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陆游 / 陆游爱情悲剧诗

0 0

   

陆游爱情悲剧诗

2016-05-09  江山携手
南宋杰出的爱国诗人陆游同舅舅唐闳的女儿唐婉从小相识,互相爱慕,十九岁时在
   故乡山阴(今绍兴)结婚。唐婉也会诗词,夫妻二人情投意合,形影不离,生活美满幸福。
   不料后来陆游的母亲对唐婉非常不满,妄加责难,活活地拆散了这对恩爱夫妻,重演了《孔雀东南飞》式的悲剧。以后陆游被逼另娶了王氏,唐婉被逼改嫁赵士程。
   三月初五,相传是禹的生日,山阴人倾城出游,游禹庙的最多。陆游二十七岁,这一天独自来游禹迹寺南的沈氏花园。恰好唐婉与赵士程也在这里游春。一别数年,男娶女嫁,天各一方,偶然相逢,真是又惊又喜,又愁又怨。唐婉忍泪含悲,叫人给陆游送来一些酒菜,以示难忘之情。陆游凝望唐婉的倩姿丽影,泣血摧心,酒入愁肠,如醉如痴,提笔在园壁上写了一首《钗头凤》词: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读了这首词,肝摧肠裂,悲痛欲绝,含泪和了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沈园会后,唐婉抑郁寡欢,一病不起,饮恨离开人间。这两首词哀婉凄楚,如泣如诉,感人至深。
   陆游二十岁时写过一首《菊枕诗》,是纪念新婚妻子唐婉的爱情诗,当时为人传诵,可惜没有留传下来。他六十三岁,“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又写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诗:
            采得黄花作枕囊,
            曲屏深幌闷幽香。
            唤回四十三年梦,
            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
            囊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
            只有清香似旧时。
            诗人在沈园壁上题的《钗头凤》,后来有人用竹木作围栏,加以保护。以后
四十年,沈园已三易主人,但这首词还依稀可见,并被刻成石碑立于园中。诗人六十八岁,偶过沈园,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
            枫叶初丹桷叶黄,
            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
            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
            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
            回向蒲龛一炷香。
            诗人七十五岁,唐婉逝世近四十年,依然一往情深,藕断丝连,重游故园,挥笔和泪作《沈园》诗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
            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
            犹吊遗踪一泫然。
  诗人八十一岁,又作梦游沈氏园亭诗,有“路近城南已怕行,沈氏园里更伤情”、“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之句。
  诗人八十四岁,离逝世只一年,又重游沈园,怀念唐婉,真是至死不忘。《春游》诗云: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是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这一首首爱情诗,情深意长,哀怨沉痛,字字句句,都是对吃人的封建礼教的控诉。陆游爱情悲剧,传颂千古,被后人编成戏剧电影,搬上舞台银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