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jd2016 / 方法 / 庖丁解牛式的结构化研讨——国家行政学院...

0 0

   

庖丁解牛式的结构化研讨——国家行政学院对结构化研讨的理念和实践探索

2016-05-06  lijd2016


(本文发表于2014年国家行政学院建院20周年理论研讨会)

庖丁解牛的故事出自《庄子·养生主》,说的是庖丁给梁惠王宰牛,用神乎其技的方式、艺术家一般的手法将整牛进行了解剖。由国家行政学院开创、广受好评的结构化研讨,与庖丁解牛形神俱似。结构化研讨,是指依据结构化思维的理念,围绕共同关注的主题,针对明确的目标,按照共同约定的规则和程序,灵活运用与研讨主题相匹配的团队学习、团队决策工具,有引导的团队研究和讨论活动。分析者根据经验对问题(要肢解的牛)进行预判,选择适当的工具(剔骨刀以及庖丁的手脚肩膝),确定分析思路(解牛的路线),遇到难点重点(牛身上筋骨交错聚结之处)集中精力,放缓节奏,细致分析,厘清问题的内在联系,逐个击破。解决难题自然游刃有余。结构化研讨将现代培训理念与我国公务员培训的实践经验相结合,将团队学习的组织形式与群策群力的思维模型相结合,将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指示精神与领导干部亟需解决的重点难点问题相结合,旨在坚决贯彻党中央“大幅度提高干部素质”的要求,顺应广大公务员“培训要解决实际问题”的呼声,以学员为主体,深化教学改革,强化互动教学,促进学员与教师两个方面的积极性,催生培训效果向学员的工作实践成果和教师的教学科研、决策咨询成果转化。


一、结构化思维:看牛不是牛

结构化思维是指一个人在进行问题解决时,站在整体的角度,遵循启发性的原则,充分发挥左右脑的功能,通过对问题的自我理解和分析,充分利用已有认知结构透彻地认识问题,合理地分解问题,循序渐进,逐步求精,从而进一步完善自身认知结构,全面完整地系统思考和解决问题。公务员培训的主题尽管各有不同,但本质上都属于政府管理公共事务中的问题,其指导思想、价值取向、管理目标、管理途径大体相似。对问题进行完整、系统的思考是结构化思维的基础和特征,体现了思维的广度;对问题进行深入细致的解剖体现了思维的深度;对问题进行充分联想,提炼重点难点,发现新的线索,开阔思路,拓展视野,体现了思维集中性与发散性的统一。结构化思维依照从整体到局部再到整体的过程,也是将复杂问题解构为简单问题来破解,再有机整合为整体性解决方案的过程。

美国心理学家乔和哈里认为,每个个体对事物和问题的认知都是有局限的。结构化研讨融合了乔哈里窗理论和冰山素质模型(如图),把研讨分为做法(或行动)、思路(或战略)、理念(或价值)三个不断深入的层面进行,每个层面都存在共知区、暗区、盲区、未知区四个区域。共知区代表学习团队成员的共享信息,是已达成共识的部分。盲区与暗区代表学习团队中自己或其他成员单方面掌握的信息。这些信息需要团队成员间相互提出问题,引发深入思考,获得新的启发,促进经验和体悟的共享。未知区指学习团队中还没有显现的信息,是有待共同发掘的潜在知识。结构化研讨旨在从问题的结构着手,如庖丁解牛般“依乎天理”,合理分配时间,促进平等分享,层层打开乔哈里窗口,不断扩大共知区(交流的广度),使研讨从趋于表层的做法与行动开始,逐步深入到更深层次的思路与战略,再到更核心的理念与价值。在此过程中,学习团队成员间将在这个民主的交流平台上,相互激发新的灵感,获取解决现实问题的新思路、新办法,实现团队共创,智慧分享,从而提高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感染力和影响力。


二、结构化选题:找出筋骨交错聚结之处

结构化研讨的核心是选准最重要、最亟需、也是本班(组)学员最关心的问题,找出筋骨交错聚结之处,再谨慎对待。选题过程分为三步:

首先,通过班次设置明确组织需求。班次主题的设计是在中央领导的关心下,紧紧围绕党和国家中心任务,服务改革大局,汇聚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学院领导、各方面专家的集体智慧,可以比较好地体现公务员培训的组织需求。

其次,通过班前调研和学员选调为实现岗位需求提供保障。在培训需求调研阶段,培训承办单位与工作主管部委反复磋商推敲研讨主题,选调的培训班学员都是有关方面的领导干部,能够比较好地体现“干什么研究什么”的要求。

