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语文 / 人生感悟 / 文|生来就与众不同,便接受自己的样子生存...

0 0

   

文|生来就与众不同,便接受自己的样子生存下去

2016-05-24  祥语文


即便和别人不一样,安静的,沉默的,有尊严的活下去就是。你什么都不用证明,你的存在,就证明了一切。



天生怪客

文|水木丁


我很喜欢看中央电视台的《动物世界》节目,有一次看的一集叫《非洲怪客》,讲的是那些天生和别的同类长得不大一样的动物,他们因为自身基因的缘故,得了这样那样的皮肤病,因此在种群中会显得特别显眼。科学家跟踪记录了它们从刚刚出生到长大的过程,其中有一只白色的非洲小狮子,一只白色的小猩猩,一只黄色的小鳄鱼,还有黑色的羚羊,长着条状花纹的王猎豹……


我打开电视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只肥大的粉色河马蹲在河里,在炎炎烈日下,混在一群黑色的河马之中,安静的,笨拙的,乖乖的傻样子吓了我一跳,它是那么一种与众不同,怪里怪气的存在,荒诞的仿佛是一场梦。科学家解释说,这只河马得了皮肤病,所以没办法抵抗得了烈日的暴晒,但是它也就这么活下来了,不过因为缺少保护色,虽然别的河马也还算比较照顾它,但它只能和比较低等的河马混在一起,不过它好像对这些也没什么不满。别的河马都不大搭理它,用大肥屁股对着它,它就很孤独的一个人,哦不,应该说是一只河马的呆着,许是习惯了。



这只亮粉色的河马恐怕就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一只。


紧接着是不同的几只长相怪异的小家伙纷纷登场了,科学家们挨个给它们起了名字,它们的与众不同,让人觉得好像它们每一只都应该有自己的名字。它们中的大多数我都记不住了,只记住了小狮子基托,在人类眼里,它像一只小白猫一样可爱,但是在狮子的眼里,它简直是一个丑八怪。一开始的时候,没有狮子愿意接受它,基托连吃的都抢不到,不过小孩子嘛,倒也无所谓,东凑凑,西凑凑,其它的狮子习惯了,便也开始分它点吃的了。


人们喜欢这些与众不同的小家伙,但是对于它们自身来说,这却是一件威胁到它们生存本身的糟糕的事情。白色的狮子无法在草丛里隐藏,黄色的小鳄鱼在水里游动起来明晃晃的扎眼,无法接近猎物,这是它们致命的弱点。而那只白色的小猩猩,因为被一只猎豹一眼相中,在追逃中从树上掉下来,早早的就夭折了。猩猩妈妈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整整的抱着小猩猩的尸体游荡了三天。看到这里我很难过,但这就是大自然的法则。而且大自然的另一个法则就是,没有谁会因为你是与众不同的,就会对你特别的照顾,怪客小鳄鱼,怪客小狮子都和别的小动物一样,到了年龄就被扔到大自然中去学习捕猎,自生自灭,如果你不幸死去,那么就只是你应该死去而已,这也是自然的选择。


它们被迫比别的同类学会更多的生存本能,那只黄色的小鳄鱼,它比它的兄弟姐妹都要谨慎一百倍,因为它太显眼了,太容易被大鸟,大鳄鱼(鳄鱼是吃幼仔的)发现了。而好不容易长大之后,它又太容易被它的猎物发现,于是它学会了和别的鳄鱼不同的方式,它比别的鳄鱼潜得更深,一直到了猎物的眼皮底下,才猛的从水里蹿出来,其稳准狠的力度,也一定要优于其他的鳄鱼。我惊讶于它的聪明,科学家说,那一批小鳄鱼有一百余只,活下来的只有两条,这只黄色小鳄鱼就是其中一条。而当白色的小狮子基托,长成一直漂亮的雄狮,从丛林的深处缓步走出来的时候,那真是太美了,而更美好的是,它的身边还跟着一直小母狮,看到基托能成立自己的家庭,这真让人高兴。



白狮子在非洲草原上捕猎会非常的不容易,并且他们在母狮子眼里也并不美丽,因为只有棕色鬃毛的狮子才是健壮的公狮子的象征。


这些动物世界里的天生怪客,它们身上有一种沉静安然的气质,这让它们显得更美丽。生来就与众不同,便接受自己的样子,生存下去,就是它们唯一要做的事。这让我想起当初有一次给网友回信,说到一位LES和母亲的矛盾,我当时第一的反应就是,探讨对方要如何学习成长,学会做适当妥协,在取得独立自主的生存能力之后,其他的都可以争取。我记得当时很多网友强烈的反对,并举了其他的作家给出的回复来做反证,你为什么不反抗?你为什不和父母做斗争?你为什么这么保守?我记得当时都是这样的质疑声。没法解释,因为一个从小到大,当了几十年怪咖的人,曾经努力装作和别人都一样,但还是会经常被揪出来说想法很奇怪的人,才会知道,所谓与众不同,过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任性的生活,所要面对的困境和压力是多么巨大,那不是在安全的生活在主流价值观里的人们所能想象的。前两天看网上有网友又聊起文艺女青年什么的话题,很多人表现出来的恶意让我感到吃惊,后来再看到这个片子,不禁感慨,动物世界对与众不同者的攻击还只是来自天敌,那也是物竞天择的结果,而人类的世界里则总是来自同类。人们是多么不能容忍和自己不相同的他者,为什么别人和自己不一样,就要攻击对方?这种恶意到底是哪里来的,因何而来的,我始终无法理解。


但这也随他们去吧但这也随他们去吧,我身边那些真正与众不同的朋友们,对别人对自己的不接受其实反倒是接受得多,看淡得多,他们的内心对人类的宽容,比人类对他们的宽容多得多。或许是因为真正的天生怪客,都已经习惯,且先忙着生存,而不是忙着表现叛逆。就像那只黄色的小鳄鱼最终学会了用自己的方式捕猎一样,不然怎么办,你总不可能去咬死大自然吧,白色的小狮子,总不能抱怨大草原上的草为什么不长成白色,而要长成黄色的吧。因为这些不重要,好好活着最重要。所以这就是当初我为什么要建议那个LES的姑娘,既然还要靠父母养,就别忙着吵架,要先学会养活自己再说。


我为什么是我?我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小鳄鱼和小狮子从来不会想这个问题,它们只是接受,并不追问。人有时候就是想太多,就连我也曾经想,长了反骨,是不是要自己抽筋拔骨的把它拔掉,或者伪装的和其他的人一样,说大家都说的话,做大家都做的事,过大家都过的生活。要么就是喋喋不休的总想去跟别人理论个明白,以此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正确。后来终于明白,完全没这个必要,也做不到,拼命的证明自己也很累,太在意别人的宽容与否也很没劲。神造万物,自有它的道理,不用问为什么,接受它就是。即便和别人不一样,安静的,沉默的,有尊严的活下去就是。你什么都不用证明,你的存在,就证明了一切。


“至于对外表的各种在意,纷扰,争吵不休。”在影片的最后,科学家说。“那是虚荣的人类才会干的事。”


文章摘自水木丁《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