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肚里撑得船 / 健康 / 热爱中医针灸推拿成痴——脊近完美创始人...

分享

   

热爱中医针灸推拿成痴——脊近完美创始人:朱国苗

2016-05-10  宰相肚里...



人物介绍:朱国苗


  朱国苗,资深针灸推拿医师,上海脊近完美创始人,擅长颈椎病、项背肌筋膜炎、肩周炎、颈性眩晕、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病的非手术治疗。先后工作于安徽省中医院、上海曙光医院等三甲中医院推拿科,具有丰富的一线临床诊治经验,硕、博士先后师从中国973首席科学家房敏教授和中国首位推拿学博导严隽陶教授,丁氏推拿第六代传人,具有严谨扎实的理论基本功,并成为骨膜压揉术创始人李建民老师入室大弟子,撰写相关专业文章500余篇。

采访笔记

  狄更斯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对朱国苗来说,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

君和堂坐诊医生朱国苗,擅脊柱调整手法,擅治运动性损伤,肩周炎,颈椎病等脊柱相关疾病。

  “你知道推拿这个领域的现状,我曾是世界蝶泳冠军陆滢的康复医生,并随队保障其在澳洲的集训,领悟到物理治疗要和运动康复相结合,才有真正的效果。我从体制内走出,就没想过再戴上光环,只要修为够了,哪怕一辈子隐姓埋名。”

  他就是一把锥子,锋利无比,随时都准备扎破坚实的囊,脱颖而出。“从安徽农村,到省中医院,到上海读硕博,岳阳,曙光,体育局,到现在体制外,一直没停止奔跑。”

  没见过这么努力,这么拼命的中医人。“这是我的嗜好,除此,我百无一爱。”除了每天四五十号病人,他就写作,他熟悉各种新媒体的使用,撰写过数千篇科普文章,“写了百多万字了,不停地写,回答各种问题,仅我的微信订阅号,就有三万多个粉丝。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很多病人牵挂我,我从曙光医院出来,就一直打听我,追到这里来。”

  重经络还是重解剖,重骨还是重筋,重肌肉还是重筋膜,他抛出这些问题,其实是对现下传统推拿的颠覆性思考,随便哪个问题,都可能激起白浪滔天。

  他坦言,自己的研究方向,已从经络,转向经筋,肌肉和筋膜。“经筋能解决大部分问题,比如内科和妇科,比如软组织损伤,这是现代中医推拿教学里最忽视的部分,没人想过捡起来,但是,病人能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推陈出新。”

  采访尾声,我问,如果有一种魔力,把你一身本事全都收走,打回原形,你会怎么过余下的生活。“没关系,我出身贫寒,什么苦都不在话下。其实,光阴是一个陷阱,比所有的希望还要深。”

  此时,有一缕光,透过阴云穿进窗户,照见这个中年人脸上的笑容,澄澈清朗。

 

学霸的医学之路

  选择医学,对他来说是一个阴差阳错的偶合。

  1995年高考,朱国苗的英语不知怎么,就比平时成绩少了30分左右,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善的查分体系,其他同学都已经收到录取通知书,而他还在惴惴不安的时候,老师告诉他,已经把他的高考志愿改为服从分配,茫然中,他进了安徽中医学院。

  这是他众多人生考验中的第一站,在短暂的失落后,朱国苗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当时学校里出现这种情况不止他一个。“既来之则安之,来自农村,能考上大学已经不易,既然出来了,就要好好努力。”

  学校第一学年期末考试,朱国苗的平均成绩是90多分,第二名才70多分,近20分的差距让他欣喜,于是更加刻苦,大学五年里居然始终保持第一。优异的成绩深得老师们赏识,但是在毕业的时候依然遇到分配瓶颈——几乎所有大医院都要一定关系才能进去,成绩第一在那里并不起什么作用,“我来自农村,家境清贫,没有任何关系可以利用。”

  没有特殊关系进不了医院,他便四处找活干,甚至还去香港跑马场找工作,差点给马做了针灸医生,最后,学校里的老师实在太珍惜这个优秀的学生了,因为没有人可以五年都保持第一的成绩,系主任、书记、副书记、辅导员,四个人一起领着他,把他带到安徽省中医院,推荐给院长,说服院长,请他留下朱国苗。

