方抬高自己的身份。
在江湖人眼里,这一手叫做“要丁逼把抬门槛”。盯住“空子”,使出种种手段逼对方抬高自己的身份,管吃喝用度只是第一步而已,“抬门槛”之后还有“上天梯”之说,越捧越高身份就下不来了,始终得恭恭敬敬伺候着。
一开始是主动缠上对方,到最后在外人看来,却成了对方始终求着自己一样。想这样玩,得有真功夫或好手段,能抓住“空子”才行。
游方:“江湖偶遇,何必刨根问底?我没有得罪前辈的地方,也没追问过前辈的来历,对不对?”
刘黎一笑:“行走江湖谁都不愿轻易露底,你不想告诉我没关系,但我能看出来。”
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是江湖人“钓空子”常见的开场白,出自惊门,但八大门通用。所谓“空子”就是看好的下手对象,也称为“丁”。如果是在摆摊算命的场合,这一句话出口就是“棚上要丁”——这是江湖黑话,摆摊做生意也称为“开棚”。
假如对方接一句“您是怎么知道的?”或“你看出什么来了?”,那就有发挥的空间了,“空子”就算“要”进来了。“要丁”之后下一步是“逼把”,就是使出种种手段达到目的,诸如装神弄鬼扮高人、做生意卖东西、骗吃喝赚钱财等等。如果不是一锤子买卖,还想继续打交道做生意,后面还有“抬门槛”、“上天梯”等等花样。
从另一方面,假如你能看破这些手段,又不想纠缠,最简单的办法是克服自己好奇心以及求富贵、求平安、求健康、求便宜等等侥幸心与贪婪心,干脆不要搭理,那就什么麻烦都没有。
刘黎在游方面前,言行不经意间就带着江湖门道,好像在故意戏耍他——小子,看你怎么接招?又像在暗中提醒他——我也是老江湖,别在我面前耍花招。游方甩不脱刘黎,也想看看老头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于是很“配合”的接了一句:“您老看出什么来了?”
刘黎就等着这一问呢,当即扬首捻须道:“你天庭饱满但美中不足,鬓角发迹有斜侵眉梢之相。你的父母一定有问题,你的家庭也不一般,你离家出走的原因与此有关。”
“有什么问题?”游方面无表情的追问道。
刘黎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我只是怎么看怎么说,如果看错了,请你不要介意。……他们当中有人可能已经不在了,如果健在,可能离异或者感情不和常有矛盾。……不论是什么情况,如今总之使你有疏远感。……你还算个好孩子,希望能孝敬父母。”
假如换一个不懂门道的人,一定会大吃一惊,以为自己遇到了活神仙。刘黎看似随意的开口,所断竟然极准——简直可称料事如神!

:兴岗,所谓兴就是捧,你捧我就让你捧
游方插话提醒道:“您漏了一件,去年6月,一枚‘康熙御笔之宝’蟠龙玉玺,在法国拍出了56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接近六千万,突然创造了一个惊人的成交天价。那才是江湖术‘盘内滚珠局’中所谓的‘开棚兴岗第一惊’。……‘门槛’安好了,然后到了去年10月,你刚才说的‘乾隆御笔’白玉玺才推到香港的拍卖会上,卖出了6338万港元,已经开始在钓空子了。接下来,是一枚又一枚轮番往外出,而且是一枚玉玺带动一整场拍卖会,其他所有拍品都跟着借光,总成交额很大。”
(在这里,竞拍者与拍卖者有复杂的关系,出价如此之高,开棚兴岗第一惊。)

:借天梯,所谓天梯就是自己够不着的高度,借别人之口去实现目的。
游方要找安琪妮,无非是江湖术中“借天梯”的手段之一,所谓天梯就是自己够不着的高度,借别人之口去实现目的。游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私下里说的虽然好听,但是根本上不得台面。
如今鸿彬工业园的事态,不仅单纯是企业的事情,社会机构与政府高层都介入了,在那种场合,一位风水师别说发言权,连出席的资格都没有。今天一忙起来,连个招呼他的人都没有,只来了一位小助理问了一句。

