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悦的图书馆 / 智力投资 / “放养”出一个聪明的大脑

0 0

   

“放养”出一个聪明的大脑

2016-05-19  魚悦的图...

在婴儿的语言发展过程中,幼教DVD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引路人还是拦路虎?哪种说法更科学?


聪明的大脑长什么样


我们不妨先看看:聪明的大脑到底是由什么构成的,大脑的成长路线又是怎样的?



从外表上看,大脑最显著的特征是表面凹凸不平的沟回,这些褶皱又叫大脑皮层,是神经元细胞体居住的地方。神经细胞之间由神经纤维联结成复杂的网络,神经纤维好比传输信息的电缆,总长能有上百万公里。一个神经元可以接受来自上千个细胞的信号,联结越多意味着信息越丰富。没有一个神经元是信息传输的终点或目的地,它的作用仅在于传递。


可以说,大脑并不是一件目标物,而是一个信息传递的过程,信息整合得越有效,大脑反应就越灵敏。这个过程中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就像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局部的打磨远没有整体的架构来得重要。


从一出生起,大脑就不是一块白板,而是千丝万缕、极为复杂的网络连接。脑细胞的总数约为1000亿个,平均每立方毫米有100多万个。大脑是非常耗能的,成人的脑重达1300-1400克,平均为体重的2%,但是它消耗的能量却占总能量的20%。每天都会有数以万计的脑细胞衰退和死亡。随着认知学习和感觉的发展,神经元之间的一些联结得到强化,同时大脑会剔除那些数以亿计的废弃的联结,能够使大脑工作得更有效。


脑细胞多少与聪明无关


“脑细胞不用就会死亡!”这一说法确实让人恐慌。也难怪林林总总的早教计划,像救火车一样纷纷登场,外语、数学、美术、钢琴、舞蹈……一古脑儿倾倒下去,恨不得把每一个脑细胞都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干活。



不过,别紧张,即使你每天损失50万个脑细胞,而没有新的脑细胞补充进来,要完全地丧失心智,也需要花费好几个世纪。


这句话的“吓人”之处在于传递了一个意思:那些不使用的脑区会慢慢变成无法耕种的劣质土壤,慢慢地,脑子可用的区域就越来越少了,于是人就越来越笨了。所以,不管种上的庄稼有用没用,先把地方占了再说;所以,不管孩子能不能理解古诗和外语,统统都装进脑子里,慢慢再消化……


但事实上,根据科学家对爱因斯坦及其他一些杰出人物的大脑标本的研究,不论是大体形态或是神经细胞的数量上,都“与普通人的大脑没有什么区别”。爱因斯坦临去世前的大脑重为1230 克,在同样70多岁的男性中,属于偏低的数值。进一步的研究纷纷指向爱因斯坦大脑中一些神经联结密集的区域,比如主管空间认知和抽象能力的顶叶区。


由此看来,天才的奥秘并不在于阻止部分脑细胞的自主死亡,而在于加强某部分脑神经的联结,因为我们随着认知学习和感觉的发展,神经元之间的一些联结得到强化,同时废弃那些数以亿计的无用联结,这样才使大脑工作得更有效。

自由是‘天赐’的礼物

 

这个选择的过程,从一出生起就开始了,那么,在儿童的早期发展中,谁来决定哪些神经元、哪些联结通路被保留下来?



大脑皮层有一些功能不确定的高级脑区;在地球上所有物种当中,人类的大脑中不确定的区域面积最大,这不是造物主的疏忽,而恰恰是其高明之处:人类的大脑可塑性最强,反映了对环境的高度适应性,同时意味着发展上无穷的可能性。


而大脑发育的初期无疑是可塑性最强的时期,在这时,儿童对周遭的环境,包括语言、感觉、材料、细节乃至秩序,都具备独特的敏感性和感受力,正确的做法是应该是激活各个区域和联结通路,让大脑一开始就锻炼出高度的主动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就像做城市规划那样,来一个全盘的、高瞻远瞩的合理布局,日后,再去精细化局部。那么,与之相对应的早教方法应该是:提供一个宽松的环境和丰富的材料,鼓励孩子自主地去探索和发现事物之间的联系;并帮助孩子有意识地强化感受到的经验,从那些看似非常简单的经验产生丰富的认识。


