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人做超人 / 首善之区北京 / 老北京胡同背后的故事来源,您知道多少?

分享

   

老北京胡同背后的故事来源,您知道多少?

2016-05-18  智能人做...

导语 说到胡同对于每个北京人都是那么的亲切!但是,您知道这些胡同名字的来历吗?您知道的这些胡同中有什么故事吗?咱们北京胡同背后的小故事,您知道多少呢?

  说到胡同对于每个北京人都是那么的亲切!但是,您知道这些胡同名字的来历吗?您知道的这些胡同中有什么故事吗?咱们北京胡同背后的小故事,您知道多少呢?

  钟鼓胡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北京东城钟鼓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因胡同内有一庙叫钟鼓寺,故而得名。1965年整顿地名时改称钟鼓胡同。新文化运动的著名人物胡适曾居于钟鼓寺正房。现胡同内均为居民住宅。有文章谈起胡适说:“他家那时在米粮库。短短的一节胡同,1号住着陈垣、傅斯年,3号住着梁思成、林徽因,4号住着(胡)适之先生。”有了这样的文化名流作邻居,胡适又天生好客、好交往,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了。曾经在这里居住的你,还记得关于这条胡同的记忆吗?

  磁器库胡同——斑驳的记忆

  北京东城磁器库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磁器库胡同内有南北两条死巷,南者称南巷,北者称北巷。民国六年,辫帅张勋住南巷,复辟失败后,其宅被大火烧掉,时称火场。后在此处建成几处四合院,成为小巷。还记得那时斑驳的朱漆大门吗?

  花梗胡同——一朝改一名

  北京东城花梗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花梗胡同历史上有记录的改名有三次,明代时称花猪胡同、清代时称花针胡同、宣统时称花枝胡同。爷爷奶奶有给你讲过花猪胡同的故事吗?

  东板桥街——将暗河打开,再现古都风貌

  北京东城东板桥街位于东城区西北部。东板桥街,清代属皇城,称内府大街,宣统时称东板桥。民国36年(1947年)称东板桥大街。1949年后称东板桥街。此地原有一木板桥横跨北河,街名由此而得。该桥于1958年拆除。现街内多为居民住宅。北河就是玉河的北段,清代宣统时这里称北河沿,北河原属皇城内御河(玉河),后一直作排泄污水的水沟。2003年,东城区政府启动了玉河修复工程,目的是将1955年后的暗河重新打开,再现古都风貌,因此东板桥街靠玉河附近的胡同均面临拆迁。

  骑河楼街——涵碧桥原为木楼式桥

  北京东城骑河楼街位于东城区西南部。骑河楼街原有涵碧桥一座,位于骑河楼东口御河上。涵碧桥原为木楼式桥,上悬匾额日:“涵碧”,桥体为封闭式建筑,相传始建于明代,因桥正对着一条街,街名骑河楼街。在骑河楼街东口,有个小区每年3到10月间每月都会举办一次“银闸社区爱心跳蚤集市”,一群老人席地而坐,售卖自己家中物品,小区外还有一些老人抱着废品在等候收购。跳蚤集市已经办了6年,纸箱等废品能收购的给钱,像瓶子等一些废物返给积分,积分可兑换牙膏等日用品。老人们纷纷表示跳蚤集市很受欢迎,既能清理家中一些废旧物品,又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骑河楼南巷——有个一个门的箭杆胡同

  北京东城骑河楼南巷位于东城区西南部。骑河楼南巷,清代属皇城,光绪时称妞妞房,据传,此地为清朝宫女居住之所,也因此而得名。 妞妞是北方民族对小女孩的爱称,妞妞房胡同则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留下的痕迹。清代每三年选一次秀女,入选者都是八旗的少女。每年各旗要将本旗的十四岁至十六岁的女孩子造册上报。赶上选秀女的年份,各旗负责选秀女的官员要把这些女孩子送到北京来。如今,当初的妞妞房早已改换了名称,有的已经彻底地消失了,但是它们毕竟曾经见证过历史,在北京的胡同的变迁史中不该被湮没。在骑河楼南巷北口往南,还有个只剩一个门的箭杆胡同。1917年,一本名叫《新青年》的杂志随着一名叫陈独秀的青年从上海迁至北京,编辑部就落户于此。

