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杂文 / 偏从冷眼那里站起来,特别硬气的

分享

   

偏从冷眼那里站起来,特别硬气的

2016-05-12  lindan9997
花花  日期 : 2016-05-11  来源 : 阅读时间

她有一个失势的父亲,从众星捧月的娇宠到无人问津的孤寒,只用了一夜。

她倔强的母亲在以泪洗面后,并不想向人情冷暖的残酷真相低头,带着她去三叔家、去她干妈家、去她父亲亲手提拔的下属家。

然而日上三竿,并没有哪家有进厨房备午餐的举动。

她的妈妈坐在那里,干扯话题,只字不提告退。她数次起身,都母亲用严厉的目光制止。她不懂,母亲为何要自取其辱。

她说她将永远都记得那时候遭遇的冷眼,永远都感受着那时候的如座针毡,也将永远都不敢停下自己努力的步伐。

偏从冷眼那里站起来,特别硬气的

她身上背负着除了自己的理想和愿望之外的东西,那就是有一天,务必帮父亲挺起脊梁,让母亲红光满面的应邀做客。

她从不抱怨、接受现实,而后废寝忘食、坚持不解,她把自己的身体低到尘埃里,为的是骨气能从人缝里钻出来。

她父亲的冤名在两年之后便得以洗清,官复原位,又是一夜之间,房前屋后堆满笑脸……

可是,习惯了寂寥环境的她,披上运动衣在傍晚从东城跑到西城,去见我,就为说一句话。

虽然我们县城不大,但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衣服全部汗透,几乎能够拧下水来。

她说,饭饭,你要帮我顶住,我怕我的价值观会再次被颠覆。

她是要我时刻提醒她遭受过的那些冷遇,不要被当下亲朋好友的再次殷勤蒙蔽双眼,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同这个冷酷世界上的残酷冷暖划清界限。

她是我舅家表妹,舅舅官运滑坡的那两年,她正读高中,值得庆幸的是,孤独与冷遇反而激发了她奋进的心。

高一家里门庭若市时,她都想过到了高三重要时期还是这样恐怕要将书桌搬到地下室求个清静了。

然而事实是,那两年她们家比地下室还要清静,父母沉默的可怕,她亦闭着口不说话。也许我这个同城的表姐,成了她唯一的出口。

那时候,她到大学报道,听完同学们精彩纷呈的自我介绍后,沉默着走回宿舍的时候,接到了舅妈的电话,舅舅官复原位,家里很多亲朋前来道喜,告诉她如果在外地受到什么特殊礼遇,不要诧异。

她的确很诧异,诧异之后再次接受了现实,然而却保持了自己的个性,努力、认真、心怀慈悲,她表示自从父亲出事,她时常会对很多人的生活囧态感同身受。

她的室友家境都差不多,只有小丽能看出明显的差距,节俭的很,聚餐游玩不大参加,久而久之,其他人就不喊她了,觉得很扫兴。

而小丽会在别人对某件事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特别尴尬,插不上嘴,坐立不安。表妹从她躲闪的眼睛里看得到不安,就像当初她坐在亲友家里等午饭,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她开始刻意的走近小丽,同她欢笑同她做伴,而小丽还是不开心,她对表妹抱怨,抱怨父母的无能,社会的不公,舍友的不友好。

……

接着,小丽的父亲搞民间借贷被骗,原本普通的工人家庭瞬间背负了五百万债务,父母不堪重压,瞒着小丽,远走他乡,打工赚钱还债。

债主追到小丽的大学,破口大骂,大打出手,小丽抱着脑袋缩在寝室的角落里哭泣,室友们暗暗捂好了钱包,嘴里说着可怜啊,心里却骂着小丽父母的愚昧与可恨。

表妹拿出来自己身上所有的钱,替小丽安抚退了第一波前来要钱的人。

她告诉小丽,只有我能理解你的遭遇,我们不能苛求别人在我们的低谷中还能友好的伸出手,但人生总要有条出路,那不如我们就自己想办法,就从冷遇这里突破心里承受能力,就从冷遇这里挑战自我的极限能力。

别哭了,起来赚钱,帮父母还债。

表妹约小丽读书,小丽躲闪不肯出门怕遇见债主,表妹约小丽外出游玩,小丽觉得负债如她,哪还有脸玩耍,表妹约小丽出门打工赚钱,小丽说五百万啊,兼职那一天一两百的工资就是杯水车薪……

表妹不解,问她:“那你就这样等着么?”

小丽反而眼泪猛涌,:“我为什么没有你的高官父母,我为什么还没毕业就背负债务,我为什么这么悲哀?”

