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言: 回访丹江杂记

2016-05-08  育则维善...

 

余言: 回访丹江杂记

2016-05-07

 

转瞬四十二年, 我从葛洲坝又来到丹江大坝! 身为三坝建设者(丹江葛洲坝三峽), 观坝忒亲! 南水北调中线建设, 更使丹江口名扬天下. 引人注目. 回访丹江, 更寄望于忆旧慰心.

 

19596, 我刚从北京铁道科学院参加铁轨试制会战后, 返汉到湖北省机械厅報到时, 又接到新调令: 支援丹江建设! 我离开武昌, 火速来到十万民工日夜奋战的施工工地. 被分配到机械修配厂技术科任技术员负责组织攻关试制. 在厂五年中,制成双臂堆料机和氨压机网状阀片等水工机械设备配件, 并结婚成家.19647月北京水电总局决定新建丹江技校缺师资, 我也随妻调技校任教. 不料文革突发, 学校重灾!因校长系农村劳模提干,来自襄阳民工团, 农村地方干部之间多年积怨,有人趁文革夺权! 一名人保科副科长果然得势升任副书记, 不但逼疯校长老婆, 教职工受害人更多, 我也属受害者.技校仃课, 教师都转农埸劳动.一度划属战斗营(包括1,2,3连分别驻金刚山脚羊山水库, 人员来自北京文化部属和湖北省属文化界人士, 丹江技校连原地不变, 战斗营撤消后划属农埸), 直到19747月我才调往葛洲坝, 结束了十五年丹江经历!

 

回访丹江, 当然是观坝游水库, 故地访老友.

 

坝上坝下, 边走边看, 游艇乘风破浪, 畅游青山绿水, 水库景色真美!

 

观坝最难忘的是:1966429日我带领学生在丹江大坝廊道里, 忍耐着刺骨寒风, 参加灌浆补强劳动! 当年我刚任全校半工半读教务人员. 年初校长传达水电总局贯彻刘少奇指示开展半工半读. 校长任教改领导小组组长, 我主管教务. 岂料跟钻灌专业学生下厂实习, 竟风寒积疾, 返校就当众昏倒! 文革初校长怕黑, 竟写大字報揭我鼓吹教育黑线背黑锅, 甚至在1966915<丹江口報>上对我点名批判! 刘少奇修正主义黑线, 与我何干? 荒唐!

 

建设者流汗流血, 为建丹江大坝,我在廊道灌漿受寒昏倒过;为建葛洲坝,也在试制片冰机现埸压断左手掌骨! 不同的是: 丹江却人昏遭批斗! 葛洲坝却在科技大会<光荣榜>名列榜首!

 

最幸运的是: 这次回访终于找到两位88岁的老处长! 1974年是他们热心帮我全家迁往宜昌!

最难找的是: 丹江技校教学大楼居然躲在幼儿园后面! 幸亏老住户转告校办主任93岁啦!

最意外的是: 羊山水库这个当年战斗营驻地, 成为旅游圣地: 红墙红庙, 道仙风景.

最难辩别是: 明明写着王大沟却没人听说五七中学? 真巧碰见热心人,打开铁门展真容!

最引人忆旧: 一块菜地周围楼, 旧舍早消失,水沟仍在流. 运粮牛车难再见, 伙夫胡伯莫愁!

最烦人三角: 据均県老人指引, 三角公园是丹江老人游乐点,好找人. 现埸竟是几桌麻将!

最难堪的是: 丹江局机关迁汉, 没处电话联系. 退休办, 沿街没找着! 老人难找, 找谁?

 

回访丹江, 告别过去, 迎接明天.

人生必耗能,时态追有序:

过去,投身三坝建设, 坝基察状态!

明天,养老和谐社会, 福寿靠心态!.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