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诗词写作 / 《热闹的诗坛并不繁荣》

0 0

   

《热闹的诗坛并不繁荣》

2016-05-11  江山携手
说实话,对于如今热闹的诗坛,我并不乐观。

    且不说奖项的类别何其多,单就现世的诗歌而言,有几件是发自内心与诗艺接通的好作品?即使有那么几首,又有多少贯通灵魂,找到了自我的方向?

    我翻阅过的诗歌,是近几年来集中的一些选本。从这些诗歌中,也有些精粹之作。但多数是陈词滥调的抒情,很难找到诗人生活中的影子,显得不够真实。有的通过叙述由某个事件提升诗意,能体会诗人阐释出的诗意,却看不出诗人的信仰和灵魂方向。

    这或许与我们这个时代有关。但诗坛繁荣的外表下面,显出的是诗人的浮躁与不安。或许是物质利益的驱动吧,诗人们和管理诗歌的刊物也不那么纯粹,一些诗歌竞赛、颁奖活动出来的作品,也就那么回事。

难道我们真的被黄金白银、声色犬马俘虏了吗?

    我一直对这些问题比较纠结。在与一些诗人朋友的交流中,不止一次地探讨,却没能找到合适的理由和充分的原因。

   其实,我的这种担忧纯属多余。因为对于我这样活着偶尔写几首诗在社会上混名声的人,除了稳定的生活方式,并不在乎这些,不写诗,也可以好好生活,担忧这些干吗?转念一想,作为一个诗者,于良心又不安。

为什么写诗呢?不外乎两点:
一是聊以精神寄托;
二是可能还有着俗人般的虚荣。
但根本的恐怕还是精神寄托吧。

    我曾问一位自诩大诗人的诗歌朋友读过那些书?有什么信仰和追求?他故意装醉便支支吾吾地假寐了。是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真的除了丰富的物质利益和瞬息万变的科技力量外,就真的没有诗歌了呢?我看未必。我相信,诗人和常人一样,既食人间烟火,更注重精神领域,所不同的是别人以其他精神生活代替,而诗人以写诗而显得与众不同。这既要求诗人要融入生活,又要求诗人必须有更高领域的求索。

   这就需要观照灵魂,真实地再现生活的每个细节,从所写中看出诗者的影子、态度,鲜活地呈现灵魂的大小。

    如果我们对这个世界漠不关心,对阳光没有笑脸,对花草没有热爱,对人类满不在乎,对国家没有担当,对家庭没有责任,对新生事物没有接纳的热情……那我们的生活将相当糟糕,我们的诗歌也相当糟糕。

    我们允许多种形式的存在,但我们必须遵循自然规律,从科学的角度对这个世界作出反应。我们不能打乱自然规律,想当然地去创新,那样就违背了创作规律,就形不成自己的“个性”,也就无法去谈“共性”。

    读书不是啃“烧饼”,只能借鉴,才有所得,并亲自实践,写自己熟悉的、体验的、进入内心的,才是自己的。

    不要以为开个作品研讨会,自己就是大诗人;搞几个笔会,就会出好诗歌;开展几回诗歌活动,诗坛就繁荣了。诗歌的繁荣,根本还是诗人自己。这就要求诗人要有自己的信仰和方向。
这些我们诗人不得不去认真思量。

    此刻,初秋依然燥热。我听到窗外的蝉鸣,感到灵魂为此多少有些鼓荡。我对诗歌的索求无可否认。聊记的这些感想,也许不成熟。但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同仁会有更深的感悟。即使引不起什么共鸣,那也没关系。因为生活本身就是这样。(来源:防城港日报)

来自《中国诗歌报》郭毅/铃歌编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