:撤门槛下台阶,自己拆自己的棚。
游方听周逍弦说出“牛然淼”这个名字,足足愣了五秒钟,然而脑筋转得极快,随即做了一个决定,把花瓶摔碎了。这一砸非常有讲究,江湖人不仅要有种种安门槛的手段,也要会撤门槛下台阶,自己拆自己的棚。
…………
这一砸等于表明了态度,比说什么话解释都好用:自己绝无行骗牛然淼老先生之意,而且东西都不留了,表示对牛老的尊重以及崇敬之心。
…………
关于这次鉴定,后来在圈内流传一个段子:广州那次著名的征集活动中,一位神秘的年轻人带着一只真假难辨的元青花来到现场,在坐专家谁都吃不准,唯有周逍弦老师伸出鬼手摸了摸,便笑着断定这是赝品,来者佩服万分,当场就摔碎了花瓶,众人一看,果然是赝品!
…………
在江湖人看来,很多名门大家尤其是大知识分子比较注重职业操守,单纯以利益不好打动。但这种人往往过于爱惜清名,反倒成了可利用的破绽,鬼手周逍弦也未能完全免俗。像吴屏东那样不在意是否默默无闻以身殉职者,实在太少了。游方摔瓶之举,可不止撤了一道门槛,同时又给了鬼手前辈好大的面子。

:盘局术
演艺圈里很多大小明星,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或者有什么新活动策划之前,经常会有绯闻八卦、隐私轶事传出,然后当事人、经纪人又会在各种场合直接或间接的回应,或表示愤怒谴责或表示无辜清白,总之引起持续的关注。
这种事情很多时候就是自导自演的江湖盘局术,而盘局术从来就不止一道门槛,不论是盘内滚珠局、按线穿珠局、太公钓鱼局,都是一个系列过程,有可能开始的影响不小,但后续的手段却不是很成功,一切都看各人的门槛精不精了。

:盘内滚珠局
元青花炒作是个引子,要想成功的炒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天价来,必须选择传世数量稀少、其价值得到公认的稀世珍品,元青花是最好的选择。当这一轮炒作成功之后,其实是带动了流散海外中国古文物的整体市场估价,成功的将其心理预期价位推高,瓷器是其中的代表。
而真真假假的玉玺拍卖,一方面是利益使然,另一方面起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刺激了广大中国收藏家的爱国情绪,同时也满足了他们的某种民族虚荣心。
然而无论是玉玺还是元青花,其本身的传世数量都相当有限,掰着手指都能数过来,只能起到一个引领风潮的作用,目的达到之后,实质性的大规模套现应该另有所图。清朝康、雍、乾三代瓷器传世精品数量最多,工艺水准也达到了历史巅峰,流散海外的数量也最多。
因此选择一件精品乾隆粉彩瓷炒出天价,虽在意料之外,从做局的角度却在情理之中。此番炒作之后,海外大量的清三代瓷器将会浮出水面,不信等着看,苏富比、佳士得等国际大型工艺品拍卖行会趁势跟进,花样会一波接着一波,掀起一轮海外中国文物套现高潮。
这种情况出现在席卷全球的西方金融危机余波不止,而中国整体经济飞速增涨,购买力越来越惊人的背景下,实际上是一种历史掠夺的套现。用比较难听的话来说,只有你今天阔了,你家祖上的东西才更值钱,哪怕不值那么多钱也能给你炒出价来,唯有如此盘内滚珠局才能滚得成。
不仅仅是文物啊,其他很多方面发生的事情,道理都是类似的。

:抖包袱,把之前设置的悬念揭出来。
游方策划的这三场拍卖会前后历时半年,从第一顶有争议的王冠开始就赚足了国内外各大媒体及收藏界的眼球,一惊二炒三翻四抖,天梯架起来包袱也完全抖足了,将这一局成功的推向了最高潮,吴玉翀现在想不发财都难。
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咸池拍卖行,如今已经成为国际艺术品收藏界的知名商行,地位与半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只要池中悟不是笨蛋,也自然知道该怎样利用如今的影响保持良性发展的大好局面,更何况他不仅不笨而且聪明过人呢?在齐箬雪看来,对咸池拍卖行的那一笔投资实在是太值了!
(三场拍卖的物品,做足了噱头,有质疑是假的,但悬念揭出来后,反而最后都拍出超高价!)