再次,在研讨中不断聚焦研讨主题,贴近差异化的干部需求。由于学员对象个人特质、成长经历、工作阅历不同,虽然同在一班,学员期望解决的实际问题也大有不同,然而公务员培训中也存在个人需求与所在岗位要求强相关的特征。在结构化研讨中,第一次研讨是一个大海捞“珍”的过程,暨让学员们围绕培训主题(大的研讨主题),提出当前亟待解决的难题,然后在催化师的带领下进行归并整理,聚集出若干主题,再采用民主决策的方式确定要集体深入研究的几个重点研讨方向。再由班主任、研讨设计人会同有关领导、专家,根据组织需求和岗位需求共同协商修正完善各组聚焦出的研讨题目,再交由各组认领。


这个“提出问题—聚焦问题—修正问题—认领问题”的过程,就如同在装有各种干部需求的漏斗出口上,嵌上了由组织需求和岗位需求编织成的过滤网一样,让同时满足三种需求又适宜集体研讨的问题通过过滤网,确定为结构化研讨的主题,使得研讨议题逻辑结构清晰,层次分明,能够有效调动学员、教师、合办单位等多个方面的积极性。


三、思维模型的有机组合:庖丁解牛工具包

在当前公务员培训中,或是由于授课的领导不熟悉讲课要求的风格和方法,或是由于授课教师过于相信学员的知识迁移能力和课堂内容转化效率,公务员培训课程内容大多以政策解读和传授理念、理论为主,尽管信息量大,但缺乏具体操作层面的指导,学员普遍评价讲得精彩但没有解决他们“带来”的问题。以研讨式教学为重点的教学改革,弥补了学员这种“不落地”的遗憾,为学员提供可借鉴经验和操作方法方面的指导。结构化研讨中引入了大量团队学习、团队决策的思维模型。这些模型是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开发的,针对不同现实问题将智慧高度凝练又具操作性的思维方法和工具,可以使我们的思维更科学、全面、更有效率。这些思维模型大都能用图形来表征,分为以下六类:


第一类圆圈式思维模型,以多个圆圈为图示,从交合程度、方向表达不同的含义,比如价值-能力-支持的三圈分析模型;第二类矩阵式思维模型,以方格矩阵为图示,从几个关键维度分析问题,比如SWOT分析模型;第三类塔层式思维模型,以金字塔或阶梯形为图示,表示关键因素从基本到高级(或由易到难、由少到多)的逻辑关系,比如逻辑层次分析模型。圆圈式、矩阵式思维模型的功能多带有选择性意义,单维矩阵、塔层式思维模型的功能多带有解构性意义,如三圈模型适宜摆清形势,查找突破口;SWOT分析适宜匹配内部资源与外部环境要素,制定战略;逻辑层次分析适宜逐层提升动力或逐级清晰执行策略。从时效性上看,以上三类思维模型多用于问题的现状分析,在解决发展中的问题时略显力不从心。

第四类曲线式思维模型,以曲线图为图示,表示关键因素的变化性特征,比如随时间变化或程度变化的思维模型,如决策质量与团队成熟度的表征模型。第五类循环式思维模型,以推进式或螺旋式箭头关联各因素,表示关键因素的发展变化,比如决策循环模型。这两类思维模型适宜问题的长期发展变化分析,多用于建构问题分析思路(如决策模型)和设计研讨组织流程(如团队列名法)。

第六类综合式思维模型,用于分析复杂问题,综合了以上五类思维模型的形状特征,往往用于思维整理、方案评价等综合性分析,如思维导图分析模型。

从上面的简要分类不难看出,各类思维模型有其功能性分析优势。研讨的主题不同,预期研讨的目标不同,所选择的思维模型也不尽相同,一般而言由于思维模型本身具有很强的适用范围。好的催化师,需要熟练掌握不同类型的多个思维模型,将其灵活组合运用,方能如庖丁一样“中音”,才能满足结构化研讨中提升分析效能的需要。


四、结构化研讨流程和三种模式:庖丁的解牛路线

结构化研讨流程的设计与实施,需要追求轻松亲和的氛围、柔顺流畅的过程,让学员们的分享自然灵动,对问题的研讨活泼深入,才能如庖丁般动刀甚微而潇洒解牛,让复杂的现实问题“如土委地”。通过精细化设计,学员可以跳出眼前难题的感性陷阱,从更广泛的视角系统梳理关键因素间的内在关联,厘清关系,由表及里,探本溯源,从而实现问题的解决、智慧的升华。结构化研讨的流程设计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研讨准备。在完成结构化选题,并根据研讨主题特点选择好分析问题的思维模型之后,要对研讨成员进行结构化组合。结构化研讨的成员一般由催化师和学员组成。针对研讨主题特点,将学员按照理论水平、知识结构、工作经历、所处岗位、学习风格等因素进行分组或引导学员根据对研讨主题的需求偏好选组,再配备具有相关专业背景且能激发学员思考、促进智慧交融的催化师。学员中可分设研讨组长(或召集人)、发言人、书记员等角色,承担研讨组织、离题纠偏、超时提醒、成果汇报、成果整理等任务,让学员在研讨中更主动的参与。