债主多次堵住小丽,表妹也不是神通广大,同她渐行渐远。

小丽怕被冷落,被嫌弃,开始发疯的对舍友好,讲好话买好吃的勤快打扫卫生,然而其他室友本来就和她没交情,看她一边颓废一边谄媚的样子,越发不爱搭理。

后来,小丽被一波波的债主逼到在学校呆不下去,没有和人打招呼不告而别……

大概,又是一个让人堪忧的女子吧。

这个世界的得失也许不会在一个人身上守恒,但是有人得到就总会有人失去,有人幸运,就有人倒霉。

……

小时候舅妈对表妹的教育永远是引诱式的,前面有一块雪糕,你快跑啊快跑啊,跑得快就吃的到。

她母亲也从没失言,她学习很棒,特长突出,她一直都特别信服母亲,敬佩父亲,她觉得只要向前去争取那一块雪糕,就对了。

然而长大后,我们在一次聊天中,表妹告诉我,如果不是他父亲出那次事,她永远不觉得母亲的教育方式太偏颇。

她觉得,是冷遇和低迷,让她懂得,除了前方有雪糕的奖励,还有一种激励的力量叫后方有狼。

凶神恶煞的狼,如陷害父亲的人,冷眼旁观的狼,如对她家敬而远之的亲友,有不择手段的狼,如落井下石的人。

狼在,如同险境在,她不得不奔跑,把自己跑成钢铁之躯。

当冷遇过去,热潮又来。

表妹并没有忘记痛苦的遭遇,潜心继续奔跑,在暗夜中思考,在晴天里朗读,终于争得公费留学法国的名额。

而小丽的父母,他们的逻辑:身后永远有狼,你一不小心招惹上了,那就要转过身讨好他们,实在不行,还可以消失,远走他乡,改名换姓。

殊不知,他乡,还会有新的狼。

生而为人,我们改变不了社会环境,左右不了别人的价值观,有群体的地方,必然有圈子,有人红有人失落,有人吃肉有人割肉。

小丽的父母忘了传给自己的孩子一副傲骨。

债可以欠但不能躲,尊严可以放低但不能任人践踏。而这一切的决定权,在你手里,在于你面对困难和冷遇时做一个懦夫还是强者。

……

舅舅舅妈经常老泪纵横,逢人就说,对不起表妹,在最重要的日子里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也经常又哭又笑,感谢老天,并没有让这个孩子走错路,最终出落的还不错。

如今的表妹已经参加工作了,为自己赢得了好人缘和好未来,有次和她的同事吃饭,她们说,表妹除了漂亮聪明之外,拥有特别难得的处事智慧:不卑不亢。

我想,不卑不亢这样的好品性大概就是从她家从高处落下时,摔在表妹身上的骨气吧。

这样挺好的。

鲁迅反映在《呐喊·自序》一文中:"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吗?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

社会地位的变化、生活的困顿,使鲁迅领略了世间的炎凉,很多人认为"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

却很少人体会到他在《阿Q正传》提到的童年的那一段往事“我寄住在一个亲戚家,有时还被称为乞食者”的境遇。

真的,冷遇,就和人生的困境一样,太常见了。

刚毕业入职,手忙脚乱诸事不顺,职场老人看我们笑话,一件事分好几次才肯交代完整,午休时唠嗑闲聊不带我们,这算冷遇。

后来我们稍微有了起色和成绩,有盖过前辈风采的嫌疑,各种挑刺冷脸和风言风语四面涌来,这算冷遇。

我们不堪重压,标错了一个标点,项目受到重挫,领导再也不放心我们做事,同事们自觉避开,涌向新来的风云人物,这也算冷遇。

有人慌神了,四处示好、谄媚、拍马屁、争抢着融入圈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把自己的气场搅和的乱七八糟,全是负面影响。

有人却淡定的很,高昂着头颅,固执的信任自己选择的价值观,那就是如果因贫穷或者失势而受到冷遇,要挺直腰杆子,保持应有的自尊。

真的,不是你的圈子不必强融,做好自己的事情,把自己训练成职场高手,周围人自然会围上来。

成长,就这样在一次次一点点小小的冷遇中慢慢清晰起来,生活所到之处皆不太平,以不变应万变,方能主宰沉浮。

我记得小时候村里有一位瘦小的青年,做什么买卖都失败,成了全村的笑柄,他也会跟着笑,但每一次,都是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

记不清传过关于他多少失败的留言了,反正他最后卷着巨额存款带着老婆孩子在城里安家落业,还带出十几位青年壮力发家致富了。

1001次了,如果中间有一次他被嘲笑和流言打倒,也就不会有他的今天,也不会有我们村的今天。

他后来当选为书记,又带着老婆孩子回村了。

他说过一句话我一直都记得,也曾在表妹大汗淋漓跑到我面前要,我提醒她不要忘记冷遇的时候,转述于她。

“总有不怀好意的人‘但将冷眼观螃蟹,看它横行到几时’,作为那只螃蟹,我们自己清楚,正是横行让我们无暇顾及别人的冷眼,我们的目光里拥有更广阔的天地和精彩,总有一天,那些横行的路,会铺成一条让别人另眼相看的康庄大道。”

前提是,你得有强大而冷静的决心。就像表妹那样善于收拾心情,勇于面对和出发。表妹的室友小丽,被挫折敲打掉了脊梁,弯着腰离开众人的眼光,是下下策。

人生路途多舛,总要学会点防身技能啊,学着隐忍、学着坚强、学着笑纳冷眼、学着为以后的柴火旺盛留好骨子里的青山。

冷遇和困难统统的不怕,就偏偏要从冷眼那里突破,要从桥断处起跳,给人生一个反击的机会,才够精彩呢。

不过,绝地反击讲的并不是复仇。

换个角度讲,既然每个人都曾经遇到过冷遇,都明白它所带来的伤痛有多么彻底,那么请在和冷遇交锋取胜之后,记得做一个不卑不亢的人。

给正在低谷的人以温暖,给生活不堪的人以尊重,给犯过错误的人以宽容。

如此暖暖相换相扣相滋润,人间温情便成了极大的正能量。(微信公众号/钱饭饭,文/钱饭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