  吉安所胡同——八个人居三间很小的房子

  北京东城吉安所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清朝,宫眷薨逝,以衾被从宫中裹出,于此殡殓。是清代宫眷死后停灵的处所。妃嫔以上丧仪由内务府请旨施行,贵人以下则由吉安所沉丧。吉安所意即吉祥安葬,此巷由此得名。民国时胡同内有北京大学学生公寓。8号为毛主席故居,1918年毛泽东第一次来北京时,曾住在院内北屋。毛泽东在《新民学会会务报告》一文中曾记有:“八个人居三间很小的房子,隆然高炕,大被同眠。”从1918年秋到1919年春,毛泽东在此住了六、七个月。

  交道口北头条——被大火“殃及”的砖雕

  如果你走到交道口北头条中部的时候,你会被一处大院吸引住。大门已经被烧为木炭,但是宅门上的砖雕基本保持完整。据该院居民介绍,是由于宅门内堆放的杂物引起的火灾,因为抢救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为了保持寨门砖雕原样,所以过火木门没有拆换。被大火殃及的宅门是北京民居中传统的“如意门”。如意门是北京传统民居中普遍采用的一种形式,它的基本做法就是建筑的前檐墙中间留一门洞,尺寸与门同。

  腊库胡同——那个神秘的石头

  北京东城腊库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因为明清时期内务府曾在这里设“蜡库衙门”而得名。原称“蜡库胡同”,后改称“腊库胡同”。腊库胡同里最吸引人的还不是宫蜡,而是胡同里被附近老居民称为石敢当的那块石头。腊库胡同里有一个石敢当,不过没有人见过。石敢当是民间的驱邪镇宅之物,一般是用石料雕刻上兽头等形状,安置在宅门上或街巷入口处。有关石敢当起源的传说在民间有许多。后来家家户户就将石敢当的名字或砌于墙上、或立于街口、或置于房顶,使鬼祟见之不敢接近。不管石敢当的起源到底怎样,实际上它已经成为老百姓的保护神,或者说是降妖辟邪、保平安的一种象征。

  三眼井胡同——每家每户屋里置个大水缸

  北京东城三眼井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因胡同内有一口三个井眼的井而得名。三眼井不仅是地名而且是记录明清两代北京地区居民饮水方式的见证。五十年代初这个地区就是饮用地下井水。当时就有送水这个行业;一位老人赶着毛驴车,车上是个大木桶,挨家挨户的送水。送到院门口,你把水桶放下对准木桶上的木橛子,然后他一拔那个木橛子,一会儿就放满一桶。三眼井胡同口的铜牌上介绍说,毛泽东早年在北京图书馆工作时,曾经在61号院居住过。但是邻居说法不一,有说是在63号院里一间小耳房,但是耳房早已被拆除,一位老人埋怨道,标牌上的一句话找来不少寻访之人。

  沙滩北街——乾隆最信任的人就是傅恒

  北京东城沙滩北街位于东城区西北部。据传,此地挖护城河时,流沙不止,后砌墙乃住,故得名沙滩。乾隆敕建碑位于沙滩北街15号。此碑原在傅恒家庙内。在富察傅恒六岁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上书房陪伴乾隆读书,在傅恒十三岁的时候,又去进读。后来,傅恒又是乾隆的妻弟。当初,雍正帝设立军机处,权利的中心也由内阁转向了军机处。而在所有的军机大臣中,只有傅恒担任的时间最长,直至傅恒病逝,他在军机处待了二十二年之久。而在乾隆设立的百位功臣之中,傅恒又占据了第一的位置。

  织染局胡同——先生自沉于颐和园昆明湖

  北京东城织染局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因明朝内织染局设此,内织染局是明朝内府二十四衙门之一,职掌“染造御用及宫内应用缎匹绢帛之类”。胡同内有华严寺旧址,今为织染局小学,现胡同内多为居民住宅。织染局胡同29号是王国维故居。

  银闸胡同——这里有个有骨气的老头

  北京东城银闸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南部。据《京津风土丛书》记载:御河,有白银铸水闸一座,上镌有“银闸”二字,故名。著名学者张中行先生曾经在银闸胡同居住过。张中行先生一生低调澹泊、无欲无求,曾常年寓居于燕园女儿家。他的书房里书卷气袭人,桌上摊着文房四宝和片片稿纸,书橱内列着古玩,以石头居多。张老谦称书房像“仓库”。而于治学方面,他则一丝不苟,晚年仍拍案而起,痛批台湾某“国学大师”南怀瑾,可谓“后五四时代”学者风范的真实写照。追忆张先生,有人感叹:“他有着古代文人的风范”,更有后辈赞道:“老头有骨气”。