圈地容易造势难


但现在很多早教的做法却恰恰相反:过多过早地灌输各种概念和知识,通过死记硬背、人为地强化某些刺激,这些刺激固然是激活了大脑中一些区域,而这些区域之间的联结通路却是断开的,或者是单一的——这实际上破坏了大脑的主动学习过程,只求获得正确答案的、灌输式的学习和标准化的测验,对于培养出一个聪明的,适应性强的大脑来说是不足取的。



“让一组成人列举纸张和布匹之间的差别,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很多人一上来就使用一堆概念性的词语,而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曾清楚了解过这些概念。”斯坦福大学艺术学系教授丹尼尔·曼德尔洛维兹在《孩子们是艺术家》一书中说:“即便是四岁大的孩子都能够意识到材料的特点:纸张可以折叠和撕开;布匹则呈现褶皱,很难被撕开。……在儿童时期越是充分地认识和感受周围的世界,对于长大以后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就作了越充分的准备。”


儿童的模仿能力很强,这让早教的效果看上去很美。但早期发展好比一盘围棋,通过对某一领域的强化,或许能够占据大脑的一席之地。然而圈地的同时,却可能迷失了天下大势——大脑在定向教育下沦为复读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不知道接下来该想什么。


因此,中国科协副主席韦钰院士明确反对让幼儿死记《三字经》,她说,“5岁之前的孩童,并没有足够的理解能力与长期记忆能力,此时大量的知识性内容灌输,不仅无法对幼儿起到积极影响,反而会影响到未来儿童创造力的发展!”


母语是怎样炼成的?


语言作为思维和交流的媒介,自然也是儿童生活环境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令人困惑的是,VCD利用幼儿喜爱的各种元素,能够充分激发起幼儿观赏的兴趣,怎么会起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


首先,光让孩子听到某种语言是不够的。



在华盛顿大学发展心理学家库尔教授主持的一项研究中,一到两岁的美国宝宝们多次观看中文对白的录像,结果发现,哪怕十分投入地观看录像,婴幼儿的大脑对于中文语言,却是一丁点儿也没吸收。对婴幼儿来说,录像中的语音和图像并不能直接关联,于是旁白成为无意义的噪音,只会干扰信息的接收。


那么会不会是因为美国宝宝的大脑压根就不接收普通话的语音?库尔让中国研究生和美国宝宝们一起玩游戏,游戏过程中对他们说中文,每周三次,每次游戏持续20分钟。仅仅一个月,这些美国宝宝对普通话语音的识别,已经和土生土长的中国宝宝没什么区别了。


库尔解释说,看到说话者的唇形,对牙牙学语非常有帮助。即使在成人,能够看着对方说话,也相当于音量增大20个分贝。更重要的是,幼儿只有从一个真实、互动的老师那里,才能学到语言。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真正起作用的信息流动方向与人们事先假定的相反。父母的核心任务,并不是将大量的语言信息灌输到幼儿耳中,而是留意幼儿——从他的口中、眼中和动作中——传递了什么信息过来,并且及时做出反应。


不可否认,丰富的语言环境,能够促进儿童的发展。然而儿童在探索环境过程中,是作为主动的学习者,只有儿童能够把语言和他们的生活经验联系起来,能够通过语言去思考,去交流,这门语言才能真正成为儿童的母语。



在中国幼儿的早期教育中,学英语是现代潮流,背古诗是文化传统。假如父母对古文韵律有浓厚的兴趣,喜欢吟诗作对,那么带孩子一起诵读诗词,未尝不可以作为一种游戏。可是如果我们自己都不说古文,让孩子死记硬背《弟子规》或《三字经》的同时,不妨想想,所谓经典文化的灌输和熏陶,能不能给儿童带来丰富的体验?又如何整合到大脑中已有经验的联结?


怀着崇敬接纳孩子,带着爱去教育他们,护送他们踏上自由之旅。

——鲁道夫·斯坦纳



精彩内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