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枫婉月 / 情感美文 /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0 0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2016-04-29  晓枫婉月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文:百合心语
编辑:晓枫婉月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有些爱恋,永远走不出羁绊的思量,踮起脚尖眺望着远方,能否找到最初温暖的阳光?能否看到那一抹静静的对望?覆手为云,凉风有信,光阴里,用笔尖写下浸透灵魂的守望,回忆老了,时光旧了,且容我,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题记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月白落寞,清风散场,时常,沿着文字的韵脚,徘徊在薰衣草开过的地方,只记得,那里有山高水长,那里有念念不忘,也有素心包裹的,淡淡的忧伤。

    人生,总有一些临水照影的过往,一不小心就划开了相依入梦的长廊,细语呢喃,犹如软风轻抚耳畔,想要以云淡风轻的从容,走出那段刻骨铭心的旅程,已是万般不可能……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雨落桃红,打湿了山外的风,花落成泥,掩埋了你的消息,不想,再落下有你的半个字迹,因为我,怕极了,相逢后的别离。

    眼看,万重山水就要恬淡的剥离了心绪,日子,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流去,漫天杨絮也开始纷飞低语,那么可否容我,不说落花的叹息,不念陌上风起,只低眉,绣一个我,再绣一个你,串起通透美丽的情意。

    慢慢的学习,用柔棉的针线,连起生活中的错落杂乱,用自己的方式去织补,生命里每一次微笑的瞬间,每一个擦肩而过的随缘,每一声洗尽铅华的轻叹。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渺渺尘间,谁能为谁拂去心中缺憾?谁能为谁捡拾零落的花瓣?谁又能为谁抚平眉间的思念?偶然的邂逅,温热了记忆,才读懂,那冰封的情意,放之不能,又捻之不起。

    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绣有一个专属的美丽。未必绣的草木葳蕤,但可以从喧嚣中绣得静安,可以在落寞中绣得安暖,可以在疲乏时绣出贴心的喜欢,如同用心缝制的纯棉衣衫,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素朴的质感,更有着自然的舒心和温软。

    有时候,没来由的伤感,会入侵了思绪,疏离成无欲无求的莫名,绵软着周身的神经,静谧在自我放逐的恍惚与真实里懵懂,仿佛被卸载了灵性,只随一份失忆在前行。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檐角穿风,背对昨日的风景,素念厚重,又如何?最终,难抵岁月的凉薄。终是明了,有些事情,要懂得取舍,只要你好,即可。

    总有一些故事,因你而起,总有一些心意,因你断章成句,如梅雪相依,浪漫 成时光里的铭记,流淌着若诗的心语。有时,免不了隐忍着别离,惆怅着思绪,静默锦瑟里,让风捻走淡淡的忧伤,盈盈眸间,愿为你,绣满息香的温良。

    时光悠悠,笔尖滴落的愁绪,压在了心上,零落在岁月里的不舍,终被年轮远隔,悄然无息,又了无踪迹。

    当记忆,经过了离别的烟火,已长满涩涩的因果,每一个花事了,就是一次搁浅,每一回途中走散,就是一次沉淀,剩下的是一份素简,一份妥妥贴贴的清欢。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串起丝线,绣枚葱翠,绣许嫣然,便把四月天轻轻装点,屏息的瞬间,一枚地久天长,在水色的绣布上若隐若现,在花约成诗的远念里绰绰闪闪,氤氲袅娜的一天又一天。

    不眠的夜里,绣着你看不懂的平淡,绣着我读不懂的简单。绣烟火,绣花影,绣空旷的街,绣半弯的月,绣不安的彷徨也绣暖暖的期待。

    喜欢,夜的晓月初开,淡淡的也有一份云清月白,顺手缝来的诗句,也可以落进记忆的深海。用最初的芳菲,熏香天池的无奈,如墨的夜色,绣思念卷土重来。

    痴心与等待,缠绵的翩跹着,轻轻地落在你半掩的窗台,刚刚好,捡拾了你初醒的爱,有时候,真的希望,时间就定格在那一瞬间,挽着恰逢初见,绣着悄然想念…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走在季节的眉弯,转眼,又要春去夏暖,突然很怀念从前,怀念落花窗前,辗转心弦;怀念闲云做伴,青山比肩;怀念你的眸,点数着岁月的沧海桑田,温润着我手心里的安暖。

    多少次伴着月光,数落着那些美好,隔着光阴的漫长,让等待的孤寂,随着思念轻扬。预约一段不动声色的时光,将一颗心,妥帖安放,零星温婉的碎语,绣上悠长,再绣上念你的别来无恙。

    那些苍茫了时节的点滴,已被光阴婉转成划破夜空的暖意,所有的来去,不言悲喜,人生这般不易,又何苦自己为难自己。

    光阴终将席卷冷漠的外衣,四方锦帕,也会长出春花秋月的美丽,旧了的笔,也会再逢一场花期,开出阑珊的记忆。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或许,总有一段时光,一个人倚字临窗,听雨滴与风声轻轻纠缠,看一盏茶从水雾沸腾到静寂无言,而光阴的门槛,依然住满了旧的不能再旧的习惯,宛若抬眸就看到,那张久违的笑脸,不刻意想起,流淌的仍是入心的喜欢。

    只想,安静的走在光阴里。守着一窗明月,一帘花影;揽一缕婉约,别一份诗情,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起起落落的风景,携一人温柔此生。


捻起忧伤,绣一个地久天长 - 晓枫婉月 - 晓枫婉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