  后局大院——曾经是皇家的“保姆房”

  北京东城后局大院位于东城区西北部。据传,此地明、清时居住的多是为皇室服务的勤杂人员。

  宝钞胡同——银行?钱庄?傻傻分不清楚

  北京东城宝钞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北部。宝钞胡同是京城最为古老的胡同之一。据考,因元代于巷南口设倒钞库,故名。清代属镶黄旗,称宝钞胡同。古时纸钞使用久了便有破损、毁坏,为此朝廷制定了《倒钞法》,即新旧纸币的兑换方式及相关规定,并设置“倒钞库”,以回收旧币,偿以新币。

  翠花胡同——小胡同有小胡同的特点

  翠花胡同因过去有给王府种花的花房而得名。翠花胡同里的翠园是明代东厂锦衣卫所属的一座古宅,晚清时,大学士瑞麟在此建立私家花园,抗战胜利后,划归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解放前夕为国民党空军会所。季羡林先生曾在这里居住。他是这样描述这里的:“里面重楼复阁,四廊盘曲,院落错落,花园重叠,一个陌生人走进去,必然是如入迷宫,不辨东西……外面十分简单,里面十分复杂;外面十分平凡,里面十分神奇。这是北京城里许多小胡同共有的特点。”

  东厂胡同——受尽酷刑,每五日拷打一次

  北京东城东厂胡同位于东城区西南部。因明代此地设有特务机构东厂而得名。东厂始设于明永乐十八年,以太监提督之,使刺外事,与锦衣卫相表里,四处迫害忠良。天启五年(1625年),左副都史杨涟等六人先后上书参奏魏忠贤祸乱朝纲、贪赃枉法。但昏庸无能的天启帝不纳忠言。杨涟等六人反被魏忠贤陷害,投入东厂狱中。在狱中,他们受尽酷刑,每五日拷打一次。最后六人相继惨死。

  延伸阅读:历代胡同知多少

  胡同,也叫“里弄”、“巷”,是指城镇或乡村里主要街道之间的、比较小的街道,一直通向居民区的内部。它是沟通当地交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根据道路通达情况,胡同分为死胡同和活胡同。前者只有一个开口,末端深入居民区,并且在其内部中断;而后者则沟通两条或者更多的主干街道。胡同,是北京的一大特色。著名的胡同:北京的东交民巷、什刹海胡同等。

  北京城到底有多少条胡同呢?是不是像“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北京的胡同形成于元朝,明、清以后又不断发展,元朝北京有:“三百八十四火巷,二十九通。”也就是说共有街巷胡同四百一十三条,其中有二十九条直接称胡同,而那三百八十四条火巷,其实也是广义上的胡同。

  从明北京城复原图上数,明朝北京共有街巷胡同约六百二十九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有三百五十七条,并有三十多条胡同历经清朝、民国时期一直不走样地叫到现今。而明朝人张爵在《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一书中记载,明朝北京共有街巷胡同约一千一百七十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有四百五十九条。 清朝北京的胡同比明朝又有所发展。一数清朝朱一新老先生所写的《京师坊巷志稿》一书中所列的当时北京街巷胡同名才知道,清朝时大约已有街巷胡同二千零七十六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有九百七十八条之多。

  到了解放前的1944年,北京有多少胡同呢?根据日本人多田贞一在《北京地名志》一书中所记,当时北京共有三千二百条胡同。北京有多少胡同呢?据文献记载,在明代就多达几千条,其中内城有900多条,外城300多条。清代发展到1800多条,民国时有1900多条。新中国成立初统计有2550多条。后来合并了一些旧名,新命名了一些;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和城市建设的发展,又拆迁改造了一些,发展至今,北京市有街巷名称的约4000多个。

  老北京胡同里的光阴故事

  老北京的小胡同,老北京胡同里的光阴故事。时光荏苒,岁月如风。时间总是走的太快,我们永远都对时间无能为力,但是却可以过好当下。时间走过必留下痕迹,在我们的首都,留下的痕迹最明显的应该非老北京胡同莫属了,抚摸着老胡同的墙壁,感受着亘古传来的气息,体会着胡同里的光阴故事。