穿:按线穿珠局
高明的骗局,不是把所有编造好的事情都说出来,而是先编织一个完整的推理链条,然后抛出链条中一环来引人上当。不怕你去调查,因为你肯定会查出证明他所说的证据,这种手段以术语称作“按线穿珠局”,也是最难识破的一种江湖门槛术。
对付按线穿珠局最好的手段就是干脆把线给抽了。据说曹操当年就做过类似的事情,在《三国》当中,官渡之战击败袁绍之后,他得到很多许都人士与袁绍往来的书信。将士愤慨要求追查,曹操叹曰:“昔日袁绍强盛之时,我尚且不能自保,何况他人!”当众烧毁这些书信安抚朝野人心。——这种手段也叫“绝缨会”,史上另有典故,具体情况不同,处置手法却是相通的。

:太公钓鱼局
游方这一招,其实就是一种江湖盘局术信手拈来的变化,说的雅一点叫“太公钓鱼局”,意指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说的土一点叫“锄头局”,源自这么一个故事——某人外出经商,接到家乡妻子的来信,说即将开春,家中田地需要翻耕才好播种,望速回。
那人走不开就回了一封信,说自家田地里埋了一坛金子,千万别让人知道。他托一位同乡将这封信带回去,当时的乡下女人大多是不识字的,他老婆也不识字,接到信需要找专门的代笔先生念。
送信的同乡在路上就偷看了这封信,等他老婆接到信再找代笔先生一念,也就是几夜之间,她家那几亩板结的田地被人用锄头全部翻了一遍,金子自然没找到,却不用再请人套牛犁地了。

:从旁诱人上当受骗
所谓酒托,往往都是在吧台旁独酌,看上去很寂寞的女人,是那些来酒吧猎艳者寻找一夜情最喜欢的下手对象。往旁边一坐问一句:“美女,你很有魅力,能有幸请你喝杯酒吗?”如果美女点头答应,看上去好似就有戏,但是遇到的了酒托可就是另外一回事。
这种女人喝的都是死贵死贵的洋酒,而且酒量贼好,甚至有时候酒保倒酒时就做了手脚,给酒托的杯子里兑的酒很淡,这么喝下去一夜情是别想了,就等着结账掏钱包吧。酒托当然和酒吧是一伙的,不可能被客人带走,事后会有消费提成。

还有各种各样的托儿。在此略过。地师一文中只讲了这个。

留门槛
想到这里,游方试探着又问道:“小仙姐,你刚才说的那个老郎中,是否了解他的具体情况?”
谢小仙想了想:“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那位老先生姓莫,原先是位走江湖的郎中,来自河南灵宝。他到重庆是做电视购物的嘉宾,扮演一位老专家推销某个牌子的保健品。”
游方越听越想叹气,实在太巧了!那位老郎中有八成可能就是他的二舅公莫申守。如果二舅公当时说这病不必治,应该是江湖人给自己留的门槛,他老人家没把握才会这么说。看来谢小丁的情况不是外客冲身,传统中医讲的染外客,症状不可能持续这么久,人也不会那么清醒,而且二舅公拿手的五心十三鬼针法最擅长治疗外客,不会对付不了。
除此之外怪诞之说,游方本人也不信,但他师从刘黎修习秘法之后,再听说谢小丁的奇异“病症”,却有另外一番见解——谢小丁看见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其实是元神心像所见,就像游方的剑灵秦渔,别人只能看见那柄短剑,他却能看见一个女子秦渔,清晰与真人无异。

:扣门栓
游方闻言有点想乐,刚才的电话他听清楚了,有人请这位先生做为嘉宾参加一次活动,时间只有一个下午,出场费用是一万。但是对方在电话里先没有提这茬,而是直接请那人去一趟,被借故坚决拒绝之后才提起费用的事。听起来报酬挺不错的,但梯子已经架起来了不好改口,那人仍然顺着刚才说的话拒绝了。
其实这一手在江湖门道中叫扣门栓,存心不想把事情给办成了,先提出麻烦人的要求等人找借口拒绝,然后再说报酬条件,对方也不好再改口答应。当然了,未必人人都有这种心眼,可能也不是故意的,很多人这么处理事情,就是不会说话也不会办事,无意中给自己扣了门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