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图书馆 / 音乐周报 / 制出一把对你微笑的琴

分享

   

制出一把对你微笑的琴

2016-05-25  阿里山图...

 
         本次比赛参赛作品及历届比赛获奖提琴作品在国家大剧院展出

5月11日,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提琴及琴弓制作比赛颁奖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举行。该赛事三年一届,今年,第三届制作比赛分为提琴组和琴弓组两大类,其中提琴组含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琴弓组为小提琴琴弓、中提琴琴弓、大提琴琴弓、低音提琴琴弓,共计7类参赛项目。来自中、法、德、意、美等9个国家200余名选手的377件乐器参加了比赛,最终9把提琴凭借卓越的工艺水准脱颖而出,获得金银铜奖。颁奖音乐会上,由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协奏、指挥家陈燮阳执棒,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等音乐家评委使用这9把提琴及获奖琴弓,奏出动人旋律。晚会结束后,比赛参赛作品以及历届比赛获奖提琴作品在国家大剧院进行展出。

提琴制作要有历史的眼光
“近30年中国提琴总体水平的提高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我们在工艺技巧层面已经达到一定水平,但文化艺术层面的进步还远远不够。中国的提琴制作必须更多向有提琴制作传统的国家学习。举办国际比赛,可以看到世界最高水平的作品,也可以创造交流机会,这些都能提高我们自身的水平。”第三届中国国际提琴及琴弓制作比赛评委会主席郑荃表示,“比赛为全世界青年提琴制作家都提供了展示自己的最好平台。有许多青年提琴制作家,他们的作品已经达到或接近世界最高水平。通过比赛,他们可以脱颖而出,向世界展示他们的才能。前两届比赛已经造就了一批制作界的新星。”  

“我在全世界各大国际比赛都当过评委,中国正在步入最高水平的行列。”意大利提琴制作界元老莫拉西评价本次比赛。“艺术没有第一。我们只是想在世界提琴制作界找到自己的位置。在中国,提琴制作正经历着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坏到好的过程。”郑荃介绍,第三届比赛较上届,参赛提琴数量有所增加、质量也有提高,所有评委都认为这一届的参赛作品达到了很高水平。“当然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我们只是做了推动的工作,希望提琴制作在中国发展得更快、更好。”  

“本届比赛的水准非常,有时得奖与不得将之间的差别非常小。”克里斯托弗·杰曼说。莫拉西认为:“艺术品成熟过程就像人的成长一样。诞生、少年、青年……一路成长。欧洲提琴制作经过六百年的努力现在仍在继续探索。提琴制作艺术在中国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真正的结果不是马上能看到的,需要历史的眼光。随着油漆自然干燥、木材自然老化,若干年后通过演奏,才知道今天制作的乐器究竟怎么样。”  

技术、知识、风格缺一不可
“获奖作品应具备三个要素,技术、知识和风格。”提琴制作家评委、美国提琴及琴弓制作家联盟主席克里斯托弗·杰曼说,从参赛作品中可以看出,大家的技术、知识水平都非常高。但是作品的风格、个性、想象力还是欠缺一些。“风格非常重要,很多乐器选料、样板等各方面都很完美,但是彼此之间都一样。其实,乐器不需要处处都如此完美,某个缺点也许反而能成为这件作品的独特之处。”  

“中国提琴做得很漂亮,声音、工艺都能满足客户的需要,价廉物美,这很好。但是,提琴不光是要做到这些,还要有个性。作为评委,我们想看到有没有一两个'尖子琴’出来。”提琴制作家评委江峰说,“评委都有一双'饥饿’的眼睛,像饿汉扑到面包上,寻找让人激动的琴。几百把提琴放在桌子上,走过去,会有那么一把琴像从桌子上飘起来一样,让你就想停住把它拿起来。这次让我激动的琴有几把,在国外比赛看到让人激动的琴的频率更高一点。”提琴制作家评委帕特里克·罗宾表示,乐器首先要非常敏感:“乐器要对我微笑,跟我对话。不要忘了,你做的是一件乐器。一件乐器有好的声音还不够,应追求更有趣、有意思的声音。”  

“把琴做好并不难,但是想要拿到金牌,需要灵感、想法和丰富的知识。不往前走,始终停留在已有状态,将永远平庸。就像时装设计师会到米兰、纽约等秀场汲取养分,在自己的作品中不断发展中国元素一样,中国制琴师也要不断到国外学习,最后才能形成自己的个性。”江峰说,“灵感不是凭空而降,而是需要大量时间的积累。制琴师更多时候是为了生存,以苦行僧似的工匠精神不停地工作着。大量的劳动后,上天才会赐给你一点灵感。”  

“制琴师的灵感,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与音乐家的交流。你要知道音乐家拿到乐器能做什么,想要什么。”帕特里克·罗宾说。克里斯托弗·杰曼建议,欣赏意大利名琴、参加比赛看同行作品是产生灵感的好方式。“灵感、个人风格对制琴师的文化素质、艺术修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学一门技术,三年学徒就出师了。做一件艺术品,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的努力也许仍达不到想要的高度。这需要几代人的积累,几百年的沉淀。”郑荃说。 

墨守成规只会停滞不前
“对大多数中国制琴师来说,参加国际比赛非常不容易。一把琴到国外参加比赛的花费甚至超过一个人一年的工资收入,这还不考虑邮寄中是否会摔坏等问题。很多寄回来的参赛琴被扔在海关,因为制琴师没有钱去取。在中国举办国际比赛,对于中国小提琴制作师是非常好的事情,这让他们能够有机会看到国际一流的提琴是怎么样的。比赛提供了一个学习、交流的途径,对提高我们的作品水平非常有帮助。”郑荃建议,制琴师应多参加国际比赛,多看、多交流,把自己的作品跟别人比较,才知道别人好在哪,知道自己的位置。  

江峰的小提琴多次在国际重大制作比赛里获奖,其中有一把小提琴2012年在美国提琴制作协会的国际比赛中获得工艺、音色双项金奖的最高荣誉。他总结,参加比赛赢不赢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从中获取灵感得到提高。“参加比赛,就是要求自己做出最好的作品,尽可能把知道的东西重新整理一遍,就像重新抄一遍笔记一样。即使作品不送去比赛,这个过程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提高了。”   

“制琴师应开阔视野,不能只在自己的工作室埋头苦干。以前,提琴制作师的圈子比较小,这次国内举办提琴制作大赛,各地制琴师都来了,我们互相探讨,还可以得到评委指点,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机会。”本届比赛小提琴制作金奖和中提琴制作金奖获得者于慧东认为自己参加比赛最大收获是,从其他作品中吸取优点,把不同的风格借鉴过来。“每件参赛作品都是用心做的,也许不是评委喜欢的风格,也许没能获奖,但总能给人启发。只要改变就是提高,按部就班、墨守成规,只会停滞不前。”

                             卢旸 文 / 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