  北京城的胡同虽说大多数都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走向的,但也有斜街。北京最长的一条斜街北起西直门内大街,南至阜成门内大街的赵登禹路,太平桥大街由此接下去继续往南至复兴门内大街,佟麟阁路再以此往南接到宣武门西大街。一条原本是北京城西部重要水道的街连起了北京最长的一条斜街。

  最长的胡同要数东、西交民巷了。这条胡同与长安街平行,在长安街南面,东西走向,东起崇文门内大街,西至北新华街。它仅比从东单到西单实际长八里的长安街短一点五里。

  与最长、最宽相反的就该是最短、最窄的街巷胡同了。在琉璃厂东街东口的东南,桐梓胡同东口至樱桃胡同北口一段,原来叫一尺大街,不过才十来米长,东西走向。现今已并入到杨梅竹斜街。

  最宽的胡同:灵境胡同

  位于西城区东南部。东起府右街,西至西单北大街。因其地原有灵济宫而得名。说起灵境胡同,许多人都知道。它位于西城区中部,属西长安街街道办事处辖界。东西走向,东起府右街,西至著名的商业街西单北大街,中与枣林大院、西黄城根南街、东斜街、新建胡同、背阴胡同相交,全长664米,宽处32.18米。元、明两代是安富坊和小时雍坊的分界处。明代因灵济宫在此称灵济宫。又称宣城伯后墙街,因街南系宣城伯卫颖宅园的后墙得名。清代称灵清宫。民国改称灵境胡同。后沿用至今。胡同西端南侧有清洵贝勒府旧址。

  最窄的胡同:钱市胡同

  钱市胡同位于北京市珠宝市街西侧,临近著名的商业区大栅栏。历史上和现在一直是北京最窄的胡同。胡同全长55米,平均宽仅0.7米,最窄处仅0.4米,两人对面走过都要侧身而行,街内南北共有九组建筑。

  一个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就难以通行了。尽端是一庭院,上有罩棚,旁有铺房,是清代官办的银、钱交易的“钱市”遗存,是早期金融市场的雏形。

  拐弯最多的胡同:九道湾胡同

  北京的胡同多是直来直去,但您万一走进北新桥附近的九道湾胡同准要迷路,小小的胡同一分为五却拐了十九道弯,不迷路才怪。西城区也有一条九道湾胡同,不过现已改名为百代胡同了,前门外的九弯胡同仍在,实际上要拐十三个弯。

  最古老的胡同:三庙街

  最古老的街巷胡同在现今宣武区长椿街国华商场后身的三庙街一带。这里辽代叫檀州街,比金代的广安门大街还要早呢,距今已有九百多年历史。在宣武区象这样的元朝以前的街巷胡同还有几条,如现今广安门内大街上的北线阁街、南线阁街、宣外的下斜街东边的老墙根街等。据清朝光绪年间的《天咫偶闻》所记,线阁是辽代旧名燕角的传讹,或俗讹为烟阁。

  老墙根据三十年代张江裁在《燕京访古录》一书中记载:宣武门外老墙根有一段半截的废城,长一丈八尺,高九尺,城砖坚固,基石如新。有一块白石长四尺八寸,宽二尺,平嵌在上面。上刻隶书“通天”二大横字,左边刻“辽开泰元年”五字,右边刻“北门”二字,都是隶书。在它的残破的城砖上,又有一铁方砖平嵌在砖上,方一尺二寸,厚七寸,上镌“龙翔凤舞”四个大隶字,它的上面横镌“大辽开泰殿陛”六个小隶字。这个地方想是辽时内城的东北隅。由此看来,这些地方都是元朝建大都城以前就有的了。北京城还有一条形成于元朝的斜街,不过现今已不叫斜街了,斜街是它在明朝时的称呼,现叫鼓楼西大街。

  最长的胡同:东西交民巷 

  北京最长的胡同要数东西交民巷了,它与长安街平行,东起崇文门内大街,西至北新华街,在明清的地图上称为“东西江米巷”。全长6.5公里,再稍短的是前门东、西打磨厂街和东、西绒线胡同了。

  最短的胡同:一尺大街

  北京最短的胡同在琉璃厂东街东口的东南,原来叫“一尺大街”,不过十来米长,东西走向,听一位老人讲胡同里原有几家门店,路北是刻字店,路南的店铺已记不清为何了,虽叫一尺大街,其实是条胡同,现已划入杨梅竹斜街,成了小街的西段。最近有人又发现,就在这儿附近,有一条更短的胡同,叫贯通巷,只有20多米长,可算是北最短的胡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