  在安徽省中医院,朱国苗进了推拿科,他的表现得到认可,也得到医院培养。一直到了2004年,他考研来到上海,师从房敏教授,读研期间,他撰写并出版了7本书,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12篇论文。但是,在研究生毕业的时候,他再一次遇到难题,“天不遂人愿,无法留在岳阳医院,后来被导师推荐到曙光医院。”两次不尽人意,却不能阻碍他的脚步,就像一个无畏的前行者,不管风雨把他带到哪里,他都可以快速生根,成长。

  在曙光医院,科研项目是按科室申报的,推拿是个小科室,虽然先后申请并中标了六七个局级科研项目,但更高级别的就很难申请到了,失落之余,朱国苗把重点转到教学上面来。传统教学有一个缺点,老师上完课就走了,没有互动,但他深谙新媒体的力量,很早就开设了微博,当时就有两万多粉丝,平时他会在微博上发些小课题,提出思考,让学生探讨、交小论文,也会在微博上写文章,回答粉丝提出的问题,开展基于微博互动式的推拿学教学研究,深受学生们的欢迎,但是不久,他就被上海中医药大学委派支援上海市体育局,并作为国家女子游泳队的康复医生随队到澳大利亚去了。

 

物理治疗和运动康复并重

  全运会的时候,朱国苗作为曙光医院推拿科的代表,到体育局为运动员提供医疗保障。他遇到了奥运会蝶泳冠军陆滢,并随对保障其在澳洲的集训,全运会之前,陆滢有肩袖损伤,后来得到及时的治疗和有效的康复,还获得了全运会冠军。

  澳洲之行让朱国苗眼界大开,也让他看到国外医生不仅是物理治疗,同时伴有一系列的康复措施,康复和治疗结合起来,复发的病人大大减少。这让他想到,在国内,很多病人治疗之后病情得到一定控制,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又会复发。“是不是我们只进行了单纯的物理治疗,而忽视了康复的重要性?”

  在他看来,单纯的物理治疗其实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如果不做康复,病情很容易复发。但是在医院又不可能做康复,一上午四五十个病人,医生根本没有时间。另外,很多医生也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那么,如何能真正解决病人的问题呢?

  2014年回到科室,朱国苗无法停止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有些病人十几年跟着一个医生,我感觉很是悲哀,病人一直没有被彻底治好过。”这是朱国苗最痛苦的一段时间,他发现了问题,也知道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却无能为力。“明知道怎么做对病人最好,却碍于体制,不能全身心去对待病人,心里充满了矛盾。”跳出体制的萌芽,已经在他心里萌生。

  真正辞职是一次偶然事件,“辞职是水到渠成的事。其实,我只想做更多的事情,但是体制内的规定可能并不适合我。我没有想过退路,只想做物理治疗和和运动康复的结合,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治愈病人。”

  辞职后,他被第七人民医院招入麾下,“但是,说好的舞台,依然没有搭建起来,临床医生瞧不起康复治疗师,觉得治疗师不是医生,治疗师也瞧不起医生,觉得医生并不动手,没有动手能力。在西方,一个医生和一个治疗师,是最科学的组合。于是,我再一次离开。”

  这一次,他继续勇往直前,完全抛弃体制的光环,成立了上海脊近完美健康管理咨询中心,“一开始听别人说要做好亏三个月到半年的准备,当时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虽然自己专业过硬,但是对于管理毕竟不懂,只能以专业带动管理。没想到第一个月就实现了盈利,有很多病人会从很远的地方跑来,有那么多的粉丝,也给了很好的宣传。”朱国苗相信,不管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不管是自费还是医保报销,病人真正想要的是解决病痛之患。他竭尽全力,探索并推广物理治疗和运动康复相结合的路子,现在开始做一些教学培训,希望把正确有效的途径跟更多的人分享。

  朱国苗的微信订阅号已经有三万多粉丝,他几乎每天写一篇科普文章,更新频率如此之高,写了一百多万字,到了热爱成痴的地步,“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在这里,写作的时候是思路的整理,也是对自己的提升,每一篇文章的阅读量基本都在三千多,高的时候达五六万。”