第二阶段,研讨实施。培训中的研讨一般围绕提高干部素质,促进国家发展进行,实施思路遵循GAP分析模型中“明确目标(Goal)—澄清现状—分析差距(Analysis)—寻求解决办法(Process),提出思路和建议”的基本流程。具体而言,公务员培训中的研讨主题大致分为工作难题破解、能力素质提升、愿景目标确立三类,相应的形成了三种研讨实施模式。

1工作难题破解研讨模式。首先,提出当前最亟需解决的难题,并聚焦;其次,围绕聚焦后的主题澄清现状;之后,分析问题存在的原因,查找核心症结;最后,从本职岗位出发提出工作思路,再从全局视角提出对策建议。常用SWOT分析、三圈分析、逻辑层次分析等思维模型。

2能力素质提升研讨模式。首先,提出能够满足领导、同事、服务对象需要的能力要素,并聚焦;其次,围绕核心能力素质的期望状态,提出相应的正向和负向行为特征;之后,分析能力素质现状,进行学员自评和小组集体评测;最后,从本职岗位出发提出提高自身能力的措施,再从全局视角提出需要组织提供的政策和资源支持。常用平衡轮分析、利益相关人分析等思维模型。

3愿景目标确立研讨模式。首先,分享对当前某项新的重大战略部署的理解和体会,明确目标愿景;其次,围绕这一重大战略澄清现状;最后,从本职岗位出发提出落实工作的思路,再从全局视角提出对策建议。常用GAP分析、VAK愿景分析等思维模型。

第三阶段,研讨成果交流。原则上,每次研讨结束后,都要组织全班交流活动,即由发言人(小组代表)向全班汇报研讨成果,专家现场点评。之后,各研讨组需吸纳各方观点,深化认识,形成研究报告以及后续的工作(行动)方案。常用PEC-SMART分析、四副眼镜分析等思维模型。

这种分步骤、结构化的研讨流程,要求学员严格按照每一阶段的目标要求进行研讨,放慢思维步伐,使每一阶段的研讨紧张有序,有利于学员提前准备,也有利于培训组织方监督研讨的实施情况,保障研讨质量,实现既定研讨目标。


五、催化师:帮助学员成为庖丁的教练

公务员培训中的学员对于问题的成因、发展及棘手之处,既有自身的理性总结,又有很多感性体验。在培训中需要让不同岗位、不同经历的学员都有平等发言的机会,形成积极思考、人人贡献的氛围,从更广阔的视角还原问题的本来面目,从而更加科学、系统地加以分析提炼,追求解题之道。但传统的研讨长期受到首说效应、明星效应、领导效应的制约,前两者剥夺了研讨成员本应平等的发言机会,后者限制了研讨成员本应开放的思维空间。教师需要牢记学员才是他面对的问题的真正专家。在结构化研讨中,教师担任催化师(Facilitator)的角色,其英文本意——催化剂在化学反应中的作用是促进化学反应向人们希望的方向更好地(更快或更慢)发生。但没有催化剂,化学反应是一样会发生的,只是效果不像人们期望的那么好而已。

结构化研讨中催化师与学员的关系,也如教练与运动员的关系一样,教练自身的成就并不是真正的成功,帮助运动员取得胜利才是真正的成功。催化师是活动的参与者、引导者、促进者,是帮助学员成为庖丁的教练,而不是场上的运动员、台上的演员。催化师需要做的不是讲授观点,而是提出开放性问题,启发思考,捕捉创造性思想,增进分享;不是控制讨论内容,而是进行有效反馈,维护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不是判断观点对与错,而是建立同理心,化解对立情绪,营造民主包容的交流氛围;不是给出解决问题的答案,而是引导团队使用适当的思维模型,进行多视角多层次的科学分析,和学员们一起群策群力地界定问题,设计解决问题的方案和行动方案。

结构化研讨方式在公务员培训中应运而生,顺应了当前改革攻坚,畅通央地沟通渠道的需要,有利于各公务员培训机构深化教学改革,更好地发挥主渠道主阵地的作用,有利于各级领导干部强化结构化思维和规则意识、熟悉常用的思维模型,转变工作作风、提高民主决策能力和依法行政水平,有利于在机关事业单位系统内、甚至全社会形成上下联动、齐心共治的良好局面,共同应对频频出现的新问题新挑战。综上所述,结构化研讨是符合公务员培训发展需要,具有极强生命力的一种庖丁解牛式的研讨方法,将随着具有娴熟催化技巧的催化师和精通干部培训规律的培训设计者的大批涌现而大幅度提升公务员培训效果,更好地担负起公务员培训的重要使命。

参考文献:

1、朱良学,结构化思维的科学依据和基本原理[J],科技咨询导报,2007(30)

2、周文彰、陆林祥、丁文锋、许正中,公务员培训研究[M] ,北京: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2014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