  朱国苗说起病人的故事,如数家珍,这些都被记录在他的医案。

  “有一个腰疼病人,2008年在曙光医院遇到我,治疗三次后痊愈,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联系。直到一个月前辗转又找到朱国苗,说是找了好几个月,剧烈腰疼,遍寻名医没有效果,几乎走不了路,她老公扶着过来。她说,当我的手放在腰上的时候,就觉得只有我能治好她。做了三次治疗,四五次康复,好了。”

   “这个病人是通过微信慕名而来,带她儿子看病,他儿子脊柱侧弯,看完之后做康复。在等候的时候没事做,就说帮她也看一下她腰疼,我看后说,不仅仅是腰疼,还有妇科问题,泌尿系统的问题,话刚出口,她眼泪哗哗地下来了,说她漏尿八年,走路都不敢快一点,和别人讲话都不敢靠太近,看了很多医生都看不好。医生说唯一的办法只有手术,而手术只有一半的成功率,一直纠结,煎熬了八年,甚至性生活都没办法过,47岁已经绝经一年了。做了两次手法,又做了康复,漏尿问题彻底解决,她还跟我们康复老师说,她来月经了,也有性生活了。”

 

中医推拿的深度思考

  “现代中医,唯独没有肌肉科,人体有40%的组成是肌肉,对肌肉的重视,不仅仅能解决运动系统问题,还能能解决内科,妇科,甚至男性问题,这一块是很值得挖掘的。”朱国苗不掩饰对肌肉的手法偏好。同时,他对中医推拿提出的思考,每一条,都让听者感到常识的颠覆。

  重手法还是重功法?单纯的手法对推拿者的损伤很大,效果也有折扣,“我现在每天都坚持练易筋经,操作的时候只用手法,会很暴力,病人会不舒服,如果练过功法,注重躯体力学,渗透力很好,很稳,病人会很舒适,施术者也不会损伤。”

  重经络还是重解剖?在他看来,传统的针灸和推拿都是重经络,“经络是无形的,而经筋是有形的,经筋包含我们的肌肉,是软组织部分,过去我们忽视了对经筋的研究,关于经筋在推拿学教材里只有一页纸,希望将来经筋能够引起重视,这两者应该是并重的。”朱国苗认为,推拿医生解剖绝对不能丢,很多医生听病人说颈椎不好,本能地就上来推,但是推的是什么却不知道,至少要做个检查,拍个片子,判断什么组织受伤,解剖的忽视严重限制了推拿的发展。“我现在做培训很重视这一点,解剖是个重头戏。”

  重骨还是重筋?朱国苗认为,筋能解决大部分问题,很多人骨质增生很多年都没感觉,所以还是软组织的问题。“在筋里面,重肌肉还是重筋膜?单单看肌肉也不行,肌肉和肌肉之间还有筋膜的联系。这要靠医生的手感,但前提是医生有意识,有病灶的地方摸上去是不一样的,经结,温度都会不一样。很多医生根本不去检查病人,就不会知道这么多。”

  重治疗还是重康复?对于运动康复来说,重在质,而不是量,“保证每个动作精准到位,符合人体生物力学要求,动作非常标准,质量非常高,做一个动作比做一百个动作还有效果,这个时候一定要有康复医生的指导和参与,没有康复医生的指导和参与,病人不会知道什么是标准,所谓的自己来做,只是锻炼,不能称之为治疗。”

   “人的生老病死是伴随着疾病的,这本身不可避免。痛惜的是,病人找不到合适的医生,有时候被病痛折磨了一年甚至更久,却找不到对路的医生,病人其实是很可怜的。”

  提出这么多思考,这些新的研究方向,无论哪一个将来都可能成为中医推拿研究的新领域。朱国苗说,他对未来的期待,就是希望物理治疗和运动康复相结合模式能在全国推广。“从事这个行业,不能盯着钱看,要有真心的热爱,无限的热爱。我做这件事情,就是嗜好。”除了看病,朱国苗没有其他爱好,在他的生活中就只有这个,他说现在已经不再彷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